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2、做教育观察者,又上第一堂课

《见面礼》 雪禅子 4591 2012-02-03 15:44:58

  去小学的路上,二人肩并肩的走在一起,聊着天。蒋宇不时的用手指指这,指指那,介绍村里的情况。在他心里村子仿若卢浮宫金碧辉煌,必然要向世人炫耀一番。尤其这个出来炸到的方倩要好生伺候。

在外面,忙完了农活一隅闲暇的村民,围坐在一棵树下,吹起了牛皮。从村头吵到村尾,热情高涨。有人也开小差,眼睛溜溜的瞧着经过的人,掂掂哪个漂亮,哪个有本事,颇有微辞。方倩就是被这些村民的眼睛从上到下亵渎个够,羞赧的躲在蒋宇的阴影里。

有人认出了蒋宇,众人顿时炸了锅。“谁啊?”“你说谁?”“蒋宇?”“哪呢?”随着某人手一指,还在一处谈天说地的村民霎时安静了。大家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过去还是不过去?就考虑个一两秒钟,在热情的驱使下,大家瞬间就都围拢过来,围了蒋宇二人个水泄不通。你问一句,他问一句。问蒋宇什么时候回来的啊?现在在哪里呢?过的怎么样?一大串的问题,蒋宇一一的回答着。

有的扯着他的胳膊到自己家里吃饭,有的跑回家给送些家里产的果子出来,有的大胆的姑娘就用火辣的眼神烤着他,有的……真让老支书说对了,到哪里都要做贼的来去,否则后果自负。

这短短的百十多米路,蒋宇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方倩姑娘在旁边拉着他的胳膊,她可害怕一不留神被这帮热情过头的村民给吃掉了。这场面有点渗人,里三层外三层的,黑压压的人头攒动,难以脱身。注视着被人久久环绕的蒋宇,她突然萌生了某种感觉。或许,眼前这个带着稚嫩笑容略显得羞涩的男孩,就是那个他日能擎起教育这片天空的人,亦或叫做救世主。这么小的年纪,还没有惊天伟业,就受到这些人爱戴。如果翌日他揭竿而起,又会有多少的拥护者?不敢想象。

方倩姑娘漂泊几年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不禁为蒋宇暗暗地激动起来。其实,她的想法也比较狭隘,蒋宇本就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面对自己可亲可敬的同胞,能没有感情么?这里的人不光有对蒋宇的崇拜,还有一种对自己人的祝福和关心。这些感受是不经过这里,生活在这里的人无法得到的。久别之情难抑,场面可想而知。

“大伙还好么?”他像一个历经沙场多年的明星,口吻亲切举止得当,手不自觉的朝人群挥了挥。没等他把话说完,乡亲们齐声呐喊道:“好。”

这连贯的一唱一和,默契中藏满了期盼。

“我想你们。”他有点哽咽,嗓音沙哑。没等他再次把话说完,乡亲们依旧齐声回答:“我们也想你。”

就这样,蒋宇一句问,乡亲们一句答。时间悄悄的溜走了。

问答期间,方倩表现的一阵默然,识大体者知何时该沉默如金。即使身上有救国大任,也要把眼前的正事演好。蒋宇是一脸的幸福,因为激动血液涌动,脖子处的大动脉清晰可见。思念归思念,叙旧归叙旧,但不可耽误大事。在当前最大的事就是陪着方倩去学校,搞教育的实践观摩。这就是两个人的差异,不同的做事风格。方倩是犹豫于感情的释放,做的决定凭直觉。而蒋宇是不会让感情耽误了重要的事情,他知道轻重缓急。也许,在方倩的心里事业不是最重要的,而感情是。

他的无意中表现,却能看得出他做为男人理智的一面。

“我回来得待些日子,我会去一一拜访你们的。这位方倩姑娘是来咱们这小学做调查的。她想把咱们这里变得更好,我也想这里更好。所以我先陪这位方倩小姐去学校了,回头我们再聊。”蒋宇和方倩终于离开了不舍的人群,向小学去了,不过后面还有跟来的好信的人。

走出人群,方倩说道:“想不到你这么有号召力,村民都跟欢迎国家领导人似得。这级别也忒高了点。”说完,眼睛斜着他。

“方倩姐,你说笑了。我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是这里的人收留了我和母亲。从小我就记得乡亲们没事就给我们家送些米面之类的,过年有送饺子的,送猪肉的,我交不起学费了,他们也主动送钱来。这是真感情。你不懂的。”

