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不期而遇,莫名惊诧

《见面礼》 雪禅子 2064 2012-02-03 15:44:58

  就在他望着车窗出神之际,那个他很熟悉的身影又一次落在了自己面前,她的模样好美丽,吸引着你的眼球不得不放在她的身上,你多想凑到她面前嗅一嗅她的体香,拉拉她的小手,评头论足一番,是不是滑腻,是不是温润。最令人怀念的是那双会传情的眉目,动人的双目总能闪亮了他人的双眼,这就令沉思的蒋宇也不得不拉回心思,去关注这突如其来的惊艳了。他迅速的转过脸,就望向了迎面而来的身影,这一眼今生最难忘,这一眼惊破了他内心所能承受的最高惊讶值。原来,原来秘密被揭开是存有巨大的力量的,足以震慑心魄。

“蒋宇?”女子先尖叫起来。众人都随着她的尖叫声,将目光锁定在了还处于过道的二人身上。

“雪禅?”他也几乎同时喊出。

“你怎么?”两个人又同时默契的问着对方。这一刻还真是忽略了时间,忽略了空间,忽略了人群的存在性,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事件发生本就归零的概率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先下车吧,下了车我们慢慢说。”他从雪禅手里抢过一大包她的行囊,一手提着箱子,一手拎着她的似乎还散着香味的行囊,屁颠屁颠的下了车。

她则一身轻松的跟在后面,从学校出来,自己就后悔了,拿的东西多了,好不容易才上了火车,可累得够呛,要不是司机帮忙,估计这次向隅是来不了了。这不她一路上都为着行囊的事绞尽脑汁,希望上天恩赐,有个好心人帮帮自己。没想到,好心人居然是他。望着蒋宇的背影,她不住的摇头,怎么他到哪里都是这样呢,干嘛都是屁颠屁颠的,拎个行李也能春风得意成这样,人真的是神秘的动物。不对,他来这里干嘛?想到这,雪禅快走了两步跟上他的步伐。

北方冬天的夜晚,总是月明星稀。环境保护得当,况且是向隅这种没有开发的地方,自然空气里少了粉尘杂质,大气显得清澈透明。举头就能看到高悬于头顶的北斗勺子,仿佛在告诉你这才是正宗的北方,不要走错了,也有着猎户的三点腰带,诉说着年的哀怨。伸出手的顷刻间就感受到风的方向,它太过猛烈。迎面而来也是刮脸的寒风,与皮肤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动。

下了车,蒋宇把东西放在地上,长长的舒了口气。车里的空气实在太闷了,即使它不怎么密封,也不像室外这样宽广,能容纳万千民众。他把帽子重新带了带,衣服也整理了一下,满意的笑了笑。看到旁边的雪禅楚楚动人的站在原地,居然嘛也没带,还在寒风中四处的张望呢,一时的新鲜劲没过。

“雪禅,你这是……一点裹脸的东西也没有啊,这怎么能行呢,冻坏了是不好地。”于是他解下自己的围脖,也没经雪禅同意就上前要给她围上。雪禅看着架势,往后直躲。蒋宇看了就想笑,解释说就是怕她冷。她这才推脱了几下,就任他给自己戴上了围脖,霎时感觉温暖了许多。她吸了吸鼻子,傻傻的说:“真暖和,真暖和,谢谢你啊。”蒋宇则满脸堆笑,一脸幸福,就好像是雪禅给了自己蜜糖罐子。

“雪禅,你的小秘密就是这个啊?去哪里?”雪禅反问道:“你呢?”

“既然都到这里了,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有着一个伟大的计划。我从知道向隅小学开始,它就没离开过我的视线。我查了很多的资料,对这里的兴趣可是越发的浓厚了。这次我就想到这里,做一名老师,也算是我的教育研究的历程吧。你呢?还不说么?”他一口气把话说完,期待着雪禅能说点赞赏的话,也顺带着她的秘密和盘托出。

“不是吧,你别去那里了。”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蒋宇显得很吃惊的问:“为什么啊。”雪禅解释说:“因为我也要去那里,所以你不能去。”

“什么?”似乎这消息真是重磅炸弹,他又问了一遍。

“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凭你去就不让我去啦。”她倒显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你知道那怎么走么,满山的都是野兽。你一个女孩子……真是的,你来跟我说一声啊。”他惊喜的说,语气里多了份关切之情。

“我哪知道你要来啊,当时你不是保密的吗?真是的,到头来还怪我了。”刚说完,她就一记白眼给了蒋宇,似乎是嗔怪他没事先告诉这个秘密才惹得现在的局面。

“不是这意思,俺不是这意思么,有美女相陪,那做起事才来劲呢,你说是吧,走吧,我请你吃饭。吃了饭我们先找个地住下,明天早启程。”听雪禅的意思,是怪自己了,于是他笑嘻嘻的说。

“镇公所就在车站附近,咱们先到向隅镇,看那里有没有住处,明天让他们领着我们去,这样不更安全么。”说完又一记白眼飞来。对于他的话,雪禅投了否定的票。她对这事考虑了好久,倒是女孩子心细,这住宿的事都想到了,还要找个安全的地。

“也是啊,美女挺聪明的么,没白漂亮一次。”他一边说,一边点头如捣蒜。他比较赞同雪禅的观点,还不失时机的夸赞了一番,略表心意。

“油腔滑调的,没正经。走吧,先吃饭,好有力气走路。”她赶紧转移话题,可不能被他的糖衣炮弹给攻击了,防御工事坏了什么都可能发生。

“是。”他就跟在雪禅身后,大包小包的拎着,乐颠颠的向出站口奔去。嘴里还不住的叨叨着,也不知道怜香惜我的玉,拿了这么多东西还走那么快。哼。小心什么时候就……

听到他唠唠叨叨的,就没说个好事,雪禅索性走的更快了,累一累这傻小子,看你还胡言乱语不了。蒋宇是天生的在她面前倒霉相,拎着重物累的呼哧呼哧的,紧跟在后面。从月台到出口一段路走的磨磨唧唧的,脑袋里一塌糊涂,也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反正跟着前面的影子就行了,估计丢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