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回归童年,美好记忆

《见面礼》 雪禅子 2632 2012-02-03 15:44:58

  告别了村支书,他又飞身上了单车,向村口疾驰而去。“年轻啊,就是年轻啊。”老支书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嘴里呢喃着。

进山的路从村口一直延伸到后山脚下,再往前路越走越窄,两旁被高高的植被簇拥着,车子略显多余了,于是他丢了车子步行起来。大山来到了眼前,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孩娃子时在山里上串下跳的日子,或许这山里还珍藏着他和那些发小的身影。他还记得自己写的一首诗:花开映苍穹,不过细雨时,一片芳草地,千年落情殇。不知道现在的大山是不是还如那时一样让人爱恋。

遥望远方,夏季晴空,万里丝云缭绕。虽将近傍晚,夕阳映红欲远去,山边也透着风景的秀丽。回望来时的方向,整个村子都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陶隐人笔下流露的世外桃源,一曰种田,二曰悠然,活似神仙。也恰如其分的对这里的田园生活点睛一笔。它的确是传说中的隐士仙乐之地,承揽忧愁之地。山还是那样的青翠静谧,水还是那样的清幽甜美,这样的山水才能给予世人无限静下去的恬淡。诗云“鸟鸣山更幽”,时而鸟的轻啼也添的寂静别有韵味。或许,在这,远离都市繁华的生活才能释放人行为上的拘谨,捞的颐养天年。原来隐士深居于此是何等的闲适,而又何等的愉悦。

是否自己也在这里挑一块地,建一座木板小屋,犁一块耕田,相遇一位姣好的姑娘相爱到老。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植物为邻,与动物为友,与天地万物相扶持。不去考虑什么高考失利与否影响到的别人的眼色,不去深究上了大学该选何种热门专业而毕业后才能在社会立足,更不用烦心各种工作的高低贵贱引来的天长日久的长舌妇……在这里,填满脑海的都是轻盈和浪漫,与爱人相携手,与自然互默契。白天不尽的恩爱蜜语放在晚上秉烛畅聊,一时兴起的诗篇同带入梦里续说。

他一个人思绪凝重的向深山中走去。现在,他什么都不怕。黑夜的泥泞不怕,虎豹豺狼的野兽不怕,只是内心的孤寂让他变得落寞而已。这山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留存有他的痕迹,每走一步他都驻足半天,小心的拾掇起记忆小盒子里的光景。记得小时候,村里不安分的孩子们,无论是豆蔻年华的弟妹,还是三十而立的哥姐,经常出没在山里厮混在一起。这里惊险奇特的地方就是他们经常光顾的场所,猎奇成为一种乐趣。

他们也时常扮作野人在这里过夜。这里没有野兽,夜晚的这里多的只是温馨,头上星光灿烂,林间松香阵阵,大地广阔平坦,留有阳光的余热。点一堆篝火,围坐一起,唱着歌,跳着舞,互诉着山里的神话传说,鬼怪魍魉。累了躺在地上,小憩。困了找一处枯草垫厚的地,睡去。这是他和许多朋友童年最甜美的回忆了。

如今,这些都已经远走,人去楼空。只是他还有机会回到这里,却也少了份情调。其他的发小都走出去很多年再也没回来过,不知道他们在外面会不会有这样的际遇,这样的欢乐。他们会不会怀念过去,会不会在闲暇的日子在家乡的方向上眺望?他依旧走着,思路颠簸。

对于他来说,战胜这里不需要提前的奇思妙想,野外的生存简直是小菜一碟。他相信,过了多年后很多孩子还会和他们过去一样,吃的东西被高高的擎在树上空的乌鸦窝里,以备不时之需。如果哪天和家人闹了小别扭,约上伙伴在这里赌气,躲一躲劈头盖脸的打骂。他也相信,孩子们会在树丛中干燥的空地藏有点火的装置——火柴或者更漂亮的打火机。这些都是过去他们在这生存的一套。

