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初试牛刀,先掌舵

《见面礼》 雪禅子 2827 2012-02-03 15:44:58

  来到一个与大学相异的环境,蒋宇失去了众星捧月的待遇,却也在初试牛刀之后,足以令人愕然的实力,使得自己坐上了向隅小学的第一把交椅,成为名副其实的掌舵人。

这段因着青春献身热情而来的日子对于蒋宇和雪禅二人而言是生命中一段难忘的经历。蒋宇,雪禅,田老师,用尽他们的人生阅历、他们的远见卓识,规划着孩子们未来的蓝本。田老师和雪禅负责教学计划的拟定,课程的编制,上课的时间安排等。女人们都心细,做这些才能展现出她们的长处。

田老师翻箱倒柜,找到了自己陈年的一些教育心得,也搜集了大量的教学资料,经过二人反复的揣摩,做出了尽量靠近这里教学水平的计划。几个晚上的点灯夜战,在向隅小学历史上仅有的一份正式的教学计划出炉了。整个课程的编制和安排上,都浸润了田老师和雪禅的心血。

草稿最后都交由蒋宇审批。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这几年一直对教育有着细致的研究,颇有一些自己的教育见解,对这里的他人来说,他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当然蒋宇不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他采取了公平决议谁都有参与权利的态度。他对计划提出自己的意见,大家在会上共同审核通过。这点让辛苦做的计划的二位很敬佩。

教学计划等工作通过之后,向隅小学的大部分事务都交由蒋宇一人管理,其他人进行教育的辅助工作。

本来,蒋宇想法很简单,老成持重。田老师在这里资格最老,应该担当大任,她或许被蒋宇的高学历给震慑住了,几经劝说,几经推辞,无果而终。蒋宇失去了耐心,挑了大梁。也算是众望所归。但建校的压力也是比较大的,虽然向隅小学曾经被开垦过,从教育专业的角度看,它不过也与处子地相差无几。还需要长时间更深入的精雕细琢,方可成大气候。

可谁知道,稚嫩的小肩膀却花样繁多。

新官上任的第一天,蒋宇就烧了熊熊的一把火。

他找到了邻村的村长,照实谈了学校的情况。其实,他不说,村长又怎会不知,生活在这里几十年了,向隅是个什么状况这些老百姓心知肚明。村长也是一阵无奈的叹息。

“蒋老师,我们不是不帮忙啊,是没那个能力。你来时也见了,你看看我们这老百姓过的日子,一穷二白的。实在无能无力,能做的就是让村民去给学校修修屋子,给学校拿些吃的过去,这事还得找上头解决,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村长的话很诚恳。当初小学建在村子旁边也是老支书的意思,方便村里接济学校的生活,这几年他们没少出力,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修葺房屋,无论是丰年还是灾年都送米送面。你说哪个人不希望自己的家好呢?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的好些?

“村长,我能够理解。也多亏了你们,这几年为向隅小学付出了很多。我代表向隅小学谢谢您,这次我从外地赶来就是想了解这里的真实情况,看看能做些什么,同时我们也会用各种手段,包括媒体,网络,向外面的世界呼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里,了解这里,投资这里,建设这里,我对向隅有信心。”

他言辞恳切,激动的双手青筋暴出。对这里,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感情,无奈之中还有着一种庆幸的成份,它有着天然的人性美。

村长一听他的话乐了。是真是假,有了救星。

“向隅应该感谢你们才对啊,没有你们这学校就办不下去,这里的娃子就上不了学,这我都懂。蒋老师你说吧,需要什么我尽可能的满足你。”

“我没别的大事,不过,我今天来是想找个木匠,你们村子里有木匠工么?”

“有啊,你要打什么?”

