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9、觅到方倩,惊心一幕

《见面礼》 雪禅子 4060 2012-02-03 15:44:58

  夜来了,包裹住蒋宇的身形,黑暗笼罩起他,不让挪动半步,寒冷也来侵袭,他不时的打着冷战。世间的万物啊,存在的是何等的公平,忍受了夜晚的摧残,明天就能看到温暖七彩的世界。

夜静的怕人,心静的更甚。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自己来山里的目的是找到那个女大学生的。一时忘情回忆起童年的事,却耽搁了正事。没想到天黑的如此之快。他瞄了瞄手机,居然没有信号,怎么办?移动的信号也这么逊色。天朝损人不利己的玩意。他四处搜罗了一番,也没见着一块高地,看来只能出了谷底试一试,要不就得冒险爬树。

然后,他扭头向山谷出口急行而去。这么晚了,他怕老支书担心,毕竟自己这次回来是客,得马上赶到高地给老支书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同时,他也担心着这位素未谋面的女大学生,天色已晚还没有动静,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进山的路最常走的也就这条,在这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她,证明她还在山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在深山穿行怎么得了!

可他太小瞧了作为女孩子的方倩。说她是女人,比起男人要坚强。说她很男人,却长得隽秀俊美。众说纷纭。

此时,他苦苦寻觅的方倩小姐正姿势古怪的挂在一棵高大的核桃树上,动弹不得。生性顽皮的方倩也是头一次遭遇这种情况。从村里出来进山没一会,累的她喘上了粗气,她意识到自己身体的虚弱,大学看来都是养尊处优之地,自己也跟着腐化堕落了。她蹲到一棵树下,想休息一阵,再出发。

正仰头观望之际,她看到树上星星点点的点缀着什么,用相机拉近一看原来是野核桃。她喜出望外,山里有这么美妙的食物,这个攀爬高手不尝上一口,怎么可能放过呢?可她没想到这核桃树也太滑了,树枝又比较脆,要不是自己反应快,身体下坠的时候用手挡住了伸出来的一条树干,自己早都掉在地上成肉饼了。现在的状况也不太乐观,背包的肩带挂在了树干上,身体架了空。她不敢乱动,呼吸也刻意压制,实在怕一不小心做了自由落体运动,就见不到父母了。想用手机求助,可来的匆忙,没记村里的电话。这点比较失误。剩下的唯一的求生工具就是靠嘴大声呼喊救命。她想老支书看自己没回去,一定会派人找自己的。她只得赌一赌,要不就选择命丧黄泉,或者选择保住命,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谁也不想这样,至少现在她还有希望。喊得没了力气,歇会接着呼啸。

随着夜的的深入,焦急的蒋宇一边向出口的高地走去,一边呼喊着:“大学生姑娘,你在哪?”他实在没记住老支书说的名字,又不知道该叫她什么?本来想喊大学生小姐了,可小姐这个词被社会用乱了,喊出来特别的难听。掂量半天,还是喊大学生姑娘吧,这是尊称。他虽然没吃晚饭,但是从小在山里长大,嗓门很硬实,喊声能洞穿心神。这一生动辄天地的呼喊,确实给挂在树上无计可施的方倩捕捉到了。这是雪中送炭,黑夜中闪烁的灯塔。

她咬了咬嘴唇,不是在做梦。应该是有人在喊自己,不过这个大学生姑娘的称谓,也太萌了些。将就听吧,于是她回应道:“我在这,姑娘我在这,救命啊。”分贝很高,以前方倩也是练过高音的,声音不乏有点乱人心志。这一穿透黑夜而来的厉声尖叫,不免吓了蒋宇一跳。虽然在山里待了很久,这样的晚上一个人出来还是头一次。尤其,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一个女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着实令人毛骨悚然。

他咽了口唾沫,定了定神,继续喊道:“大学生姑娘,是你么?你在哪?”听到有人在附近呼应,方倩大喜过望。刚要告诉自己在核桃树这,可她转念一想,我得先问问他什么来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要是个坏蛋怎么办。自己在这挂着,还是不任人宰割的鱼肉啊。于是她回复道:“喂,你怎么知道大学生姑娘的?谁让你来的?”

