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三章:阶下囚徒(三)

玛拉国诺拉 暮蓿 4372 2013-09-08 10:36:40

  阿箬抓着我的手,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所以才不愿意离开的,可是如果她不走的话,很快就会被熙儿看到的,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我颤抖的双手拂过阿箬的头发,她的脸庞,我何尝又不想和她在一起呢,只是身不由己,我也无可奈何。

我们虽为奴仆,其实早就视彼此为最亲的姐妹了,我为能够遇到她而感到万分的高兴。在这个繁华的大城中找到一个心与心相待的人,真的很不简单。阿箬的情,阿箬的义,我这辈子恐怕都无法还清了。

“阿箬,不要哭了,你要听我说,你现在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你如果真的想要替我报仇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应该赶快回去,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听到了吗?”我焦急的对阿箬说道,希望她能够明白我的苦心。

“夫人,阿箬不要离开这里,不要离开你。阿箬就算是死也要把你救出去。”阿箬哭嗓着声音哽咽的说道。

“阿箬,说什么死不死的,我要你好好的活着,你现在还很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所以现在你一定要离开这里。快点。”我有些转悲为怒,阿箬的好,我一直都在记着,可是我不能连累她,其实对她发火,我自己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夫人……”

“快点走呀,阿箬。”

“哼,想走!真是天方夜谭。你们谁也走不了了。”熙儿的声音在铁门处响了起来,她扭动着妖娆的身姿,缓缓的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的还是那一如既往妖邪的笑容。见她缓慢的走了过来,我的心里忐忑不安。

“真是一出好戏呀,你们主仆情深真的很让我感动。不过,恐怕你们再也当不成奴仆了吧。哈哈……”鬼魅的笑声在这个黑暗的牢笼里听起来分外的刺耳。熙儿已经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熙儿了,为了能够得到帕罗,得到他的爱,熙儿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的。

“熙儿,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要不然的话,我一旦出去了,第一个解决的人便是你了。”我两眼愤愤的看着熙儿,真的很希望她能够悬崖勒马,不要再犯更多的错误了。

“哈哈……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吗?哼!你连自身都难保了,又怎么能够出去呢,真是天大的笑话,既然如此的话,我现在就让你死了那份心思。”说完,熙儿眼神一狠,用力的揪住阿箬的头发,狠狠的甩向另一边。

阿箬还未来得及的防备,就被熙儿按在墙上,头上已是有斑斑血迹了。阿箬头发散乱,她吃力的站了起来,讲一口唾沫吐在了熙儿的脸上,嘴上还不停的骂道:“你这个坏女人,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你把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夫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坏女人!”

阿箬的谩骂遭到了熙儿的又是一顿毒打,“啪啪……”一连好几巴掌,打在阿箬的脸上,通红的五个手指印在阿箬娇小可爱的脸上,犹如一朵带血的罂粟花一样,绽放开来,看了之后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阿箬,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吃暖夫人的,住暖夫人的,居然还向着这个贱女人,真是枉费暖夫人从前那般疼爱你。我看你就是十足的白眼狼。”熙儿一脚踹在阿箬的肚子上。阿箬本就身材娇小,哪能经得起这么一脚呢,阿箬捂着肚子蜷缩在墙角处,不停的发抖。

“熙儿,不要再打了,我求求你放了阿箬,她是无辜的。熙儿我求求你放过她吧……我答应你,我哪也不去,我就待在这里。”看到阿箬受到这般的痛苦,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我苦苦的哀求道,只是希望熙儿能够放过阿箬。她真的是无辜的,要不是我她也不会沦落成这幅模样,一切都是我的错。

“夫人,千万不要求她,阿箬甘愿受任何的惩罚,只要夫人好好的活着,阿箬做什么都愿意。”阿箬喘着气,吃力的说道。她的嘴角初满是献血,流淌在地上,像一朵朵美艳的花儿。她慢慢的从墙角处爬了过来。

