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妻系列之:恶妻,誓要追到你

11 重情重义,我们结拜吧

  康爷看着猎物快要醒来了,连忙使眼色让手下先出去,把门关好,他也躺下闭上了眼睛。



弘堡慢慢的睁开他的双眼,肩上的酸痛让他忍不住呻吟一声,当他的意识渐渐的恢复时,他猛一乍起,那些帮会的人呢?



弘堡的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绑着了,他奋力的挣扎几下,敢情这帮会的人是绑人高手,那些绳子任弘堡如何的使劲,就是纹丝不动。最后,弘堡选择了暂时的放弃。



他抬头打量着这破旧的柴房,看那屋顶的蜘蛛网,看来这里是已经许久没有人家居住的地方了。最后,他的眼光落在了身边这男子身上。



看他细皮嫩肉的,白暂的肌肤,英俊的脸上还隐约透露着一股英气,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是叛徒呢?真是奇怪?



他好像有苏醒的迹象了。



康爷看他醒来那么久,也没什么动静,就假装慢慢的睁开双眼,要苏醒过来了。



只是,他没想到,他一睁开双眼,就看见弘堡的大眼睛,顿时吓了一跳。



弘堡见他吓了一跳,就远离了他一点,他用舌尖左推了推,右推了推,使劲的想将嘴里的布条推出口外。这点,他可是接受过训练的,因为福伯老怕有土匪来山庄抓他去威胁父亲,所以,很小的时候就逼着他练什么逃生术,练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



终于,布条从弘堡的嘴里掉了下来,让康爷看得目瞪口呆的。



弘堡动了动酸痛的嘴巴,刚才的举动会让他又累又酸。不一会儿,他才有些好转。



他向康爷靠近,把康爷又吓了一跳,他想干什么?



见男子怕他往后退,弘堡只好轻声的告诉他:“我要帮你把嘴里的布条咬掉,你不要怕,也不要弄出声响,会怕那些人引来的。”



说完,动口去把康爷的布条咬出来了,第一次有男子用嘴巴离自己那么的近,而且还是英俊的男子,幸好我没龙阳之癖。康爷心里暗笑到,这男子似乎挺镇定和多计谋呀!



咬开男子的布条后,弘堡急忙的问康爷:“他们说你是叛徒,可我看你像某财主的公子爷还差不多,这是怎么回事呀?”



就知道自己的威气藏不住,康爷早就想好了答案了。



他轻声叹着气,说:“其实,我父亲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财主,因为不小心得罪了权贵,害得家破人亡,我不得已,加入了白龙帮想可以保命,这命是才保住,帮主却要我去刺杀一个做官的,我长这么大,连蚂蚁都没踩死一个,你叫我如何去杀人呀!于是,我就连夜逃出来,想到杭州这投奔亲戚,哪知,还是逃不了帮里人的追捕。”康爷说的七情上脸,外面待命的手下都死咬着嘴巴,不敢笑出声。



不是说笑的,这普天下,要是我去和戏班的人争角色,也不一定有人争得过我。康爷暗暗自嘲到。



果然,弘堡信得十足。



原来是这样,弘堡心里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这江湖的事,果然复杂。



“兄弟,你也不要泄气了,要打起精神。你家现在就剩你一个了吗?”



“嗯!”



“那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不然,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呀!”



康爷看着弘堡诚恳的表情,突然心里冒出了不常出现的愧疚感。



很快的,他压住了这份感觉,还没到最后,也许他只是说风凉话而已,针不扎他,他哪知道肉疼呀!



康爷假意的点点头。



弘堡想拍拍他的肩膀,给他些鼓励,无奈手被绑住根本动不了,只好给了他加油的笑容,然后说:“你转过身来,我先用牙齿帮你松绑,然后你再解开我。”



用牙齿帮我松绑,这倒挺新鲜的,一般看那些手下,都是用内力松绑的啊!对了,他好像不会武功。康爷转过身来,本来那些手下就不敢把他绑得太紧,所以,弘堡很快就把康爷手上的绳子解开了。



康爷解开手上的绳子后,就开始动手解开脚上的绳子,弘堡也转过身来,让他松绑。



反正他也不懂武功,帮解开也没关系。



弘堡的绳子都解开后,动了动筋骨,幸好都没受伤。弘堡阻止了想要道谢的康爷,他轻声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

