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7、高考失利,穗安一行

《见面礼》 雪禅子 2986 2012-02-03 15:44:58

  这边的蒋宇,一边在拾掇起高中的点滴,从中分析自己高考失利的原因。因着一时大意而失去高升的机会,让他懊恼不已。一边构造着印象中大学的蓝图,虽然上了一个大学,但比起他心中所想还差的远矣。那时,他还没有能力和够宽的视野,去触碰这个在他的地盘里神秘了多年的事物。真的触碰到大学,也未必真的能够了解到大学的本质,更不可能知道它矗立的初衷。就算是今天正在就读教育的,或者已经在教育岗位的,也未必能够身体力行,做一只发光发热的蜡烛。更不要说能去好好的研究一下,教育这门关系到沧海桑田的社会科学了。假如当初的一个选择真的是对大学的诠释,也就不会有他后来两年情感与学业的颠簸了。

远在镇里,也没挡住消息的传播。村里来镇里办事的人听说他考上了大学,回去一哄扬,家乡的人都知道了。知道当年神话中的蒋宇又一次鹤立鸡群,考上了大学。张罗着给他操办操办,喜庆喜庆,这也算是村里一年当中工作的大事。蒋宇倒是无所谓,村里的人唯恐天下不乱的颇多,经世的少,有点大事小情也能轰动几年。再说他们是不知道大学好坏的,上了大学就是好样的,不把蒋宇当祖宗供着才怪,说不定这个大学生哪一天飞黄腾达了,也能捞捞这穷乡僻壤。现在露脸正是时候。

母亲看着儿子左右不适的样子很是担心。

“蒋宇啊,老支书问什么时候你能回去看看,乡亲们都想你了,在你走之前还要给你操办操办。”虽然蒋宇高考有点不尽如人意,但做为母亲的还是替他高兴,让她在人前脸上有光。

“操办啥啊?我又不是结婚,我又不是当什么大官了,在外面混迟早是要还得,让他们别破费了。”显然,蒋宇不喜欢阿谀奉承这一套,他天性自然,不喜欢有目的的做作。

“再怎么也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啊。你要是呆不住就回去看看吧,我给老支书打个电话。”说着母亲真就拨了村里的电话。

聊完了电话,母亲伸出手说:“我跟老支书说好了。给你家里的钥匙你也回家看看,妈这走不开,就不回去了。”蒋宇想想,回去散散心也好。山里的风光也是不错的,自从上了高中就没时间回去。一晃都三年了,再不回去看看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

“妈,我会早去早回的,到时候电话联系。要不我去小学吧,给孩子们上上课。”他接过母亲手中的钥匙说道。

“怎么都行,你给我打个电话说声啊。”母亲似是松了一口气,孩子的心思她明白,可家里的状况也摆在眼前。她不好说什么,说多了就是给蒋宇更多的压力,还是让儿子自己选择为好。

告别了母亲,蒋宇一个人怀揣着久不见心切的意味,骑着单车飞驰在曾经走惯了的林荫路上。

说到林**还真是美不胜收。前两年上头说来视察,市里镇里村里都搞美化运动,这平时不沾几个人星的林**也淋了甘露,一时间变了摸样,英姿飒爽起来。歪的斜的的树木遭了泱,被伐掉做了劈材,笔直的树留在这里当了花瓶。路两旁的大沟也没放过,野草各个连根拔起,可想这个力度之大,可谓做到了寸草不生。没了野草野花,这又单调了点。搞园艺的就手自己开了个苗圃子,种上了花草,想借题发挥,捞一把假公济私的钱。市里当然默许了,整条路都用的苗圃子里的花草,花了一大笔钱自是不用说,倒也成全了搞园艺的,瞬间脱了贫。沟里的草锄了,两旁的树直了,路两边还种上了人工的花花草草,也别有一番风味。似乎路的那头尽是繁华之地。为此,省里视察的人也对此大放厥词,夸赞领导有方,林**作为了穗安形象的一揽子工程之首。小小的林**,迎来了大大的投资。当官的升了官,搞园艺的也发了家,他们不谋而合的感谢林**的主意,每年都有一次在这里祭奠的活动,作为对它的回报。所以到现在这条路都保持的很完整。