熙儿将脚踩到他的手上,“啊……”阿箬发出一阵凄厉般的惨叫声,痛在她的手上也痛在我柔弱的心灵上,阿箬带我情深,我却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面前受苦,什么也做不了,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哭泣,无尽的无奈。有是因为我的无能,而是一个忠心待我的人受到这样的苦楚,或许我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哈哈哈……真是主仆情深呀!哈哈……诺拉你看见阿箬就这样在你的面前受苦,你的心是不是很疼呀!哈哈……”熙儿的笑声在这个地牢里,听起来如此的诡异与不安,此时的熙儿有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专门来侵蚀我的内心,让我感到害怕。

“熙儿,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熙儿,你快放了阿箬吧。”我哭泣着说道,眼泪早已经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只知道阿箬正被踩在地上,等着我去就她呢,可我却如此的无能。

“夫人不要再求她了,阿箬能为承受这样的惩罚,阿箬很高兴。夫人,你知道吗?从来都没有人对阿箬好过,直到夫人的出现,阿箬真的很高兴。”眼泪混合着血液从阿箬的脸上缓缓滑落,滴在沾满灰尘的地上。阿箬她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痛。

熙儿缓慢的蹲了下来,用手掐着阿箬的脸,并用另一只手不停的啪打阿箬的脸,口中不停的说道:“啧啧……真是可惜了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儿了,阿箬呀阿箬,你说你这般忠心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阿箬呀,我真的很替你感到不值。我要是你呀,就躲得远远得,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受我的折磨。哎,你就是太笨了。”

“熙儿你是永远也不会明白我和夫人之间的感情的。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愧对的起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像你虽然长着一副人的脸,其实心里早就是肮脏不堪。”阿箬愤愤得对熙儿硕说道,她的眼神一直愤怒的注视着熙儿。

听熙儿说这些话,我的心里早就不好受了。她跟我在一块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相比之下却受了不少的折磨。说真的我很对不起阿箬,如今她又因为我而这样,我的心里更不好受了。这世间上最难还的便就是人情了,我这辈子欠阿箬的太多了,怎么也还不完。

“我自然是不明白这些道理,但是我知道一点,只要我能够折磨你,诺拉的心就会很痛很痛,这便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了。人嘛,都是为了自己的,而你又何必如此的痴傻呢?哈哈……”熙儿疯狂的笑着,她已经完全被爱的仇恨蒙蔽了双眼,遮掩了她内心深处最纯洁的东西。我为此而感到可悲,但是我不会可怜她。她这是咎由自取。

“啪啪……”这已经数不清楚是第几巴掌了,我只知道阿箬的脸越来越肿了,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阿箬迟早会体力不支,以至于昏厥过去。我不忍看她受苦,把脸扭向了另一边,但是那响亮的耳光,依然在我的耳畔回响。眼泪早已经干涩,哭也哭不出来了,内心里的焦灼让我有些很不安稳。

迪诺说过他今晚会过来,怎么到这个时候还不来,难不成又是一个心口不一的人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阿箬眼看着就快不行了。可我却无能为力,我只是不停的说着,可是熙儿跟不就不理我。我慢慢的蹲了下来,这一次难道真的是绝望了吗?

“哐哐……”就在我绝望得时候,铁门响了一下,我知道是迪诺来了。我赶忙站了起来,像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殷殷渴望着。熙儿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她停止了殴打阿箬,此时的阿箬已经是满脸献血了,我的心在隐隐作痛。

“是谁?”熙儿警惕的问道。她四处张望着,但是因为地牢里本就黑暗,一点亮光也没有,再加上现在应该是半夜时分,这里就更加的黑暗了。待熙儿看清了来人是迪诺,不惊诧异的说道:“迪诺,你怎么会在这里?还不快给我离开。”

“离开可以,但是我要带着诺拉一起离开这里,一起离开你的魔爪。”还未等熙儿反应过来,迪诺一个反手从背后把熙儿敲晕了过去。迪诺见熙儿晕了过去,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我的跟前,她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帮我擦去脸上的泪痕。

