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39、车站境遇,社会现况情何以堪?

《见面礼》 雪禅子 3123 2012-02-03 15:44:58

  农历腊月二十五的凌晨,距离大年还有五天时间。

此时,中国的铁路是最繁忙的。大家都争着回家过年,南方的要到北方去,北方的要回到南方,人流涌动,每年都一票难求。

他在心里做好了买不到票的准备,果不其然。排了一个几十人的长队,到了售票口,售票员的答复是都没有票,近三天都没票。雪禅在一旁安慰说:“蒋宇别着急啊,没事的,你没回家,我就在这陪你。”

蒋宇在人群外寻思了半天,说:“现在要想回家就一招了,找票贩子。”

雪禅不置可否的说:“那也只好这样了。”两个人就在售票大厅和车站广场上徘徊,希望有主动送上门来的。

倒腾火车票的还真是闲不着,在天朝这样讲求官本位的地域,一票难求的情境,为更多的人创造了踏入罪恶的机会,同时也造福了生活在社会底层无力做天使,又不会违心跟随撒旦的人群。

不料,没有几分钟,就有一位中年妇女鬼鬼祟祟的走过来。

“你们买票么?座票卧票都有。”

雪禅往后退了一步,她见到陌生人还是很谨慎。

蒋宇眼睛一亮说:“到@@的有么?”妇女血盆大口一开说:“有啊,我跟你说,全国各地的票,别看你到车站买不到的,我们这票还有很多呢。”

这事国人很明了,没办法,谁叫咱势单力薄呢,为了回家只如此。

“今天的有么?”

“今天的你还想买到,早卖没了,明天的有,要不要?”妇女眼睛一斜,嘴一撇。这小子不是异想天开么?这大过年的还有今天的票。要是售票口有一种今天的票早都挤爆了。

他整的很镇定,似乎要不要这票都能回的去家,于是表情很不屑的说:“我朋友给我弄票去了,不知道你的票怎么卖,如果便宜的话,我就不用麻烦朋友了。”

妇女可没那么笨,一看俩人的青涩样,就知道是没回家的学生,只有弱势群体到这个时候才弄不到票,要是有朋友的话,还能这深更半夜的在此,喝着西北风讨价还价?她也就直说了,“看你也是学生,就每张票加二十块钱的辛苦费,你看行么?你们要几张,两张么?”

他眨了眨眼睛,很小心的问,“票是不真的啊,我能看看票么?”

妇女不乐意了。

“小兄弟说什么呢?我们是专干这个的,我们上面有人,弄假票我们是不干的,来。”说着,她就拉着蒋宇到了楼梯拐角,从包里翻来翻去,找了半天东西然后说:“你看,这就是明天的票,你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蒋宇拿着票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半天,生怕出了人在囧途那事,经过多种手段多管齐下,终于证明这票是真的了,笑了笑,说:“那好,我就买了。”

在一边的妇女等的可是急不可耐了,听了蒋宇的话,顺手从包里拿了两张票出来。蒋宇急忙说:“就一张,我女朋友得回自己家。”

妇女点了点头说:“行,知道,知道,给钱吧。”蒋宇给了钱拿了票,妇女转身消失在人群中,继续兜售着来路不明的车票。

整个过程的见证人雪禅,嘴巴张成哦型,目瞪口呆了好久。

缓了缓神,她惊讶的说:“这也可以啊,车站没票,他们怎么有那么多票,还用包装起来了。”

要说这女孩子不经事,还天真的很。天朝的特色,妇孺皆知,她这个大学生居然被这事石化?有点小题大做了。

他意味深长的笑着。

“这就是现实的社会,人家不说上面有人么?比这黑暗的还有呢,你是没看见。你说我不去改变教育能行么,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素质越来越低下了。”雪禅重重的点了头,表示赞同的说:“是得好好改改。”

然后,她又直直的瞪着他。蒋宇顿觉浑身不自在,他最怕的就是雪禅这样的目光,心里没底,于是弱弱的问,“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没做错什么吧?”

雪禅叉着腰说:“蒋宇,刚才你说什么了?”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才说了太多的话,也不知道是那一句触碰了这大小姐的神经,就问,“我说什么了?”

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冻的。雪禅脸通红的说:“谁是你女朋友了,以后不许这么说,要不我生气了。”

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为这事急了,女孩子都爱惜名节,解释着说:“我这不也是为了咱们好,你说大晚上的,不骗他们能行么,万一他们知道你我都是不相干的人,跟踪我倒是无所谓了,万一跟踪你把你抢走了怎么办?”

