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章:化妆品(二)

玛拉国诺拉 暮蓿 3993 2013-09-08 10:36:40

  “啪啪……”又是一记耳光打在我的脸上,我忍着疼痛,我用最邪恶的目光看着暖夫人,她高高的坐在柔软的床褥上。她的眼神再向我进行蔑视,她看着我犹如看待一个困在笼子里的斗兽一般,那样的可笑又可悲。

“谁让你这样看老夫人的,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熙儿在一旁恶狠狠的说道,哼,我看她也只不过是暖夫人的一条走狗而已。我真是可笑,以前还替她感到惋惜,可是如今却什么都不用了,我还是太过心软,相信了本不该相信的人,看错了本不该看对的人。

她也慢慢的蹲了下来,用手捏着我的下吧,“啧啧……真是可惜了你的一张这么美得面容了,夫人,诺拉夫人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也是逼不得已呀!哈哈……”她笑的是那样的恐怕,想来自地狱里的声音一样。

“你们一定会为你们今日所做的一切,而付出应有的代价的。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我用尽力气大声的说道,似乎要将深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苦楚,全部都说出来,我诺拉终究还是没能赢得过暖夫人,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得到了解脱,我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过着尔虞我诈的生活了,那样真的是太过劳累了。

“真是可笑,你一个将死之人还要做最后的挣扎吗?那不过是蚍蚨憾大树,不自量力而已,你以为你斗的过我吗?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我暖夫人是什么人,既然能逃的了几十年前的命案,更何况是你这是蝼蚁!”暖夫人坐在床上一脸严肃的说道,她的神色威严,眼睛里似乎闪烁着火花。

“熙儿,把她关起来吧,让她永远也不要在出来了。”最后她淡淡的说了一句,虽然语气很是平淡,但是让人听起来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我努力的想要拜托熙儿的束缚,但是因为我体力不支,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就在熙儿开门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这个身影让我又爱又恨,我的每一次遭罪似乎都跟他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吗?

我本不信命,我认为自己的命运往往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别人是无法控制其左右的。可是经过这几件事之后,我仿佛明白了,命就是命,它不会因为你有多么的反抗,多么的不喜欢,而就去改变它,命运其实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世间上的一切都是有安排得。

帕罗静静的站在门口,他看着我的神情有些许的怜悯,我也静静的看着他,看着我曾经爱过的男人,今日尽然是这样对我的,我真的没有想到,真正出卖我的人是他,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曾经心心相犀,入境缺恍若天涯永隔,曾经月下的誓言,换来的补过只是简单的一句话语,没有谁记得什么,也没有谁说过什么,唯一不变的,依然是那颗月亮。

“你放心,伊莎,我会保护你的,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他说的那样的动听,可我却再也不会相信他了,我的心彻底的死了。在眼角处有一滴冰凉的东西,慢慢的在脸颊滑落,跌碎了那一世的繁华晴空。

是谁告诉我给我一个幽帘的梦境,却给了我一个黑色的梦魇;嗜睡说要给我繁华的晴空,却给了我迷离的阴霾;是谁许我今生幸福安康,却给了我万丈深渊。

“不用了,我需要,也不想要了。曾经的一切都已经不再了,你去过你的生活,我回我的前世,我与你是在也不可能了。”我卑微的说道,卑微的几乎只有我自己才能听到我说的话。前世的债,今生的孽,六道轮回,谁许来世缘。

“老夫人,我是帕罗,可否让我进去说几句话。”帕罗大声的朝屋里说道,企图让暖夫人能够听到他所说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屋里才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熙儿,让帕罗进来吧。”就这样我又被带回到暖夫人的身边。熙儿一直在束缚着我,我浑身上下都觉得很难受。

“暖夫人,你不能这样对诺拉,她也是无辜的。求求你看在我的份上就饶了他吧。”帕罗在一旁卑微的向暖夫人求情。可是这在我看来不过是他的一种假惺惺,我才不需要。

“帕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让我饶了诺拉,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他把我的脸弄成这样,你也看到了,而且这件事还是你告诉我的,你现在让我放了她,这有是什么意思?”暖夫人很是不解的问向帕罗。

“这……老夫人,我想诺拉也是一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才会做出这等事情的,诺拉本性并不坏,这您是知道的呀。而我此次将事情告诉你就是要让老夫人您去原谅她,去感化她,让她回到从前的那个样子。这是我的希望,也是您的希望呀!”帕罗一字一句的说着,说的很是冠冕堂皇,我很讨厌他这个样子。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真是难为你了,只是……”

“帕罗你少在那里装好人,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成现在这副模样,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帕罗你少在那里假惺惺了,我是不需要你的同情的。你滚!”还未等暖夫人说完,我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如今都一下子吐了出来,心里虽然好受了许多,但也还是有点失落感。毕竟他是我曾经喜欢的人,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

“放肆,人家帕罗先生好心好意的求你,你却这样的说他,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熙儿。”暖夫人一声令下,有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我的脸上,这一次比上一次都要狠毒。嘴角的血迹,缓缓的滴落在我白色的外衣上,如一朵孤傲冷清的梅花。

“不要打了。”熙儿原本还想要继续打下去,却被帕罗制止了。“诺拉,你有何苦这样呢?早些承认错误,也免受了这皮肉之苦了。诺拉,你就和老夫人说几句好话吧。”帕罗走到我的面前,用手擦去我嘴角的血迹。

我呆呆的看着他,犹如看一个陌生人一样。“那就帕罗先生费心了,是福是祸我伊莎自己承担,不需要你来关心,也不想要你来关心。我与你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还是请帕罗先生自便吧。”我说着这些无情的话,全都是被他们所逼,如今我或许早就没有了和他们斗下去的理由了。

“你看看,帕罗你这样的为她,她却如此不知好歹,这个贱女人就不该值得我们同情,哼,要不是帕罗替你求情,我早就把你丢出去喂狗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白眼狼,我白养你这么多年了!”