“老支书让我来找你的。哦,我叫蒋宇,今天刚回到村里。老支书说一个女大学生进山了,叫我来找找。”这么晚了,蒋宇不想浪费时间,于是老实的和盘托出。

“哦,你就是蒋宇啊。你快过来,我在核桃树这呢,我要坚持不住了。”两个人隔空传话告一段落。野核桃林就在不远处,她跑那里干嘛?莫不是?他急忙跑过去,边跑还边喊:“大学生姑娘,你别怕,我马上就到了。”

“你这个愣小子,怎么老喊我大学生姑娘大学生姑娘的,渗人。老支书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啊?”方倩在树上晃荡着。终于有人解救自己了,心里的石头咣当落了地,轻松调侃起来。

“走的匆忙,没问。大学生姑娘,你的具体方位?。”他到了林子里,比较空旷,可连个火亮也没看到。

“告诉你,我叫方倩,你别喊了。我就在树林中心位置。进来你就往树上瞧就行了。”她说的很对,往地上看是找不到人影的。

他边走边寻摸着,树上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待快到树林中央的时候,远远的隐约得见一棵树上吊着一团东西,黑色的影子一动不动的,身上还闪着光。是不是有人想不开上吊了?太可怕了。他心寒了一阵,应该听老支书的话,自己好生的在他家吃喝,让别人出来找。虽然世界上没有鬼神,但晚上碰到一个死人也晦气不是。他连忙喊:“方倩姑娘,你在哪?”声音有些颤抖。

“在树上发着光的那个。你看,我还挥动手臂呢,我都看到你了,往斜上方看。”随着方倩的声音,他就看到树上的黑影处闪动着微弱的白光。那似乎是手机的荧幕。黑影也不是上吊的死人,是喘着气的方倩姑娘。心里安慰不少。

“我来了。”说着他拿着手机晃了晃,“你怎么上那么高?山里没有野兽,地上多安全啊。”

“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下去我在跟你解释。我吊在这里两个多小时了,肩带快撑不住了,你得快点把我弄下来。”方倩想到自己的处境也不轻松。

“够险的了。你说怎么弄吧?我把树砍到么?”连个手电筒这种家用电器都没有,怎么操作啊。

“不用,你看到树下的一堆东西了么?”蒋宇拿着手机照过去,地上确实有一堆东西。

“找到一个红色的包,打开它里面那隔里有手电筒和登山用的绳子,都拿出来。”他用手机照着,捣鼓了一阵,找到手电筒和一捆绳子,里面还有一个钩子。蒋宇问:“钩子要不要?”

“不要,找到绳子就行。你用手电筒照着这个树干。”蒋宇把手电打开,顿时树林一片光明。

“对,就是这,你看到这个树干没?你把绳子的一头从树干这头抛过去,手攥住另一头。”方倩做起了本次事故的临时指挥,淡定自若。

“啊,我看到了。我这就抛过去。”随后他把一团绳子抛过了挂着方倩的树干。

“现在你把绳子往我这个方向靠靠,好让我能够到。”

他扯了扯绳子,方倩终于够到了绳子的一头。“你把地上的那头捡起来,抓紧,我把这头先绑腰上。我让你什么时候往下拽你就使劲拽,别松开啊,姐的命可就看你的了。”方倩紧张的一身都是冷汗,生死攸关的时刻。

“姐,你放心吧,我明白怎么做。”他随口也叫了姐。示意她放宽心,不会有闪失的。

“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是准备好了。姐,你能在上面多呆一会么?”

