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三十九章:化妆品(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4101 2013-09-08 10:36:40

  阿箬在我的身后拿了一件披风,把它披在我的身上,温柔的对我说道:“夫人,还是披上件风衣吧,晚上的时候变得有些冷了。”

“其实身体上的冷并不可怕,至少它还可以抵御,但是心上的冷就不那么容易了。心冷了,即便是在炎炎夏日也一样是冷的,而心暖得时候,即便是严寒,也是暖的。”我凝望着窗外,他已经离开了,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和我一样都是很冷很冷的。

“夫人,现在帕罗先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不会告诉给暖夫人呢?”阿箬有些担心的问道。她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再考虑我,阿箬的确是一个好姑娘。

“他不会的,若他是告诉了暖夫人这一切都是我所干的,依暖夫人的做事风格,她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和帕罗牵扯进来的。这样便也就达到了她的目的。”

“原来是这样,可是如果暖夫人发现这件事情是你干的,她会放过你吗?”

“她自然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且这也正是我的目的所在,我就是要把这张纸捅破,我要和她真正撕破脸皮。因为我在也不想要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活了,这样的生活真是太可怕了。”我缕了缕被风吹乱的头发,抬头望去天边的云彩,我真的是累了,这样的生活本就是我所不喜欢的,那么就由我来结束这种生活吧。

阿箬静静的看着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现在无论她说什么都无法改变我现在的想法,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没有告诉她的原因。我也很担心,万一那一天真的来了,阿箬该怎么办?我可以受到任何的惩罚,但是我却不希望看到她受折磨。

夜晚我睡在床上,心里万分不安。我想暖夫人她很快就知道是我干的,而且她一定会不择手段将我赶出去,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用顾及什么之间的情分了。

早上起来得时候,我正在梳妆打扮,阿箬帮我梳理发丝,她梳头发得时候手法很是轻盈,我想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让阿箬帮我梳理头发了吧。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脸上,暖暖的,夏季已经快过去了,秋天就快要来了。而我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寒意,仿若冬天就要降临似的。我静静的闭上眼睛,慢慢的享受这短暂的安静。

“咚咚……”房门被敲的声音。我缓慢的睁开眼睛,我知道一定是熙儿来了,熙儿一顶是奉了暖夫人的命令。唉,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躲是躲不掉的。我让阿箬前去把门开开,我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那么就让这一切都因为这个而结束吧。

熙儿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她的眼神在我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一点端倪,看来暖夫人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干的。

“熙儿,你在看什么呢?这可是夫人,岂容你这般窥视。”阿箬在一旁很是看不惯她这样的表情,没好气的和她说道。熙儿听了阿箬的呵斥之后,也不敢再看我了,只是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看着她,心里不惊有了一些疑惑,她跟了暖夫人这样久了,怎么胆子还是那样的小?从前她对我下药得时候,也并不见的,她是有多胆小,今天细细想来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了,难道她都是装的?

我心里这样想着,可是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温柔的对她说:“熙儿,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我母亲她……”

“哦,对了,是暖夫人让我来的,她说有事情要和你说。”熙儿听到我在向她问话,才从刚才阿箬的呵斥中回转过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先回去告诉母亲,我一会儿就过去。”

熙儿听了之后,点头应允了,她慢慢的走了出去。“夫人,暖夫人找你会不会?”阿箬见她走后,在我身旁低微的说道,我知道她是关心我,可我却不愿意连累她。

“我想应该是没事的。或许她只是想我了呢。你就不要太过担心了,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安慰的说道。

我拉着她的手,郑重的向她点了点头,让她不要太担心了。然而我自己知道,我这一去恐怕就会被暖夫人给暗算了,可是我必须要去,因为这样的生活太过劳累了,我真的不想要再过这样的生活了。虽然这里奢侈豪华,但对于我来说这里就是一座囚牢,囚尽我一生的牢笼,虽然这里繁华热闹,但人们的骨子里都有那么一点孤独,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尔虞我诈,满腹心机,成了这里的主流。

当我来到暖夫人的房间时,她正半靠在床上,脸上还蒙着那块纱布,以此来遮掩她丑陋的面部,但是却遮盖不住她内心的肮脏与丑恶。她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来回的巡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看来她是知道了什么。

“母亲,你怎么做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的脸色很是阴沉,似乎想要将我生吃了一样。

“时间睡长了总是对脑子不好,这万一府中有什么事情,我岂不是成了空摆设了吗?”她说话的口吻中带着些蔑视与怒气。

“母亲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府中有我看管,又怎么会出事呢?再说了有母亲的威信在这,又有谁会去触犯呢?母亲,我看你是太多虑了吧。”我尽量挤出一个笑容。

“这有时候多虑也是好的,至少可以让人的脑子清醒一些,不然的话,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岂不是要被无辜冤枉了。”她恶狠狠的瞪着我,想要看出我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母亲说的这什么意思?”

