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二十一章:再见面(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180 2013-09-08 10:36:40

  黑色的夜晚渐渐袭来,充斥着我的灵魂,世间本是肮脏的,有怎会说成佛度众生?那不过是人们没有醒来的梦,迷失在曾经的幻境中,有怎会明白这世间的苦闷、悲欢、哀伤。黑夜将我深深笼罩,我披上思念的外衣,明亮的灯光刺痛我的双眼,我假装看不见,也只是假装。

我坐在桌上手中拿着以前与沙修王一起照的相片,是一个个幸福的场景,也是心底最深处的痛楚,痛到不可言说。眼中有泪水闪烁,滑过曾经许许多多的画面,停留在不能回去的过去。沙修王,你曾经说过,佛是人们心中的执念。可是佛在心中,真的会渡你我出这无边的苦海吗?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爱,是人间的永恒,也是罪恶的根源。若没有了爱,这世间就会少一份痴念,少了一份执着,多了份空虚,多了份幻境。

王,我真的爱你吗?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感觉到呢?难道到了最后我还是变得和他一样,不懂的如何珍惜自己的眼前人,在失去的时候,才懂得你的好处,你的每一个微笑。紧紧闭上双眼,慢慢的回忆,沉浸在以往的记忆之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落满星空的华富里府,我依偎在你的肩膀上看着那写繁星,努力的寻找,有你的星座,只是再也没有了你的身影。

在沙修王府待了将近有月余的时间,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这里,离开那日,是一个晴朗的天空,四月天气,桃花已经开放,满园的鸟语花香,只是没有人再去看它的娇艳,它孤独的盛开着,开了谢,谢了又开,周而复始,孤独却成了它唯一的伴侣。

“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与你相见了,诺拉,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你再住几日可好?”她拉着我的手,极为肯切的说着,我能够明白她的心意,这句话若是胖人说的,我倒还有几分怀疑,但是出自她的口中,我尽深深的相信了,心里有了些感动没有想到我诺拉,还有让别人惦记得时候,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不会有人想念的。

“母亲,我也很想在这里住下去,因为在这里我才会感觉到安心,可是暖夫人的病这几日又犯了,我不得不回去,若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再来看你老人家的。”暖夫人前几日差人前来对我说她的头痛病又犯了,让我回去帮她料理些事情。其实我知道,她的头痛病是假,想让我回去才是真的,不知道她这次又要耍什么花招。

她明明已经知道了我是其梅尔家族的后人,却还是不动声色,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她的心思可真是难猜,果然是城府很深。暖夫人这次我就乖乖的回去,我倒是要看看你要玩什么鬼东西。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好在挽留你了,暖夫人想必是真的病了,你回去要代替我向她问声好,也算是一份安慰了。唉……诺拉,我是真的舍不得你走。”她说话的时候眼神中有深深的不舍情意,我想日后要真的是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好好的守在她身边,一分一秒的尽着我的孝心,就像当初对阿瓦婆一样。

一想到阿瓦婆心里深处不由得生出一抹愧疚与后悔之情,阿瓦婆抚养了我一生,最后却什么也没有得到,没有享受到一丁点的幸福,她为了我受的苦实在是太多了,要不是我,她现在或许会好好的活着,会是别人眼中的好妻子,孩子眼中得好母亲。可是,一切都是因为我,让她改变了许多,把她变成了一缕孤魂。她惨遭毒手是我的执着害死了她,是我的固执害了她。

现在我还依稀记得,那日帕罗来接我回到大城的时候,她对我说的话,她说我本就不属于贫民窟,大城才是我的地方。可是如今我到了大城,却没有了我的一点容身之处,为了那一点点的利益,一点点的自尊,争的死去活来,最后受伤的永远是自己。即便别人说他懂得你的苦楚,也未必是真的能够懂得。那不过是人们最擅长的一个谎言罢了。

“这里是我自己到街上挑的礼品,也不知道暖夫人喜不喜欢,对不对她有帮助,你帮我转交给她吧。”她将一包东西拿了出来,我示意了一下,箬上前轻轻的接过了礼物,之后又退到一旁。

“我想她一定会很喜欢的。母亲,你还是先进屋吧,外面风有些大了,你要注意保重身体,要好好的活着。快进去吧。”我又向她嘱咐了几句,生怕在我走了之后她会出现差错,心中像是有一百个,一千个不放心。

看着她走进屋中,我才与箬慢慢的走出大门,坐在门前就准备好的轿车,待我上车得时候,我微微的转过身,用满怀深情的眼眸注视着这里的一切,有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滴落在这里的土地上,沾染了我的悲哀。

轿车轻快的奔驰着,很快便就回到了墨尔赫特府,阳光微弱的照在院中,隐藏着一股可怕的阴谋,太阳躲进了乌云之后,收敛了满日的晴空。

我走下了车子,稍微调试好了自己的心情,再箬的搀扶下,一步一脚印的走进了府中。

“夫人觉得今日怎么样了,要不要紧,若还是不行的话,明日我便陪你一起去到医院去看看吧。”

“多亏了有你在,我倒是觉得好了不少,若是没有你我恐怕又要遭罪受了。”

当我走到离厅堂不远的地方时,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这个声音层是我最深的思念,是我心底最温暖的依靠。这个声音我记了很多年,也忘记了很多年。可如今它就这样生生的传入我的耳中,心里的某一个地方像是被深深的触动了一样,有一根针慢慢的刺痛,刺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我站在厅堂的外面,不知道该是进去还是转身离去。难道真的人要让我见他吗?可我又拿什么去见他呢?心里有万分的忐忑。就在我想要离去的时候,暖夫人像是看到了我一般,朝我笑了笑,“诺拉,你回来了。站在那里做什么,快点进来吧。”

我听见她在喊我,左右也不是个办法,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即便是躲也躲不过的。我慢慢的一步步的向厅堂走进,熟悉的影子,熟悉的面容,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帕罗,我们又见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