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38、心道吃亏,敢怒不敢言

《见面礼》 雪禅子 3142 2012-02-03 15:44:58

  正想着两个月发生的事,不料雪禅的头突然靠向自己的肩,他索性也就没心情继续想下去了。

他很自然的搂着雪禅的腰,这样她睡的更舒服些。还是头一次与雪禅这样的亲密接触动作,嗅着她的体香,他不免想入非非了。雪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靠在了他的肩上,身旁掉落了红色的抱枕。先是一阵的温馨,这家伙还懂得体贴人,大傻瓜。

她回身把抱枕拿起来放在怀里,这才发现某人的手就搂着自己的腰,箍得紧紧的。睡觉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腰上有异物,没在意,这一看不要紧,竟然,蒋宇他,这个混蛋,想到这,她推开蒋宇,扯着蒋宇的衣服说:“好你个蒋宇,趁我睡觉,嗯,竟然不干好事,你是不是不想回家了,小心下了火车就给你领家去做奴隶,天天使唤你,累的你干不了坏事。”

蒋宇蒙了。就做了这么一回过火的事还被她抓了个现行,感觉很没面子。就说:“谁怕谁啊,要是你父母看上了我,不让我走,非得做他们女婿,这事我就管不了了。”

他无赖的很,死猪不怕开水烫。雪禅又是重重的一拳落在他的胸前,“美的你,什么人啊,天天都想什么呢。我渴了,给我拿瓶水,听见没啊?”蒋宇还愣在那,他真摸不清这大小姐的脾气。

“我听见了,你那么大声音,谁听不见,大母夜叉。”

“你嘀嘀咕咕什么呢?听见了还不拿,别说我不给你面子啊。”蒋宇乖乖的拿出饮料放到她跟前。

雪禅哈哈的笑了两声,又表情严肃的说:“嗯,还使得顺手。”

他哭笑不得,这什么人啊?

看了看窗外,她说:“天黑这样了啊,几点了?”她抓着蒋宇的右手,把表露出来,一看,自言自语道:“哦。快九点了,我睡了这么久。”

蒋宇插话道:“陛下您是不知道,您的睡相可经典了。给你抱枕你不枕吧,却爱枕我的肩膀,不知道是抱枕舒服还是肩膀舒服啊?怕吵醒你,手麻了都没敢动,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你倒好,醒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又打又骂。你说你讲点良心好么?”

雪禅笑着说:“好了好了,啰哩啰唆的。是我错怪你了,还不行么?那我向你道歉。来,”

“干嘛?”他本能的躲过雪禅手,不是又玩什么花招吧?

“我喂你吃薯片啊,算是道歉了,来,让我伺候你。”说着,她拿了一片往蒋宇的嘴送去。

他倒吓了一跳,太暧昧了。刚要说不用,半路中她的手转变了方向把薯片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你咋那实在呢?给你吃就吃,哼!哼!我还没伺候过别人呢。”说完还看着蒋宇好似难受的样憋着乐。

又被捉弄了,在她面前自己就没捞到好处。他是气不打一处来,想发作又无处宣泄,只好与雪禅怒目相对。

刚开始雪禅还是笑,说:“小心眼,怎么也看不出你还是在向隅做了那么多大事的人,唉,人啊。”

蒋宇突然仰头发笑,说:“雪禅,我有办法对付你。你别得意。你知道,如果我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个月我们在一起,而且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你说别人会怎么想?”

“哪能怎么想,咱们是好朋友,谁也不会在意的。”雪禅还辩解着说,心虚的很。

“哦?不会在意啊,那我就说啦,看看梁木子有什么反应吧。”他一副胜利者的模样,俯视着雪禅。

雪禅先是一愣,没想到这家伙破釜沉舟,随即又嘿嘿一笑,说:“蒋宇啊,你看,刚才是我不对啊,我错了,来,吃个薯片消消火。”说着真的拿着薯片往蒋宇嘴里送。突然又停下了,说:“不对啊,蒋宇,我这可有你一张惨象照啊,呵呵,你要是不听我的我还是会给你公布于众的。”

“你忘了?在向隅的时候,这事我们就讨论过了,没你好处的。笨笨,还是把薯片喂给我吃,兴许会有缓和的余地。我经常给你说啊,你要知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蒋宇,你别得意。大不了我也不穿鞋了,谁怕谁啊?”他这才把憋着的笑爆发出来,雪禅气不过,从袋里抓出一把薯片就堵住了他笑的本已夸张的大嘴。两个人闹来闹去,直到列车员叔叔阿姨们检票才结束。

她又习惯的望了望漆黑的窗外,说:“真开心,这样的生活真放松,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蒋宇问道。

见他说话就带着刺,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看他怒发冲冠的样。雪禅没好气的说:“我自言自语,你也插话?没想到和你这个混蛋一起过的小年。这个答案满意不?”

