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二十六章:计谋算尽(二)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405 2013-09-08 10:36:40

  因为帕罗被暖夫人下来的缘故,他在这里也生活了将近一个星期左右,他每天早上的时候都会为暖夫人进行一下检查,确保她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在外人的眼里看来,帕罗对暖夫人得病似乎很上心,很关心暖夫人,其实这些不过是蛊惑人们眼眸的一个谎言而已。

帕罗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担心我,因为一时糊涂而葬送了暖夫人的性命,进而自己也难逃其罪。从心底来说,帕罗还是很担心我的,只是他不愿意在表面上所变现出来。有时候我在想若是没有阿塔娜的那一场事情,我和他会不会一直幸福到永远呢,或许就没有了现在的我。我也不知道现在的状态是该感谢他将我赶出赛格亚家族,还是该憎恨他以前所做的一切呢?

一切看的都是如此的虚幻,分不清楚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人们活在世上也逐渐的习惯了这种感觉,这种敷衍的感觉。人们是不愿意去想那些真实的东西,还是不敢呢?

谁模糊了我们的眼眸,又是谁擦亮了我们的眸眼,一切一切的都仿佛印证了佛家的一句名言: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一切皆是虚幻。

时间待的长久了,彼此之间也比以前少了些间隙,有时候会在没事的时候,和他聊上几句,但每次都是他主动来找我的,而我也从不去找他,因为在我的心里始终是迈不去那个坎的,在我的心里我始终是认定,是他扼杀了我尚未出世的孩子,医生告诉我说那是一个已经成了形的男胎。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的疼痛起来,我就无法原谅他,无法原谅他以前所做的一切。其实说到底,我恨的不过是自己,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的懦弱,要是以前的我会有如今这样的胆量与狠毒,我就不信还会有人把我和孩子彻底的分开。

四月的天气中,带着些许的狂躁之气,冬天已经离我们远去,心中的寒冷可否会随着冬季的消亡,而消散于虚空呢。

行走在花园中,看天边孤落的云彩,明媚的阳光何曾照在过它的身上。也罢,就让一切都随风散去吧。在花园中停留了片刻之后,便让箬扶着我一起走进了小阁楼里,比起待在外面,我更喜欢待在这间小阁楼里。

“哎哟……”箬正扶着我走进小阁楼里,却不料被迎面跑过来的新生努仆撞了个满怀。那个奴仆见撞到了箬,一脸的惊慌,口中不住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一脸的歉意和不安,很是害怕箬找她的麻烦。

“你没事吧。”我小心的询问被撞了的箬,“没事,谢夫人关心。”她微笑着对我说,以此来证明她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见她无事,将脸扭了过来,那个奴仆正低着头,一副即将收到惩罚的样子,看她的模样到像是新来的,本来一肚子想要责怪她的话语,到了嘴边也不免温柔了许多,但其中的责怪之意,并没有减退。

“走路怎么这不小心,慌慌张张的成什么体统,要是撞到了老夫人该如何?下次注意一点。”我稍微带点责备的语气,轻声的对她说道。

她仍然是低着头,胆怯的说道:“奴婢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只是希望夫人千万不要告诉老夫人,不然的话我会被开除的。”

看到她胆怯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再发什么脾气,想想自己当年不也是一样吗?在赛格亚家族得时候,做事也是如此,那个时候赛格亚老夫人很是嫌弃我,一心想要将我赶出去。我也是那样的胆小如鼠,每件事情都做的很是仔细,生怕她会将我赶出去,让我与帕罗分开。可是最后还不是一样,即便是我做的再好,也终究抵不过那一场污蔑来的猛烈。

那一次事件是真的伤到了我的心。也促使我变成了如今的这般模样,说真的有时候我也很是讨厌自己现在的样子,狠心毒辣,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温柔。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与帕罗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因为我怕,我害怕他会因为我这样而再一次的离开我,我实在是承受不起这样的疼痛了。与其以后会失去,倒不如现在不曾拥有,这样我也就不会心痛,心伤了。

看着眼前的新生奴仆,想起了以前总总,心不由得有些软了,轻声的说道:“那既然如此你就先下去吧,以后做事要多加小心点就是了。”

“知道了夫人,若是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这就离开,不打扰夫人的休息了。”她向我微微弯了一下身子,我稍微点了下头,示意她可以走了,她才小心翼翼的离开小阁楼,转眼便向大厅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进房屋之后,箬一脸的困惑,我还以为她还是在为刚才那位新来的奴仆撞了一下而不高兴呢?我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一下箬的肩膀,笑着对她说:“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呀?她也是刚来的,做事方面是有些欠妥,不过时间长了就好了,又何必和她计较呢?以后来日方长,你没事得时候多教导教导她便是了,在这里生闷气又是做什么功夫呢?”

她听我这样一说,急忙辩解的说道:“夫人您误会箬了,箬只是在想刚才的那位新奴仆,不就是前几日进入夫人房间的那个吗?我感觉她怎么经常会从夫人的房间里出来呢,光是我看见就不止一次了,我是想这个新奴仆会不会……”

“箬,我看你是太过担心了,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家仆而已,没有什么的,她经常打扫房间难免会经常从我的房间中出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没什么的。况且,我也向人打听过她的底细了,她叫熙儿,是从远方到这里的,只是想找份工作而已,不要太过担心了。”

“可是,夫人……”箬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我制止了,看到她这样为我担心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到底是高兴还是忧伤,我不想让箬这么年轻,便如我这般,对人心生猜忌,这样的心思是不可取的,我只是希望她不要受我的影响,我要她看到这世界光明的一面。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所以我才希望你不要这样,不要光平一个人的表面便去评判一个人,这样的话对你就太不公平了。我只要你看到这世界的光明,而不是污浊的黑暗。箬,有你这份心就已经足够了,你为我做的太多了。”手轻轻的抚摸过她俊美的秀发,她的发丝很柔软,有很长,一直垂直到肩膀。长长的,乌黑发亮。

“夫人……”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会儿,等我叫你得时候,你在进来吧。”我微笑着对她说,她看了我一眼,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憔悴的面容,,尽不知怎么了,生出了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这个人我从来都不曾见到过一般。是这一路走的太过匆忙了吗?尽忘记了整理好自己了。手指轻轻滑过镜子,眼神迷离空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