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三十五章:美丽容颜(二)

玛拉国诺拉 暮蓿 3063 2013-09-08 10:36:40

  昨天夜里因为睡得比较晚,今日起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快到中午了,我洗漱完之后,便走下了阁楼,熙儿正在帮我准备早餐,我走了过去,看着她做事情很认真的样子,心里不惊对她作出了一点提防的心态,切不可再向上次那样,遭了她与暖夫人的圈套了。

餐桌上的早餐看起来很丰盛的样子,有莲蓉面包,红枣牛奶,酥味葱卷还有酱汁披萨,看来她还是很有心的样子,只怕是她自己用错了心,放在了不该放在的事上了。我走了过去,坐在了餐桌的旁边。

“母亲怎么没有来一起吃?”我疑惑的向她问道。

“回夫人的话,老夫人适才已经吃过了,现下正在自己的房屋里整理一些东西呢。”熙儿向我笑着说道。

“恩,我知道了,吃过饭之后,我会去找她的。你先去忙点别的吧。”

熙儿听了我的话之后,便离开了。看着满满一桌的早餐我却一点食欲都没有,只是简单的喝了一点牛奶,因为里面加了红枣,反倒是有一点红枣的味道,喝起来也还算可以,这个熙儿也算是有心了。

阿箬从远处走了过来,俯在我的耳旁,低声的向我说道:“夫人,都准备好了。”我稍微点了点头,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处牛奶的痕迹,早上的阳光虽然不抵中午时的灼热,但是在炎热的夏季里,也是很热的了。

“扶我到暖夫人的房间里,我去看看她到底在忙活些什么。”阿箬搀扶着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慢的走到暖夫人的房门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我第二次到暖夫人的房间,记得第一次的时候,还是暖夫人被阿塔娜下毒得时候呢,想想那个时候一切都还是那么美好,可如今都早已经不同了,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咚咚……”

“进来吧。”

我轻轻的推开门,阿箬扶着我走了进来,“母亲,你在忙些什么呢?”我笑着对她说道,她此时正背对我,不知道在收拾些什么东西。她最近大部分的时间都会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因为她是背对着我,听见我声音得时候,还是略显的有些吃惊了,“诺拉,你怎么来了,快来这边坐下。”她热情的招呼我过去。

我对阿箬说:“你先出去吧,我和母亲先聊会天。”

“是。”她看了我一眼之后,便出去了。

“快来这里坐坐,诺拉,你都有好久没来我这个老婆子的屋子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来了呢?”暖夫人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了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她看我的眼神中仿佛好多年没有见过我一样,充满了欣慰和感动。

“我这不是来了吗?况且你的年纪已经老了,若是我经常过来打扰你,恐怕会有所不妥,所以……”我声音低低的说着,眼神却看着她拉我的那双枯老的双手上,暖夫人真的是老了,有时候觉得,生活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明明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还要勾心斗角的生活,真的很累。

明明嘴里叫着母亲,可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的,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同床异梦吗?我有时候真的很希望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可能当我哪一天突破这虚幻的人生时,世界还是那么的美好,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装腔作势,有的只是欢乐纯真,有的只是心灵相通。

“诺拉我还记得当时你第一次来到我房屋得时候,我还是病着呢,那个时候中了阿塔娜的毒计,你来看我,坐在床边伺候我,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很好,很开心。”她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说着那些过去的往事,心里不由得有些酸痛的感觉。

“那个时候该有多好呀,你知道吗,我现在很想再大病一场,这样的话你就会好好的照顾我了,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她又紧接着说道,在她的眼眶中我好像看到了有泪水的痕迹,不过大概是我看错了吧,像她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眼泪呢?她天天烧香拜佛,却心不从善,又拜这佛有何用呢?不过是给旁人的一个摆设而已。

“母亲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若是你生病了,我的心里也会很不安的。若是母亲喜欢诺拉陪在身边,那诺拉以后日日都来母亲的房中请安,这样可好?”我的声音出乎寻常的温柔,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孤冷了,我怎么会这样对她说呢,难道我被她感动了,不行,不能够这样发展下去,否则的话我一定会完完全全,受她控制的。

