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四章:逃出天地(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5103 2013-09-08 10:36:40

  当我醒来得时候,是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我慢慢的从床上做起来,环顾了一下屋子里的摆设,很是简单,但是看起来却是很清新的感觉,没有了奢华的摆设,其实生活也是如此的简单。后颈楚传来了一阵的疼痛感,但是没有先前那样的感觉了。

我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我记得我当时还在墨尔赫特府的地牢里,阿箬前来救我,可是却被熙儿发现了,之后对其进行百般折磨,再后来迪诺来救我,可是最后不知道被谁打晕了过去,我躺在一个人的怀里,那个人的怀里好温暖。难道真的是帕罗?我呆坐在床上想着之前所发生的种种景象,就在这个时候在门口的地面上洒下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难道真的是他?

我连忙从床上起来,奔跑到门口,嘴上还不停的喊道:“帕罗,帕罗……”可是当我去那个来人发生碰撞时,心里还是有些失落感,“迪诺……”我平淡的说着,毕竟与自己预期的要差很多,心里总不是滋味,或许我本就不该认为是帕罗,他怎么可能会来救我呢?

“诺拉……你好些了吗?”迪诺虽然避开谈帕罗,但是我从他的口气中还是能够分辨的出,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罢了。我看了一眼,其实他也是挺真心的,只是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这种真心了,或者换一种说法就是,我没有资格得到这份真心了。

“也差不多了。谢谢你能来救我,还给我住的地方,我真的很感激你。”我深情的望着他,他的眉目之间隐隐可见一丝丝的忧伤,那是繁华下最后一抹夕阳的留恋吗?迪诺,一个忧伤的人,而我真的忍心要去伤害他吗?

“哦,对了,阿箬呢,她怎么样了?有没有逃出来?”我忽然想到了阿箬,想到了那个为了我甘愿受任何惩罚,为了我,甘愿献出生命也要保全我的仆人,她的忠心是任何人都不能够比拟的,可是我还是没能好好的保护她,一切都是我害的。

“这……”迪诺说话得时候吞吞吐吐的,我眼神一直紧张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不管阿箬现在是生是死,总该让我知道她的状况吧。他似乎看懂了我的眼神,也不忍去直视了,他背对着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诺拉,我也很希望阿箬能够和我一起回来,可是,你知道她为了救你,宁愿自己一个人待在那里,后来我又去了一次,才从府上的仆人那里得知,阿箬在那天晚上就已经被……”

“怎么了……你说呀……”我大声的喊着,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她已经被熙儿害死了……”迪诺说的时候很是无力,我也知道早就是这样的结果了,阿箬为了救我,一个人留在那里,熙儿又怎么会放过她呢?我的身体慢慢的向后退去,眼睛睁的大大的,眼泪也慢慢的滑落,滴在这个如梦幻般的世界里。

“怎么会这样……阿箬她还那么小,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呢,阿箬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的。阿箬那么善良,这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阿箬……”我歇斯底里的哭喊着,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

我跑到屋外,对着湛蓝的天空,大声的嘶喊着:“老天爷,你不公,为何要善良的人,承受这样的痛苦,要那为恶的人逍遥法外,说什么普度众生,大慈大悲,不过是虚伪的谎言,你高高在上的姿态,不过是我嘲笑你的资本,既然你夺了我所有的一切,那么我要的便是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啊……”狂咧的嘶吼,是我对这个世道的不公,眼泪如雨而下,我跪在地上,早已失去了最后的依靠,我为何还要强撑着,不过只是一场笑话。

有温暖的怀抱将我拥入怀中,轻轻的抚摸着我披散的头发,我靠在他的怀里,早已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诺拉,你不用害怕,天待你不公,有我替你撑着,地待你不仁,有我替你扫平,大灾大难,有我替你挡着。以后的日子里你不用感到害怕,有我在,便不会让你受欺负。你哭我陪你哭,你笑我陪你笑。你若变坏,我陪你一起变坏。”

眼泪再次从脸庞滑落,他的一番话语,很是让我心疼,我诺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他的青睐,我低声的说着:“迪诺,其实我……”

“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总之我也很爱你。就让我享受今天最后的美好时光吧。或许从明天开始你我就不一样了。好吗?”他温柔的话语,堵住了我要说的话。我紧紧的盯着他,或许他说的对,明天之后,我们就真的不一样了。

