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小年别样,感恩延续

《见面礼》 雪禅子 2880 2012-02-03 15:44:58

  中国的农历新年很快到来了,即使是中国最寂寞最遥远的地方也有自己的方式去庆祝,去表达年的喜悦。

小年这天,蒋宇和雪禅是在向隅过的。

早早的,向隅小学的老师和同学们就里里外外的打扫起来,他们亲手给学校贴上了春联,这些春联是老师和同学共同写就的。

明天,一个学期即将终结,年假也即将开始。蒋宇俩人也将告别这里,孩子们特别珍惜这一天的时间,争先恐后的主动找活干。

小宝天还没亮的就开车往这里赶,镇长让他给向隅送来了肉和蔬菜等过年的用品,还有蒋宇和雪禅回家的车票。车票是座票,蒋宇觉得这已经很好了。在学校座票还要自己碰着运气能买到。

送来之后,小宝急着赶回了镇里。他实在想留下,但是不行,他还得送镇长去外地,有一笔救济款出了问题。

“明天镇长就不能送你们了,他表示歉意。明早我过来接你们。”小宝说。

“没事,来日方长么,那就谢谢了。”蒋宇感激的说。

这天,各村的村民都从自己的村里出发,敲锣打鼓吹着喇叭,边走边唱,边走边跳。后面牛车马车自行车推着猪肉牛肉羊肉鸡肉各种肉,有的人肩挑着蔬菜,有的人抬着酒,都不约而同的朝着一个地点集结,那就是向隅小学。

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因为向隅小学一时骄傲着,他们把过节庆祝的地点搬到了这里。因为向隅小学这里出了名,因为向隅小学自己的孩子有了上学的机会。老百姓是老实的,他们懂得知恩图报。过年的气氛浓到一定程度,家里养猪的杀猪,养着的动物都因为过年而使得生命有了价值。

乡亲们知道蒋宇明天将离开这里,他们只有为他送行,才心安。

正在学校忙活的老师和同学们,听到由远及近的锣鼓声,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向外面张望。就看到山道上黑压压的人群,越来越近。蒋宇从屋里出来,站在小学的门口。此时的小学也有了自己的大门和围墙,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蒋宇要求邻村的木匠做了这些既美观又实用的围栏,他提笔还在门上面书写了六个大字,百年向隅小学。

看着渐进的人群,蒋宇恍然大悟,是村民在庆祝小年。

老远的,邻村的老村书就小跑过来,见到蒋宇寒暄一阵。

“蒋老师,知道你明天要走,乡亲们争着要来送你,跟您一起过个小年,您看还欢迎不?”

“那当然欢迎了。”

他回头朝着屋里喊道:“田老师,雪禅,孩子们快出来,乡亲们来跟我们一起过小年了。”

老村书朝庆祝的人群喊着:“乡亲们吹起来,过小年了。”

乡亲们载歌载舞的慢慢的往小学而来,此时此景,蒋宇怎不激动。每个经过他身边的老乡都会点头示意,认识他的人都会过来握握手说些感谢的话。

这样的场景是人一生都难忘的,蒋宇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说,在即将离开向隅的最后一天,赶上了小年,那是我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节日,既是传统节日,更是我重生的日子,当我看到乡亲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时,我的眼睛早就湿润了。我问自己何德何能让大家为我这么做,我只有做的更好,才能对的起这些所得。那天雪禅也很兴奋,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的话,也许就是那天开始,我们的路才好像走在了一起。

小年似乎成了所有在场人的节日。

老村书在酒桌上,含着泪说:“我老汉,活了半百。今天是我最高兴的日子。今天不光是我们的农历小年,也是我们庆祝向隅小学新面貌的一天。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看到了向隅小学的改变。曾经我也是这里的学生,也在破草屋下学习过,那时的我没有想到今天学校的样子。这都归功于来这里无私奉献的人。这里的老师不光教给孩子们知识,也给了乡亲们希望,特别是蒋老师来到这之后,用他的所学给学校一个崭新的面貌,在这里我代表乡亲们对各位老师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谢,这第一杯酒让我们敬向隅小学的老师们。”