这二十里林荫路,他走的最畅快,因为这边风景独好。

半个多小时走完了全程,累的他一身臭汗。眼见宁静的小山村就在眼前,他更卖力气了,一副吃奶样,吭哧吭哧的。

好不容易脱离了迷醉的林**,车就骑到了村公所。蒋宇一边擦着满脸下流的汗液,一边把车停在村公所空地上。村支书在屋里老眼昏花的瞧了半天,这黑乎乎的小伙子他还是有印象的。老远的他就从屋里迎了出来。

“今天是怎么了?老有贵客到。蒋宇你来了,早上你婶还和我念叨你呢,人真不经念叨啊。”老支书一见到蒋宇,老气横秋的脸上,绽放出朵朵笑意的小花。

“叔,您还记得我啊?这几年您可好啊?我妈老念叨您呢。”望着老支书雪白的头发,蒋宇心里一阵心酸,这片土地他经营了这些年,从落魄到现在有点起色,着实的不容易。老支书是个好人,他不免多关心几句。

老支书眼泪巴碴的说:“哪能不记得啊,你走的时候还是我送的。一晃都三年了,真快啊!你都长这么大了,老头子我也要入土了。那个,你妈还好吧?”

“母亲挺好的。还经营她的食杂店呢。”蒋宇跟在老支书的身后,边进屋边说。

“好啊,身子骨硬着就好啊。你妈这些年拉扯你不容易啊,可算熬出头了。听说你考上了大学,村里的人啊都传神了。你没白让乡亲们惦记,又给咱们村里争了光。”老支书一见到他话匣子就打开了。他始终把蒋宇当成村里人,自己人。

这些话语流露出的温情,使得蒋宇一脸燥热。他解释说母亲因为店里的事走不开。老支书倒也通情达理,连连摆手,说没事的,都是自己人。两个人唠着家常,整个下午的时间都在东拉西扯。蒋宇都不知道自己那么能说,从家里聊到村里,从村里聊到市里,甚至整出了国外。但涉及最多的话题无非也就说些学校的生活,和穗安三年来的发展情况。

“你要不来我还真忘了,今天来了一个女大学生,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跟我说要做教育实践写实这类子事情,我老头子也不知道她搞啥子。一个女孩子出到这么远的地方也不容易,我给她安排了歇脚的地方。没想到就一会功夫人不见了,有村民说她向咱山里方向去了。”蒋宇没来之前,老支书就在屋里徘徊左右。方倩的不见可是不妙的事,一个大活人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丢了,或者有点闪失,对谁他都是没法交代的。所以就决定先安排两个人,天黑了她还不回来的话就带人去找。没想到蒋宇一来倒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什么样的人?”他有点好奇,什么样的女人对这里还有兴趣,而且还只身犯险。

“长得白白净净的,还挺受端详的。穿的时髦,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城市里长大的,没受过苦。我还以为就是走走形式,盖几个章就走了。没想到她还带来一个帐篷,说自己经常野外露宿,不要我多管。你说,来这的人我能不管么?出点啥事,我老头子是负担不起啊。”老支书似乎在哀怨方倩不懂事,惹得他满腹牢骚。

“一会我去找找,要不天黑了,山里的路她又不熟悉,是走不出来的。”蒋宇如实的说。

“那我赶紧让别人去找。你先到我家去,让你婶子给你做点好吃的,你婶子总唠叨你啊,咱们爷俩再聊聊。你一定要偷着去啊,要不村里有人看见了,你就脱不开身了。”老支书打心眼里喜欢蒋宇这小子,说话满是关切之意。

“叔,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乡亲们,这几年我们母子二人给乡里乡亲的添了不少麻烦。也顺便到山里看看,山里一直是我们这些孩子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过几天上大学了,就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了。这次就让我去找吧,我对那里也比较熟悉。”他决定一个人去走走,先到山里转转,这个地方有很美的记忆。

“这怎么的好,你是贵客。万一有什么事呢。不行,你不能去,我让别的人去。”老支书一想到他孤身一人去山里,就固执的否定了他的提议。

“叔,您放心吧,那里我熟悉,里面也没有什么,都是空山了,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出来,您放心好了。”他铁了心。

老支书执拗不过蒋宇,嘱咐道:“要小心啊,快去快回,有事打叔电话。”

他点了点头,目光深邃的望着村外的远山,失神了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