是啊,她是真不懂。城市里的人是不懂的。他们生活的圈子被禁锢了。砖瓦水泥无形中隔开了人心人情,老死不相来往,何来真的感情。而村里不一样,它是一个天然开放的环境,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谁家的烟筒起火了,谁家的羊走失了,都会在瞬间不胫而走,联系感情的方式随处既是。

“原是这样啊,我说你们的感情怎么那么好呢。”方倩由衷的说道。

“我得感激这里,要不是他们也不会有我的今天。”他表现得很深沉,语言不容一丝的玩笑。

“他们也要感谢你啊,因为你这里有了活力,老支书不一直说么,你是他们的骄傲,这样的村子能出现你这样的人物,也算是奇迹了。”

方倩说的倒是实话。一个地方的活力很大程度靠着人的思维意识。只要有一个尝鲜的人,后面就有追随的人群。地方的活跃指日可待。

“方倩姐姐,我相信这里会出现比我更厉害的人的。”蒋宇闻言,心一喜,却又很淡定的说。

方倩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太武断了,吐了吐舌头。

“呵呵,是姐姐失言了。”

“我知道姐姐的意思。所以我对这里的感情才特别的深。”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学校。

学校不大。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学校有校长和老师,也设有后勤等诸多岗位,组成一个学校该有的框架。校长也从过去的男人换成了当政的中年妇女,妇女接待了他们。当得知来人是蒋宇的时候,她较先前拒人千里之外的嘴脸热情了许多。在这里别人的名字没听过,但蒋宇这个名字谁没听过,那就说明这个人是个聋子。蒋宇简直就是教育界的神话。

妇女校长千言万语终归不断的夸着蒋宇,不知道这话是拍到了马屁上还是拍到了马腿。她看了看旁边静静楚人的方倩,也是一脸笑容的说:“想不到名牌大学生也能来我们这穷乡僻壤之地,实属荣幸之至。”

“您太客气了。我的专业是教育学,研究教育的实践活动是我分内的事。”

方倩的话说的很实在。做教育的就是要搞的教育服服帖帖的,能够让教育极大的为人类的发展延续更好的利用。做教育的就应该是专司其职。她一语道破了做教育的初衷。就不知道妇女校长听了做何感想?

在神话面前,在强大的压力面前,所有的炫耀都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妇女校长是不想侮辱自己的。

“此言差矣。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少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这些老辈们是赶不上了。说吧,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妇女校长十分谦虚的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教室里听听课,跟踪你们整个的教学过程。当然我也会把我自己的一点心得分享给各位老师的。”

妇女校长点点头,可能是习惯的动作。

“你们跟我来吧。”

她带着蒋宇和方倩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方倩小姐,你准备听哪个年纪的?”

“这样吧,我听一年年级的,蒋宇听三年级的,如何?”说完,方倩望了望蒋宇,意在征求意见。

“我没问题。”他欣然许诺。

“好。那我们从三年级开始吧。”妇女校长事情也比较多,想安排完之后,回去办公,所以说话很爽快,做事也干净利落。

一边走着,方倩一边给蒋宇讲着听课需要听什么。蒋宇不住的点头,在本子上圈圈点点的。他们走到三年级教室的门口,这时还没下课。老师还在讲台上滔滔不觉的讲着格林童话的故事。

妇女校长朝着门口歪了一下头,对里面讲课的老师说:“余老师你出来一下。”余老师听到校长大人的话,放下教鞭,乖乖的走出了屋子。

“校长,您什么事?”这位余老师说的很客气,看来跟校长的关系也不太好。

“来我给你介绍两个人,这位是蒋宇,咱们家乡人的骄傲啊。这位是方倩小姐,他们再做教育实践活动的调查,准备在我们这听课,咱们配合一下。”听了校长的介绍。余老师很老练的过来和蒋宇握了握手,看着面前的小伙子说:“你就是蒋宇?,真的是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啊。”

蒋宇礼貌性的点了一下头说:“你好余老师,我是蒋宇,您谬赞了。”他感觉余老师手劲很大,手都被掐红了。

余老师惊喜的说:“孩子们只听的你如雷贯耳的事迹和名字,却没亲见你。今天看到你来,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欢迎你。”手在蒋宇的手上重重的拍了两下。

这里的老师很是怪异,喜欢重口味。难道她不喜欢男人,反倒喜欢女人?和蒋宇的热情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但和方倩象征性的握手显得很仪式,却握了个天长好久,外人看来还以为她们旧相识呢。

“蒋宇,你就跟余老师去吧,我带方倩小姐去一年级。”妇女校长催促道。她等着众人客套等的有点着急了。

“好的。”蒋宇应了一声,就随着余老师去了班级。

余老师兴奋的跨上讲台,面向同学们说:“同学们,静一静。今天给你们个惊喜,你们都知道蒋宇大哥哥的故事,可你们见过蒋宇么?”