“哈哈……暖夫人你不过是因为……”还未等我说完,又是几记耳光甩了过来,脸上已经是红肿了。

“住嘴,就凭你也敢说老夫人。哼,你也不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清楚,你是什么身份,老妇人有何等人物,你呀充其量不过是老夫人身边养的一条狗罢了。”熙儿言辞犀利,我真是瞎了眼睛,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她居然会这么说话。忽然有一种感觉,觉得这里的每个人都好可怕,我很努力的想要逃,却怎么也逃不出去。

“熙儿,把她关起来,让她知道背叛我的下场。诺拉,这些你可就怨不得我了,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到时候受苦受难的中就是你自己。哼。”暖夫人用她那恶毒的眼神看着我,都快要将我吃掉了。我想在她面纱之下的面容一定更加恶毒。

“老夫人……”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还惦记着她,可是这个贱女人她不值得你这样。等过了这些天,我帮你在重新找一个,一定比她强百倍。”

“可是,老夫人……”

“好了,不用多说了,熙儿快把她带下去吧。”暖夫人打断帕罗的话,恨不得立刻就把我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熙儿用力得拉着我,连衣服都被她拉扯开了,在我经过帕罗身边得时候,我听到了他的一声叹息,我想一定是在叹息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暖夫人,她还是那样高高的坐在床上,一副不可侵犯的姿态,她永远都是那么的虚伪,暖夫人,你给我记着,你最好不要让我出来,否则的话,我一定会让你雪债雪偿。

熙儿拉扯着我,走到一处狭小的屋子里,推开门,那里有永铁拦围起来的牢笼,这里面四面都没有窗户,黑暗一片,连一点亮光都没有,这里好黑好潮湿。熙儿用力的将我推进那个用铁拦围的牢笼,我一个没站住,跌倒在了地上,地上还有水,哦,不,应该说是血迹。

我强忍着咽下一个口水,没有想到暖夫人居然还留有这样的地方。我用愤怒的眼神看着熙儿,她嘴角处慢慢浮现出一抹邪邪的微笑,如来自地狱里的恶鬼。

“哼,贱女人没有想到你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报应。哼,诺拉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女人。啪啪……”又是几记耳光打了过来,我用手捂着受伤的脸容,依然狠狠的瞪着她,仿佛这样看着她可以让我记住这一次所受的苦楚。

“贱女人就是贱女人,还在这里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要知道,老夫人不敢做的,不代表我不敢做。哼。”又是一记耳光,这一次因为用力过猛,我的身体再一次摔倒在了地上,还未等我站起来,熙儿又走了过来,她蹲下来,纠住我的头发,狠狠地将我的头往墙上撞。

“啊……”鲜红的血迹顺着额头,缓缓滴落了下来,滴落在地上,熙儿再一次揪住我的头发,狠狠的对我说道:“这只是对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要是下一次你在不老实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你的,绝对让你终身难忘。哼,你就好好在这呆着吧!”说完,她狠狠的将我甩到一边,然后又用力踢了我的肚子,才愤愤的离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的眼泪尽流了出来,刚才为了强撑着不愿意流下来,可现在却还是没有忍住。身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我很是难受,可是心里的伤更难受。眼泪混着鲜红的血迹流在了地上,分不清是血还是泪。

这里暗无天日没有阳光,没有水源,我想我一定是熬不过去的。“哈哈哈哈……没有想到我伊莎兜兜转了一圈,却又回到了这里,更可笑的是,居然还是同一个人害得。帕罗,你为何要这样对我?”冷冷的笑声转变成了悲哀的哭喊,我大声的哭着,哭到心里,哭到肺里,只为将心里所有的悲痛都哭出来,这天不公,要这天又有何用?天若不收你,我一定会替它收了你的!

有时候我也好恨我自己,居然会去相信一个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阿箬能够好好的,不愿意她受到我的牵挂,我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这便是对我最大的好处了。阿箬,如果你知道我被关了起来之后,你一定不要来救我。

这里好黑,好暗,可是我却只能这样了。我的黑暗生活就从现在开始了。而我的狂野,也是从这里开始的吧。暖夫人,熙儿,我一定会让你们吼吼曾经活在这个世上,我一定让你们痛不欲生的。这里是黑暗的开始,也是黑暗的结束。

在这里过了一天又一天,每一天都要受着熙儿的折磨,旧伤还没有复原,新伤却又来了,我的黑暗,我的伤痛。这一次她又来了,不过在她的身后跟来了几个壮实的男人,熙儿缓缓的朝我走来,她嘴角上的笑容,让我觉得浑身发抖,她的笑是邪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