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刀剑情愁录

第九章 苏颖(上)

刀剑情愁录 可笑我痴狂 1217 2013-08-14 10:38:49

  农,十一月四日,大雪,煞北,冲鼠。

段小七已准备躺下——他的床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因为他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剑藏在哪里——最起码是他不能完全信任的人。

灯油已将燃尽。豆子般的灯火在房间里摇摇曳曳,床帏的影子也摇摇曳曳,像将要倒塌似得。

江湖,是否也像床帏的影子一般摇摇曳曳,将要倒塌?

然而床帏的影子,是不会倒塌的。漫漫黑夜已经来临,然而太阳,始终会在东方升起——穿破重重黑暗,带来温暖。

石子破窗而入的破风声是逃不过段小七这样的人的耳朵的,他在瞬间便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并未起身——在未知的环境下,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可能是致命的错误——但是他的全部力气,都已运到右手,如果有人进来,它可以在第一时间拔剑。

然而却并未有人进来。只有一个声音——比乌鸦更难听的声音,问他:“段小七阁下,是否愿意加入我白王帮?”、

“又是白王帮?”段小七在心里想,问道:“阁下是谁?”

窗外却已没了声音。

段小七腰间用力,身子凌空翻起,脚尖在床沿轻点,人已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然而,空无一人!窗外经一个人也没有!

如不是窗上仍有石子穿透而过的小洞,如不是屋内的地上仍有一枚石子,段小七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但他毕竟不是做梦,这是真的。那这人究竟是谁,他的轻功,已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真正聪明的人很少会失眠,因为他们懂得将想不通的事放在脑后。

段小七当然是一个聪明的人,但是他却失眠了,第一次他失眠了。因为他不得不想那个人,那个轻功极高的人。

于是段小七决定出去走一走。在屋子里闷着,又怎如出去透透气舒服。

外面很冷,这点冷却难不到段小七的——他曾经为了逃脱一只熊的追杀,赤luo着上身在雪地里躺了三个时辰,一动不动!

段小七穿了衣服,在街道上走。即便是郡城里的街道,在夜晚也是空无一人的,尤其是这样的天气里。

然而段小七却听到了马车的声音。马走路的踢踏声和车轮转动的辘响在寂静的街道里分外刺耳。

这并不是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最起码比起宋玉的马车要差上许多。这辆马车,仅仅只有两匹马在拉着。车前坐的也并不是一个马夫,而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丫鬟打扮。

马车从段小七身边走过的时候,马车的车帘突然掀开,段小七便看到了一个年轻美貌的小姐。

这小姐的美一点也没有妩媚与诱惑——这是一种清纯的美,连清塘里的荷花也不足以譬喻这种美!

这小姐的眼睛里,有弯弯的笑意,然而段小七却突然有一种感觉——这小姐的脸上,永远不会有浮夸与嘲笑!她的笑容友善而单纯。

段小七突然好像被人扼住了喉咙,竟喘不过气来!此刻哪怕一个三流的江湖也足以杀了他。但那小姐的车帘却已放下。

眼睛里失去了那一双清澈的眼和闭月羞花的貌,段小七终于回过神来!然后他的脸倏的一下就红了。

他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那马车拐了个弯,眼看要消失在段小七的眼里,段小七竟有了种追上去的冲动!

然而段小七毕竟是段小七,他连忙控制了自己的心神,调转回头,施展开轻功,眨眼就消失在街道上。

街道里终于空无一人了,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小巷里萦绕。也唯有一段情思,任你剑法快如闪电,迅若奔雷,重似泰山——也再难砍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