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二十四章:再见面(四)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051 2013-09-08 10:36:40

  我的瞳孔渐渐地放大,我仿佛有些看不清我身边的这个人了。可是看了之后,我又恢复到原来平静的样子,月光隐藏进云朵之中,看不清那满目的霜华,春季里有风轻轻的吹过,拂过万花丛柳,夹杂着失迷的花香,醉了世人,醉了情怀。

“我记得帕罗先生以前并不是学医的,怎么几年不见,帕罗先生也开始学会了医术了,真是让诺拉刮目相看呀。”我说话的语气中多有几分的不满,似乎是在责怪他,看出了我的计划。如果连他也要阻止我的话,那么就休怪我不讲任何情面了。

“我也只是这几年才开始学习的。”

“哦,刚刚学吗?医术不精湛又怎么能够在这里胡言乱语呢?帕罗先生也不怕闪了舌头。”

“伊莎,我不想看到你这样,我不想看着你一步步的铸成大错呀,伊莎,你以前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温婉可人,可如今就好比是朵罂粟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毒气。让人有种退避三舍的感觉,伊莎,收手吧,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

他看着我的眼睛,透过他布满沧桑的眼眸中,我看到了一丝的不忍,原来在他的心里也还是很惦记我的。眼角中有湿润的感觉,是要哭了吗?

我怎么会为了他的一句话而感动呢,我自己不是说过,要变得铁石心肠,不在相信任何人的吗?我受了诸多委屈,难道还没有学乖吗。

以前的我是为自己而活,而现如今的我,只是为了复仇,为了夺得应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眼看着就要成功了,我绝对不能够让别人毁了我的计划。绝不,绝不!

“帕罗先生说的是哪里的话,就好像我诺拉很坏似的。再者说了我也并没有做些什么呀,帕罗先生为什么要这样说呢,怎么可以这样诋毁我。”

“伊莎,如果我没有诊断错误的话,暖夫人是因为服用了太多的安眠药,才导致头痛的。而安眠药一旦吃多了,对人体是有极大的伤害的。而暖夫人平时的饮用水,都是有你亲自把持着,伊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慢慢的诉说着他的每一个判断,可是他不知道,在我听来就有如万根针扎一样,一点点的刺痛我的心。

帕罗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一次次的伤害我的心?我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她是我的仇人吗?帕罗,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安眠药?这是暖夫人吩咐我这样做的,她常常会有失眠的症状,所以每次都会让我给她服用些安眠药,以好来保证自己的睡眠质量。若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暖夫人。帕罗先生,请你不要用这种荒谬的结论,来找我的麻烦。”我生气的向他说道,企图来发泄这些年的委屈。

帕罗,你难道真的是我的劫数吗?你的到来,只是为了让我更快的结束这段生命吗?

若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倒是有几分想要感谢你的意思,因为我真的好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

“伊莎,不要再执迷不悟了,那样做的话,只会害了你自己……”

“够了,帕罗先生,若你此次前来是专门来教训我的话,那我告诉你,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的话我听了之后,很是受教。

那么现在天色也已经很晚了,我要先去休息了,若是帕罗先生有兴致欣赏月光的话,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不过,我可就要先走一步了。”

他还想要说什么,我赶忙抢过了他的话头,说了起来。他听我这样说,并没有任何的意见。只是对我小心的说句“祝你做个好梦”。

好梦?哼!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我什么时候做过一场好梦了,我的心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别人笑话。

大城里的人们全不像贫民窟里的人,虽说在那里我也一样是受人欺负,可是在他们的脸上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

而不是像这里的人们,不高兴得时候还要强颜欢笑,高兴的时候也未必会是真心高兴的,在这里可真是人心难测,稍不注意有可能就会遭到别人的暗算,更可怖的是,你还不知道谁才是幕后的主使者。

我唤了箬过来,她轻轻的搀扶着我,缓慢的走回了小阁楼。月亮的光芒将我的影子拉的好长,在月色中缓缓前行。

今晚的月亮虽说有几朵调皮的乌云,遮住了它一会,但是却怎么也遮不住它的光华的。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还很亮,只是这样的美景我们却没有福气去欣赏,真的是今晚的一大憾事。

“夫人,听刚才帕罗先生说的话来看,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暖夫人头痛病发作的原因了,你说他会不会向暖夫人告发我们呢?”箬一边帮我整理好发式和衣服,一边担心的说道。

她跟了我这些年,我还是第二次看她如此紧张呢。第一次的时候,是她的母亲生病了,她很是焦急,最后还是我将她的母亲,送去医院治疗的。

而第二次便是今晚,她看起来一脸担忧的神色,似乎很是怕我出事。我看了她的表情之后,很是欣慰,也不枉我平日里对她的照顾如今倒是有了收获了。

我转过身,握住她的手说:“你放心好了,帕罗先生他是不会说的,他要是说了对于他自己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你就不必操心了。”

“那好吧,既然夫人您都这样说了,奴婢我也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要夫人觉得好就行了。”她朝我笑了笑,我能够感觉得出来她心里的那种暖意。箬,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肮脏不堪的地方。

月光透过紫帷幔的窗纱,缓缓的洒向屋内,照亮了整间屋子的明亮。箬帮我打理好之后,把水晶灯关了。

我伴着皎洁的月光,隐藏在黑暗中,静静的睡去。我仿佛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依然是那个年少的女孩,坐在青石板上,默默的等着,等待来接我的少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