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玛拉国诺拉

第一百四十七章:寿宴前日(一)

玛拉国诺拉 暮蓿 4475 2013-09-08 10:36:40

  他在屋里来回的踱步,眼睛在上下打量着我,之后他平静的说道:“昨天晚上我知道那个来的人是你,所以我故意装作回去睡觉的样子,好让你有机会离开,这样我才有机会悄悄的跟在你的后面,所以我才会找到这个地方,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跟别的男人在一块。诺拉,难道你就这样的恨我吗?”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他居然跟着我,以前的帕罗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傻傻的笑道:“帕罗,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跟着我?以前你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帕罗,看来是我看错了你。”

“以前的你也是不会这样对待我的。伊莎,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帕罗,我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让我失去所有得时候,那么将是你最后的时间。”我狠狠得对帕罗说道。以前的诺拉早就不在了,现在的我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只要为了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诺拉……”

“帕罗先生,我跟你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那么就请你离开这里,下次再见面时,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伊莎……好……这是你说的。”帕罗静静的看了我一秒之后,便离开了。“迪诺在屋后被我打晕了,想必过一会就会醒过来的。”他停下脚步,冷冷的说了这句话之后,消失在了树林之后。阳光照在繁茂的树林里,洒下一片的阴影,流露出最迷人的光彩。

看着他离开之后,我想到了被他打昏的迪诺,我来到屋后,看见迪诺正趴在地上,沉沉的睡去,我慢慢的蹲在他的身边,迪诺对我很好,他对我是真心的,可我却是真心待他吗?

扪心自问,我真的不如迪诺。有时候想想自己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或许跟迪诺比起来,真的不是什么,迪诺才是真正的伤心人。

他所心心相爱的人,因为他的贫穷而抛弃了他,他的爱情从此埋藏在了深深的心底。他自己一个人打拼了这些年,他到底得到了什么,如果说我什么都没有得到,可至少我有一个像阿箬这样的姐妹,但是他呢,什么都没有,连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迪诺心里的苦比我深,心里的伤比我痛。

我轻声的叹了口气之后,轻声的呼唤道:“迪诺,迪诺。”他听到我的呼喊之后,过不了多久,便醒了过来,他坐了起来,摸了摸自己有些疼痛的后脑勺,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是自己清醒一点,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有看到我在身边,不惊疑惑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诺拉你怎么也出来了,不是让你去休息吗?”

我淡淡的说道:“是帕罗,帕罗来过这里。”

“帕罗?!”迪诺努力的回想着自己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之后他恍然大悟,“对了,我记得当时我正准备到集市上去,之后就被人打昏了。原来那个人就是帕罗。对了,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他搂着我的胳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又一眼,生怕我出了什么事情。像这样好的男人,熙儿居然不懂的去珍惜,她真是世上最愚蠢的人。我以前要是能够遇到像他这样的人,或许我的生活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我一定是很开心的。

我扶他走进了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看到迪诺还是有些痛苦,不免心生怨恨,这个帕罗下手也确实重了点。我把一杯水端到迪诺的眼前,他双手结果之后,稍微饮用了一点。

迪诺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我,像是再看一副画卷,“诺拉,我知道让你跟着我,确实是有些苦了。这里不像墨尔赫特府拥有那样的奢华与高贵。不过你相信我对你的心是真的,只要你需要我,我迪诺就算是为你犯罪也是值得的。”

“迪诺,这里虽不富裕,但足够遮风挡雨,对我来说在奢华的一座房屋都是一座牢笼,一座囚禁心领与身体的枷锁。人们在那里得到更多的是尔虞我诈的招数,却泯灭了人性中最纯真善良的东西。而这间小屋虽破旧,但却是心灵上最好的居所。迪诺你给了我一个安宁的生活,我又怎么忍心去让你犯罪呢?”

