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迷迭香俱乐部

133 你怎么舍得我的泪流下来 (项、许)

迷迭香俱乐部 苏紫夜 1721 2012-07-03 12:52:55

  “没错,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以前我没发现,或许是发现了不敢承认,我一直自欺欺人着,以为你对每个人都一样,像你这般完美的男人有些傲气很正常,是我不过好,所以我一直努力改变,努力做到最好,做一个能配得上你的女人。只可惜,从那天起你就没爱过我,不管我怎么努力,你都不会看我一眼。”

许诺言哭着笑着,走到项嘉允身边,她的个子只到他的下巴处,她却努力的抬起头,盯着他的眼,轻声道:“你看着我的眼神从来没有过爱和疼惜,只有轻视,可笑的是我竟然今天才发觉,直到今天我才看清,你眼中的不是冷漠,而是看不起。我许诺言确实是一无是处,我配不上你,我根本不配站在你身边做你的项太太,可我没逼着你娶我,我没对不起你,你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欺骗我的婚姻玩弄我的感情,现在又无情的抛弃我,项嘉允,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

项嘉允眉头微皱,心里不痛快极了,他明白许诺言说的都是对的,更加清楚无论许诺言怎么骂他都是情理之中,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的错,他活该被骂。可他的心里就是很不舒服,许诺言的话只会让他觉得这个女人不识好歹,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项嘉允出身豪门,又是独子,从小母亲就恨不得将他捧上天,虽然父亲的教育方式有些严厉,但却也是以说服为主;长大后上了学,他永远是学校里最帅最迷人的那个,他越是对女生不屑一顾就越是有女生往他身上靠;毕业后他去了斯骊当总经理,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每个看到他的人不是巴结就是毕恭毕敬,将他捧的极高。

可以说,他是个被女人和身边下属惯坏了的男人,从来都只有他去指责别人,没有人敢对他如此说话。

这份不舒服深深攻陷了项嘉允的内心,他对许诺言仅存的怜惜和内疚荡然无存,但他到底还尚存一丝理智,没有公然翻脸,只是默默的走到床边,拿起床上的钱包,取出一张白金卡来——那是他打算离婚之时就为许诺言准备好了的。

他缓缓将卡递到许诺言眼前,低声道:“里面有三千万,算是我给你补偿费,还有那些我送你包包手表钻石首饰,你都尽可以拿走。”

许诺言本来是满脸哀伤的神情,听到这话脸色立刻大变,转而变得愤恨和绝望,她一把夺过银行卡,然后狠狠砸在项嘉允的脸上,指着他的脸喊道:“项嘉允,你当我们什么人,你欺骗我的感情,对我始乱终弃,拿钱就想打发了我?我不是那个曾小柔,我没不要脸到只认钱。”

许诺言的言行更是激怒了项嘉允,尤其是她再一次提及曾小柔爱钱这件事,让项嘉允再也不想容忍下去——他一味的避让却只换来她的咄咄相逼,他已经受够了,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待他项嘉允,他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这才是许诺言真实的面目,刁蛮泼辣、得理不饶人,以前的柔软温顺或许都是她装出来的。

项嘉允拿起银行卡,放在许诺言的眼前,冷冷的盯着她,无情的说道:“许诺言,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喜欢你,我会跟你过一辈子,你自己什么条件我又是什么条件,你跟我是在同一个层次上吗?我对你已经够大方了,说到底你还是赚到了,你去打听打听,有几个女人离婚后能拿到三千万的赡养费,何况我跟你的婚姻只有三个月,我睡了你一共不到十次,虽然你是处@女,但这个价位也不低了。”

许诺言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扬手又是一记耳光甩了过去,项嘉允再反手打了回来,这一巴掌打的颇重,许诺言倒在了床上,嘴角鲜血长流。

项嘉允动容了一下,似乎有些不忍想上前去扶起许诺言,却最终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什么时候去办手续我给你打电话。”

一整晚许诺言都躺在床上,如同一个死人,等到天大亮的时候,她的心似乎不那么痛了,她似乎可以自动忽略这段让人绝望的感情,将一切不如意都摒弃在脑海之外。

这,或许就是洛释申所说的孤勇吧。

她快速收拾好了行李,其实行李很简单,只有几件衣服和日用品,她没有拿走那张有着不菲数字的银行卡,也没有带走那些名牌包包和首饰,甚至他们的结婚戒指她都留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真的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了。

她就要离开项家,离开那个男人,心里更多的居然不是不舍,而是轻松,就好像一件你根本没法控制的宝物在你手里,你每天患得患失,忧心忡忡,生怕有一天宝物会离己而去,可当它真的不见了时,竟会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她终于可以不必整日活在别人的生命中,她要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

就当这只是一场梦吧,梦醒了,她该重新出发了。

下章预告:洛释申为秦可出气,收拾秦家大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