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九章:寿宴(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5142 2013-09-08 10:36:40

  她缓缓的朝我走来,她的笑容妖媚的浮现在丑陋的脸上,我见走了过来,也对她报以一笑,我也走上前去,笑着说道:“诺拉,祝贺暖夫人寿比南山。愿暖夫人身体康健。”我身子微微下倾,算是对她的一种尊敬了吧,不过现在做这些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托你的福,我一定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得。诺拉,你平日里这样的忙,今日能够抽空到我这里,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呀!对了,我记得你原来有个婢女,叫阿箬,怎么今日没有看见她来呢?”暖夫人整了整自己秀丽的服饰,显出一副气定心闲的状态。

“阿箬,不就是前几日在这里,停放的那个死人,没想到居然会是她的仆人。”

“就是,看来这里面的事情,还真的不少呀……”

“仆人都已经不在了,你看她那样,妖里妖气的,说不定那仆人就是被她害死的呢。”

“哎呀,真的假的,那这个女人也真的是太过心狠手辣了吧。”

暖夫人的话语一出,院内响起了各种嘈杂的声音,对事情的各种猜测,从她们这些富贵人的嘴里说出来,都已经变了味。这些平日里没事闲着干的贵夫人,就会在背地里去绞舌根,除了干这个,她们什么都不会?

暖夫人听见她们说话,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得意的神色,似乎在为她自己旗开得胜,而感到一丝丝的自豪。我静静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暖夫人真会说笑话,阿箬前几日便就来了,怎么暖夫人没有看见她吗?哎呀,这个死丫头,说不定又在哪里贪玩呢?等下她要是回来了,我可要好好的问她得罪。”我看着她,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这几天不见,说话越来是伶俐了不少,对了,你还没给我介绍介绍,你身边的这位显示是谁呢?”暖夫人上下大量着我身旁的迪诺,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出了一丝丝的谎言。我恨不得现在就撕下她那张伪善的面具,可是我还是要忍住,为了替阿箬报仇,也只有这样了。

“他是我的朋友,名叫迪诺,怎么暖夫人不认识他吗?”

“在下迪诺,见过暖夫人,暖夫人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吧。”迪诺在一旁和暖夫人打着招呼,当初熙儿找到迪诺得时候,就是暖夫人安排的,在地牢里得事情,表面上是熙儿一个人在干,其实那出戏幕后的主使者,还是暖夫人。

“这位先生说话真是好笑,我与你怎么会见过面呢?虽然你与诺拉很熟,但是你也不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制造谎言吧,要知道这话说出口了,可是要负责任的。”暖夫人果然好本事,到如今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早就知道她不会承认和迪诺认识过,让迪诺和她这么说不过是和她玩玩而已。

“迪诺,是不是你认错人了,暖夫人是何许人也,你这个市井之人,又怎么能够认识呢,下次若是再敢说这样的话,我可就不会在帮你了。”我假嗔道,不过是做给暖夫人看的。她整了整自己被风吹乱的银色发丝,时光荏苒,她也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昔日的满头乌丝,如今却也早就是白发苍苍了。

“唉,真是什么样的主人,什么样的仆人,你看看那个叫诺拉的女人,怎么配跟暖夫人站在一起,一看就是个红尘女子。”

“是呀,瞧瞧她穿的那样,还真是不嫌害臊,这样的女人,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哎,你们说她是不是与旁边的男人,早就已经……”

“哎呀,这样的话,你也能说的出口,小心玷污了你的嘴巴。这样的女人不值得我们这样说,说不定在背地里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呸呸呸……快别说了,真是晦气。”

耳边总是一刻都得不到清净,这些个贵夫人们,空有万贯家财,一个个也不过是个乡下的土包子样,一点贵人的气质都没有,真是丢尽了大城的脸,看来还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呢。暖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和她来往的也不过如此。

“原来是这样,其实也没什么,认错人是难免的,我有时候也还是老认错人呢。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呀。你呀,就别太责怪迪诺了。”暖夫人又开始装起了她的清高,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因此对她有一个极高的评价。不过这人爬的越高,摔得就越狠,若是别人都知道了她所有得罪行的话,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吹捧她呢?说不定都还以此为恶心呢。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乐开了花。

“暖夫人还真是大气,不过这迪诺又怎么能够和您相比呢,迪诺还年轻,这日后的路还很长,现在不加已责怪的话,恐怕日后必定会酿成大祸的。”我微微的说道,语气虽平稳,但是我对暖夫人的敌意却没有一丝的退减。

暖夫人听出了我的话外之意,脸色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了,她的笑容掩盖在了那张丑陋的面容之下,她的眼睛越发显得阴毒了,按照暖夫人的做事风格,她是很好面子的,她平生最是讨厌别人说她的年纪,如今在这样的场合下,她为了保持她高尚的形象,是不便动怒的,她也只好慢慢的忍受着。但是我依然能够感觉得到,来自她身上所散发的怒火。