“那你想跟谁过?”他的傻样,是扮可爱么?找挨揍。雪禅彻底无语了。

她回过头说:“唉,几点到站?”

“两点多。”

“还有几个小时呢,干点啥呢?你坐里面吧。”

“干嘛?”他怎么那么木呢?是不是见到自己就木,这就是爱情?

“给你腾个地,进里面睡会,我还能吃了你啊。你不累啊,快进去。”她依旧没给他好脸色。这样木讷的人不收拾他不知好歹。

他嗯了一声,算是同意。就坐到里面的座位上,趴在桌子上找了半天姿势睡觉了。他可不管这个大小姐干什么,是真的累了,拿了那么多东西,一路颠簸的。这些东西都是乡亲们送的,还有镇长,镇里的张老汉,都是大家的一点心意,都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不拿也不好意思,拿了也不好意思。

镇长没给买到卧铺票很是不好意思。蒋宇知道镇里的情况还计较那么多干嘛,况且两个人来的时候就是坐着来的,坐硬座对于学生而言那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能强求。大包小包他宇拿了一堆,雪禅也要分担点,蒋宇一口回绝,说:“自己走好路就行了。”

不知睡了多久,他醒了。感觉精神好多了,回头一看,雪禅又睡着了,歪着头靠在自己的背上。他轻轻的扶起雪禅,整个座位空出来给了她,把她的头放在抱枕上,腿抬到座位上。她活像一条在陆地生活的美人鱼。

她睡的还挺香。他一个人放心的去上厕所了。

当他回来的时候,雪禅不见了。他心里一惊,四处看了看没有人影。对面的老人家也都睡着了。他着急的往车尾走去,看到一群人排着队等上厕所。蒋宇都一一看过来,也没看到雪禅的影子,自言自语的说:“雪禅这死丫头去哪了?应该没事的,火车又没停过。”

正说着,后面有人嚷道:“同学让一让。小心油着。”

听到这声音,他心里乐开了花。这混蛋女人,总爱开玩笑,整的人心里一紧一惊的。

雪禅逼视着蒋宇,问:“看我没在,着急了吧。嘿嘿。我上厕所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你不在,他能不着急么?他没说话,低着头往座位走。

回到座位,雪禅自知玩笑开大了,悻悻的问:“你睡醒啦?把座位都让给我了。”

“你还困么?”

“不困了。你还没给我说说你每天晚上回去偷偷记得那些东西呢,你都给了田老师一份,能给我说说不,我想听听。”

“其实,也没什么,你不也天天晚上回去记录的么。”

看来他还做了很细致的侦查,要不怎么自己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先说,说完了我告诉你我写的什么。”

其实,雪禅偷写的是日记,并不是他那样的教育札记,也不是什么豪墨文章。她怕蒋宇看到,笑话自己,所以做的很隐蔽。

她把这段时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都记录在册,是想过后自己去回味一下。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对于她这个城市里的大家闺秀来说太难忘了,她恨不得都录下来。

她从小经历就少,在蜜罐里长大,根本没想到过自己会有今天的经历。所以特别珍惜。

“那你听好了啊,用不用录下来?”对于教育札记,蒋宇是非常满意的。能够作为向隅执教的经典,这的确不一般。

“你个没正经的,快说吧,我洗耳恭听。”

他学着单田芳,餐盘一拍,往事娓娓道。话说起来滔滔不绝,根本没在意时间,直到火车广播响起,“各位旅客,火车的终点站要到了,请各位旅客提前收拾好行装,以免耽误您的旅程”。他们才规规矩矩的收拾起东西。

“要下车了,你还没跟我说你写的东西呢。”蒋宇觉得她又占了自己的便宜。

“你不总说来日方长么,我慢慢告诉你啊。”她淡淡一笑。

他确实是个人才,每每经历一过,他都能从中找到一些智慧,他的脑袋是怎么长得呢?就是去向隅这短暂的两个月时间,他就弄出一套貌似葵花宝典的教育经典来,是神人不?

车靠了站,他们一前一后的下了车。蒋宇早就习惯了一上一下的生活,每一段岁月里经过的人虽然不同,遇到的事情也同样迥异,但你不得不从困难的开始而又心情各异的结束。

刚落到地上,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放下行包,对着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惹来了很多人围观。

“别笑了,大家都以为我们是傻子呢。”

“嗯,先去买票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