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6、回忆,相遇前奏,匆匆答卷为何?

《见面礼》 雪禅子 4873 2012-02-03 15:44:58

  这次远道而来,蒋宇想的很多,也着实的准备了一番,对向隅小学的勾画也做到了巧夺天工,可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在这鸟不拉多少屎的地方,也能遇到自己的梦中人。

那时还在学校,他就通过报导得知了向隅这个地方。在向隅生活艰苦,教师工资也低,没有哪个老师愿意到那里去教书。很多同学都看过这个报导,他们的眼睛也被泪润的红红的。同学们没有想到在这个印象里美丽的国度还会有那样藏着无尽苦难的地方,还在那里存在着那么多煎熬着的同胞,在那里还有那么多双求知无望的眼睛,真的不可思议,难道我们都受到了泱泱大国本身形状的欺骗?

向隅不是一个意外,是必然。不用怎么宣传,只要有心,你抬脚之际或许就会有苦难,甚至而带来灾难。外面数不清的地方都有苦难,不是单纯的没有钱,是没有生钱的本领,是精神上的巨大亏空。我们就算把它当作一个发展中必须经过的不平衡阶段吧,但是谁会想到向隅居然能苦到超乎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这在蒋宇心里钻心的疼痛。

那天晚上夜深到快天明了,他还是仰躺在床上,毫无睡意。我该不该去做一个人,做一个懦夫不可以么,和他们一样?潮流就是这样完全的自私,何不随波逐流?倒行逆施能够抗衡世俗的鄙陋么?他突然感觉自己不自信了,在浩瀚的星际间自己算是什么?一个肉体的动物。虽然弱小的肉体承受不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打击,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到过那里,压抑着自己的愤怒,悄悄的绕过层层的等级封锁,看自己能为那里做些什么,哪怕给他们带些知识也行,至少能给他们些帮助。那里或许有着天命。

大学的课程本来就寥寥,自觉的人或许会有收获。蒋宇不是赞成逃课,但也从不反对。利用更多的时间去图书馆,是一个精明之人的必然选择。大二上学期的课程少的可怜,很多人都开始惋惜自己的学费,当然蒋宇也在这个行列,为了挽回金钱上的损失,他不得不去选择自学,也许回家能够有个交代。因为考虑到向隅的行程,他选得课都比较靠前,考试时间都很集中,早早了事,早早了却心愿。这样的安排能有多的时间去做应该做的事情,他听别人嘴里常叨叨什么都是浮云,也就学会了,选了课,手往桌上一拍,来了句“都他妈是浮云”。唯一让他牵挂着的,难以放下的就是向隅孩子们要读书的声音,这就是他所认为的该去做的事情。

时间逝如流水,岁月行若暮歌。期末的考试把喧闹的学校带到了死一般沉静的时刻,平时床上懒做的公主和少爷们,也参合到考试前擦枪的行列,临阵磨枪不亮也光,至少要和书本有个照面,考场上也相应的有个照应。蒋宇这种在别人眼里很正经的人,与旁人无异,躲到自习室里擦快抢,应了那句话“平时不用功临阵抱佛脚”,就是不知道这个佛教谁抱来合适。蒋宇是寝室最先尝考试这鲜的,知道他底的人都幸灾乐祸,选了靠前的课,却不做好准备,这年头装逼也得实在点啊。考试的时候,他坚持着,没让自己因卷子的恶心吐一地。不知道是不是可怜他的华而不实,出的题对路的很,自己会的都考了,不会的一概没有。这种心情溢于言表,用尽力气把字写满卷子就行了。因为心里激动,笔在他手下飞速的转动,手心里冒出了浓密的汗液。身体也随着胳膊的晃动,不自觉的抖动着,弄得后面考试的小妹妹,一阵的郁闷,以为他是故意的,在暗示要抄自己的答案,骂骂咧咧了好几句。

这几夜他一直想着去向隅的事情,为那里的担心像要把他身体抽干了一样,脑袋晕沉的很。明天出发在即,他不敢想这路上有怎样的遭遇,到了那又怎么面对它的破落,如何给那些无辜的眼神希望。他就这样一边答着卷子一边在心里挣扎。在卷面上龙飞凤舞了半个小时,也算是对这学期所学的知识有了个交代,他满意的看着干净整洁的卷子,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他的异动没有逃过后面焦急答卷的妹子的眼睛,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人,也是一匹黑马,看蒋宇交了卷子,自己也聒噪起来,管它会与不会都混了个脸熟,得不得分就难以定夺了。她以为蒋宇是自己人,无非是个好吃懒学的人,打一进门就没看起他。殊不知,成绩出来的时候,她自己得补考,而蒋宇却要挑起最高分的大梁。

