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妻系列之:恶妻,誓要追到你

14 危机

  弘堡看见现在的情景,只能说是有点不知所措了,实在没有想到,太子也有人敢动,这也太牛了吧!

眼前的黑衣人团团围住了他们,康熙处惊不乱,各个御前侍卫已经做好决一死战的心态,势要保全太子殿下了,他们手拿武器,把太子殿下和被人五花大绑的弘堡围在他们保护的范围内,看着周围米,密密麻麻的黑衣人,就算他们以一敌十,恐怕也难胜出啊!

带头的一名黑衣人发出一声冷笑,说:“太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农枫叶看见对方准备进攻,低声对下属下达了命令:“你们听着,一有机会,带太子殿下先走。”说完,立马迎上杀气重重地敌人。

康熙没去注意前方的刀光剑影,反而在帮弘堡松绑。他边松绑边说:“义兄,对不起了,连累你陷入这样的险境,一有机会,你先逃吧!只要我有命活下去,我必去找你,小心啊!”

弘堡心里一震动,真的没有想到,一直纠缠他的,那么可恨的人,现在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他都面临生死边缘了,第一想到的,竟然是他。要弘堡说现在他不感动的话,那就是假的。

慢着,经过上次的教训,弘堡心里一直有个坎,这一次不会又是眼前这位太子殿下的杰作吧!不行,不能又上当了,再看清楚点先。

一阵微风吹过,弘堡的耳朵里有的是刀剑碰划的声音,眼前也全是无情的刀剑在来往。

两位侍卫趁有空隙,立刻拉起太子殿下的手,准备杀出重围,先把太子殿下就出去先。当侍卫一拉起康熙的手时,康熙也立刻拉起了弘堡的手,一个带一个的往这黑色包围外跑。

弘堡感觉康熙的手越握越紧,他的心也越来越紧,看来,这,是真的刺客了。

当两名侍卫的身上都挂了彩后,终于把康熙和弘堡送出了这团黑色的包围外了。

“太子殿下,你先走,快逃啊!”

康熙定了定身,看着这些忠肝义胆的好将士们,向农枫叶点了点头后,拉起弘堡一路奔跑。

突然一个黑影轻功跃上康熙和弘堡的头顶,一剑刺了下来。

康熙心一紧,糟了,那剑现在刺下来的方向,是对着义兄的。他当机立断,一大旋转转身,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弘堡,一阵锥心的刺痛铺天盖地的向康熙袭来,那剑已入康熙背上的七分了。

黑衣人将剑拔出,刺烈的疼痛让康熙一阵晕慑,弘堡连忙从震惊中苏醒,把康熙扶着。当黑衣人正准备再一剑结束康熙的性命的时候,农枫叶已经杀了一路过来,一剑刺穿黑衣人的身体,了却了他的这一辈子。

“快,快带太子离开。”农枫叶说完,又冲上前去抵挡那些来势汹涌的敌人。

弘堡迅速背起康熙,用有生以来的劲,拼了命的往码头跑去。一路上,本该呆在康熙身体里的血,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一滴一滴的,洒在了泥土上。

“走吧!走吧!这里不需要你这种病怏怏的木匠,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京城里有的是健壮手巧的木匠,谁会请你这病夫啊!过主吧你!呸!”

漪儿小心翼翼的扶着爹爹往破庙里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咳~~~咳~~~咳~~~!”爹爹的病已经越来越严重了,不但不能日常,现在连休息都咳嗽个不停,根本睡不着觉,天啊!我该怎么办好呢?

自从离开飘雪山庄后,漪儿跟随着爹爹一路来到了京城。但由于爹爹一直挂念的娘亲,又在路上染上风寒,身子可是一天差过一天啊!跟着爹爹身体成对比的,是我们的盘缠,漪儿已经把所有值钱的,连衣服都当了,可是,爹爹还是没有一丝的好转。爹爹带着漪儿到处想找地方落脚,可是在这繁华的京城里,却根本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生与死,看见病怏怏的爹爹,骄傲霸气的管家们,只会把他们拒之门外。

“咳~~~咳~~~咳~~~!”

“爹,爹。你怎么样了?很难受是吗?”漪儿连忙轻轻拍打着爹爹的背面,眼睛红红的,但是,她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不能让爹爹知道,她快撑不下去了。

“咳~~~咳~~~咳~~~!”百兴长呼出一口气后,往地倒下了,“唉呀!唉呀!”的喘着气。

“爹,你先躺下吧!我去给你请大夫来。”说完,漪儿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娘,对不起了,女儿不孝,可是,女儿决不能看着爹爹这么辛苦也不管的。

百兴一手拉住了要出去的漪儿,“咳~~~!漪儿啊!不用去了。”

漪儿看见爹爹有话想说,连忙去扶起爹爹。

“这怎么行呢?爹,你让我去吧!”

“哎呀!其实,咳~~~!爹知道自己的身体,真的不用请,咳~~!不用请大夫了。”

“可是~~~!”

百兴举手打断了漪儿的话语,其实,他很清楚,自己真的是药石无灵了,何必再让小小的漪儿再折腾呢!

“漪儿啊!咳咳咳!我可怜的漪儿啊!爹爹对不起你啊!”百兴哽咽的说到。

漪儿连忙抓着爹爹的手,拼命地摇头。

“漪儿啊!你这么小,爹爹和娘都不在你身边,你该怎么办啊!咳咳咳!”百兴止不住咳嗽,从口中吐出了血。

“爹!”漪儿悲惨的长叫一声,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她用衣裳角使劲的擦着爹爹吐出来的血,不要,不要扔下漪儿,不要啊!

“漪儿啊!爹爹,真的很想你娘,对不起了,我可怜的漪儿啊!咳咳!漪儿啊!你能答应爹爹一件事吗?”

漪儿流着泪水,点了点头。

“你,千万要好~~好~~的~~活下去~~啊!”说完这句话,百兴似乎看见了凤娟来到了面前,正向他伸出手来。

“凤娟,凤娟,你来了,来接我了。”

百兴一撒手,离开了九岁的漪儿,离开了人间。

“爹,爹,爹!”漪儿抱着父亲不再温暖的身体,大声的痛哭起来,悲惨的哭声,震动了一直在门外站着人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