同学们还幼稚的声音回答:“没见过。”声音拉了老长,这让蒋宇轻易的就想到幼儿班的小学生,喊着“幼儿班上课了”。让人感觉腻歪的同时,也感受到孩子们的稚气的可爱。

“今天的惊喜就是……”说到这,余老师望了蒋宇一眼,接着说:“惊喜就是让你们亲眼见一见蒋宇哥哥,好么?”

“好。”同学们齐声回答。同学们一直口径的表现,使得余老师泛出意料中满意的笑容。

“那站在你们面前的这位英俊的大哥哥,就是蒋宇。大家欢迎。”

同学们这回沸腾了,几十张小嘴,瞬间开动,叽叽喳喳没完。高声呼喊着蒋宇哥哥的名字。

“看,孩子们见到你多么高兴。你给大家说些话吧,你说的话孩子们会听的。”余老师这话是跟蒋宇说的。平日里上课的气氛都是死气沉沉的,除了周末放假的欢呼,同学们对学习抱有的态度都很紧张,心里当然也苦。没想到,蒋宇的到来却一改往日,看来偶像的力量不可小觑。

“既然这样我就说说吧。”他走到台上,面向着与当初自己相仿的孩子。

“那大哥哥就跟你们聊聊天好么?”他表现的很柔和。跟孩子的交流是一种乐趣,说话之前,心里没那么复杂。

孩子们答道:“好。”

他清了清嗓子。

“曾经就是在这里,在这个讲台上,我那个时候也是三年级。一个老师给我们这些孩子上了人生的第一课,至今我都难以忘记课的内容,你的理想是什么?”说到这,他表现的很激动,手不住的颤动。

他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大字“你的理想是什么?”,和当初的鞠老师一样。他的神情表现的更加严肃。余老师在一旁也紧张的握着自己的手,看向蒋宇的表情一脸的崇拜。

“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理想是什么。老师就开导我们。说理想就是你以后想要干什么,想要成就怎样的事业。我们才恍然大悟。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说了自己的理想。有的说做医生,有的说当老师,可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是真的不知道。孩子们,今天我在这里也作为你们的老师,问一问你们的理想是什么?你们会说些什么?”说完,他期待的看着台下的孩子,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孩子们在底下七嘴八舌的说开了,站起来主动表达的同学各个都激情四射,真有点中流击水的感觉。理由充分,条理清楚。这一堂课蒋宇过的很累,却很欣慰,他看到了希望。迷惘的一代终究要觉醒。余老师倒是很激动,没想到蒋宇给孩子们上课的同时,也给自己上了一堂人生的大课。

蒋宇就是蒋宇,总能给人惊喜。

下课了,余老师恭维的说:“蒋宇,你真的很厉害。一堂课让孩子们找到了自己。”

“不是我厉害,是鞠老师交给我这些的,没有她我不会有今天。”他淡淡的说道。

“鞠老师确实是位好老师。她现在已经被调走了,你问问校长,她应该知道去了哪里。”后来蒋宇问了校长鞠老师的下落,说是被调去别的地方当校长去了,具体的地也不太清楚。蒋宇只好作罢,但是在心里像有个疙瘩始终没解开。

方倩知道蒋宇给同学们讲的第一堂课后,更佩服起他来。

“蒋宇,真没想到你这么有潜质,看孩子们崇拜你的眼神,不如你当老师得了。对了,你怎么想到用这么个话题开启你的课程的。”

“都是过去的事了,有一位这的老老师给我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这个话题。”他的眼神里藏着些东西,常人难以理解。那是对一位生命导师的思念。

“难怪,你这么厉害,千里马遇到伯乐了”

“是啊,让我跑起来飞快的伯乐,我人生的导师。”

谈到鞠老师就不免让蒋宇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