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三十章:花香醉人(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2855 2013-09-08 10:36:40

  今日早上起来得时候,因为昨天晚上喝了帕罗买来的安神药,早上得时候也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也不想以前起来的时候总是感觉很是无力的样子了。

“夫人,你起来了,这是刚刚帕罗先生熬好的安神药,你趁热喝了吧。”箬每天都会起很早,今天也一样并不例外,只是让我很奇怪的是,帕罗今日怎么也起来的这样早,难道只是为了帮我熬这碗安神药吗?

心底不由得有些被感动了,端着刚熬好的安神药,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这里不仅仅只是汤药,我想还有帕罗满满的情谊在里面,我有怎么好意思辜负呢?毕竟是他辛辛苦苦熬制的。说什么也要将它喝完了。

“呵呵……”箬在一旁偷偷的笑着,“在笑什么呢?”我好奇的问了她一句,她不慌不忙的说道:“平日里夫人若是要喝一碗药,那就像是会要了夫人的命一样,怎么也不肯喝下去,可是今日却有些不同了,居然喝的这样畅快,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呵呵……”说完得时候还不忘掩嘴笑道。

我一听就知是她在故意那我寻开心,我假怒得嗔怪道:“你这个丫头进说些不着边际的话,看来是我最近太过于宠着你了,所以才会让你这样的放肆,看不教训你。”说着,便举手做出要打她的动作,她也很是配合,急忙说道:“不敢了不敢了。”我见她这样尽笑了起来。

“夫人,你有好久都没有像这样笑了,如今你这样笑起来,还是和以前美丽。”箬看见我笑的这样香甜,随口说了句。不过也是自从知道了很多事情之后,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少笑了,或许是因为有太多的事情发生,改变了我以前所有的想法吧,正如我这个人如以前得自己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唉,真的是时过境迁呀。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暖夫人呢,她起来了没有?”平日里若是只有我和箬在的话,我并不喊暖夫人为母亲,只是喊她一声暖夫人,也算是和她有所界限吧。

“这个暖夫人今日起来的比以前稍微早了那么一两点目的呢,主要是一大早要赶到庙里去烧香拜佛,添些香油钱。”

烧香拜佛?哼!即便是烧再多的香,拜再多的佛,也掩盖不了她罪恶的化身,她本就是蛇蝎心肠,向她这种人佛祖又怎么会去保佑她呢?真是想的太天真了。我想总有一天她会为她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起应有的代价的,到那个时候我倒是要看看这个佛祖是保她还是保我?

“这个暖夫人也真是有趣,天天的烧香拜佛还真的以为能够洗脱她的罪名呀,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总之,她拜的那些佛是不会帮她的。”

“夫人说的是,这个暖夫人的好日子我想应该也快到头了吧,到那时这个宅子可就是夫人你的了。”箬小声的说着,她看向我的时候对我笑了笑,我知道她的意思,只是报仇的事情并不能太急,否则的话终究还是会害了我自己,那是我不想看到的结果。

我看了看箬说话的神情好像她也与暖夫人有深仇大恨似的,其实她也只是顺着我的意思罢了。

“夫人早。”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屋子里想了起来,听起来好像如百灵鸟的歌喉一般,听的让人有些痴迷了,我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正是这几日刚到墨尔赫特府的新奴仆熙儿,看她的样子也是十分的乖巧可人,年纪也左不过才十七八岁左右,这样如花的年纪尽然出来当奴仆也着实有些可惜了,整日要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也不是好受的。

“早,你今天没有去陪暖夫人一起到寺庙里拜祭佛祖吗?”我温柔的对她说道,对于她我还是挺客气的,并没有因为她服侍暖夫人而责怪过她,而且我也觉得这位新来的奴仆,也一定是个善心人,是不会和暖夫人那种人同流合污的,我对她还是挺放心的。

“本来我也想要去的,但是暖夫人怕我担心路途遥远就没有让我去,她只是让我在家里打扫一些事物,并没有怎么样?”她娇滴滴的声音再加上她那副楚楚动人的表情,让人看见了都心有不忍。

“那即便是如此,夫人的房间岂能由你进进出出,这样成何体统,也太没有规矩了。”一旁的箬似乎一直都看她并不顺眼,一直都在针对着她。刚才熙儿说话得时候她早就气不过了,只是刚才我与熙儿说话,她也不好插嘴,先下正好逮到机会,又怎么会放过她呢?

