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7、火车开动,拉弓上弦

《见面礼》 雪禅子 3258 2012-02-03 15:44:58

  九点多一刻,火车开动了。本以为发车不会这么准时,多亏自己走的早,要不真的会出师不利了。他时常听报导说,天朝的火车不是晚点发车就是晚点到站,提前的时候几乎没有。想不到这次出行,天朝却狠狠的发了淫威,倒是能做到准点出发,着实的不容易了,但是能做到准时到达可就新鲜多了,蒋宇一边想着,却也一脸轻松的表情,坐在车厢的一隅,以优雅的姿态靠着座位,注视着窗外,任由火车这条长蛇肆意摆动,希望它不要踽踽而行,发挥出火车的实力,争取能快点到站,好摆脱这无谓之苦。

去向隅的车都是绿皮车,还从来没有经过D字头或者T字头的车,这似乎和当地的经济落后有着很大的关系,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踹。不过还好,这趟车的乘客好似因为身份刻意的回避了些什么,身影显得寥寥,况且这里的冬天不算太冷,坐绿皮车倒是一种生活体验。为着坐这趟车,蒋宇也穿的比较多了,昨天在学校门口等人等的冻怕了,他可不想一边在火车上跺着脚搓着手,一边吃面,那惨象可是比噩梦还让人恶心。天乃无情多变,人当未雨绸缪。

他闲着无聊,就左顾右盼了会,希望能看到心动一点的颜色,可惜的很,揪心的瞧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一个美女的影子,索性插上mp3闭上双目听着轻音乐假寐起来,他现在是不去想向隅的样子了,已经踏上了路途,到了那里就什么都会知道,何必自寻烦恼呢。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和身边的乘客都换了面孔,列车也停靠在一片荒地上,前后都看不到村庄。蒋宇起身问了列车员,向隅什么时候能到,他说要晚上7点到,要绕很远的路。然后问蒋宇去那里干嘛,他很诚恳的告诉列车员自己是老师,去那里就是看看孩子们,列车员就热情的说:“听说那里很穷的,政府也不管管,你们这些做老师的就更不容易了,祝您旅途愉快。”说完就叹叹气,摇摇头走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看来向隅贫穷是出了名的。

中午,蒋宇吃了碗泡面,简单的算做了午饭。水没怎么开,很多乘客都在抱怨,可能他们都是头一次乘坐此车的人。水温不高,面都没有泡开,硬了点,倒是能吃,就不知道吃下去胃里会有什么反应了。在外面生活就这样,哪有可心的事呢,凡是都不能太过强求,蒋宇对这种事也只能选择默不作声,他知道抱怨是没有用的,如果想以后不抱怨就必须做点什么实际行动,身体力行一直是他比较推崇的。可抱怨的人大多逞口舌之快,抱怨一过就和颜悦色了,这个事也就忘在了脑后,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又故伎重演,捞不到一点实惠。

吃过面,肚子里有了底气,都说酒足饭饱思**,他突然想起点什么来,原来是差点把雪禅这丫头就着面一块吃掉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身在何处,在干些什么,似乎她说的秘密又有着很大的诱惑在里面。于是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信息,“你在哪呢?可好?”雪禅回复道:“车上,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你呢?”

“我正赶往我的天堂,那里有我的梦想,呵呵。”回复完信息,他脸上呈现出甜蜜的微笑,每次都是如此,雪禅绝对有着让人魂牵梦绕的魅力。

“你个大恶心,好好照顾自己吧。给家里打个电话别让人担心,如果你被拐卖了,给我打电话我就拒接,然后关机,最好谁把你给卖了,下学期见不到你,我可就清静多了。”他没来信息的时候,自己心里很平静,也就适应了一个人的时间,一旦有了他的消息,自己又会不由自主的陪着他玩,更是细心的关心起他来。

“呵呵,你太邪恶了,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就这样,信息从一节车厢的一头传到另一头,两个人发短信打发着时间。

好不容易睡了一觉,蒋宇醒来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了,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向隅。一般时候自己坐车都没今天睡的这么安稳,可能真的是累了,一个学期结束本该休息,现在却颠沛流离,漂泊他乡,身心俱疲那是必然。他伸手摸了摸肚子,感觉有点饿。人活着真的很有意思,早上上了厕所,肚子又填饱了,中午填了肚子,下午又得吃,吃了这么多,明天还不是一坨屎一泡尿的就溜走了,接下来你还得吃,每天就光剩下吃饭、睡觉和排便三件事情了,才发现这个世界简单的模式很枯燥,除了身体的运动,再也看不到复杂的事物了。造物主还真是有才,造就了世界多重事物,去让你没有闲暇的时间思考个中关系。甚至一件事情让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做一辈子,比如报时和造钟。从而忘记自己凄凉之身,参合了各种神话,各种工作的事情比比皆是,充斥于耳朵和眼睛之间。