雪禅好似明白了,摆摆手说:“好了好了,别说了。我困了,咱们找地休息吧。”蒋宇拖着行李,含糊的说:“走吧。”

刚从售票大厅探出头,就见三两的人群手里举着牌子,朝他们走来。见人就不住的说:“两位住店吧,我们这最便宜,环境又好。”有的甚至说:“我们那有情侣的专用房间,还提供免费的***,你们要不要,价钱可便宜了,环境又好,住我们这吧。”

一群人也太让人无耐了,这素质。没办法,社会都混乱成这样了,有这样的人也不奇怪。雪禅惊恐的在一旁拉着他的胳膊,紧紧的盯着这群人,脚下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蒋宇怕她受到惊扰,对来人铁青着脸说:“我们不住店,家就是这的。”说完头也不回,拉着雪禅,留了个匆匆的背影就走。

摆脱了这群人,他舒了口气。雪禅还有点惊魂未定,喏喏的说:“我以前从来没在晚上来过车站,这群人是干什么的?不是骗子么?”怕她大黑天的吓到了,他又往雪禅身边靠了靠。

“不是,他们不过是给别人打工的。专门守着车站,往自己的小旅店拉人入住的。”听了蒋宇的解释,她似乎真受到了惊吓,依旧惊魂未定的紧紧的拉着他的胳膊,怯怯的问:“那他们怎么说提供那个呢?”

这回轮到他不明所以了。

“提供哪个?”

“哎呀,就是刚才说的提供那……”

雪禅倒是女孩子,提到那个显得害羞了些,含糊其辞的说。

他总算明白雪禅的意思,坏笑着。

“还害羞了呢,是提供***吧?你是不知道咱们学校前面就那样,情侣去的特别多,大部分都是大学生,旅店为了生意好就出此下策,情侣入住都提供***。我那天还看见那谁了呢?”

说到看见那谁了,蒋宇意识到多嘴了。这事不能公开,私底下说说可以。万一让别人知道自己说的,你说以后结婚也就罢了,不结婚这也是个事。

雪禅不无惊讶的说:“你看见谁了啊?咱们学校附近也这样,我怎么不知道呢,我们学生有那么多出去的?”看着雪禅的诧异,到让他感到了不可思议,于是说:“没谁,说了你也不认识。”又叹道:“是啊,刚才那群人不是把我们当作情侣了额,所以为了让我们去那住,就说提供***了。唉,没想到雪禅同志你这思想还是比较纯洁了。”

雪禅的脸早就跟熟透的红苹果似得。

“那是,谁像你啊,知道这么多,不知道干过多少坏事。”说完,与蒋宇考的更近了,近乎耳语的问道,“唉,蒋宇你跟我说说,这没人,就我们俩,你说你干过几次坏事了?”

他眼睛瞪得老大的都快突兀出来了,对着雪禅。这问题问的实在是太突然了,角度也太刁钻,对于一个当代的处男实在是不知如何回答。

“这个么,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一次没有,我连女朋友都没有,我怎么去啊,我守身如玉都多少年了。”他鼓起勇气说。

雪禅一脸的不信任,狐疑的问:“真没有?不带骗人的啊。”

他知道她不相信,真的动气了说:“我发誓,真没有,再说我骗你干嘛啊。”她拍了拍蒋宇的肩膀,一副领导视察后满意的架势说:“这还差不多,我没看错你。”这对话倒是给蒋宇逗乐了,悄悄的问:“那个,雪禅啊。这个,你跟梁木子这么长时间了,没发生过什么啊?一直这么刨根问底的问我,我得问问你,来,跟我说说,我不与外人说。”

这死人,怎么能问女孩子这话呢?讨厌。她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说:“停,话题到此为止,咱们两个聊这个你不感觉别扭么?”

他冷笑了两声。“是做贼心虚吧。”

雪禅杏眼圆睁,一字一顿的说:“蒋宇,无论你相不相信,我也没有,一次都没有。”说完,脸从红苹果就变成了猴屁股,掩在两手之间羞得见不得人。

他把脸朝向外边尽量不看她,干咳了两下,轻轻的说:“啊,这个呢,我没听见,我走了啊。”

因为羞涩,雪禅脸色通红的站在原地,用眼睛一瞥他不见了,再抬起头,人家都走到几米开外的地方了。

她气的不由分说奔向蒋宇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还感觉不过瘾,狠狠的骂道:“蒋宇你就是个混蛋,烦人。”蒋宇面对美女没有招架之力,边打边退。最后唯有讨饶。

在车站广场大庭广众下,你追我打的,又一次惹起路人的围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