我见熙儿受到箬的责备,也有些过意不去,便稍稍对着箬说了句:“不许胡说,她这样也是受了暖夫人的命令,又怎么可以怪她呢?你这个做姐姐得自然是要多教教她,这样的话她才会有所成就嘛。”

“夫人你就是太过善良才会被别人骗的,你可要小心呀。”箬凑到我的耳边低声细雨的和我说着,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可我也不忍心看着他变成如今这样爱猜忌别人的人呀。

“好了,我知道了,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就不用操心了,赶快过去帮她一起收拾房屋吧。”我知道她很是不情愿,可我也不想让她变成我这个样子,所以也只好让她去帮帮她,这样一来可以让她更多一点了解熙儿,日后也不至于对她在产生什么误会。

箬跟是不情愿的走到熙儿的面前,帮着她一起做事,看到这样我的心里也有了些许的好受。今日早晨的空气格外的清爽,正好呼吸新鲜的空气,我从熙儿的身旁走了过去,本想走下阁楼的,可却被熙儿身上的香味给吸引住了,这个香味不就是这几日一直是我所闻到的吗?怎么会在熙儿的身上呢?

我停在原处了一会,又细细端详了熙儿,左看右看也不想是一个坏人。唉,我这是怎么了,刚刚还再说箬呢,怎么自己也,唉,算了,兴许是我自己出现了幻觉呢,熙儿她怎么可能害我呢,是我多虑了。

院落中一派春日的光景,让人深陷其中难以忘怀,我缓慢的散步在花园中寻找久违的一份宁静,大约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静静的欣赏一片景致了,大概是心烦意乱的缘故吧。况且再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生活里,有哪里会有我喘息的机会?不过是自己偷懒,想休闲一会罢了。

很久都没有欣赏了,这园中的景致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物是人非而且,记得我与沙修王第一次见面得时候就是在这花园之中,悠然记得,当时还是满天的飞雪。初次见面的场景还是历历在目,他是一个爱我的男子,为了我他可以放下他的尊严,就只是为了我的安宁,为了我的心思。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再不会有人像他那样,傻傻的爱着我了。

虽然帕罗也很爱我,可是他的爱,总归是我所承受不起的。况且我与他错过了那么的时光,我们彼此还会爱着对方,还是我们所爱的不过是以前爱的影子罢了,其实心里面我们比谁都清楚,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正在花园游玩之时,恰巧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曾是我以前最温暖的依靠,可如今对于我来说,就像是一堵冰冷的墙,触摸不到温暖,感受不到爱的气息,我仿佛觉得那本就是不属于我的。我就像是一阵风一样,努力的想要逃脱,可最终还是被困在了里面。就当我想要转身离开得时候,正好被他所看到。

“诺拉,你也起来了。”她的声音在我的后背响了起来,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和他说话,可照这样的情形发展,看了来我是肯定要和他说话的了。

“帕罗先生也起来的这样早呀,怎么多睡一会呢?”我略微的关心着说。初晨的阳光撒在人的身上,并不觉得有种灼热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温暖舒适。我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太阳高高的悬挂在上面,这样好的天气,真的是很少见呀。

“我的觉本就很轻,所以起来的很早。对了你的病情好些了吗?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他很详细的说道,仿若就像以前,我生病得时候他总是会很担心得问我一些问题。他还说,以后会去学医,将来也好帮我瞧瞧身体,可如今他的确是学医了,可我们却没有在一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