“敬向隅小学的老师们。”乡亲们的声音响彻云霄,震撼着中华大地,这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呼声。

老村书接着说:“明天蒋老师和雪禅老师就要离开这里,回到学校,他们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他们虽然离开了这里,他们的心会和我们在一起,他们留下的宝贵教学经验在这里,助向隅的发展。这第二杯酒让我们敬给即将离开这里的蒋老师和雪禅老师。”

“敬蒋老师和雪禅老师。”乡亲们高喊着喝下了第二杯酒。

老支书顿了顿说:“这第三杯酒就在小年里祝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祝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乡亲们沸腾了。

老村书敬完酒。田老师也代表向隅小学回敬了乡亲们。

然后,轮到了蒋宇和雪禅说祝酒词,这两人是一体,代表了新生代的力量。蒋宇站起来说:“明天我和雪禅将离开这里,虽然跟大家相处的时间短暂,但内心告诉我,我舍不得你们。我们来到这之后,是乡亲们对我们的关照,让我们这些曾经生活在蜜糖里的人才有了坚持下来的勇气,走到了今天。在这里的每一天,我们都感动着。回去之后,我会介绍更多的朋友,同学过来向隅,共同建设这里,我也会把我认识的公司老板介绍到这里,投资,修路。我希望向隅小学将是向隅的一个标致,我相信教育好了,向隅明天的美好也不远的,向隅的资源会运出去,乡亲们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他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哽咽起来。雪禅接着他的话说:“明天就走了,我们最舍不得的就是这里的孩子,他们那么可爱,他们那么聪慧,他们那么勇敢,我希望孩子们能快快乐乐的成才,将来回到向隅建设自己的家乡,我们会常回这个家看看的,来,这一杯酒我和蒋宇敬各位乡亲父老,田老师,和所有在向隅这片土地上滴过汗流过泪,甚至献出自己生命的人们。”雪禅也情不自禁的让泪珠沾湿了衣襟,头一仰,一大杯酒下肚了。

她感觉从喉咙到胃里火辣辣的,平时她是不喝酒的,但今天,在这里,让她体会到了爱与被爱的滋味,舍与不舍的味道,被这里深深的感动着。他们所有的行为都情不自禁。

庆祝的气氛由此拉开。乡亲们都上前敬老师们酒,孩子们也学着大人的样子,跟老师们诉衷肠,舍不得他们离开。

庆祝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学校院子里,乡亲们围坐一圈,自动的搭建起一个天然的舞台,他们唱起了祝酒歌,有的人兴奋的跳起舞。

蒋宇却在这热闹的时候,一个人躲到了食堂的角落。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最看不了这种情形。

雪禅找了他半天,想问问他临走了有什么可送给孩子们的。一进到食堂就看见蒋宇呆坐在角落里,哭红了眼睛。他过去拍了拍蒋宇的肩。

“我没事,咱们来也没带什么礼物,你有什么可送给孩子们的么?”蒋宇沙哑着嗓子问道。

“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事,我包里有几条围巾送给那几个女孩好了。”

“啊?你有好几条围巾啊?”蒋宇想说的是,你有好几条围巾,干嘛还霸占我的那条,这不是存心的么?

但是雪禅没让他说出来,连忙堵住了蒋宇的话。

“这都什么时候了,别多话了。”

“那好,我把我的围巾送给那些男孩。”蒋宇只是提了一提围巾的话茬,戏弄她而已。她倒是紧张的很,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呢?

雪禅回到屋里,拿出了自己那几条围巾,把孩子们叫到一起。

“孩子们,雪禅老师也没什么送给你们的,这几条围巾送给你们做纪念吧。如果想我们了就摸摸它,我们会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说完,就把围巾包裹在孩子们的脖子上,而把蒋宇送给自己的围巾围在自己身上。

在一旁的蒋宇看着煞是有意思,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现在他是一条围巾也没有了,雪禅一条围巾也没有了。雪禅脖子上围的那条属于蒋宇,蒋宇却认为送给了雪禅。如果蒋宇认为围脖是自己的,雪禅会想围脖已经送给她了,反正这事不能深究,两个人都没有了围巾。

为了避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