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刀剑情愁录

第七章 英雄帖

刀剑情愁录 可笑我痴狂 1997 2013-08-14 10:38:49

  早晨的阳光总是温暖又明媚,尤其是这样一个冬天的阳光。

宋玉早已醒来,姑苏细软悬在床帷的两边。紫金炉里正焚着袅袅沉香。他的左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刀——青铜色的刀!

段小七自然也已醒来。因为已有人把他叫醒。

一名侍女走进宋玉的卧房,弯膝施礼,递上一封牛皮纸的信。宋玉用右手打开。

段小七的确是被人叫醒的,不过他并没有看见这个人。利刃破窗而入的风声惊醒了他,他伸指一探,一支箭落入他的手中,箭头有一封牛皮纸的信。

字迹利索有劲,内容更简介明了。然而这纸上的字,却着实让段小七和宋玉吃了一大惊。

没有人知道为何慕容府会发出这样一张英雄帖,广邀天下豪杰于本月十五在慕容府一聚。

但是人们自然知道,传言里《天悲地鸣破风手》正是在慕容府的。也许慕容府这样做的原因,只不过是以一招疑兵之计,吓退天下人罢了。

也许并不是。因为有胆略的英雄并不会因此而退缩。真正有胆识的人,岂非正是艺高人胆大的人?

太阳已经出来了,慢慢的爬向高处。此时的太阳正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初露峥嵘,不畏艰险。

段小七和宋玉也正是而是多岁的年轻人。所以慕容府他们也一定会去。也正因为这样一封奇怪的英雄帖,他们更要去。

年轻人,岂非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并且大胆的一批人?

宋玉已坐在马车里。他实在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这一点连段小七都不得不佩服。宋玉的马车宽敞而舒适,里面有三大坛七十年的女儿红。

段小七却并不在这马车里。宋玉只问他:“你要不要上来坐?”

“不必。”段小七依旧这样回答。宋玉便不再问。

即是朋友,便更要尊重他人的意见,这岂非才是真正的尊重?

马车依旧是八匹马的马车,马车依旧不快,但总比段小七的速度快,所以宋玉只坐半天的马车——他实在舍不得如此一位好朋友。

段小七的步子仍旧是一尺三寸,也依旧不快不慢。这本是他多年的习惯,更能使他保持最佳的状态,他当然不会改。

段小七进入郡城的时候,宋玉已经在一家酒楼的二楼品着美酒。

只一扭头,宋玉就看到段小七的身影,落寞而坚定。他的眼里好像有不尽的冰冷与绝情,她的心里好像装着一整块冰山。

所以宋玉就笑了——他实在是一个爱笑的人,并且他笑的很好看。

段小七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宋玉朝着他笑。段小七并没有笑,但是他眼里的冰冷已开始融化。

郡城上总是少不了人的——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纷争。段小七很不幸的碰到了。

这姑娘也就七岁左右,但却好像七年不曾洗澡一样。她穿的衣服已实在不能算衣服,倘若她见到宋玉的衣服,定然会惊为天人。

但她没有见,因为她根本没时间去见——他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后面还有两个男人大喊着站住。

看热闹的人实在多,但是上前帮助的人却并没有一个。

但是这姑娘却好像慌不择路的,一下子撞进段小七的怀里。所以段小七便不得不管了。

这姑娘早已涕泪具下,哭着说:“叔叔救我,他们要打我。”

段小七突然发现这实在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所以他用左手抱起她。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盯着追来的两个男人。

“小子,不想死的就滚开,多管闲事,小心你没头睡觉。”

段小七并不说话,这样的人,他实在是懒得和他们说话的。但是人家并不这样认为,人家只会以为他已被吓傻了。

这两人也的确像两个有用无谋的傻大汉子,他们竟慢慢的朝段小七走来——倘若这真的只是两个人贩子,段小七并未打算拔剑的,因为这样的两个人并不值得他拔剑。

但是,这两人距段小七还有六尺的时候,却突然伸出了背在身后的手——这两只手上,一共紧扣着七种暗器,每一种都涂有有剧毒。

走路永远不快不慢的段小七,此刻抱着一个孩子,却仿佛比狡兔更快——这两位暗器出手的时候,他已横移了四尺之远。

四尺,并不远,却偏偏已将所有的暗器让过,七种暗器全打在看热闹的两个人身上,那两个人当场就死了,于是人们一拥而散。

两大汉见暗器并未打中,反应倒快,各人手上已多出两把短叉,从两个方向向段小七的脖子插去。

然而最令人意外的,却是段小七正抱着的小女孩,手上突然也多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段小七的脖子。

这一刀,竟是万分的毒辣与精准,不见丝毫的拖泥带水。就算是一些江湖上的老一辈,也未必有如此的胆气,并将时机看的如此之准。

然而段小七毕竟是段小七,两位大汉身形起动的时候,他已施展开自己的身法,后退一十六步,同时将怀中的小女孩用力甩出,甩向左边的大汉。

然后他右边的大汉虽然还在向他冲来,手臂却已没了力气。然后他扑倒在段小七的脚下。

原来段小七在抛出小女孩的一刻,身形又变,急速向右冲去,拔剑、割喉、收剑,这一系列动作在一瞬间完成,快到另一名大汉完全未看见段小七的动作,他的同伴便已死了。

并且——由于段小七的速度太快,剑尖破喉的时间已快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大汉前冲的身形依旧靠惯性维持!

段小七自然早已躲开——他从不肯多费一丝一毫的力气的。

那小女孩脸上的稚嫩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杀气和不甘。那大汉却已畏惧,慢慢的找机会逃跑。

他当然快不过段小七的速度——这实在是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你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他却突然在你眼前消失,在另一个地方现身。

酒楼上的宋玉此刻也不禁轻声喊出:“好剑,好身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