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出发向隅,小宝言过众人悲悯

《见面礼》 雪禅子 3033 2012-02-03 15:44:58

  一路上窗外的风景变换着,蒋宇时不时的问问小宝这小宝那。

雪禅则是冷着脸看着他,不跟他说话。蒋宇自感没趣,也就没参合雪禅和小宝的谈话。自顾自的欣赏路过的风景。

向隅这里是很美的。

出了镇子,车往北行,就下了山道。山道夹在一片茂密树林中间,道路坑坑洼洼的,一看就知道不怎么过车,也没人去修。车行个几百米就能看到一些小动物在山道间穿梭而过。

“这自然美吧,没事的时候我就开车过来看看,去向隅深处走走,有时候也去向隅小学看看,给他们带去些教育的用品或者食品之类的。”小宝一边开车一边冲着蒋宇说道。

蒋宇嗯了一声。

“也就是半年前山里也来了一个外地人,是个女的。说是老师,看到了向隅小学的报导,很受感动,她就来了。说自己就是想给孩子们上上课,她说再苦也不能苦孩子啊。唉,这样的好人不多了。”

“是啊,这样的人不多了。”雪禅附和着。

小宝沉浸在自己的谈话中,没有理会众人。

接着说:“她来了之后接替了原来在向隅小学的一个老教师。说是老教师,其实也不算是教师。他没你们学问大,听说就是个初中毕业的水平。后来这缺教师,她就挺身而出了,一干就是几十年,送走了好多学生,这些学生后来读了高中,还有几个人考上了大学。她岁数也大了,身体也不行了,可这里又没人能接替她,她就一直坚持着,后来有病了,检查出来是是肝癌晚期,自知日子不多了,在工作上就更卖力了。这个学校就在她村附近,她每天带些水干粮之类的,上一上午的课,中午给孩子们做饭。孩子们呢早上也从各村出来,都走好几里山路呢。她刚教书的时候,学校一共二十多个学生呢,也分了班,但都坐在一个教师里,不同的时间给不同的班级上课,其他的同学就自己做练习。后来学生就越来越少了,他也管不了。”

“这不是有铁路么?也不至于这么不堪吧?”蒋宇无意中突出心里的话。

“这里有铁路不假,封闭久了,出去也没什么结果。适得其反啊。也是穷怕了的原因,出去的人就说外面如何如何的好,还不如出去打工,挣钱多。这事在这就这样,你传我的我传你的,最后老百姓都知道外面好了,连小小的孩子也带出去打工,最后孩子们都不上学了。老老师急坏了,跟镇里反映,可镇里有什么办法呢,后来老老师就自己去学生家里找他们回来上学。等老老师到了学生家里才知道都孩子们出去打工了,只领回来五六个学生,老老师还为这事病了一场,后来老老师病好了。她说有几个学习的,她就教几个,最后剩一个她也交。”

说完,小宝顿了顿,用手抹了抹眼角。车里的二人只是静静的听着,感同身受的样。

“没办法,大家谁不愿意学习啊,可是穷啊,有啥办法,连肚子都饿着,怎么去上课。不能怪他们。对了,新来的这位女老师姓田,叫田,田什么来着,挺绕口的,对了叫田静琪。听著名字啊,就知道出身挺好的。田老师来了之后,老老师还坚持上课,被田老师给劝走了。后来,也就是田老师来的第二个月吧,老老师因为肝癌,死了。田老师和同学听到这个消息都哭的不行了,反正我是受不了那种情形。再后来,镇长去了,慰问了老老师的家里,把老老师的坟安在了学校前面的小山岗,意在纪念老老师。田老师在老老师死后,被老老师的行为感动了吧,只要有时间就去各村各户,劝说老百姓把孩子送来上学,当地的老百姓都怕田老师,她不光对学生严厉,对老百姓也很厉害,如果谁不把孩子送去上学,她就找到家里给家长一顿数落。又过了一个月,来上学的孩子多了起来,田老师心里很安慰,村民给田老师在小学旁边建了临时的居所,田老师说,建大点吧,一定会有更说的老师来这里的。后来,田老师在城里的同学朋友也经常的来,给孩子们上上课,他们也都很有学问。田老师经常给大家讲老老师的故事,也把他们带去老老师的坟前,说说话。孩子们学习也更努力了,田老师就盼着能有更多的老师来这里啊,她见到你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小宝车开的好,话也说的可人。表情自然,故事连贯。

听完小宝讲述的一段长长的故事,雪禅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在小说里看过这美丽的情节,却在这里找到了原版。她顿了顿又说:“他们真是太苦了,老老师和田老师太感人了。小宝,这事你怎么这么清楚?”