“暖夫人,说了这会子话,大家都还在等着你呢,况且大家都还不认识诺拉呢?”这时熙儿走了过来,她穿着一件洁白色的礼服,她那窈窕的身子在这件礼服的映衬下,早已是一览无余了,其实细细看去,熙儿也算是个美人胚子,也难怪迪诺曾经那样深爱着她,不过终究是个不值得用心去呵护的女子。

“诺拉,你能够来我真的很高兴,快别只顾着站在这里说话了,快和大家介绍介绍吧,也好让大家认识认识你这位,妖艳的诺拉夫人呀!”熙儿甜甜的笑容在她的脸上时不时的浮现出来,这个熙儿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看似光鲜的外表,其实内心里的丑恶与肮脏,不必任何人差。她这样做,不过是想让我当中出丑罢了。

“熙儿,你这是为何,诺拉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为何要让她与别人认识,熙儿,你到底想干什么?”一旁的迪诺也看出了端倪,他一心想要护着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受到别人的欺负呢?迪诺,终究是我对不起你,若是你没有遇见我说不定,你就不会被我所连累了。想到了这里,手不自主的摸了摸耳边的兰花耳环,这是迪诺送给我的,也是最珍贵的礼物。

“迪诺,你这样着急干什么?只不过是让诺拉和大家认识认识,又不会怎么样的,何必这样紧张呢?你们以前在一起缠绵得时候,你怎么就不紧张了呢?哈哈哈……”熙儿听见迪诺一心想要护着我,早就是一肚子火了,看着以前喜欢自己的女人,现在尽然为别人说话,而伤害她,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哎呀,你听到了没有,那个叫诺拉的人女人还真的和那个男人,有过一段情呀。真是不敢让人相信。”

“什么一段情呀,全都是骗人的。诺拉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呀!真是让人猜不透呀!”

“唉,贱女人就是贱女人,就是一个祸害人的狐狸精,要是我呀,早就没脸在这呆下去了。唉,这女人要是到了这种地步了也算是祖上积德了,哈哈哈……”

她们说的话一次比一次难听,迪诺其实早就想过去教训一下她们了,但是苦于我不让他去,也只好忍了下来。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想收拾她们,但是为了能够一下扳倒暖夫人,我还是忍住了。总之我会一点点的还回来的,不管是谁。

“其实熙儿说这话,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迪诺看似关心我,不过说到底还是在关心熙儿你罢了,她不忍你自毁形象,所以才会这样说的,熙儿,难道你不明白吗?”看着熙儿恼怒的神色我就想笑,熙儿,一个被世俗蒙蔽了双眼的人。

“各位贵胄们,我叫诺拉,曾经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是暖夫人收留的我,我此次回来,完全是来给暖夫人祝寿的。也算是报答他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吧。”我走到院落中去,大声的和那些所谓的贵夫人们说着我的来历,脸上浮现出的是温柔的笑容,但温柔有时候也是一把刀,一把杀人与无形的刀。

“诺拉,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吧,你忘了告诉大家你曾经是诺拉夫人,是沙修王的妻子,虽然如今沙修王已经不在了,但你终究还是诺拉夫人呀!”熙儿的声音在身后响了起来,她居然把沙修王都搬出来,看来她是铁了心的要让我难堪呀!这个熙儿还真的是很难缠。不过这样又能够把我怎么样呢,她还以为我是以前的那个诺拉吗?会在乎这些毫不起眼的感情吗?

“什么?她居然会是沙修王的妻子,诺拉夫人,怎么可以这样,要是沙修王知道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恐怕早就死不瞑目了。”

“是呀,像这样的女人也配当沙修王的妻子,什么夫人还真是不害臊呀!要是我呀,早就找个地缝砖出去了。”

“这样的女人可真是个扫把星呀!真是苦了沙修王以前是如此的爱她。唉,真是不值得。”

世人总躲不过流言的绯语,是对是错,人们岂能够知晓。世间本就没有对与错,那不过是世人欺骗人们的一种方式而已,用对与错的判断,来否定一个人的价值,一个人的成就感这样做其实是不公平的。对与错,又岂是人们三言两语就能够说的清楚的。世人皆知有因果,因果何曾饶过谁。

“你也说了,我是沙修王的妻子,是你以前尊称的诺拉夫人,如今你这样跟一个夫人说话,还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看来你平日里还真的是欠管教。暖夫人已经年老了,说不动你了,还是让我这个诺拉夫人来教教你,该如何为人处事吧。”我再一次提到了暖夫人的年龄,她平静的脸上看似一点变化都没有,其实在她的心里,早就是风起云涌,翻江倒海了。