康爷也不能说自己的真命,就说:“我排行老三,我家人帮我取名叫康三。”



“好,康三,现在我们想办法逃出去,如果有机会,你要不顾一切的逃,不用管我,我会照顾我自己的。你有机会逃出去以后,你就去杭州的出名的飘雪山庄找我爹,我爹叫弘枫。告诉他,你是我出门时交的好朋友,让他给你安顿好以后的生活,记住了,我爹叫弘枫,我叫弘堡。放心吧!天无绝人之路,知道吗?”弘堡义气磊磊的拍了下康三的肩膀。



康爷这下蒙了,让他不顾一切的逃走,连后路都帮他想好了,这人是真傻,还是太狡诈了呢?在这世道里,对一陌生男子如此的友好,有什么企图呢?难道,他知道了我的身份。



不可能呀!这下下杭州,我已经将行踪隐藏得很好了,根本不会有人知道才对的。



康爷看着用身子护着他到处查探的弘堡,心里充满疑惑: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

外面的人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绿衣裳一脚踢开门,带着人拿剑走了进去。



“哟!小看你们了,竟然还会自己松绑了。”



想不到他们来得那么的快,英雄不吃眼前亏,看来,只好用烂招了,先把康三救出去再说。

弘堡用眼神瞄了一下外面,果然,人都进来了,外面根本没人把守,好机会。



“给你们最后机会,乖乖的为我们帮主干这一票,不然,我们只好送你们去见阎王了。”白衣裳的人忍着笑说,他知道他一定演得很烂,因为主人在弘堡的身后给了他个白眼,他顿时收敛起情感,不能坏了爷的雅兴,会死得很惨的。



突然,弘堡跪着向离门外很近的白衣裳扑过去,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弘堡抱着白衣裳的双腿,假意哭了起来:“爷呀!你们行行好吧!我上有高堂,下有弟妹,最重要的连妻子都还没娶,(这句话倒是真的,我是还没娶到宝贝漪儿,弘堡心里想)你们饶了我吧!呜!”



大家都被他的软弱打败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呢?大家望向康爷。怎么回事?他怎么那么的软弱呀?康爷皱了皱眉头。



就在这时,弘堡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冷不防的袭击了白衣裳,他用力的把白衣裳扑倒,然后起来扯住康爷,把他向门外甩去,“快跑。”然后迅速关起门来了。



大家都给他突如其来的一切给弄糊涂了,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

弘堡轻声笑了笑,说:“这下好了。”



康爷当然不跑了,但又进不去,只好趴在门上“听”戏了。



众人见弘堡把康爷甩了出去,都很担心,摔伤了他们负责不起,要是康爷任性的自己跑去玩,出事了可是要诛九族的呀!真是急死人了。



反应过来的绿衣裳要立马出去看康爷,可弘堡挡在门前,就是不走开。



“你给我滚开。”绿衣裳生气的说。



“你是傻子啊!你说我会滚开吗?”弘堡嚣张的讽刺到。



“你,你不想活了吗?”绿衣裳扬起手中的剑。



“活我是肯定想活的了,可我想活着坦荡荡,不想看见无辜的人给你们欺负。”



“你以为你是谁呀!给我让开,否则,我对你真不客气了。”绿衣裳心急如焚,他再不让开,我可真动手了,康爷在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不会是真的逃走了吧!



“好了,好了,不就一男子吗?你们想找人暗杀谁,我去外面帮你们找高手去暗杀,钱我付就是了,不要害了人家剩下的独苗呀!多惨呀!”弘堡说到,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那就好办了。



绿衣裳可真的忍无可忍了,咬牙切齿的蹦出一句话:“你让,还是不让。”手上的剑已经准备刺出去了。



弘堡以坚定的意志站在那,动也不动,门外的康爷知道手下要动手了,他大声的在门外叫到:“谁也不许动手。”



这话如轰雷灌顶,绿衣裳的剑在弘堡的喉咙外停住了,刀锋的气已经划破了弘堡的皮肤。



绿衣裳收剑把自己都弄内伤了,他也顾不上这些了,擦了擦口边的血,伸手把弘堡抓起来,用仅余的内力,将他拉到一边,把门开了。



康爷笑意满脸的走进来,其他人全都跪下来了,他也不理会,直走到弘堡面前,说:“你是个人物,我喜欢你的重情重义,我们结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