有一点,他们不会藏匿指南针这种先进的玩具,也许会放有望远镜。无论白昼还是黑夜,这里的孩子闭上眼睛也能顺利的走出这浓密的大山。白天可见到的山路都是玩耍的孩子们进出山里自己一脚一脚踏出来的,就是一些年轻的樵夫去山里砍材,也会选择走这条路,因为放心。晚上的路却是孩子们心里的路。无论夜晚有没有微灿的星辰,有没有银色的月光,孩子们凭着心头的记忆,摸着黑自由的来去。这是一种岁月的沉淀。

遥想着当年,他那么有把握的进出山林,可是现实生活中的他是那么的不知所措,不是没有选择,是无路可走。如果是从生活那个岔路口来的时候没有做出现在的决定,也许还可以……可是人走黑夜的路,走了一半退回去的可能性是渺茫的。不是因为胆小,是因为已经明了路的状况,随便的改变路线对于整个人生来说,那是一种难以确定的不幸。就像现在他走在山里的小路上,不能回头看一眼。选择了这条路上的激情你就失去了那条路上的蜜意。所以,无论前路多么崎岖难走,对于一往无前的人来说,也如履平地。这座大山在他的心里成为了一片特别供人欣赏的愿景,走过了就能让人徒增欣慰,忘却烦恼。走马细观花也算是好的选择。

他端着心事,不晓得又是多远的路。前面灌木丛虚掩着的山谷带着笑靥迎面而来,远远的就见一条有些狭窄的五颜六色的带子在谷地延伸开来,直到淹没在山的纵深处,还隐约可见。没想到,经过多个春秋风雨无情的洗礼,天堂谷貌美如常。天堂谷是他们这些幼小的孩子给这花草富饶之地的命名,这里虽然地势起伏不定,却也有着异常的美丽。它就像大山里的奇葩。有个发小开玩笑的说:“这里真是个天堂,瞧那小花,迷死人。要是把这里说给隔壁的二丫听,你说她会信么?”大家都说:“她会爱上你的。”

“听说,天堂里人的心都是善良的,天堂里的人都会幸福的,所以我们善良,我们会幸福。”这是二丫说的。当然她没有爱上那个发小。有些人也似乎忘记了这个故事,但记住了“天堂”这个美丽的名字,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享受一刻的美好,美其名曰“天堂谷”。

它就像含苞待放的美人,没有人选择蹂躏她,只是呵护。面对它,蒋宇难抑兴奋。几步并一步,不管脚下的羁绊,如若发现野花野草新大陆一样,痴迷着,步履蹒跚。这里隐约有个好似入口的地方,开口宽阔而平坦。他继续走着,觊觎着,感慨着这壮丽的心碎。来到谷底,他自觉的闭上双目,不需眼观,只要心道。身体投放在空气中,就能感受到即来的幸福。当初孩子们发现这里,还以为哪位有心人特意而为。各色的花如刻意雕琢一般,按一定的顺序排列开来,组成让人眩目的图案。颜色各异的小花一直延伸铺满整个谷底,谷底变成了一条花色的河流。对于每个凡人来说,此时此景,你还想挪动半步么?

即使这是个陷阱,也会不由自主的走过去,融入其中。被花的香味迷醉或毒死,也要做一个短暂的活神仙。他缓缓的蹲下,贪婪的吮@吸着花的奇香,不管是渐渐侵蚀而来的黑暗,还是深夜之前的巨寒,一切都在此时显得无足轻重了。

内心里温情和愉悦超乎尘世所欲,这才是真实的。

他从陶醉中回过神来,赞叹这片土地的神奇。饱经风霜的他深感于此超乎凡尘的心境。他似乎有点明白了。

人求的心静,在何处都是修行。感喟的事物存在,内心里最高尚的东西就会闪现,那就是你达到的个人仙境。

成仙无需远足,唯心灵之土踏尽,仙境自然会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