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六章:逃出天地(三)

玛拉国诺拉 暮蓿 5139 2013-09-08 10:36:40

  阿箬静静的躺在那里,我看了之后,真的是于心不忍,曾经朝夕相处的姐妹,今日却要用这种痛苦的方式见面,都说天道轮回,循序有偿,阿箬生前善良,从不作恶,是不是就兆示着她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迪诺轻轻的拍了我的肩膀,示意我要冷静,我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冲出去,那阿箬的死就变的毫无意义了。我现在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忍耐,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等到一个我不能等得时候,诺拉,你一定要冷静。我这样对自己说道。

不一会暖夫人和熙儿走了出来,她们面露忧伤之色,看似悲哀,实则是阴险狡诈的嘴脸。

暖夫人附在熙儿的耳边似乎在低语着什么,随后她们如鹰般的的目光在嘈杂的人群中来回的搜索,似乎再找什么。

之后熙儿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我都想好了如果真的被她们发现了,大不了跟她们撕破脸皮,现在的我已经不惧怕什么了,只要能够为阿箬报仇,我可以做到所有的事情。可是,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熙儿的目光随后又扫向了别处,之后她对暖夫人摇了摇头。

难道她没有发现我?这样也好,我可以静静的观察着,等待着一个时机的变化。

在仔细看向暖夫人,她的脸依然用一块纱布遮挡着,看来她的脸并没有好,我恶狠狠的看着她,真想当众揭下那块纱布露出她那丑恶的嘴脸,也让她的罪行公之于世。

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也从那栋奢华的房屋内走了出来,此人正是害我最深的帕罗,我爱了一辈子的人,居然是最害我的人,呵呵,真是可笑呀!

帕罗,你欠我的我会一点点的讨回来的,他出来后,站在暖夫人的身边,也同样的朝人群看了看,同样的摇了摇头,看来迪诺帮我伪装的还是挺可以的。

迪诺此时也正看着帕罗,从他的眼睛里我仿佛能够看到一团愤怒的火焰,迪诺与帕罗根本就没有什么仇恨,他们甚至都没有见过面,迪诺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他曾说过,我的仇人就是他的仇人。可我却不愿意看到他这样。

我同时也拍了拍迪诺的肩膀,轻声的对他说道:“好了,这里人多我们也不好行动,况且我已经看到了阿箬,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还是回去吧,等到合适得时候我们再来也不迟呀!”我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一直留在这里对我们还是很不利的。

“那好吧,我们这就回去。”迪诺走得时候,特意看了一眼墨尔赫特府,我也猜到了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我与迪诺悄悄的离开了人群,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回到小屋得时候,我的心情还是无法平静,或者说自从听到阿箬死的消息时,我的心情一直都没有平静过。

“不要再想那些了,想多了反而会对自己不好。来,喝一杯水,压压惊。”迪诺将一杯倒好的热水端到我的面前,迪诺总是这样的细心,这是帕罗所无法与他匹敌的。其实我想他心里的伤或许比我还要痛苦,可是他总是会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让我很心痛。

“恩,我知道了,我只是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而已,毕竟我与阿箬待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很长的。今天看到她躺在那里,无人问津,我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众人皆知因果,有因才有果,可是阿箬她不应该会是这样的结局的。”

“你说了,众人皆知因果,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报今生,报来世。我想暖夫人她们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所以你就不要太过于悲伤了。”他轻声的安慰我,让我的心里得到了一丝的安慰。

我没有想到,起初一点点的念想,尽然会给我带来这样大的慰藉。我当初答应迪诺不过是想利用他,以达到报仇的地步,可没有想到今日听他这番言语,心里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难道我已经喜欢上他了吗?不,这不可能,我诺拉无心无肺,有怎会去喜欢上一个人呢?我的爱早在之前就已经死去了,而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报仇。

“迪诺,你能否为我找一些与佛教有关的书,我想读一读,这一来呢我想以此来告诫阿箬的在天之灵,也好让她安生。这二来嘛,这平日里也有些无趣,不如多读些经书也好打发时间。”我曾经所向往的生活便就是这样的,轻松,闲适。可如今却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完成自己的愿望,也着实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那好吧,既然你有这份心思,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太过于沉迷于礼佛,毕竟还有我在你的身边,有我护着你,你就不会那么孤单了。”