收拾好考试用具,他本能的甩甩头发扮酷,好似别人不知道他第一个交卷似得。整理了衣服,转身昂着头向门口走去,张狂不已。他很随性,开门也是,一般不光用手,而是手脚并用。身体还没飘到门口,短短的一步之遥,一轮倩影抢先走在了前面,挡住了他的视线,这不是不给他表现的机会么。就在他火爆的脾气要喷发的时候,一双圆润的玉手轻轻的推开了门,人出去后,还没忘给他留个门。丫的还挺懂事,没忘自己门童的身份。蒋宇跟了出去,想看看是谁,做事这么让人放心。等能瞥到那厮衣角了,蒋宇马上平复了起伏的心情,大气不敢喘一下,走路也变得战战兢兢。何方神圣有如此能耐,让先前还嚣张跋扈的蒋宇瞬间成了温顺的小绵羊。这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觊觎久已的妙美佳人--雪禅同志。

“你答的够快的了,干嘛这么着急呢?”一句话惊得想入非非中的蒋宇,魂飞魄散。顿时脸红脖子粗,尴尬不已。其实,雪禅是特意的,就想灭灭他的威风,谁让他平日里老跟自己作对了。

“你还说我呢,你答得不是比我快多了,巾帼不让须眉。不知雪禅姑娘匆匆答卷为哪般?难道佳人有约,抑或什么事喜上眉梢?”她给自己开门,又主动搭讪,这预示着什么?蒋宇心里激动的很,嘴上却淡淡的说。听了蒋宇恭维的话雪禅嫣然一笑。

这一笑,在蒋宇看来,它美不胜收。像蜜糖一样从嘴里甜到心里,它能融掉内心的伤痛。蒋宇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内心里就认定了不会有开始。他奇怪于雪禅总是能出现在自己苦痛的时候,她的出现总能给自己带来宽慰。

“假期有什么打算?”雪禅好奇的问。

“保密,开学告诉你,给你写个报告。”刚说没几句话,蒋宇就没了正形。

“嘿,还保密上了,那我就开学检查你报告吧。”雪禅见他故作神秘,也就当仁不让。

“你怎么安排的?”

“呵呵,我啊,我啊,保密,到时候我也写个报告给你。”话毕两个人不约的笑了。

一年多的时间,从初识到相知,似乎时间短暂了点。一个人了解一个人,一个人肯定一个人,不是光靠表面的语言沟通,而是更多的依赖于两个人共同的经历。从这点来看在现有的条件下,他几乎已然没有一个可行的机会。

这层异性关系似是有些耐人寻味,融洽中不失尊重,欢笑中又略显悲情,这是谁的欣喜这又是谁的伤感就不得而知了。他却没能够在日常的交往中找到熟悉的感觉,这样一厢情愿的身份还很别扭。这一系列的心理作用,催促着发生了难于常人理解的事。他能跟毓熙在一起,也许就是把可怜的毓熙当作了雪禅的替代品。他能与唐幂在一起,或许是没有捕捉到一种别人特别是雪禅感情的怜惜,能轻松的和苏家畅掉进感情的陷阱,或许也是因为那份渴求已久却无果的感情。可当时,他和雪禅也只是比一班同学要好一点的普通朋友而已。这就难怪蒋宇偷情了。

静静的望断雪禅离去的背影,他内心一阵阵的叹息,这么好的女孩,已经名花有主,他们再也不会有更多交集,何不自寻出路?想到这,蒋宇疯跑起来,他想甩掉存在脑海里的这些念头,忘掉暂时的失落。回去收拾好东西,用心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回到宿舍,门锁着。可能寝室的兄弟还没答完卷子,都叫他们平时别贪玩,面对穷凶极恶的考试怎可放松警惕,挂科事小,交钱是大。简单的收拾了行李,他就匆匆的出校买票去了。车票代售点就在学校门口,不过,一到放假代售点就人满为患。人不论多少,都一票难求,这是天朝的一大特色。多亏今年过年比较晚,放假又比较早,加上去的地方又比较偏僻等诸多的有利因素,使得挤进挤出的蒋宇还是幸运的买到了座票。他一边把票放到兜里一边给家里打着电话,告诉母亲他要去向隅小学,可能晚回家两个月,莫担心。母亲嘱咐儿子要照顾好自己,唠叨了很多。

他边走边应着电话。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眼就望到了绝尘而来的雪禅。蒋宇点头示意了一下,捂住话筒问:“雪禅,你这是去哪?”