山里没别的,木头多。山里人没别的,能工巧匠的多。种地一把好手,打一方桌打一把椅子,也堪称一绝。

“我想做个旗杆。小学的操场光溜溜的,国旗也没有。来的时候,我带了一面国旗,却没有地方挂。有了这么个旗杆啊,这面国旗就能在向隅小学上空飘扬了,我希望孩子们能深深记住它,为了国家民族而自豪的学习。这也算是有一个念想吧。”

村长连连点头。“你说的对,我这就带你去找木匠。”

其实,你不相信很多山区学校没有桌椅,没有黑板。蒋宇也不信。但事实摆在了面前,你有口莫辩。有天然的木材,有能工巧匠,怎么会没有现成的桌椅呢?简陋的条件何来?政令。

是一个能够做点实事的人不断的去张罗,想着为大家好。这才有后来的五彩缤纷。

他给向隅小学找到了精神的依靠,那面国旗。或许自己离开多年,但旗帜的火红的颜色,也能扮作黑夜的灯塔指引着老师和学生前进的方向。不会走错路。

他忙碌着。雪禅依旧冷着脸不舍得跟他言语。比起在镇里那日,关系有了起色。时常,两个人也有独处的机会,蒋宇也躲着,是忌惮她了。偶尔,两个人也说说孩子们的事情,都担心那两个五年级学生的学业。六月份就要中考了,可他们的掌握的知识实在太少,如果要鲤鱼跳龙门,差之远矣。雪禅只好把教学对象的重点放在了他们身上。

这几天,蒋宇都早出晚归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教孩子们的事都交给了雪禅和田老师。回来早的话他也去教室看看孩子们,问问他们听课的状况和学习的效果,也算是掌门人该做的。他也适时的给他们讲讲文章写作,这是蒋宇的强项。可讲起来就很难了,他们毕竟是小学生,接受知识的能力都很有限,他就循循善诱。孩子们还是蛮聪明的,一两节课就跟上了课程节奏。

雪禅都把这些看在眼里,心里油然而生一种崇敬感。以前她看见过蒋宇做事,那都是在学校,也听别人说他的能力如何如何的厉害,到了今天雪禅才真的佩服起他来。在大事上蒋宇认真,谨慎,思考周全,办事干练,执行精准,这些都是一般人身上没有的。没想到平日里嬉皮笑脸的他,教起学生来有模有样。同学们都特别喜欢他,喜欢他幽默的言语,喜欢他黝黑的外表。

特别是蒋宇在文学方面的造诣,让这些孩子们对其顶礼膜拜。那些名人的典故,他讲的头头是道,大小故事都会讲出一番道理。雪禅知道他是在给孩子们上思想课。每次上课之后,他都会躲在屋里一阵,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而后合上本子,呆坐半天,再出去做事。雪禅另一个发现就是他很会做饭,而且做的很好吃,比较适合自己的胃口。

女人们给学生辅导课程比较忙的时候,他就会挽起袖子去伙房做饭,烧菜,给众人一个惊喜。孩子们慢慢的也喜欢上了他烧的菜。他又找到了一个督促孩子们学习的方法。

如果孩子们上课不听话,不思考,他就威胁道:“你们要是不认真上课啊,不听话,唉,那就吃不到蒋老师烧的菜了啊。那,下面有没有踊跃回答问题的啊?”听了他的话,孩子们一个个刷的举起小手,竖成一排。这让在窗外不时观摩的雪禅都乐的肚子生疼,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招。蒋宇也想过,不能这样下去。如果他离开了,孩子们该怎么办?

他一直为着学校的未来构想着,不希望这次他们的到来仅仅是短暂的打扰,他希望自己的真心能够感动上天,能够打动人心,他就期盼着更多的有识之士能来到这里,继续着前人的事业,保这些孩子学业平安。这里才能够越来越好。

夜里,他屋里的灯亮到很晚。他用自己记录下的向隅实况写着报导,这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或许能给向隅找到几位一直相伴到永远的老师,而不至于自己常思难挨。他写着写着两行热泪顺流而下,这里的每一天都装着他担心的泪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落有他感动的泪滴。

晚上写完稿子,早上蒋宇就会赶到村里把信发走。他也联系了很多同学朋友,用网络,报纸和电视做着相同的工作。

他的生命每一天都在这里,与向隅一起经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