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刀剑情愁录

第六章 凶险

刀剑情愁录 可笑我痴狂 1308 2013-08-14 10:38:49

  宋玉的话,依旧不留一点情面。爱咬人的狗,又何必给他留下情面?

武当六侠的脸色早已铁青。宋玉也终于站了起来。

宋玉的手,干燥而稳定,这双手也许并没有段小七的手那样好看,但谁也无法否认,这是一双可怕的手,要命的手。

五根手指紧握着刀柄,青铜色的刀柄有一股隐隐的寒意与霸气。

宋玉站起身,他并没有拔刀,他的刀,一旦出鞘就必然见血。

武当六侠的剑已出鞘!他们愤怒,但是愤怒并不能让他们不再恐惧。尤其是面对宋玉的刀。

客栈里的客人早已吓得四散逃跑,店小二也正在柜台下发抖。段小七是唯一的看客。

宋玉起身,绕过桌子,他同样并不想任何人的血溅在桌上。他走的很慢,因为任何一个疏忽,都很可能给他带来致命的错误。

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自然不会是所有人都受得了这样的气氛。

年轻人总是冲动的。就像武当六侠的第六剑,他对自己的武功早已有深深的自信,他也更受不了这几乎让人窒息的杀气,所以他动了。

武当的太极剑法,是一种以静制动的剑法。这是谁都知道的。所以段小七叹了口气。

段小七叹气的时候,宋玉的刀已经插在武当六剑的脖子上。武当六侠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所以他们动了。

也许他们并不是想为死去的人报仇,因为杀死宋玉的荣耀,便足以让人心动。

武当六侠自然也是人,而且是很普通的人。所以他们一起动了。

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竟也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竟然群攻!

宋玉的刀当然快,但是他却只有一个人。武当四剑从四个方向刺向宋玉的要害。

宋玉的刀已从武当六剑的脖子里拔了出来,刀光一闪,发出两声脆响,两把剑竟已折断!

但还有两把剑,宋玉却不能挡的住了。

所以段小七动了。他早已被武当六侠的无耻激怒,他更不会看着宋玉受伤!

剑光一闪!没有金属撞击的翁鸣。武当三四剑却抓不住自己的剑了。

也许他们想抓住,但他们已没有力气,他们的手已不再听自己使唤。

两个人,两只手!两人握剑的手腕上,已多出两个核桃大小的洞!

透明的洞,鲜血不断的从洞里流出。

武当六侠的三侠和四侠,竟已被这迅如闪电的一剑同时废掉。

然而——段小七的手里,却并没有剑。腰上更没有。

宋玉当然不会惊讶,他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个武当六侠愣住的机会。

敌人不曾心慈,他更不会手软!

刀光闪过。血雨落下。

殷红的血,仿佛是对生命的诅咒。诅咒上天的残忍与不公。

上天也许不公,可这绝不是诅咒的理由。就像此时,杀人的人也许并不想杀人,被杀的人才是想杀人的人。

所以,任何的恶念,任何的恶做,都会引来上天的报复。

上天本是最公平的!它维系这人类的平衡!

段小七已明白一个道理——胜利才是道理,任何一个,尤其满口仁义道德的大侠们,都可能在你的背后下手。

所以,不要把你的后背留给不信任的人,更不要留给敌人!

宋玉已实在没有喝酒的兴趣,这一战实在太凶险。

假如段小七没有出手,亦或假如段小七不在这里,假如他不曾认识段小七——此刻躺下的,必然有他的身体。

尽管这些假如并不成立,然而这一战实在是凶险——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交手里,他仿佛已用尽所有的力气!

所以他需要休息。

段小七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向宋玉告辞。宋玉之一笑。

他们之间,已不须感谢,无需客套。

他们已是朋友。朋友,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真正的朋友也并不一定是靠岁月才能积淀而成的。也并不只有爱情,才能一见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