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1、走出山里,老支书热情款待

《见面礼》 雪禅子 3553 2012-02-03 15:44:58

  山里的人自古勤劳,这不用说,他们是人类存在的根。当然也都起的早,留着白天大部分的时间忙活在田间地头,精心的伺候庄稼。山里的事物似乎随着人性,天还灰蒙蒙的,鸟儿早就按耐不住叽叽喳喳的四处觅食了。

睡在帐篷里的蒋宇听到鸟儿兴奋的叫声,揉了揉脸,醒了,坐在地上静了半天。也许是多年在外求学,保持着晚睡早起,就养成了习惯,只要天一亮就会自动醒来,从没有一次例外。

昨夜喝了酒,他感觉小肚子都胀满了,爬出帐篷找了块杂草丛生的地方便了一下,大口大口的吸了新鲜空气,又把外面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这才看见方倩姑娘从帐篷里探出头来,笑了笑,算是打招呼了。

“你看,大学生都堕落了吧,早陆曦都起不来了,都是被惯的。”一想到蒋宇起的这么早,自己还懒在帐篷里,她脸就白一阵红一阵的,感觉脸火辣辣的。

“方倩姐姐,话不能这么说啊,你是太累了,我感觉你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他一边忙活着,一边爽快的说。就是这样的性格,说话从来不掖着藏着,也让人喜欢。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蛮会说话的”,又看了一眼外面整理好的包裹,“都收拾好了,那我也得起来了。要不姐姐在弟弟面前可就糗大了。”说完还自嘲的笑了笑。

“姐姐,哪里的话,你腿脚不便么。”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倩,“姐,你现在感觉如何?”

她走到蒋宇面前,活动了一下手脚,“还行,没咋滴,不碍事的。”

方倩姑娘在他面前展示着妖娆的身体,散发出阵阵处子特有的气味,她的身材真是好,不像那些还尚未发育好的高中生都是太平公主,她胸前硕大的两团肉,鼓鼓囊囊的,随着肢体的伸展,有节奏的动着,煞是迷人,可谓人见人爱,如果让哪个男人看到了,口水可就留了一地了,她又撅起了本就翘翘的屁股,一弯腰就能看到衣服下若隐若现的白花花的肉,蒋宇也是人,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一阵的春光乍泄,惹得他浑身燥热,想岔开话题,就等于不打自招了,于是把眼睛放在别处半天,才熄了欲望的无名之火,唾沫咽了一肚子。

他镇定了半天。

“那也要小心点,昨天用酒揉揉就好了,可酒都让我们喝了。”他说完,两个人相视而笑。昨晚实在太尽兴了,什么都忘了,只求的畅谈掏空委屈。

“都收拾好了,我们出发吧,这回就由你这个当地的向导带路。”见他收拾妥当了,自己的肚子也时不时的咕噜的叫,方倩就催着出发了。

“好嘞”,他就扛着方倩的装备走在了最前面,真就有模有样的当起了向导。方倩在后面拄着棍子,小心翼翼的探着路。

“咱们在这合个影吧,你看那谷底多美。”她看到谷底的景色美不胜收,情不自禁说。

“好啊”,蒋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从小到大,就两张照片,面对这样的机会,怎会舍得。山里日子苦,买件新衣服都要在人前显摆半天,去照个相。照相的地方在镇里,那也有人要花上一天的时间,去记录这个百年难遇的一刻。他的两张照片就是买了两次新衣服的时候照的。

在谷底找了个平坦的地把东西放在一边,方倩在一旁调起了相机,让蒋宇选个地坐好,说要试试相机。他倒是会选,坐在一块石头山,背景是一条七彩的花带流过,随着咔嚓一声,他的身影就留在了相机里。她一挥手,示意不要起来,挨着他坐下。第二张才是两个人的合影。

“照片我就留着了,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吧。不过我相信以后我们会见面的。”拍了照,她起身,拍掉身上的土说。

“嗯”,他答应着,但没有想到,这张照片从相机里洗出来,就被冰封在了方倩的钱包里,存在了她的心里,它陪着她走过了千山万水,走过了苦难灾祸。每个哭泣的夜晚,她都拿出来看着,看到蒋宇的脸庞,就像充了电,第二天起来没事人一样,精神焕发的去做事了。

在这个临时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两个人少走了很多弯路,直奔村口而来。

老支书一早看他们还没回来,心咯噔一下,坏了,莫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吃过饭他就在村公所往村口眺望,一想到昨晚方倩姑娘的电话,“老支书,我们跟蒋宇在一起,挺好的,您放心吧。”他也放心了不少。毕竟蒋宇对山里比较熟悉,应该不会出事的。

正在老支书左右不适焦急之际,蒋宇和方倩的身影从村口映射出来。老支书一看是他们,二话不说骑上车子,就奔村口而去。蒋宇也远远的看到了老支书骑着车子风风火火的样子,一定是老支书担心他们,才这么早就赶到了村公所的。见到蒋宇的老支书,一脸担心的表情立刻见了笑容。老支书是真心对待他的。蒋宇是老支书从小看大的人,里面是有感情的。方倩姑娘出了事,那也只是个外人,可蒋宇不一样,他在这里有根。

“你们可回来了,可把我和你婶吓坏了。”老支书一脸的担心,后又现了笑容。话语里不无责怪之意,不无关切之心。

“叔让您担心了。昨晚方倩姑娘崴到了脚,没办法赶夜路,所以天亮了才往回走。”蒋宇解释着。

老支书看着方倩一脸责怪的神情说:“方倩姑娘你说你个姑娘家的,现在没事了吧?”