“哼,不知道。熙儿,把那拿过来。”熙儿听到暖夫人的吩咐后,将红木桌上的一盒化妆品拿了过来,那盒化妆品正是我送给暖夫人的。她一步步的朝这走来,愈来愈近,我几乎都可以闻到那盒化妆品的香味了。

“诺拉,你可真是好心呀。这盒化妆品真的是让我改头换面呀。”她说最后几个字得时候,语气明显重了许多,她愤怒的看着我,眼珠子都快要夺眶而出了。

“母亲,这是说什么呢?女儿不明白。女儿最初是想要让母亲改变容颜,但绝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诺拉,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这一点呢?诺拉,你不要给我装糊涂,帕罗已经告诉我了,这盒化妆品里被你加了药粉,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变成现在这模样的。诺拉,你真的是好狠毒呀!”她的每一句话都说的咬牙切齿,她将那盒化妆品摔在我的脸上,砸的生疼,但是我不怕,这比起这几年受得煎熬要好的多了。

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是帕罗告诉暖夫人的,我还信誓旦旦得对阿箬说,他是不会的呢。却没有想到又是他,是我太过于相信他了,也是我太过蠢笨了,我怎么能去相信一个伤害过我的人呢?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既然她已经全都知道了,那我就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下去了,也省的我劳累了。我把她摔在我身上的化妆品拿了起来,把玩在手中,斜着眼睛慢慢去看她,如果这世上规定剜人心不犯法的话,那我一定会将她的心剜出来,看看她的信到底是黑的还是红的。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实话告诉你吧,暖夫人你真的是无比的恶心。”我用一种我从来没有发出过得声音和她说话,妖媚而且凌厉,我知道那是抛开一切世俗的伪装,展现出来的狂野,我在也不要做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女人了,我要释放自己所有的一切。

“诺拉,你好大的胆子尽敢这样和老夫人说话,真的是不知羞耻。”一旁的熙儿听我这样说暖夫人,心里早就很不平了,这一刻看来她也爆发了。

我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在她的身旁来回的踱步,我可要好好的看看这位“胆小”的奴仆了,以免再次看走了眼。

“啧啧……这就是那个胆小如鼠的熙吗?怎么今日这般大胆了,敢这样跟我说话了,真是不简单呀!熙儿呀熙儿,你今日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了?”我眼睛也狠狠的看着她。

“诺拉,放肆,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看走眼了,诺拉,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我好吃好喝的待你,可是你却这样对待我,你的心是被狗给吃了吗?”暖夫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如今更是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她的面容因为怒气而被胀通红。

我看看暖夫人再看看熙儿,我忍不出笑了起来,“哈哈哈……”声音妖媚,穿透所有人的心灵,那是对解放的赞美,是对一切世俗伪装的嘲讽。

“你笑什么?”暖夫人似乎被我这近乎狂野的笑声吓到了,在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种叫做恐惧的东西,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暖夫人也会因此而害怕。

“我笑你痴,笑你傻,尊贵的暖夫人也有这般愚笨得时候,哼,你果真当我不知情吗?这个熙儿更本就不是什么奴仆,她是你的表侄女,而你则是她的表姑母。暖夫人,你可真是够狠的。”其实我早就让阿箬去调查了一下这个熙儿的身份,她不过是暖夫人的一个远方表亲,因为家道中落,所以才会跟了暖夫人的。

暖夫人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去调查一个好不起眼的奴仆,而正是这个奴仆,让她有些吃瘪了,不过暖夫人终究是暖夫人,她只是一会便又恢复了狠毒的神色。让人看了之后还是有些后怕的。

“没有想到你居然早就知道了这些,你真的是很阴险呀!诺拉,你已经不在像是以前的你了,你变了,变得好可怕。我自认带你不薄,你居然恩将仇报,真是一个十足的白眼狼。”说完,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可怕?!哈哈……跟你比起来也不过是半斤八两。你待我是不错,给我吃给我住,不过你并不是真心待我好,你不过实在为你自己以前的行为而感到内疚罢了。暖夫人,你的大恩大德我莫耻难忘,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哈哈哈……”最后几声的狂笑,让我彻底的解脱了,人性的束缚太过可怕。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的身份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暖夫人!”

暖夫人听我的话语,似乎明白了些,她冷冷的笑了一声,那笑声如从地狱里传出来似的,给人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诺拉,你可真会隐藏,你跟你的母亲一样,是那样的不堪入目,是那样的虚伪。”

“不许你这样说我的母亲,暖夫人,二十多年前,你和你的丈夫杀了我一家那么多人,今日也是该受到惩罚得时候了。”我狠狠的对着暖夫人说道。回想起当日种种,如芒再背,若不是暖夫人一手造成了这一切,我又怎么会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诺拉,不得放肆,你的父母都没能斗的过我们,何况现在就是你一个人,我看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熙儿!”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那个熙儿就已经一脚踢在我的小腿上,我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她死死的按住我的肩膀,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哈哈…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有两把刷子,真是小看你了。”我冷冷的笑道,真是防不胜防呀!“暖夫人,你以为你赢了吗?你不要在做梦了,实话告诉你吧,你的脸永远也好不了的,哈哈……就连你死,都无法改变的。”

“啪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的打在了我的脸上,顿时有五道手印出现在了我的脸上,因为熙儿用力过猛的原因,嘴角处有一丝丝的血迹渗出,我恶狠狠的瞪着她,想要上去打她,但是却无能为力。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老夫人这样留着你的性命,你却毫不知道珍惜,真是可悲,可叹!”熙儿的神色变得异常的恐怕,跟前几天那个胆小如鼠的熙儿,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