“那怎么能行,即便是你不烦,我这个老婆子也会烦的,再说了这又不是古代,何必天天过来请安呢,只要心意到了就好了,我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毕竟人老了,有些念旧嘛。”暖夫人微笑着和我说,在她的笑声中我仿佛听出了,一点点得意的神采。

“好了,母亲我们就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母亲,你看这就是,我前几日打扮时用的化妆品,你看看可好?”我把刚才阿箬出去时,带给我的化妆品拿给她看了一下。

她从我手中接过化妆品之后,轻轻的打开,把它凑到鼻子前仔细闻了闻,又把它摸到手上一点,点着头说道:“倒还真是个好东西,闻起来有一点清香的味道,涂抹到手上有一种皮肤细腻的感觉,嗯……不错,诺拉没有想到你这么懂化妆品,刚开始用就这样有效果。”

“母亲说哪里的话,这还不都是母亲的功劳,整日与母亲待在一块,即便是不懂,也还是会略知些皮毛的。”我谦虚的对她说道。其实我哪里真的很懂化妆品,这些不过是阿箬托她的朋友,帮忙买的。

“母亲要是喜欢的话,我就将这瓶送给母亲,也算是对母亲的一点小小的馈赠了。”我看她有些爱不释手,故意说了这句与她听。

“这……怎么……”她半推半就的说着。

“难道母亲还害怕女儿,在这化妆品中添加些什么东西吗?”我有些遗憾的说道。

“不是,不是这样的……”她虽然嘴上说着,但是她并没有将东西拿回去的意思。

“看来果真是这样,我这个女儿做的也未免太过失败了。那既然如此,我就先去忙别的,不打扰母亲得事情了。”我起身就要离去。

她见我要离开,连忙拉着我的手,急切的说道:“诺拉,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只是在想,若是我拿了你的东西,那你又用什么呢?况且我年纪都已经这般大了,若使用这样的化妆品,岂不是有些浪费了。”

“母亲……你不必这样说,这一盒送给你了,我那还有好几盒呢,在不然我让阿箬再去买些回来。况且,母亲你一点都不显老,用这个正合适。”

“你这个丫头……”

我们相互笑了笑,之后我与她又聊了些其它的事情,无非是打发些无聊的时光。

细雨蒙蒙,遮盖住了这个迷离的世界,一眼望去,尽望不到边际,树叶随着狂风抖动,变化季节的时间。我穿着一身的黑色服饰,站在阿塔娜的墓碑前,静静的凝望着,这世间上的一切对于我来说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我与阿塔娜生前斗了那么长时间,到头来却是自家姐妹,这老天爷还真是会跟人开玩笑,我这个妹妹也着实有些调皮了,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事了,如今都已经不在了,还做这些无用功又有什么用呢?

“妹妹,近来可好?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来这里看你,虽然每天都在变化,但是我的心却没有变。妹妹,你放心,姐姐一定会帮你出那口气的。”我把一束黄白色的菊花,拜访在墓碑前,以此来告慰妹妹的在天之灵。

“暖夫人,最近几日是不是还在用我送给她的化妆品?”我低低的问向身旁的阿箬,她正在帮我撑这雨伞,在雨中她反而更显的娇弱了。

“嗯,是的夫人,她最近总是再用,而且效果也很明显,看起来真的比以前稍微好了不少,不过,阿箬始终不明白,夫人为何要送给她呢?”阿箬疑惑的向我问道。

“她本来就很注重美貌,如今她的年纪都已经太大了,若是在不好好保养的话,恐怕还真的是风烛残年了。况且她毕竟养了我六年,我又怎么能狠的下心呢。”风儿狂乱的吹着,有雨水拍打在我的脸上,冰凉的感觉袭卷全身。阿箬似懂非懂的看着我,又想说话又不想说话,很不是办法。

“离我与帕罗先生的婚期是不是只剩下一个星期了?”

“是的。”

“一个星期也快了吧。”我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气,正如我的心情,灰蒙一片。

“夫人是在担心与帕罗先生的婚礼吗?”阿箬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不然的话,暖夫人恐怕又要怀疑我们了。”阿箬替我撑着雨伞,慢慢的走出了墓地,雨水依然下着,掩盖了这里的阴森,凸显出的是悲凉的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