“去买车票。”她早就看到蒋宇一个人在前面绕来绕去的,无奈自己走的很快,碰了个正着。蒋宇哦了一声,继续前行。

挂了家里的电话,他感觉哪不对劲。雪禅家离学校很近,那里不经过火车的,以前雪禅都是坐客车回家的,这回她买票要去哪呢?难道是给别人买的票?难道是给梁木子?他猜测着,也猜不到,干脆不猜了。正在这时,经典的电话铃声响起,“我是一个坏男人……”寝室兄弟们来电。小六传达寝室同志们的意思:大家知道蒋宇今天考完,明天可能就直奔车站,分别之际要聚上聚。

一个学期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好不容易人齐了就出去聚聚。这也是大学里比较有温情的一件事。“你们出来吧,我在校门口呢,齐了我们一起出去找饭店。”蒋宇是个急性子。

在大学里值得庆幸的事没几样,学业突出得了奖学金,有钱或者人品爆发找到一位女朋友,但平常人最在乎的是自己有多少朋友。这些性格各异来自五湖四海的寝室兄弟,是他非常看重和珍惜的。蒋宇一边在大门口冻得哆哆嗦嗦的等待着,一边欣赏着从身边走过的美女。外面虽然近零度的气温,但是美女们还是不惜冻人而穿的美丽,露着美腿。蒋宇戳着手,哈着气,跺着脚,自己感觉穿的挺多的,没想到寒冷冬天在外面等人还是种考验啊。他不耐烦的来回走动,实在不敢恭维天气的冷劲。

朝学校里面张望了半天,也没寻得寝室兄弟的影子。这帮子小厮是不是不想活了,放鸽子也得找个好人。他嘟囔着,心里发了小火。

一个美人从远处迈着四方小步悠然而来。她看到蒋宇在门口焦急四处的张望,似是在等人。她并没有大声的招呼他,悄悄的慢慢的靠近,吓他一跳,让他平日里对自己的不恭敬。她站在他的右后面,拍着他左边的肩膀,没想到蒋宇从右面转过头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无措。

他刚要发作,要是哪个不识趣的男人这样戏弄他,估计早就粉身碎骨了。

“雪禅?怎么是你?”他懵了。

雪禅计策败露,笑嘻嘻的说:“是啊,跟你开个玩笑。你蛮聪明啊,知道我在右边,没上当哦。唉,你在这里干嘛呢?一会往学校里望望的,等女朋友啊?”

被她这么一问,蒋宇倒是很生气的说:“是啊,新交的一个女朋友,想见见不?”雪禅忙说:“好啊,我倒是很想看看啊,一定是美女咯。”

后来,蒋宇回忆说,他也只是一时的气话,雪禅却信以为真,当时可把自己囧坏了。雪禅自己说,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蒋宇一说,就想看看蒋宇的女朋友什么样,也没有去分辨话的真假,可能在爱人面前人都会六神无主的吧。

俩人就傻愣的站在门口,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蒋宇想的是女朋友没来这不是很跌面么,本来就是气话,哪来的女朋友,忧心忡忡。而雪禅在一旁翘首期盼着能一睹蒋宇女朋友的芳容,有没有自己漂亮,不免脸红了半边。

时间又过了五分钟,寝室的哥们远远的向着门口的蒋宇招手,他却没留意到,他哪有心思去看招手的是谁。雪禅也是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她关注的只是蒋宇的女朋友是谁。等寝室兄弟们走近了,才看清楚蒋宇和雪禅在一起,都唏嘘不已。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雪禅尴尬的跟他们打着招呼,然后对蒋宇说:“我先走了,哪天有幸再看吧。”蒋宇这才松口气,说:“那好,再见。”

寝室的兄弟都不明所以,问:“你们在这是?”蒋宇没正面回答,岔开了话题,说:“晚上有想吃火锅的么?”

兄弟们坏笑着说:“吃是想吃啊,不知道宇哥在这里跟咱们的雪禅美女想要有什么动作啊?看雪禅尴尬的表情,貌似宇哥没干好事啊。”

几个人一阵狂笑,惹来路人差异的眼光。一群傻子。

他表现得淡定,笑了笑说:“你们啊,我跟她没有的事,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兄弟们还是起哄,“这谁知道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得问你们俩自己啊,不过啊,宇哥,雪禅人不错,你怎么不动手呢,你不是一出手就有了。”

望着黄昏的天空,他呼出了团团白气。

“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需要集合,需要共同经历,这样的感情才坚不可摧。哎,走吧,今晚我们一醉方休啊。”

大家欢笑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向饭店走去。

在大学四年的寝室聚会中,就那次最让他难忘,以后的聚会都少了些气氛,在往后大家各忙各的事情,不是没有时间,就是有兄弟在外地,只是那次让蒋宇记忆犹新,有一个因素可能也在里面起了作用,让他无法释怀,那就是雪禅在那天出现了。

晚上喝了很多酒,蒋宇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清醒,怕自己因为喝酒耽误了明天的行程,睡觉之前还特意定了闹钟。第二天一早,蒋宇起来收拾妥当,装扮时尚但不乏庄重,蒋宇满意的笑了笑,拉着皮箱推门而出。

在食堂吃了早饭,向车站进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