我纤细的双手抚摸在他的脸上,他虽然比不上帕罗与沙修王的帅气,但是这样的男人却是女人生活中最需要的。外表太过鲜亮,反而会容易让人陷入一种迷恋。

日子就这样缓慢的流淌着,伴随着日月的交替,星光易变。距离暖夫人的八十大寿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墨尔赫特府上已经开始筹备着暖夫人的宴会。阿箬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听迪诺带来的消息,阿箬被埋在了离府很远的一座荒山上,我很想去看望一下她,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去。

“诺拉,过几天就是暖夫人的寿宴了,你打算怎么办?”迪诺站在我的身边轻声的询问道。我站在屋外,远远的眺望着府上的一举一动。经过这些天的沉淀,我对暖夫人的仇恨,已经由愤怒转为平静了。

自从上次见过帕罗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或许他真的兑现了他的承诺,帕罗,终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尝到我所受得痛苦。我嘴角轻轻上扬,淡淡的说道:“我与暖夫人生活了这样长的时间了,我还没有报答过她的养育之恩呢。这次她过生日我是肯定会去的。”

“说的也是,这养育之恩确实是不敢忘,这份礼物我们一定会让她惊喜的。”迪诺在一旁附和着说。迪诺对于我的好,我是知道的,可是我却最不希望看到他这个样子,他为了我,宁愿和我一起坠入黑暗地狱,这是帕罗所不能够和他相比的。

月色将晚,照在污垢的大地上,呈现出的是另一种姿态。夜风轻摇,吹落路边失魂的野花。一阵幽香扑鼻,是最撩人的魂魄。迪诺早就已经睡下了,我坐在门口仰望漫天闪烁的繁星,它们高高在上,却是世上最孤单寂寞的影子,它们看似明亮,实则昏暗无比,它们渴望光明,丢失了曾经得自己。

那我呢?来这世上也有了这么多年了,我不也如同它们一样,丢失了曾经嘴纯真得自己。不管我是以怎样的借口来掩盖我所变化的情绪,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变了就是变了,它不会因为你的一个借口,一个眼神而有所改变。茫茫人海中,我不过是众多痴迷人的一种罢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下,是有什么心事吗?”身后传来了迪诺的声音,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也起来了。我赶忙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科室这些动作都被他收入眼底。

他爱怜的看着我,亲手为我擦去没有擦完的泪痕,这些年了,我的泪也只是他替我去擦。我静静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这些年的生活,并没有使我真正的爱上他,反而是他对我越陷越深,这让我的内心都遭受到了心灵上的谴责和不安。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所以才会觉得伤心罢了,不碍事的,你就不要太担心了。”我低声的说道,只是为了消除他心里的顾忌,我不想让他替我难过,这些日子他已经对我很好了,我不想因此而让他有所负担。

“真的只是想些别的事情吗?诺拉,我看你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若有什么痛苦,可以跟我说,也好让我和你一起分担痛苦。诺拉,你知道吗?每当我看到你独自一人,坐在这里哭泣得时候,我的心里就很难受,心如刀绞呀!”迪诺的眼睛里满满都是对我的情谊,我看在眼里,也是痛在心里。

“迪诺是你太过担心罢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迪诺,我……”

我想要把真想告诉他,我并比爱他,当初我说我喜欢他,只是为了利用他,帮我逃出这个地方。月色昏暗,照不尽这世人的心眸。我努力的想要做好自己,可是到头来还是做错了,我本无心伤人,最后却伤了任何人。

“诺拉,你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我只愿能够在你的身边这就足够了。诺拉,我是真心想要保护你呀!”迪诺将我拥入他温暖的怀抱中,冰冷的心得到了化解。我依靠在他的怀里,脑子里浮现的尽是他呵护我的场景。

月色清辉下,迪诺扶着我走进了屋里,我慢慢的躺在床上,眼睛慢慢的闭上,我想很快的进入梦乡,因为在梦里我还是那个坐在青石板上等待少年归来的女子,那时我心里的一个梦,一个只属于我自己的梦。都道是相由心生,那么梦呢,有是如何产生的呢?