“我看还是不必了吧,熙儿这丫头平日里让我给宠坏了,没个大小分寸,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管教她的。这丫头尽会在外面给我惹事。”暖夫人假装着怒嗔道,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我,她对我一直都处于观察的状态,从一开始到现在,一刻也未松懈。

“看似小事,其实我是因为自己人才这样说的,熙儿被你宠着,这是我知道的,可是这样长此以往下去,也难免回你有所不利。这万一熙儿在外面惹了什么大祸,别人一打听是您暖夫人的仆人,这要是传出去了,可就不大好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你说是吧,暖夫人。”我眼睛也同样再看着她,她的脸色愈发显得难看极了。

“诺拉,你少在这里说这些危言耸听的话,你以为我跟一样肮脏不堪吗?”熙儿听我和暖夫人说话,早就愤怒不已,现在早就忘记了刚才的形象,朝我愤怒的吼道。

“你看那个熙儿,说话这样的难听,看来也是个没有教养的人。”

“唉,真是白白浪费了暖夫人对她的一番教导。这样的女人和那个诺拉没什么两样。”

“一个仆人都干如此的说话,也幸好只是个仆人,要是个什么夫人的话,那还不是要翘上天了。真是没大没小,枉费了暖夫人的一片痴心栽培了。”

这下该暖夫人与熙儿的脸色难看了,熙儿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场面显得十分的尴尬,那些贵夫人的话里说的全部都是她,不过这些个贵夫人也还真是没个主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也不好好想想,还真当自己是个贵夫人样儿!

“熙儿,还不住嘴,尽然这样的没大没小,还不赶快退下去,省的在这里丢人现眼。”暖夫人为了维持局面,这一次看来还真的是动怒了。这也正是我要的结果,熙儿愤怒的看着我,恨不得现在就将我杀了,不过那也只是她自己瞎想的罢了。

“暖夫人现在说这样的话,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责怪诺拉把事情搞砸了呢?暖夫人,这有时候说话也要有个分寸呀,再说了,这熙儿也只是替您说谎罢了,可见她还是个挺忠心的人。”迪诺见暖夫人面露怒色,不紧不慢的说道,目的就是让暖夫人更加的生气,让她的面子在众人面前都丢尽了。

暖夫人听了这句话之后,脸上的怒色显得更加的沉重了。但是她还是忍住了,若是她现在生气了,那她刚才所塑造的高尚形象,可就彻底的崩塌了,这是她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她稍稍的吸了一口气,以此来平息自己心中的怒火。

她看了我一眼,只见我正在漫不经心的搭理着自己稍有褶皱的礼服,根本就没有要理她的意思,别人的话对我来说,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宴会上的人们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无非就是我怎么了,熙儿怎么了,她们这些个人,还真的是闲着没事干。

“迪诺,你也真是的,怎么能够在暖夫面前说这种话呢?也太没有规矩了吧。”过了许久之后,我才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看似说给迪诺听的,其实也不过是说给暖夫人听的。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装到几时,我就不信了,你不露出那张丑陋的面容。

我上下打量着她,她虽然老了,但是穿起礼服来,也还是蛮有气质的,不过最终还是难道时光的折磨,她脸上的那块面纱紧紧的遮掩住了她的容貌。我细细的看着嘴角出浮现了不经意的微笑,最邪媚的微笑,笑到人最柔弱的心里。

“暖夫人为何总是带着这个面纱呢?为何不把它摘下来,让大家都看看暖夫人您的美丽容颜呀。”我盯着她的脸,大声的问道,故意说的大声,让院子里的人都能够听见。果然与我预料中的一样,那些贵夫人听了之后都在纷纷的议论着什么。

“都已经老了,还什么美丽容颜呀!不过是这几日不小心感染了风寒,怕传染给大家,所以才会戴着个面纱,这样也是为大家着想。”暖夫人平静的说着,他像是早就想好了该如何回答似的,她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些高兴的样子。

“暖夫人感染了风寒,最近可大好些了,你看你都这样了,还宴请我们,真是的是有些过意不去。”

“是啊……暖夫人你还是以身体为重,这些个事情其实是不打紧的,只要身体好,这些都是有时间办的,不急于这一时的。”

那些贵夫人们一听暖夫人病了,一个个又开始奉承起来了,还真的是让人可笑呀。暖夫人听见这么多人都在关心她,她的神色就更加的猖狂了,她时不时的朝我看一眼,似乎在有意的告诉我,你只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毛头而已。

不过我也并不是好欺负的,我始终对她微微的笑着,仿佛这根本就不关我的事情。阳光金灿灿的,洒在人们的身上,驱逐人们心里最阴霾的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