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23、感冒突袭,悉心照料,镇长托孤

《见面礼》 雪禅子 4492 2012-02-03 15:44:58

  身体微弱的她病了,她是为了给自己盖被子,而失去了给自己盖被子的机会,弄得在冷空气里,受到了病毒的侵扰,而身体遭受了打击。蒋宇没有管什么行程,也不论来这里的目的,他想的就是一个,她能尽快的好起来,感冒也会死人的。

对于她而言,蒋宇出门的这段时间是那么的漫长。一个人在异地无依无靠,遭遇感冒的时候,她脑袋里想的都是家人,能够在家人的悉心照料下,在家的港湾里康复起来。可人做事总不能半途而废,他们此次费了好大劲,准备了好长时间,走了好远的路,遇到了好多困难,为的就是能够到向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苦难到眼前了,坚强的人是不能选择后退的。

现在这个立志要坚强的人唯一的依靠就是蒋宇了,她想如果蒋宇不在这里自己会怎么办,自己会不会只是哭鼻子,是不是会真的就放弃了。一心只是想来这里的想法的确不成熟,没有认识到环境对行程的重大影响。想着想着雪禅没来由的又哭了起来。

实际上,只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蒋宇就拎着早饭回来了。他怕雪禅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安全,所以一路上都小跑着,回到房间里还气喘嘘嘘的。此时此景里他在乎的就是她,给她买饭累的气喘吁吁的,脸上还挂着可亲的笑容,刚刚停止了哭泣的雪禅,现在又开始抹眼泪了。

“雪禅,不哭啊,来吃早饭,一会吃点药,我带了治疗感冒的特效药,吃了就好。你再休息休息,好了我们再出发,来,不哭啊,乖。”蒋宇放下早饭,坐在床边,怜惜的说。

终于在他连哄带骗下,雪禅吃了早饭。他又去倒热水,给雪禅拿药,忙前忙后的,无微不至。雪禅看在眼里,什么都说不出来,太感动了,除了父母,还有谁对自己这样好过,这样认真过。

看着她神色有点不对,蒋宇关切的问,“雪禅,怎么了?还哪不舒服么?”

雪禅嘴唇蠕动了半天,冒出两个字“谢谢”。这回倒是蒋宇惊讶的嘴成o型了,羞涩的摸了摸头说:“客气了,客气啥啊,我不说了么,在学校我们是同学,是朋友,在外面了我们就是亲人。放心吧,感冒小事,你好好休息就行了,我刚回来的时候传达室的老人家,还问你来着,我说你感冒了,需要休息一两天。他说没事的,就让咱们在这休息,还说镇长一来就通知咱们。”雪禅就优雅的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蒋宇说话。

“蒋宇,谢谢你,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好不好?”说完,眼泪啪啦啪啦的又掉下来了。

看这阵势,蒋宇显得局促,憨厚的笑了笑说:“嗯,好,我们本来就是好朋友么,要做一辈子好朋友的,雪禅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好了,在下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也给办到。”他信誓旦旦的傻样,逗得雪禅扑哧一下就笑了,“还肝脑涂地呢,哪有那么惨烈啊,就你嘴会说。”

正在谈笑风生间,就听得到门外,“当当当”敲门声不断,哪来的小子,打扰了大师清静,这好不容易得来和雪禅独处的机会,却被你惊扰了,蒋宇不免怒气横生。有声音从门透过来,“年轻人,镇长来了,我把你们的事跟镇长说了,镇长今天亲自看你们来了。”

原来是老人家,老了也难怪不解风情,这种时候怎么能带人前来呢,原谅他吧。蒋宇想着赶紧起身去开门。打开门,就愣了,这阵势,门外站着黑压压的人群,挡的屋里黑漆漆的,人不少,都清一色的经典黑色调。蒋宇显得很镇定,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眼珠子转了转,一眼就瞄到了站在前面叉开两腿看似风光无限的人物,他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模样慈祥,脑袋上仅留下的一小撮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打了发蜡显得很整齐,戴着金边眼镜,一副干练的样子。再往身上看,他上身穿了件黑色的羽绒服,里面配了白色衬衫,貌似领带没扎好,有些扭曲,可能是领带的质地有问题。下身也穿了条黑色的裤子,脚上蹬了一双黑色的皮鞋,擦的锃亮,颇有保养之心,说明这个人还是比较看重生活的质量,做事情也比较注重细节,近乎严谨。蒋宇看了看前面的人,又看了看后面的人,心里有了数,一般厉害点的角色都会主动靠前,炫耀一番,这是人之常情,既然老人家说镇长也来了,那前面的人就应该是镇长没错。

