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年底车站送别,依依不舍

《见面礼》 雪禅子 1241 2012-02-03 15:44:58

  两千年后的冬天,北方已冰冻三尺,寒风封锁住每个通透的缝隙,用冷峻震慑着生灵万物。冰冻的水面也被开辟成车道,车辙交错,通达四方。漫天的银幕就将整个世界轻松的裹在里面,无论是城市的大街小巷,还是乡间的羊肠小路,都弥漫了雪的颜色。欢快的人群在上面手脚并用的做着冬天里最美丽的画卷。

雪飘飘洒洒,落得有些累了。风肆虐过,也有些倦怠了。春天也远远的挥着小手,催生新的世界。冬再如何的顽强,也阻止不了春的脚步了。

农历的年末,喜庆的气氛一点点的变浓,金红的颜色随处可见,手里拿的,车里装的,都涂了年的味道。远在外地的,游走他乡的打工人群、学生各种人等都期盼着这忙碌一年后团圆的时刻,他们急匆匆的去车站或代购处买最早的车票,希望能坐上第一班车赶回家中。

在向隅两个多月短暂的经历,对于不怎么经世的雪禅来说,似乎是不平凡了些。从开始有想法到这里,到真的面对它凄苦的内里,这期间发生的每件事都在一段光景中将感动绵延而去。两个月里,她把青春里宝贵的岁月奉献给了多是苦难的山区,作为一名小学的老师,她将知识和爱都投放到孩子的身上。同时,收获了更多的阅历和感动。

就这样,随着年的到来她在山区支教的日子而终结,满载着两个人的,一群人的欢笑和泪水,携着些许的疲惫,些许的兴奋,和更多的不舍踏上了回家的路。

年前原本冷清的车站到处都布满了嘈杂的人群,远远望来煞是热闹。有的人背着大大的行包,如若刚远道而来的客人,操着熟练的家乡话跟身边的亲人闲聊着,原来他们是出去打工多年才归乡的村民。有的人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好似刚回门的新婚佳偶,哭倒在父母的怀里,其实是娘家人不舍得姑娘去女婿家过年。有的人早早的就守候在月台上,目不转睛的注视每趟列车下来的乘客,想找到那个熟悉的却失散多年的身影。

在这忙活的人群中,两个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与这山村显得格格不入,他们被一群穿着朴素的孩子围拢着,周围还有几个表情各异的男男女女在维持着孩子们的秩序。

雪禅摘下手套,放在兜里,空出双手,挨个的握着孩子们冻得通红的小手。这些孩子就是与她相处两个月的学生,大一点的孩子十几岁,小的才七八岁大。孩子们是赶来送站的,送这两位年轻时尚的老师远去。天没亮他们就从山区出发,坐着村支书安排的马车赶到镇上来送行。雪禅一看到孩子们发紫的脸颊和天真的双眼就忍不住掉了眼泪,弄得孩子们一脸的委屈。

女人都是脆弱的动物,雪禅也不例外。如今分离在即,面对着亲如己出的孩子,感情泛滥那是无疑的,她舍不得离开他们。

孩子们眼巴巴的望着她,希望事件能有转机,这个美丽的小老师在年后还能回到这里,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知识,带来更多的欢笑。虽然相处短暂,但雪禅给他们的感觉却亲如母亲,在他们心里早就给她留了一块地,放置了一份特别的爱。

站在旁边的男人,一边安慰着孩子们一边用手携着眼角,似乎是哭过的样子,一个大男人也在这种场合落泪了,为了那些非亲非故的人,这匪夷所思的景象,他自己也没有料到。

火车动了,那一双双泪目带着复杂的神情,注视着火车远去的方向,直到它消失在视线里,也不知最后收回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