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三十六章:美丽容颜(三)

玛拉国诺拉 暮蓿 3372 2013-09-08 10:36:40

  刚从墓地回来,就看见帕罗与暖夫人在门口有说有笑的,很是欢乐,看来暖夫人对于帕罗这位准女婿还是挺上心的。记得以前与沙修王结婚的时候,她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欢笑着对待呢,以前她都是很少与沙修王说话的,可如今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朝阿箬深深看了一夜,她也好似明白我的意思,对我微微一笑,似乎在对我说,一切都会好的。虽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但好在还有阿箬陪着我,我也就不觉得那样的孤单了。我深吸一口气,雨水的清凉扑鼻而来,雨静静的下着,仿佛不知疲倦,我缓缓的走了进去,继续扮演着我虚假的情意。

“母亲……”我笑着对她说道,虽然我很不情愿这样喊,但我不得不这样做,有时候,有的事情并非都出自自愿,世间上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不愿。

“诺拉,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样晚,是出了什么事吗?”她也朝我笑了笑,眼神中不乏关心的神采。

“路上是有些事情耽误了,但是不打紧的。对了母亲你刚才与帕罗先生再说些什么,这样的开心?”

“帕罗先生?诺拉,你不该这样叫他的。”暖夫人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起初还不知道是何原因,但转念一想,不觉得脸颊绯红,暖夫人什么时候也学的这样开明了许多,尽然当着帕罗的面这样说,也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暖夫人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样,笑着对我说:“怎么,还害羞了,当初你嫁给沙修王得时候也并没有见你这般羞涩,可见这人还是越活越脸薄呀!”

不知怎的,当她提到沙修王得时候,我的心还是隐隐作痛,时间过了那么久了,我还是不能够忘记他吗?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微笑,无不在我的脑海中,频频出现,是因为我对他太思念的缘故吗?

当我正陷入思念沙修王得时候,暖夫人正深深的看着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似的。我马上回过了神色,对她尴尬的笑了笑,之后又看向帕罗,他的脸色看起来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我也只好在心里轻轻的叹了口气,或许我与他真的是有缘无份吧。

“看来诺拉还是无法忘记沙修王呀。帕罗你看看我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过重感情了,要知道这情能爱人,也能伤人,何必纠结于一段已经逝去的感情呢。”暖夫人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的忧虑,在不经意间一闪而过,不被旁人所察觉,我想在暖夫人的心底深处,也隐藏着一抹孤独。

“其实重感情也并没有什么错的,若诺拉是一个只注重物质的人,我想您也是不会收养她的,不是吗?而我也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才会爱上她的。重感情的人其实也挺可爱的。”

暖夫人本来是想用那一句话,让帕罗和我产生误会的,却没有想到帕罗会这样说,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苦苦的笑着,仿佛在笑这垂泪的天空。

“老夫人,我们还是快些进去吧,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要是得了感冒那可就不好了。”熙儿在一旁轻声叮嘱道。

暖夫人听了之后,这才收敛起那副虚伪的面容,她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雨水想断了线的珠子,分撒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里。天空是灰蒙蒙的,就连天空下的人们,也是灰蒙蒙的。

她摸了摸耳垂边,挂着的翡翠嵌珠耳环,语气缓和的说道:“人老了就是不行了,这还下着雨呢,尽然和你们在雨中说了这会子话,真是不该。你们快进来吧,也免得受凉。”

熙儿扶着暖夫人先走进了大厅,我与阿箬紧随其后,帕罗将雨具收好之后,也走了进来。我与暖夫人说明原因之后,便由阿箬扶着先回到了屋中,现在大厅里也只剩下了帕罗与暖夫人了,至于熙儿她又开始去忙别的事情了,她每天像是有忙不玩的事情似的。

小阁楼,房屋中,我坐在镜子前,静静的看着自己,阿箬在一旁站着也不敢说一句话,空气之中仿佛充斥着不安定的因素。

“夫人,你何必和老夫人一般置气,这要是论时间,老夫人一定是比不上你的。夫人你还很年轻,有的是时间和她耗。”阿箬见我愁眉不展,一旁轻声的安慰我道。

我缕了缕垂下来的发丝,都有些枯黄了,其中有几根还变成了白发,是,没错我是年少,可是这个年少的资本也快随着时光慢慢溜走了,也只剩下最初的一抹孤独了。

我看了看妆台上的化妆品,轻轻拿起它们把玩在手中,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你说得对,我是很年轻,可是天又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又怎么能够不担心,你也听到了,她今日说的话,分明就是让我与帕罗心生间隙,她安的什么心,你我又不是不知道。”