“迪诺……”我想或许迪诺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嫌弃他的意思,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毕竟这么多年了,经历的事情也有很多了,自己的心情也都不断的变化着,我害怕有一天我会连我自己都不认识。

“好了,不说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休息吧。明天或者以后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办呢。”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发丝,我看了看他并不怎么俊俏的面容,或许他才是我真正等待的那个人,不过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

吃过晚饭之后,我们便早早的睡下了,今晚的月亮很亮,能够照到屋里来,我们躺在床上可是我们之后,我们谁都没有睡去。皎洁的月色缓缓的洒下来,铺就了一地的光芒,斑驳的树影在窗外不停的闪烁着,犹如鬼魅的摇曳,向人们诉说着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这样的夜晚,或许注定了将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黑暗中总是会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你,它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那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魇罢了,待梦醒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而我就被梦魇困扰着,我希望能够有一天这个梦能够醒过来,不在受这样的纷扰了。

梦醒之后,我还是那个年少得模样,常常坐在青石板上,等待着那个我心中的男子,他很长时间都没有来了,或许他有事情被耽误了,亦或者他的车在路上被堵了。不管怎样,我一定会等到他回来得,他说过会带我,去最繁华的城市。

月色依旧是那样的皎洁,照着两个未睡的人,我们谁都没有睡着,也都没有说话,或许我们都不想打破这一时刻得宁静吧,也只有在晚上得时候,我们才能够享受着久违的宁静。窗外微风轻轻的吹着,吹落了一地的残蕊,夹杂在天地间随风而飞。

大概是到半夜得时候,我听到迪诺在轻声的喊着我的名字,我并没有去理他,继续装着睡得很沉的样子。他叫了几声之后,发现我并没有醒过来,他蹑手蹑脚得从床上起来了,他穿好衣服之后,轻轻的把门打开了,之后又将它关了起来。

我等到他走了之后,我也起来了,迪诺这样晚了会去哪里呢?难道是……心里想着白天他看帕罗的眼神,难道他现在是去墨尔赫特府吗?他这样去,如果被发现的话,那不是自投罗网吗?迪诺他一定不能出什么事情,不然的话,我的罪孽就更深了。

我赶忙将衣服穿好,也跟着出去了,月色下我跟随着他的影子,一前一后,尽量不被他发现。果不其然他来到墨尔赫特府前停了下来,他开始四处的张望着,我紧紧得靠在一棵大树后面,不发出一点声响。

只见他顺着墙边慢慢的爬上去了,我跑了出来,这下怎么办,如果迪诺在里面被发现了,那岂不是死定了,暖夫人和熙儿一定是不会放过他的。我在墙外边来回的踱步,心里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很是焦急。我一边担心迪诺的安危,一边想着府上还有没有其它的后门。

我忽然想到曾经我与索菲亚在一起得时候,经常晚上的时候从府上后面的一个狭小的门出去,想到这里得时候,我立刻跑到后面去,现在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个门有没有被堵上,我用尽力气跑了过去,那个门还在那里。

我不惊黯然伤神,如今这个门还在,可是与我一起走进去的人却不在了,索菲亚是无辜的,我本不该杀她,我这一生中我只杀了一人那就是索菲亚。我或许也应该受到惩罚吧。

我整理好自己的思绪,悄悄的走了进去,我环顾四周院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慢慢的向前走着,小心翼翼,尽量不被其他人发现。忽然我在一处房屋门口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在悄悄得开着门,那个人一定就是迪诺了,那么那间房子不就是帕罗的?果然与我想的一样,我不能够让迪诺冒这样的险,更何况是为了我。

不行!这绝对不可以。

我赶忙冲上去,在他就要推门而进得时候,我拉了他一把,他回过头看见是我,眼睛里满是惊讶,但是现在他并没有问我,也没有时间问我,因为我刚才不小心弄出了声音,帕罗已经被我吵醒了。

我与迪诺迅速多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尽量不让他发现我们。只见帕罗穿着一件睡衣走了出来,他来回的张望着,本来他已经打算回去了,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回到了院子中间,尽量压低声音的说道:“伊莎,是你吗?我知道你一定很怨恨我,一定在怪我不该把那件事情告诉暖夫人,可是伊莎我可以发誓,可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伊莎,你要知道我真的是很爱你。伊莎,你就出来见见我吧,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

