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告别向隅,无言泪水

《见面礼》 雪禅子 1985 2012-02-03 15:44:58

  农历二十四。他早早的醒来。

可能越是靠近年底,想家的心切,醒的越早。

洗簌穿戴完毕,就听得有人敲门,他还以为是雪禅起的这么早。开了门就看到门口站着盛装打扮的田老师。

“蒋宇,吃饭吧,一会小宝就来接我们了,今天我们一起走。”说完她扭头就走了。

蒋宇又回屋捣鼓一阵,自认为不错的走出屋来。到雪禅门口敲了敲门,没人应。可能她早就吃饭去了。

这时小宝的皮卡车停在了面前。小宝一下车就看到了蒋宇,煞是热情。

“蒋老师早啊。”自从蒋宇到了向隅小学,小宝就开始称呼他为老师了。

“小宝辛苦了,又是凌晨开车往这赶的?”蒋宇问。

“没啥的,习惯了。”说完,小宝两手搓着,哈着气。

“没吃早饭呢吧,田老师做了早饭,走,吃早饭去。”两人勾肩搭背的去食堂了。

到了饭堂,他才知道雪禅还没睡醒。

“蒋宇啊,看看雪禅怎么没起呢,是不昨晚喝太多酒了。”田老师以为蒋宇会叫雪禅的,可这粗心大意的小伙子,居然把她给忘了。

他去喊雪禅起来吃饭了。

田老师就跟小宝讲起了昨天村民来这庆祝的事。

“我都听说了,小年这热闹啊,可惜没赶上。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小宝热情洋溢的说。

这边,蒋宇到了雪禅门口,还是敲了敲门,他可不想发生上次的事件,看真的没有人应门,就大声说:“这可是你不应门啊,再不起来就回不去家了,我可就进来了,我是被逼迫的进来的。”说着推开门,进到屋里。

这回雪禅规规矩矩的仰面而睡,被子盖的很时称,也是这里的温度低,有炉子也不行,被子必须盖好,要不感冒太容易了。

他走到床前,用手推了推熟睡中的雪禅。

雪禅经他一推,醒了。看着眼前的蒋宇,她一脸茫然的,随后向身上看了看,舒了口气说:“怎么了?”

“大家等你吃饭呢,小宝都来了,吃了饭马上出发,好赶上下午回去的车。”

“知道了,你先去吧,我马上来。”

蒋宇一出门,雪禅立马起来穿衣洗漱。昨晚是和衣而睡的,她换了身衣服,把包装好,又修饰了一番,满意的去饭堂了。

见雪禅小姐驾到,众人一阵寒暄。

吃了早饭,众人回屋拿了行装放在车里,去学校各处察看了一番,才放心的离开。

这一路上,车时快时慢,大家都开心的聊着天,可比来的时候快多了,十一点多的时候车就到镇里了。

“镇里安排了午饭,让大家吃了再走。”小宝尽地主之谊,说道。

一行人就进了镇政府,老张看蒋宇他们来了,欢喜万分,出来迎接。

“你们来了,镇里的领导们都去市里开会里,像有紧急的工作。还请大家见谅,就由我这老头陪着大家了。”

老人家很喜欢蒋宇,他也对老人家有好感。

“哪的话,谢谢您了。”

老张在前面带路,边走边说:“蒋宇啊,我都听说你的事了。年轻人就是比我们强,后来省里也来人了,了解了这里的情况,考虑年后修路的事,还有很多企业也愿意到这里建厂,说是等路修好了就进来,很多人都给镇里捐款捐物的。说实话,你是怎么做到的?”说完,他期待的望了身后蒋宇一眼。

“老人家,您言重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把这里的情况写成了报导,发给了各个报社、电台,还有我一些在全国各地的朋友、同学,其实不是我的功劳,是大家帮的忙。我在省报有一个熟人,关系不错,她出了不少的力。”他如实说道。他想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可一想,有点太拽了。还是低调为人较好。

“这怎么能说不是你的功劳呢,要不是你的报导也不会这样,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交际就这么广泛,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来到这之后,他听到的都是褒扬溢美之词。听多了人也会飘飘然。

“老人家您过奖了。我以前总是在外面走,遇到了不少事情,也就遇到了很多人,交了不少的朋友,没想到今天就帮了大忙。”

“你为人坦荡,心地善良,谁都愿意跟你交朋友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两个人聊着聊着,众人就到了镇政府的餐厅。今天给留得是一个包间。

老张率先走进去,其他人随后而入,各就各位。颠簸一路的几位,饥肠辘辘,看到饭菜眼睛雪亮。

吃过饭,老张给几位安排了休息的房间。小宝则开车走了,说一会过来送蒋宇他们。田老师的车,夜间才开,老张就让田老师在此休息,田老师说送了蒋宇他们再回来。

一行人心情各异的步行着向车站走去。

远远的就看到老村书和孩子们等在车站外面。

老村书一脸为难的说:“孩子们非要来送你们,所以大早的我们就赶来了。看他们给你们买的礼物。”

孩子们齐声说:“老师好。”说完,他们把手里的东西纷纷的交给老师。蒋宇和雪禅都是一脸的喜色,他们还从来没有受过此种礼遇呢。

老支书还准备了重礼压轴。

“喏,这些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你们一定收下。”说着,老支书把两包东西也放到蒋宇手里。

他手里都被礼物塞满了,心却像吃了蜜糖,甜掉了底。

“车快开了,边走边说吧。”老支书催促众人道。

这一行人在人群中极其扎眼。两个年轻人穿着时尚,两个老人慈眉善目衣着朴素,一个女士特显高雅,一个小伙子干练挺拔,还有一群泪眼婆娑的孩子们,这群穿着各异,表情各异的人,在一起,惹得月台的人都投来差异的目光。

车要开动的时候,孩子们就嚎啕大哭,田老师和老村书安慰起他们来。月台,霎时,乱作一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