方倩对老支书的感觉有了一点崇敬。毕竟这个山村是质朴的,人也会天然的善良。老支书是个代表。

“叔叔,真是不好意思,让您担心了。就是脚崴了一下,没事的。”

“没事就好啊。你们还没吃饭吧,你婶还在家做饭呢,我担心你们就到村公所来了,我还想广播一下让乡亲们找找呢,现在不用了,走吧,到家里吃饭吧。”老人家罗哩罗嗦了一阵。

蒋宇偷瞄着方倩姑娘,欲在看她的意思。她干嘛,自己就干嘛。

“走吧,叔叔盛意难却,麻烦您了。”说完,方倩冲蒋宇眨了眨眼。她都饿了好久了,先吃了饭再说。

“哪的话,不光你来了。蒋宇也三年多没回来了,这可是我们家乡的人,那么客气干嘛。”

“叔,不要这么说,晚辈可承受不起啊。”蒋宇老脸通红的说。

三个人说说笑笑就倒了老支书家里。他婶老远的就听到老伴的声音,迎了出来。看到蒋宇那会,婶子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对于她这个大门不迈二门不出的人而言,外界根本不存在。是好久没有见过蒋宇了。

“蒋宇,回来了。好啊,婶子可想你了,都三年没见着了,你妈还好么?”刚见面她就迫不及待的问起了一连串的问题,足见婶子对蒋宇的好。

“老婆子,把客人让屋里去再说也不迟啊。”

四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老支书的家。

“家里就这样,你们别介意啊,随便坐。”婶子热情的招呼着,然后看了看方倩姑娘,“这位就是来我们这的贵客方倩姑娘吧?”

“婶,你好,给你们添麻烦了。”她嘴瞬间变甜了,凹下去的两个酒窝煞是可爱。

“哪里的话,什么麻不麻烦的,年轻人就该出来闯闯,看我们蒋宇也闯出去了,女孩子更不容易了。”婶子是很喜欢这个口齿伶俐的小姑娘。娘俩不断的絮叨。

“老婆子别废话了,去端饭菜吧!蒋宇他们还没吃饭呢。”老支书嗔怪道。

婶子乖乖的去了厨房。

“你看你婶还那样,唠唠叨叨的没完。方倩姑娘你可别见怪啊。”老支书一脸抱歉之意。

方倩倒不以为然,她挺喜欢婶子的。“我妈也这样,婶子好,挺亲切的。”

聊得正酣,婶子从厨房端着菜出来了。

“婶子身体还那么好啊?”蒋宇学着方倩把嘴抹了蜜。

“难得蒋宇还挂着婶子的身子骨,也不如从前了,小病小灾的也有,这不夏天地里干了几天活,就腰酸背痛的,直不起腰了,可能真的老了,你看你都这么大了。”婶子边说边把菜放到桌子上。

“哪有。婶,你看你,根本看不出来你有什么毛病的。”他继续卖乖,言语上不放松。

“蒋宇啊,你这小嘴打小就好使,现在嘴更甜了,哄你婶子开心了。”

方倩姑娘在一旁也说:“婶子,你这身子骨真的好,我妈也您这么大岁数了,身体还没您好呢,我妈都说她能活个一百岁没问题啊。”

婶子让两个精灵古怪的小家伙弄得心花怒放。

“你们读书人就是会说,看姑娘说的多好听。”婶子抿着嘴偷笑。

老支书从柜子里拿了瓶酒说:“老婆子菜齐了吧?”

“齐了,吃吧,没什么好饭,乡下就是家常饭,你们别客气。”说着就靠着老支书坐下了。

蒋宇选择了和方倩姑娘坐在一起。

“方倩姐你饿了,吃吧。”他借花献佛,反客为主。

“蒋宇啊,咱爷俩喝点,没事吧?”老支书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好啊,叔,我陪您。”蒋宇像个男人一抬手,杯子满了酒。

方倩在一旁不乐意了,“叔,给我也来点。”

老支书一脸为难的说:“你一个女孩子,这喝酒就免了吧。”

“叔,你是不知道,方倩姐喝酒很厉害的,她包里都带着黑珍珠呢。”他闪烁其辞,怕方倩在桌底下背地重伤。

“这样啊,没想到方倩姑娘这么豪爽。”老支书还是很犹豫。

方倩从老支书手里夺过了酒瓶。

“哪里哪里,从小爸妈把我当姑娘养着,可我自己却向男孩子方向发展了。”她边到酒边说。蒋宇瞪大了眼睛,不是方倩给自己倒了多少酒,而是给他换了一个大杯子,满了一杯。这笑里藏刀的家伙,明显跟自己过意不去。

几个人,老与少。一桌饭,你一言我一语,吃的其乐融融。婶子跟蒋宇聊起来这些几年村里的事,大事小情,鸡毛蒜皮的都没有放过。蒋宇把家里的情况大概的说了说,在一旁的方倩姑娘只有听的份。

饭后,老支书说要去村公所处理事情,让婶子陪着蒋宇他们说说话。方倩姑娘想去学校看看,听听课。蒋宇表示自己好久没去那了,就舍命陪女子了,出去走一走。婶子执拗不过他们,只好让中午回来吃饭。

蒋宇和方倩答应着,出了门。

了避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