天空渐渐的有些阴沉下去了,风儿轻轻的吹着,拂过我忧伤的面容,世间上的一切或许早就有定数,而我也不过是诸多定数之中,一个毫不起眼的一分子而已。我静静的靠在迪诺的怀里,我们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静静的,世界仿佛都因为我们而静止了。或许从某一种程度上说,我们都是伤心人罢了。

晚上得时候,我坐在桌子前,桌子上摆了很丰盛的晚餐,可是我却没有心思去吃。我的心里还在为阿箬的死而感到悲哀。脸色黯淡,一点精神都没有,望着一桌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灯光虽亮却照不进我黑暗的心灵。

迪诺见我不吃饭也不说话,把我的手握在他的掌心里。他温和的对我说道:“人死不能复生,更何况如果阿箬知道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她一定很不安的。不要再悲伤了好吗?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要为了阿箬,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你要报仇,也该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是呀!”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是个好人,至少对于我来说,他是个好人。他说的没错,就算我要去报仇,如今现在这个样子,又跟以前有什么两样了。暖夫人,熙儿,你们欠我的,我一定会让你们痛苦一百倍的。

“迪诺,谢谢你。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不会让阿箬就这样白白的死去。我会为她讨回一个公道。”我眼神坚定的看着他,眼前的这个男子虽不是什么家族的后裔,也不是什么商业大亨,但是他的心却足以让我为之震撼。看到他也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以前的模样。

“诺拉,我们之间就不用说谢谢了吧。只要你知道我是为你好,就行了。”被他握在掌心里的手,握的更紧了。他的目光是纯洁的,他的爱也是如此的纯洁。之后他又说道:“诺拉,我们以后恐怕就不能够住在这个地方了。”

“为什么?”我听他说过之后,不免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的住址熙儿是知道的,如果我们长期住在这里的话,很可能会被熙儿发现,到时候我们谁也逃不掉了。所以……”

“也该是这样,可是我们搬到什么地方呢?你还有别的住处吗?”

“有是有,不过就是怕你不肯去。”他说这话得时候,看了我一眼之后,把头扭向了别处,似乎是因为做错了什么,要遭受到我的惩罚似的。

“迪诺,我这条命是你救的,而且我曾经也说过你去哪我便去哪,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即便是再苦的环境,我也能够住的下去。”迪诺对我有救命之恩,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责怪他的,我连贫民窟那样的地方都住过,还有什么地方我诺拉是不能够去的。

“诺拉,你记不记得在墨尔赫特府,附近不远处有一处很破旧的屋宅?”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触碰到了我心里最疼痛的地方。

我听了之后,身上不觉得有些发颤,难道我跟那个地方还没有完吗?不过也~确实没有完,在那个地方我付出了所有,我的青春,我的荣耀,我的家人,而如今我刚刚才逃出来,又要在进去吗?不过这样也好,或许这次真的是到了该了解得时候了。

“额……我也只是说笑而已,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在重新找一个住所,我们在也不回道到那个让你伤心的地方了。”迪诺见我没有说一句话,以为我不愿意去呢。迪诺他什么都为我着想,而我却也只是利用他,我……

“为什么不去?既然你在那里有一间房子,我们就应该到那里去。虽然离墨尔赫特府很近,但是这样其实也挺好的。迪诺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明天的我们或许就不同了。再说了如果在重新找一间屋子的话,花费的价钱也一定很多,所以我们还是去吧。”我知道迪诺是为了我好,可我也不能因为我自己而让迪诺为难吧。

“我主要是担心你既然你已经看开了,那么我们明天一早就搬过去。我知道一条别的道路,这样我们搬的时候就不会被熙儿她们发现了。”他有些开心的说道,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并不是怎么开心,他还是很担心我,他看向我的眼神中蕴含了一些关心和不忍。

今夜的月光很亮,缓缓的撒在布满忧伤的大地上,这里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如此的心寒,明天之后,我会在哪里,而我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在明天的阳光里呢。夜这样的静,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次日天明得时候,迪诺与我收拾好了一些东西之后,就开始往墨尔赫特付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我一直都在告诉自己,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诺拉了,我来到这里,不是为了逃避什么,而是为了去夺回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暖夫人,我一定会让你尝尝流浪的滋味,你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都将会华为乌有。

大约过了很久之后,才来到迪诺说的那所房子,这里确实离墨尔赫特府挺近的,不过好在这里也不是很容易被察觉,这里四周都是参天大树,如果不仔细观看的话,根本就很难发现这个矮小的房屋。