帕罗低哀的说着,我的心里如果说一点动容都没有那是假的,可是我不能因为这一点点的动容,而再回去的,因为这样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迪诺在我旁边听着这些话,他的心里应该也不好受吧,从他愤怒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帕罗得恨已经足够了。

见帕罗进去之后,我与迪诺也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望着帕罗的房间,我心上涌动楚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如果这辈子我没有遇见你,那该多好呀。可是老天爷偏偏让两个不可能的人相遇了,这样的结果又该是什么呢?我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局。

叹了一声忧伤的气息之后,我与迪诺都离开了这里。我领着迪诺从小门处走了出去,月明星稀的夜晚,路上只有我与迪诺两个人,刚才帕罗的一番话触动了我的心,也触动了他的心。我们慢慢的走着,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的夜晚好静,静的吓人。

等走回小屋得时候,我们推门进入也没有电灯,就这样在漆黑的屋子里面对面的坐着。“诺拉,你怎么会到那里?”迪诺首先打破了沉默。

“我是看见你起来了,所以才跟着去的。迪诺我是担心你,所以才……”

“原来是这样……是我不好,是我吵到你睡觉了。诺拉,我的心意你能够明白吗?”

“呃……什么?”

“没什么,天也快亮了。我先去忙别的事情。”看着迪诺离去的背影,忧伤而又让人心疼,迪诺你的心意我怎么能够不明白呢?只是像我这样的人,值得你去爱吗?值得你去等待吗?迪诺,你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害你,所以才不会对你说那些话的。

可是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好好的生活下去。

天边的一缕金色的阳光,慢慢的照进屋里,我静静的坐着,享受这一刻的温暖。桌子上是迪诺这几天找来的经书,其中有一本名叫《多心经》,我记得曾经听暖夫人说起过这本书,她说这本书能够帮人祛除心里的疾苦,得到超脱自然的轻松。可是我看暖夫人也并没有那么轻松,反而把什么东西都看得很重,就比如她的脸。

一想到她的脸被毁成那个样子,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向她这样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不然的话,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佛经里面的东西。看来佛度有缘人,这句话说的还真是灵验。

我翻开书本,只见上面有句是这样写道的: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原来佛语中都已经说过了,远离颠倒梦想,可是我却深深的处在自己的梦境之中,却无法自拔,这难道不就是自己的心魔在作祟吗?

我一直幻想这以前的生活,以至于我的梦里一直都会出现一个我痴等的少年,其实他是根本就不存在的,那不过是我自己空幻想出来的罢了。看来以后多看看佛经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可以明白自己心里所想的。

当我正在自习研究佛经得时候,门口出现的一个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原以为是迪诺回来了,便连头也没有抬,随口说了句:“迪诺,你快进来吧,别老是站在那里,这样会把阳光挡住的。”

“原来那个男人叫迪诺。”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这个屋子里,响了起来,我拿书的手微微一颤,尽有些僵硬了。我不敢把头抬起来,因为我不想看到我所不希望看到的人。我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就当他根本不存在的样子。

也许是因为我的忽视,而使他有些许的不满意,但是他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淡淡的说了句:“伊莎,如果你还不说话,我恐怕就很难保证那个叫迪诺的男子会醒过来了。”

迪诺?!他怎么了,从他的口中听到迪诺的名字时,心里居然变的很冷,生怕他也出了什么事情,我赶忙放下书,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义正言辞的和他说道:“我不管你把他怎么样了,但是我希望他是没事的,否则的话,我一定会血洗墨尔赫特府。别以为我诺拉做不出来。”我坚定的眼神看着他,根本不在惧怕任何的危险。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对他说话,在他的眼中我看到了他忧郁的眼神,随后他淡淡的说道:“没有想到他在你的心中这样重要,如果今天是我遇难了,你会这样和别人说话吗?”

我看着他没有说一句话,其实我心里说恨,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该去说些什么?不过说到底我的心还是不够狠。

帕罗看着我一言不发,微微一笑,那笑声是很冷很冷的,像是在嘲笑我又像是在嘲笑他自己。“我知道了,看来今天我是不该来到这里的。伊莎,在你的心里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在我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每次我遇到危险得时候,我多么希望能来救我的人是你,可是结果呢?你太让我失望了。帕罗,我告诉你,你已经不在我的心里了。”我狠狠的说着这些无情的话。

“原来是这样。”他忧伤的说着,看似很悲凉的样子。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这间小屋除了我和迪诺知道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能够知道这个地方,那他又会是怎么知道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