“夫人,你千万要沉住气,不然的话,你就会上了老夫人得当。”

“我自然是要沉住气,如若不然的话,我以前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费了。况且我大仇未报,又怎么能轻易出动呢。你放心好了,我会小心的。”我强忍着露出一抹笑容,为的就是不让阿箬替我担心。

“对了,你把这些化妆品送给暖夫人吧。我想她的那一瓶也快用完了。”我把妆台上的化妆品塞到阿箬的手中,她皱了皱眉头,我知道她很不情愿。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再为我担心了。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尽然也有了些许的不忍,她跟了我也算有三年了吧,这三年里,她对我的照顾远远超过了一个仆人应尽的职责,而我也并没有将她当做仆人一样看待。这让我想起来了,当初刚来到大城得时候,小曼对我也是这般的要好,到最后却落了个凄惨的下场。而害她的人正是我的妹妹阿塔娜,这让我真的很为难。

窗外雨水继续下着,就像我心底得泪,永远也流不尽一样。我站起身,幽幽的走到窗前,轻轻的将窗户打开。雨水顺着风势飘进了屋里,滴落在我的肩上,我的脸上,虽然现在已然是夏季,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一阵冷意,不知是从心底蔓延的,还是这天气本就是寒冷的。

因为雨一直在下着,不曾停过,暖夫人便让熙儿准备了一间客房,让帕罗留在了这里。夜晚我半倚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早已泛黄了的书卷,百无聊赖得翻着,希望以此能够驱赶我心里的孤独与苍凉。

“夫人,还在看书呢。都这样晚了,也该早些休息了,要是累坏了眼睛那可就不好了。”阿箬边说着边将一杯牛奶端到了我的面前。

我接过之后,并没有赶紧把它喝掉,而是把它放到了床旁边的柜桌上,阿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拉过她的手,她的手摸上去有些粗糙,她的年纪也不过才二十多岁,本该是一双纤纤玉指,可是如今这上面却布满了老茧,着实让人有些心疼。

我拉过她,示意让她坐在我的床边。我语气和缓的说道:“你也不要总顾着我,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你看你的手,比以前越来越粗糙了。以后就不要干太多的活了。”

她听了之后,脸颊出有些许的绯红,大概是灯光照射的缘故吧。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圆圆的大眼睛一直盯着我看,眼眶中有一点点得泪光。但是她还是笑着对我说:“不要紧的,我本来就是服侍夫人的,受点苦算什么,只要夫人不嫌弃,奴婢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阿箬你真傻,若是你生在富贵人家,也一定是个温婉的小姐吧,这可惜天不怜人,却这样糟蹋虔诚朝拜它的人。“不是告诉过你,不用自称是奴婢的吗?你要记住,你不是奴婢,你也不是为了服侍别人而生的,你要为了你自己而活知道吗?”

阿箬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齐刷刷的跌落了下来,一张瘦削的脸上,尽是苦涩的泪水,真是我见尤怜。“从来都没有人对奴……哦,不,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夫人,您的恩德阿箬是不敢背忘的。”

“你看你说什么恩德不恩德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以后我若是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再也不要当别人的奴婢了。”我伸手替她擦拭脸上的泪珠。

“那夫人您……”她有些焦急的向我问道,眼睛也瞪的老大。

“你不用担心,要知道人有悲欢离合,我们迟早是要分开的。所以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我小心翼翼的对她说道。

“嗯,阿箬知道了。”

“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去睡吧。”她点点头,站起身,一步一回头的看着我,之后才推开门走了出去。在她走后,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她是一个多好的姑娘呀,不能够因为我而葬送了大好的青春,那样的话,我的罪孽就更加深重了。

我拿起柜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窗外的雨依然下着,只是越来越大了,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依然还是以前的我。

“啊……啊……”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划破整个苍穹,我被这声尖叫声,从梦中惊醒了过来,我打开床头的灯具,外面的夜色一片漆黑,可是雨水拍打窗户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应该是雨下的很大吧。

“啊……啊……”有一阵惨叫声传入耳中,再这样起黑色夜晚,听起来犹如鬼魅的嘶鸣,让人不寒而栗。突然门被谁打开了,我定睛一看才知道是阿箬走了进来,看她的神色很紧张的样子,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似的。

还未等她开口,我便已经急切的向她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老夫人的脸……”

当她说出来得时候,我像是猜到了什么,在我的嘴角处慢慢的浮现出了一抹邪邪的微笑,不易察觉,如掉入深渊的魔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