而站在这里却很容易看见府上的一切举动。我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很容易看见曾经我所居住的小阁楼,放眼望去,我依稀能够看见在小阁楼的窗户边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对于我来说在熟悉不过了。熙儿,你就给我好好得等着吧,你的好日子也即将到头了。

“不要再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要是现在就被她们发现的话,那我们搬在这里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夺回来的。”迪诺的话在身后亲切的响起,无论什么时候,迪诺的话总是会让我感到温暖,但同时也有些忧伤。

“迪诺,其实你不用替我做这么多的。我真的不希望在看到有人为了我,而深受险境了。”我担心的说道,这并非是我的初衷,我只是利用他,但我却不希望他为了而受到伤害。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笑我陪你,你哭我也陪你,你要是堕落,那我就陪你一起堕落,坠入最深最黑暗的地狱,只要是为了你,我都愿意。所以以后就不要说这样的混帐话了。”他怜惜的抚摸着我被风吹起的发丝,空气中传来阵阵熟悉的香味,那是墨尔赫特府上茉莉花的味道。

我跟着迪诺将东西都收拾进了屋里,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些日常生活的我用品罢了,屋子里的摆设和刚开始的那间屋子是一样的,一张桌子,一张床,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看来迪诺的家境也并不是很好,他这几年也不过是靠着给别人干些活,以此来维持生计而已。

不过这样反而更简单,不像富贵人家里,总是很容易招惹是非,其实我想过的也就是这样的生活,当初来到大城得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和帕罗结婚了,我们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可是这一切都是空谈罢了。如今我早就不爱他了,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迪诺正在忙着收拾床铺,说是我在帮他,其实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在忙活,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帮忙。这样好的一个男人,怎么就没有人喜欢他呢,难道是因为他的家境吗?现实真的是太残酷了。对了,来了这样许久了,怎么也没听他说过他的父母?或许在他的心中也有一段不可言说的疼痛吧。

“好了,这样的话你晚上睡的话,就不会觉得冷了。诺拉,你看怎么样?”他朝我笑了笑,本来是很甜蜜的笑容,却总是给人一种悲伤的感觉。

“给我睡?难道你不睡了吗?”我惊讶的问道。

“我可以在这里打地铺,你放心我身体结实着呢。”他踩了踩在床边的那块土地。

“身体结实也经不起长年累月的谁在地下吧,不如这样,你和我一起睡吧。这样如果冬天到的话,我们之间也好取暖。”

“只是……”他有些疑虑。

“没有什么只是,迪诺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就应该和你睡在一起,不然的话又怎么能够真正的生活在一起呢?”

“诺拉,……”他走了过来把我紧紧的抱住,不愿意松开,我能够感觉得到,在他的心里很是渴望温暖,也只有真正经历过心里寒冷的人,才会如此的渴望温暖,或许我真的不应该伤害他,欺骗他。

今天我们两个人也忙了大半天,也很累了,我们便早早的睡下了,我枕在他的手臂上,久久不能入眠,我知道他也有睡着,不过都只是没有说话罢了。今晚的月色很亮,透过窗户照在屋子里,一地的银霜,那是月色下的忧伤。

早上起床得时候,老远便就听见墨尔赫特府那边传来了一阵嘈杂之声,放眼望去那里有很多人,其中还有穿着警服的人,大概是有人来调查她们了吧。

“诺拉,你现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去过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迪诺对着我轻声的说道,他总是这样替我担心,可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人关心很让我觉得良心上的不安。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

“你这样一去,会不会被发现了呀?我可不愿意刚和你在一起,就要分离,这样对于我来说太过残忍了。”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别人发现我的,我是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你就放心好了。”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亲吻着,潮湿的感觉扑面而来。我静静的看着他,眼眸深处有一点点的泛红,是在为自己的愚蠢而感到痛心吗?

他亲吻过我之后,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朝着墨尔赫特府的方向走去。他的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越拉越长,最后终于看不见了。阳光下的生活好温暖,但是也好冷,是来自心里面的冷,冷到了骨子里。

那边的嘈杂声还没有退下去,我眼睛一直盯着那个方向,那里是我永远的痛,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去一点点的讨回来的,到时候我要让她们知道我的厉害。我慢慢的闭上眼睛,心里默默的说道:“阿箬,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一定会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