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9、难料苦难,动情落泪

《见面礼》 雪禅子 1518 2012-02-03 15:44:58

  狂风呼啸了一阵,推着疲惫的双腿,受着冻,他好不容易出了站口。蒋宇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再怎么也不敢前进一步,这一步即使在未来可能改变向隅的历史,但走起来确实很艰难。

在车站昏黄的路灯映照下,蒋宇终于看清了这里,不禁唏嘘不已,它没有广场的样子,先前铺的砖已残破不堪,要不是掉了一块,要不是倒翻在路面上,使得地面坑坑洼洼的,不再平坦,人走在上面也是一瘸一拐的,不小心就得崴了脚。再回头看看车站的出口,上面挂着的几个大金字也丢了一个,车站名字已不复存在,读来就成了向站,哪有向隅车站的样子,广场上走动的除了几个车站的工作人员,似乎不存在乘客的影子,超出视线,眼前一片漆黑。这太荒凉了,不是一般的荒凉,简直……

它完全刺激着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每一根神经。蒋宇就这样呆立在原地,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帽子,胸口也因为激动而起伏不定,大口大口的呼出白气,看着视线里所能容纳掉的事物,却也忘记了外面的寒冷。

从车站到有人家的一路上都是那么的荒凉,有雪的地方留有片片枯黄的野草,零星的点缀在本已贫瘠的土地上。远处偶尔能用肉眼看到点点的灯光在闪动。这让蒋宇联想到五大连池车站的环境,也是这个样子,也出生于天然土堆里,但是五大连池的城镇与这里相比却灯火辉煌,这里少了人的气息。

率先走出车站的雪禅就站在蒋宇的前面,也愣愣的看着眼前难以承受的景象,她这个从大城市过来的人,从小就未受过苦的人,从来没有离开城市到过乡村的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是有人类存在的地方么?要不是火车停在这里,有人类的文明在这里,她真的有些不信,或许自己是在梦中,做了一个惨淡的梦,可眼前就是自己的目的地,无论你怎么的不相信,它就存在于现实,必须去面对,要不你打倒困难,改变它,要不会让困难打倒,放弃它,她是来的太突然了,只是来了就不能退缩,慢慢的,她的眼睛也变得湿润了,不知道前进的路上还会有什么,但是她必须去接受,自己争着要来,一路上想的不就是要在这里做些什么么,自己一定要坚强。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脆弱的女人,在这样失落的时候,她希望的是身边有一个支撑自己的人,有个肩膀可依靠,倒下了还有人给扶起来,流泪的时候能有个人给轻轻的抹掉,能鼓励着她继续上路。

蒋宇艰难的走到雪禅身边,肩并肩的目视着前方,与她一同承担此刻有震惊而来的压力,又拍了拍她稚嫩的肩膀,安慰着说:“我知道你的感受,确实是个打击。既然我们来了,就要去做点什么,纵使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得克服,这是我们的选择。来,坚强点,整理一下思绪,明天我们大干一场,改变它。”雪禅再也抑制不住了积压的情感,转过脸就扑在蒋宇的怀里,靠在他的肩上抽涕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但碰到这样的场景就是不能自己,这苦难对每个人来说,只能用泪水洗去内心的委屈。蒋宇挺立在那里,像一个巨人,显得很镇定,但是心跳动的声音是响亮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是好。可他不能犹豫,也不能伤感,雪禅已经哭的泪人了,如果此刻他也不由分说的,发泄内心的情感,这趟向隅之行的目的就大打折扣了,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做一个男人,硬汉,顶住一切压力,天塌下来,也得撑起一角。

在寒冷中折腾了好一会,雪禅感觉好多了,才意识到自己依旧靠在蒋宇的身上,弄的一阵不好意思,抿了抿嘴说:“不好意思啊,瞧我这没出息的样,见笑了,瞧,还给你肩弄湿了。”

蒋宇还是关切的眼神,温柔的说:“没事,谁都有脆弱的时候,我们出门在外的,遇到的事情会很多,有时候就会面临精神崩溃,都正常。在这你就当我是你的好朋友,亲人就好了。不要见外。”

听了他的话,雪禅心里阵阵感动,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干脆的说:“嗯。咱们走吧,可饿坏了。”

于是他们收起了怜悯的心,带着希望向着远处那微弱的灯光踽踽而行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