次日,清晨阳光缓缓的倾斜而下,照在屋子里,看起来格外的明亮。这样的季节正值春暖花开得时候,花草们经过一整个冬天的沉睡,在春天来临得时候都在争相斗艳。屋外的草地上各种说的出名字的,说不出名字的都在慢慢的开放,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花开富贵。其实再这样的环境中生活真的能够洗涤人内心的冲动。

在这些花中我最喜欢的便是兰花了,兰是花中君子,它的香味闻起来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记得曾经在赛格亚府得时候,帕罗知道我喜欢兰花,在院内种植了许多品种的兰花,每每到春节得时候,院内都能够闻到一阵阵清新的花香味。

不过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又有什么用呢?物还在,而人早已不在了。事物的转变,总是能够给人带来或多或少的变化。我静静的站在花丛中,感受着这一刻的宁静,这一刻的释然。

其实,花性是平等的,无论身处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是人迹罕至的深山,无论面对的是贫穷富贵,还是胖瘦美丑,它都会真诚的奉上自己全部的美丽。君不见,白玉堂上的牡丹,与朱雀桥边的野花,绽放的同样的舒展和芳香。这平等的奉献,赋予了花能够遍放天地的宽雅和无私。

若人也能够再这样的人生里生活,那么我们也就不必在各种名利场的厮杀过后,留下的只有满身的疤痕和彼此的怨恨,而名利终究不过是往事如烟的模糊记忆罢了。名利是人生的一次劫难,若都能如花一样平等,那么名利也不过是人生的一个站点。

我静静的站在这里,微风轻轻的吹着,吹乱我披散的发丝,有片片花瓣随风起扬,寻找它远处的思念。“诺拉……”迪诺在我的身后轻声的喊道。我回过头看见迪诺正朝这边走过来,我见他过来,也上前去迎他。

“迪诺,你怎么出来了?”还未等他开口我已经先问他了。

他朝我笑了笑,“诺拉,你跟我来。”他拉着我的手,一直往前走,我心里满满的都是好奇,迪诺今天想要干什么?

他也并不像是会浪漫的人呀!他把我带到一个离屋子并不远的地方,来到那里之后,我惊讶的看着那里,满山的兰花,静静的开着。

开在人们行走的路上,风儿轻轻吹来,满世界的芳香普遍而来,袭卷了我全部的思绪。在惊讶之余,剩下的便是满满的感动。身旁的男子,他的好真的是无法言说,他越是这样,我的心里就越是觉的不安。

“诺拉,好看吗?”迪诺笑着向我询问道。他的笑容与着花海都已经融为一体了,我仿佛觉得他或许就是上天派来替我疗伤的人天使。看着他笑,我的心里尽有种说不出来的感伤。他对我这么好,他明明知道我不喜欢他,还是这样的讨我喜欢,这份心思,我足以感动。

“很漂亮,很美丽,迪诺谢谢你记得我喜欢兰花,你为我所做的一切,诺拉这辈子都无法还清的。”

“我不需要你来偿还,只要你能够开心就好。我不在乎的。诺拉,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我希望你能够像今天这样开心,这个世上没有谁能够阻止你的。”他忽然对我说这种话,我心里不由得生出了一种寒意。

“啪啪……”身后响起了一阵清脆的拍掌声,“说的真是让人感动,我听了之后都要流下眼泪了呢。”熟悉的声音在我和迪诺的身后响了起来,我转过身却看见帕罗正在我们的身后,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看一幅画卷。

我很是惊呆的看着他,他曾经对我说过,他不会再出现了,可是现在又是什么原因,我惊讶的说道:“帕罗,你怎么会在这里?”

迪诺一见是他也是很不欢喜的样子,原本绽放在脸上的笑容,此刻却早已经烟消云散,在他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严肃的表情,他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对帕罗的憎恨,对帕罗的怨怒。事情过去这样久了,他还是忘不掉。他对帕罗的恨是因为我。

“我也本不愿意打扰你的,可是再过几天便是暖夫人的寿宴了,我希望你能够去祝贺一下,毕竟她曾对你有恩。”帕罗淡淡的说道,说着一件毫不关己的事情,帕罗也变了,变得好冷漠好陌生了。他的冰冷是发在内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