这小子是不是有问题,想让我死在这啊?“你是不让姐住这啊,姐很难受的,一分钟都不想在这待着了,赶快放我下去。”方倩语气不快。

“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在高处手机有信号,给老支书报个平安。来,我告诉你电话号码。”他坦然的说。

“看不出来,你还蛮聪明的么。说号码吧。我在多呆一会。”蒋宇在底下说了号码,方倩在树上拨了号码报了平安。当然没有说自己还在树上挂着。

挂了电话。方倩说:“咱们开始营救计划吧。我一会都在上面待晕了。”

“来吧,我做好准备了。”他摩拳擦掌,欲在一搏。

“蒋宇,你可得使劲啊。我先把肩带从树干上弄下来,你最好把绳子绑在自己的身上,我很重的。”方倩叮嘱着。

“行。我把绳子绑在了腰间。”他使劲的扯着绳子,好让方倩的身体上升。她说的没错,该减肥了,这体重跟他不相上下。方倩小手慢慢伸出来,够到了书包的肩带,顺利的把肩带从枝桠上挪了下来,随后取下肩包扔到了地上。重量突然减轻不少,原来她没有那么重,是肩包搞的鬼,不过在众女子中,她也要属肥胖的主。

“你慢慢的往前挪动,我就慢慢的往下来了,速度不能太快,否则我们俩都会有事。”蒋宇表情严肃,小心翼翼的拽住绳子,一点点向前移动。生怕有个闪失,方倩姑娘就粉身碎骨了。下降的过程是惊心动魄的。

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二人心中十分宽慰。眼见着就一米多高的距离,方倩姑娘就能安全到达地面。突然,系在她腰间的绳子不知怎的松开了,方倩姑娘本来手握着绳子,却因为腰间一松,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从高处跌倒地上,只听方倩姑娘啊呀一声,身体就倒了下去。蒋宇急忙跑过来,扶起她问:“怎么样?”方倩姑娘一脸的痛苦相说:“脚崴到了,有点疼。”

他刚上前去探伤情,方倩姑娘说:“我自己来吧。每次出来都会受伤,我自己都快成医生了。”她自己用手捋了捋脚窠,又绕着疼痛地四处按了按,确定没有骨折,才舒了一口气,说:“没事的,就是扭了一下,过些时日就好了。闹不好,今晚可能要在这宿营了。”

“方倩姐,我背您回去吧。”

方倩姑娘笑笑说:“呵呵,你倒是热心,不过这么远的路,咱们天亮能到家吧,不如这样我们在这休息一晚,明早再走,不是很好,也顺便感受一下这里的夜色。”

他思考再三,说:“也好,方倩姐,您说的对。”老支书那也报了平安,如果母亲问起也就放心了。这样的境遇,这样美丽的姑娘,天公作美啊。

看蒋宇傻里傻气的,也不像坏人,应该靠谱。方倩说:“蒋宇,去把那堆东西打开,里面有简易的充气帐篷,还有些吃的。我们得先把帐篷搭好。”

“姐,我们还是先离开这,找个开阔地点堆篝火吧。这夜里挺冷的。”在山里过夜他比谁都熟悉,这要是不点上火,第二天也冻得不轻。

“看来你很熟悉这里啊,经常来?”方倩肯定了他的建议,自己也经常在外宿营,这点常识是有的。

“是的,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说完,他环顾四周,仿佛这里还有其他的人藏匿在一草一木里。

看他一脸的陶醉,方倩没多问。

“那我就客随主便了,给我一根棍子,我拄着走,你拿那堆东西就行了,你说去哪里比较好?”她在征询蒋宇的意见。

“来的时候你看到那天堂谷了么?”说到天堂谷,他显得很自豪。

“就是那五颜六色的相当感性的花带?”她微笑道,显然她也经过那里,被迷醉过。

“是,就是那里,那的出口有一片开阔地。”

“好吧,就听你的。”蒋宇一边带路一边照看着瘸腿的方倩姑娘。

两个人聊起了闲话。方倩这才知道蒋宇正为着高考烦心着,不知道何去何从。蒋宇也知道了方倩是为了教育殚精竭虑的,才遇到了自己。

这样的夜渐变得动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