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刀剑情愁录

第二章 宋玉的刀

刀剑情愁录 可笑我痴狂 924 2013-08-14 10:38:49

  宋玉此时很舒适。他的身下,铺着一十六层给皇廷进贡用的丝绸,他的头下,枕着人力拨出的荞麦皮制成的枕头。这枕头里绝没有一粒荞麦!他的身边自然有四个侍女垂头听令。这四个侍女,也自然是天香国色。

然而,他却并没有要任何一个侍女为他按摩。这世上,除了生你养你的人,又岂非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对你出手?

所以,宋玉从不让任何人碰他。他决不允许危险的迫近。绝不!

他用右手,拿起一粒葡萄。这葡萄自然是削了皮,除了籽的。这岂非正是一个成功的人该拥有的?

宋玉无疑是一个成功的人,最起码他自己这样认为。所以他享受这一切,心安理得。

然而他享受的时候,他的左手,依然握着他的刀。

这柄刀并不像他那样华丽,然而绝没有一个人会说这不是一把好刀。

刀口锋利!哪怕一寸厚的钢板也禁不住这一刀的威力。

青铜色的刀柄已看不清本来的模样,可见刀的主人,拔过很多次刀。

的确很多次。宋玉为了练一手快刀,拔刀的动作练了九年七个月又三天。

世上绝没有一种心安理得,可以来的没有理由,不劳而获。

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然而这样的风里,却有人呆呆的立着。

他好像从一有这个世界就这样站着,并最终站到世界的尽头。

他站的挺拔,刚毅。像他手上青铜色的刀。

宋玉在等一个人,等一个要杀他的人。

“疾风剑”柳常青本就是一个见不得比他更快的人。所以他要杀了宋玉。所以宋玉来了。

他从不在意别人要杀他。因为要杀他的人,他必然要杀了那个人。

十里长亭的柳树早已枯萎。光秃秃的柳枝随风摇曳。

“疾风剑”柳常青业已来了。他的剑和雪一种颜色。他盯着宋玉手里的刀。

“这柄刀,从未失手?”柳常青问。

“是。”

“以后呢?”

“也不会。”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刀。”

柳常青冷笑。

“你想让它失手?”

“是又如何?”

“是,那你就得死。”

他已动了。“疾风剑”柳常青当然不会白给,一个人的称号自然不是错。但是他小看了宋玉。

"疾风剑",自然剑出如疾风。然而此刻没有疾风。只有血,血顺着刀流。

刀被一只坚定的手握着。宋玉的手。

“疾风剑”的剑,从此就只是江湖的一抹叹惋。这岂非正是江湖?

宋玉的眼里没有嘲笑,更没有悲哀。

江湖,又岂非正应该这样?

是不是只有尊重对手的人才能胜利?是不是失败的就一定是妄自尊大的宵小?

也许不是,但江湖里又岂能缺乏正义?

没有正义的人,怎能有一双稳定的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