“诺拉,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是我不好。”他怜惜的说道,似乎把心都要掏出来给我看了。他望着我的眼神是那样的悲凉。

“没有关系,只要你能够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我见到他的一刹那,脸上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如果他没有来,我可能真的会在这里孤独终老。可是他来了,那么这一切也应该有个了断了。暖夫人,熙儿,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迪诺从熙儿的身上搜到了钥匙,他把铁牢打开,走了进来,紧紧的抱着我,不愿意松开,我现在的心思全部都放在阿箬的身上,她被熙儿折磨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我与迪诺还是要相互做做样子,免得他心生怀疑。

“诺拉,你放心,以后只要有我在,我就一定不会让你受到欺负。诺拉我要让你好好的,与我在一起一辈子。”他说着煽情的话语,可我却并没有怎么听进去。只是敷衍着他说道:“迪诺,谢谢你,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跟你在一起。你去哪我便去哪。”

迪诺再次紧紧的抱着我不愿意离开,过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的松开,他扶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出铁牢,在经过熙儿身体旁边得时候,迪诺狠狠的踢了她一脚,似乎在为我打抱不平。我却无暇顾及,我赶忙走到阿箬的身旁,缓缓的蹲了下来,用手颤抖的抚摸着她身上所受的痛苦。

眼泪再一次滑落下来,我轻声的呼喊道:“阿箬,阿箬,你快醒醒呀!不要吓我好不好!”我努力的呼喊着,可是连一点回声都没有,我趴在阿箬的身体上,伤心的哭了起来。阿箬是我害了你,终究是我对不起你。

“咳咳……”过了许久之后,阿箬才慢慢的醒过来,她眼睛很吃力的睁开,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夫人,阿箬终于又见到你了。夫人……阿箬好想你。”

“我的好阿箬,是我没有好好的照顾你,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怕,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我哭着说道,似乎要将自己的心都要掏出来了。

“夫人……阿箬不走,你不要管阿箬了,你快和这位先生一起离开吧。万一熙儿醒来你们就走不掉了。夫人,阿箬能够为你而死,已经很高兴了。”她微弱的声音,传入的耳中,听起来很是悲凉。

“阿箬你在说什么混帐话,如果我不把你带走,你留在这里必死无疑。你为了我受了这样大的折磨,我岂能丢下你独自一人离去呢?来,阿箬,我扶你起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悲伤的说道,把阿箬一个人留在这里实在是我所不愿意的。我已经错了一次了,我不想再错第二次。

“夫人,你就听阿箬的吧,你快走,如果你不走的话,我现在立刻就咬舌自尽。”阿箬用威胁的口气说道,她希望我能够离开这里。

“不……不……不,阿箬你不可以这样。”我本来想要上前扶起阿箬,可是她立刻就做出咬舌的动作,我吓得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有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可是这却无法填平我内心的忧伤。为何老天爷要这样残忍得对待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就算有什么灾难的话,让我一个人承受就好了,不要再折磨我身边的人了。

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大概是暖夫人发现了什么吧。我睁大眼睛看着阿箬,她还是没有退却的意思,“诺拉,我们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很可能被暖夫人发现,到那时我们谁也走不掉了。”迪诺在一旁焦急的劝说道。

不仅如此,连阿箬都在劝说,这让我怎么办呢?“迪诺,我只想带阿箬离开这里,我们带她一起走好吗?”我哭着对迪诺说道,他的心里也有些不忍。他的眼眶有些许的泛红。

“夫人,你就听一次阿箬的吧。你快走呀!”阿箬极力的劝说,是我更不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弃在这里,我尝过被丢弃的滋味,又怎么会让阿箬在尝一次我所受的苦呢。

“阿箬……”后颈处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再加上劳累的原因,尽昏昏沉沉的晕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只能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将我抱起来,我躺在那个人的怀里,睡了过去。我想这个人的胸膛好像一个人,是帕罗吗?他来救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