没等有人介绍,站在前面的人主动向蒋宇伸出了手,算作自我介绍的说:“年轻人你好,我是本镇的镇长,王一民,我代表镇政府欢迎你们这些有为大学生的到来。”

“王镇长你太客气了,我是@@大学的@@专业的学生,蒋宇,各位里面请。”头一次,在异地他乡受到这样的接待,他还真有点不习惯,有点不好意的让众人进了屋。镇长身后的一行人也随镇长入屋后依次落座。

“我听老张说,那位女同学感冒了,没大碍吧?镇长倒是没提别的事情,先问了问雪禅的病,这让蒋宇多少感觉稀奇的同时,也对镇长有了好感。

“没事,她刚吃了药,在里面休息呢。要不我这去叫她。”镇长的话很是实用,蒋宇的话也变得温和甜美了。

“别叫了,让她休息吧。等她好了再见也不迟。”镇长制止了他去叫雪禅,亲和的像自己的父母。随后,把身边的人给蒋宇做了一一介绍,“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都是我们镇里的领导班子,这位是镇里管财政预算的副镇长陈一鸣,这位是管农业的副镇长王野,这位是……”王镇长给蒋宇介绍着身边的几个人,他都站起来过去一一的握着手,寒暄一阵。

他明白今天镇长一行人的用意。向隅确实是穷乡僻壤之地,要不他和雪禅的到来也不会惊动镇里的领导班子,这些人平日里有多忙谁也不是不知道,就算是不忙,他们也不会低下身价跟一个未毕业甚至乳臭未干的小伙子谈国家大事吧。

最后镇长还是道出了此行的目的,他看了看同行的人说:“小蒋啊,不瞒你说,我们这里就是缺少人才啊,你们这次来能待多久?”

“既然镇长问到了,我就实话实话,这次我们来主要的目的是去向隅小学看看。我们以前看过关于向隅小学的报导,过来就是看看能帮到什么,过年之前就得回去,过了年我们还要回校上课,毕竟我们现在还是大二的学生,还是以学业为主。”蒋宇欣慰一笑,说了实话。镇长都能够讲的实在,他也就实实在在的说。有些人把贫穷看成丑陋,掖着藏着,不敢对外人道,最后受害的受苦的还不是自己。看来镇长可谓是镇长,无可厚非。

听了蒋宇的陈述,镇长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蒋宇此来的突然,走的又很快。又捋了捋聪明绝顶后幸存的几根头发,叹了口气说:“小蒋,你说的对,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学习,你们来了就好,看看这里,回到省城后,希望能把这里更多的情况告诉身边的人。你们的力量比我们的力量大的多,希望能帮着我们让更多的人能关注这里,如果谁有能力把这个镇各方面搞上去,我就把镇长的位置让给他。”镇长一口说完,脸憋得通红,特别是提到把镇长的位置让出来时,嘴角微动,煞是激动。蒋宇看得出,他是发自内心的,在这个混乱不堪,贪污腐败横行的官场,在这个能为百姓奉献一二的官员早就死光光的年代里,有王一民这样能为百姓福祉着想的人,实乃向隅的造化,不帮此人帮何人,不帮向隅帮哪里。感动就足以藐视一切,正义就足以战胜邪恶。于是蒋宇就拍响了胸脯,信心满满的说:“镇长你放心,这个我会做的,我会采取多个管道去呼吁大家多关注这里的,而且我也会把我身边的一些人介绍到这里来,特别是这里的教育问题是我们最关心的,我会把我在师范学院的同学朋友给您介绍过来的。请您放心。”镇长很是感激的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希望这片土地因你们这些年轻有为的人的到来而有所改变吧。”