“有一天我送镇长来这里的时候镇长告诉我的,我跟你一样,听了这些,就哭了,镇长也跟着哭起来。他们实在是太苦了。”说着,小宝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方向盘上。蒋宇在一旁早就泣不成声了,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最看不惯人受苦。

他沉痛说道:“雪禅,我们来对了。”雪禅嗯了一声,说:“是啊,这里才是需要我们的地方。”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误会,所有的不理解,所有的恩怨,都化掉了,剩下的是对这里的人美好心灵存有的感动。雪禅看了看他,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怒气,自己在这些面前真的感觉到惭愧。

“小宝,放心吧,我们虽然在这里停留短暂,但我会把这里的情况带出去,让我的同学朋友,更多的人知道这里,我会把我在师范的朋友介绍过来做老师,也会给当地介绍一些懂管理的经济型人才的,这里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这一刻的蒋宇才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将要去做什么,这种感动的沉淀,对世事的沉淀,都让他张开的心扉更加凝重。

以至于,后来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围绕着它而存在。

众人因着小宝的说出的向隅小学的实情而悲悯的时候,时针指向了十二点。

“都饿了吧?我把车停下,吃点东西吧。买了好多零食,不知道你俩喜不喜欢?”说着,小宝偏头看向二位,吃还是不吃,停车还是不停?

本来初到这里,受到vip的待遇已经在心里感觉不好意思了,小宝的热情使得二人不知何言语。

“哪有喜不喜欢的。相比之下,都为我们在学校的日子惭愧。”雪禅面露羞愧之意。

“不用停车了,就在车上吃吧,一会我换你开车。”蒋宇下的是命令。这里他和雪禅是客人,而他是客人意识主流,做决定理所当然。

“也行,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看到前面的那个山坳了么,从那穿过去,前面就有平地了,在走个几十里地就到了。”小宝也想快点赶到,下午镇里还用车,不能耽搁了。

蒋宇急匆匆的吃了几口面包,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点水,肚子瞬间浮起来,饱了。

“小宝停车吧,我来开车,你吃点东西。”

“想不到。你们大学生就是厉害,什么都会。”小宝不无赞叹的说。他是真的佩服起蒋宇来,如果说有学识,这里面莫过于他和雪禅,可蒋宇有着更多的能量在蓄积着,就拿开车来说,一般人不见得有机会学到手。

蒋宇笑了笑说:“在学校没事,学的。”

“他可厉害了,在学校可是个风云人物。”雪禅添油加醋。说到这,她下意识的停顿了。本来生他的气,却夸上了他。自己到底怎么了?

“你们都厉害,名校的大学生,能到我们这里来,是我们的荣幸。我就后悔当初辍学了,当时也是家里穷,没办法,初中没毕业我就学修车了,在外待了几年,我四叔,就是早上送你们出来的那位,看我在外太苦,就给我接回来了,把我安排在镇政府开车,要不我还在外面漂泊呢。”小宝又说起自己的事情,嘴里含着吃的说的含糊不清。

蒋宇暗叹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很快车子拐进了山坳,蒋宇不熟悉路开得很慢,倒是有惊无险。小宝吃饱后就换下了蒋宇。车速才快起来,在山坳里奔驰着,卷起一路的烟尘。

慢慢的,一块平地进入眼帘,是黄色的沙土地。不远处有些小块四四方方的田埂地。

“看,远远望去,多荒凉啊。这里种不了植物,都是沙土地。这两年种了树还死了不少呢,山里出粮地方都在里面,可里面的路车都进不去。”

两个人听着小宝的讲解,一边问着这里的情况,车就驶入了刚修葺好的向隅小学。

目的地终于到了,心情却越发沉重。

雪禅看到学校的雏形时,心沉底了。想过最坏的情况,可相比眼前的向隅小学,现实与想象天壤之别,向隅小学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