本想找东西填填肚子,可又一想,不过一个小时就到站了,挺挺也就过去了,到了站再找地吃点热饭,安抚一下起义多时的肚子。蒋宇想着想着没来由的一阵幸福。

向隅应该有卖热饭的地吧?不然肚子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想着,他又一脸的忧愁相。

记着报导里说,向隅是本省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位处中原土地贫瘠之域。从有史记载以来,小镇的人天生吃的是碗土地的饭,常年靠务农所得,来支撑着贫苦的生活。后来,一次破天荒的机会,镇子作为铁路路线建设的备选纳入了国家发展计划,镇里才得以有火车经过了,老百姓知道这次机会来的不容易,要不是别的地修路会增加成本,要不是哪个官员酒后拍了胸脯,这个机会隔个一两千年是不着边际的。所以有点能耐的村民就使出了吃奶的劲,砸钱的砸钱送礼的送礼,也要奔着车站而来,占地盖房,装修挂门面,都想在这向隅的乱世之中干出点英雄的事来。这样热火朝天的景象持续了不长时间,车站附近便有了发展,却没有村民想象的那样,虽没有以前的冷清,这里亦没能成为繁华之地。

向隅镇地处山区,车站附近的平地狭小,能容纳的人口毕竟有限,其他下属的村庄也都处在背靠的大山深处,一般都要走很远的山路才能到达车站,那里的居所布局更是分散,有的几家在一起,有的单家一处,从一个村落到另一个相邻村落,要花上几个小时甚至一天两天的时间。这里代步的方式很简单,没有城市川流的车辆,冬天有唯一的交通工具——爬犁,夏天都是靠腿走的,有牛马的人家,就骑着牛马在山间穿行办事。

多年来,市里也为向隅交通的问题着急,但修大路要花大价钱,在教育上的投入已经让全县经济筋疲力尽了,这个农业县单薄的收入根本无法解决现有的状况,向隅也一再呼吁自救,最终的情况是,山里没有现成的路,农产品运不出,资金也没法进来,从而对向隅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影响,尤其是对教育的影响比较深远。

向隅镇下属村庄的老百姓,因为固有的观念,更因为贫苦,没钱供孩子读书,很多孩子都被鼓励外出打工,面对这种情况,县里的领导也是束手无策。向隅小学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小学位于几个村庄交汇处的一块平底上,是因为一个村支书,看不了孩子们有求学的心却没有求学的地,而自己筹建的,现在向隅小学已经风雨几代,当年的老村书也入了土,这个小学也就没人再怎么去关心了。况且这里缺乏师资,老百姓对教育的信心一点点的失去,索性好些家长不再让孩子们读书了,学校几乎成了空城。

好心的村民还是在每年农忙后抽出一点时间去修葺学校,也无非是给墙加固点泥土,给房顶苫些草罢了,他们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想到这,蒋宇就觉得头痛的厉害,从出生到现在,自己经历的就算是自己道听途说的,也没有向隅这样的惨烈。他知道自己到了那里也解决不了问题,只是他固执要自己接受还有一线生机,至少能让自己去做点什么。即使做个老师教教书,也不枉辛苦来一次。

又习惯性的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车就进站了,蒋宇心里是复杂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每次外出,到达一个城市,那种陌生感,和更多不可预测的事情,都使得他不得不谨慎小心。向隅虽然贫穷,但天朝社会固有的复杂,让他不得不倍加警惕。

火车广播提示乘客火车进站了,蒋宇收拾好行包,准备跟着人群下车。他盼顾左右,却没有一个人动弹,有下车的意思,不禁好奇起来。列车员满脸笑容的向蒋宇走过来,“老师,向隅车站到了,您注意安全,这里下车的人实在是少,停车没几分钟,您最好站在门口等着车门打开。”

说了声谢谢,蒋宇就自觉的朝着门口挪动。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向隅的贫穷让大家都害怕了,不敢轻易触碰它。

一路上乘客落在蒋宇身上的目光都是惊诧的样子,他只是浅浅一笑。这些目光中包含着一部分的理解,毕竟国人中还有一些干实事的人,他们也希望看到祖国各地发展均衡,能够蒸蒸日上,但更多的目光中显现的是人们麻木不仁之后,看到希望却感到内心的一片茫然之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