目标很明确,做起来却比较艰难的事,也比比皆是。在向隅这件事上,蒋宇却没有食言,当日的承诺一直放在他的心里。后来就是在蒋宇的帮助下,更多的人才关注到这片土地,他身边的朋友也有很多人被介绍到这里,帮助过这里。还有很多师范学校的朋友主动要到这里来教学,通过蒋宇及身边的人的亲身示范和宣传,资金在一点点倾斜到这里,社会上的有识之士,国内外的投资者都把钱投到了这片山区,国家在政策上也继续支持向隅的发展。就是后来蒋宇的华一成立了,他也没忘记向隅,把这里的产品引到公司销售线。这是对向隅未来可持续发展最大的支持。现在的向隅已经修好了公路,小学盖起了新房,又开办了中学和高中,孩子们再也不用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学习了,这是后来镇长给蒋宇打电话时说的。蒋宇很欣慰那里的变化,后来他嬉笑的对雪禅说:“你当时感冒多值得啊,改变了那里的面貌。”每次蒋宇提起这事,雪禅都幸福的笑着,温暖阵阵。当然这是后话。

一番长聊之后,镇长一行人一一告别了蒋宇,回去办公了。临走时,镇长答应给蒋宇备车去向隅小学,只要雪禅病好了,随时随地可以出发。对于镇长的为人,豪爽的性格,蒋宇记忆犹新,他是千恩万谢的送走了镇长。没想到自己在异地他乡还能受到如此国宾级的待遇,心里不免温暖之至。听到关门声,屋里静了下来,就知道镇长一行人送走了。

雪禅从床上坐起来,朝着屋外问,“镇长走了?都说什么了?”蒋宇进来坐在床边,就把刚才的情况进行了系统的汇报。

“看来这里可能真的太苦了,谁都不敢来,太缺人才,就我们这样的毫无经验的大学生,来到这里都能受到这样的待遇。我一定要快好起来,一定不能辜负这里的人啊。”雪禅叹息说。

“雪禅,放心吧,我们利用这两个月的时间,对这里认真的了解一下,从经济到文化各个领域,写出一份报告来,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够奏效。”随后又叹了叹气,“我最关心的还是这里的教育,教育上不去说什么都是白搭,不过教育这方面的推进是很艰难的。以后我会帮助他们宣传这里,让更多的人到这里来,建设这里,特别是教育啊。”他望着房间一角出神,似乎里面就呈现出了向隅美好的未来。

“你就知道你的教育,你说你脑袋里都想着什么呢?”雪禅用指头点着他的额头,娇嗔着问。

蒋宇板着脸,故作严肃的说:“我脑袋里都想着什么啊,你想知道么?”

“想,要不看你就像外星人。”她翘首期盼着,希望听到的是真话,差点就朝拜了。

“我脑袋里想啊,想的事情可伟大了,就是希望你尽快好起来。”她望穿秋水的姿势都快僵硬了,却不料蒋宇会这样说,脸刷的就红了。

“没个正经的。去给我倒杯水,我就好的快了,另外,别气我,我说什么是什么,知道么,要不我病不好,你能走的了么。”她瞬间又恢复了常态,绷着脸说。雪禅是谁啊,什么阵势没见过,当年也是后面有着一个加强营的人在追求她,什么信誓旦旦的话没听过,什么山盟海誓的事没见过,蒋宇还嫩了点,是嫩黄瓜刷老绿漆,有嫩不装,装老成世故。

“是,我听你的,我给你倒水去啊,你可快点好。”蒋宇携着脸上略显得无奈的表情,如是说。

“嗯,这还差不多。去吧。”雪禅指令一出,他就颠簸颠簸去倒水了。其实,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他们就像一对甜蜜的恋人,你关心我,我爱护你,你开我的玩笑,我找你的乐趣,其乐融融的。可实际上他们不是,就算这小小的变故,现在的他们也不过是一对苦难中的亲人,只有亲情而已。

整整一天的时间,雪禅都是在床上辗转度过的,平时她也是一个爱动的人,受不得在床上待着无所事事,还好有蒋宇陪在身边解解闷。午饭和晚饭也都是蒋宇从外面端来亲自送到房间的,就差喂她吃饭了。鉴于有个病人存在,镇长也特别交代老人家,要食堂给蒋宇和雪禅加了肉菜,看来向隅的领导各个都是廉洁公仆,平日也吃不得肉,不得不让人顿生敬佩。但作为个人,蒋宇对此非常感激,不光是一顿肉菜,这里面包含了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主人对客人的关照。

有了蒋宇专职的伺候,雪禅安心多了,胃口也上来了,吃的忒多,简直一头小母猪,这样的效果是了然的,她体力渐渐的恢复了,从不断的跟蒋宇贫嘴上找事上就能看的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