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40、辛苦找旅店,却遇故人

《见面礼》 雪禅子 3894 2012-02-03 15:44:58

  跑出了广场,蒋宇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这是干嘛去?”雪禅不解的问。

他开了车门,摆手说:“来,上车再说。”雪禅乖乖的跟他上了车。

司机大哥很是热情,主动帮着蒋宇把行包放进了后备箱,凌晨了还能拉到活,不禁兴奋不已,乐和的问道:“两位,去哪?”

“@@大学。”蒋宇淡淡的说。

她糊涂了,这深更半夜的。她疑惑的问:“回学校?干嘛?大半夜的。”

他没说话,没几分钟车就到学校门口了。

司机大哥狐疑的问:“是这里吧?”

他点了点头,表示就是这里了。给了钱,拖着雪禅就下了车。

雪禅跟在后面,左看看右望望,确定的说:“这不是咱们学校啊。”看到学校的牌子才知道是学校的分校区,又问,“唉,蒋宇你倒是想干嘛啊?”

“找地方睡觉啊,难道你想睡大街啊。”他轻松的口气说。

望着漆黑的长街,这能有什么地方睡觉啊,她搓着手。

“那也不用走这么远啊,冻死我了。”

他瞟了一眼学校的方向,地方是黑了点,不过也不算是闹市区,安全性可以保证的。他吸了吸鼻子,似乎有点感冒的前兆。

“我还是相信这里安全,车站那边多乱啊,你看刚才那些人,难道你不害怕么,冻也比出点什么事情强,你说是吧。”

她摸了摸上了霜的眉毛,拍了拍脸,做了一系列动作,确定脸部没怎么样,看着蒋宇满脸清霜,赌气的说:“就你话多,去哪啊,赶紧的吧,再呆一会,都成冰人了。”

她有些急躁了。漫漫长夜,何处居所?

蒋宇安慰着说:“放心吧,我经常来这里的,这里也有我很多熟人。”

敲了几家旅店的门,不是没人就是旅店停气了。蒋宇也就不敢再多话了。

他想起了来,街后面还有一家。装修不错,别人都说那是情侣理想的天地,不过价钱跟宾馆一样,现在这情况也只有奔那过去了,挨宰就挨宰吧。

无论他走哪,雪禅紧跟着后面。习惯使然。

学校放假了,这里的生意很大一部分客源就没有了。很多老板都为了省些本钱,关门大吉。街道也变得黑漆漆的。特别这里远离街道,更是黑暗之地。来到旅店门前的时候,门还是开着的。里面的灯光把院子照的通亮。

二位刚走进旅店,门边的一个屋子就有人问:“住店么?”

蒋宇走到窗前说:“住店,还有地么?”

“几人啊?我们就一间房能住,其他房间客满了。”

雪禅欲言又止。

“不是你们俩还住两个房间啊?这就稀奇了,大晚上的,两个人出来,还住两个房间。”老板可能对社会的一般现象司空见惯了,突然今天来了一对正常人,却反倒觉得不正常了。

“老板我是来住店,别的你就不用操心了吧。”回头看看雪禅,她没说话。雪禅不知道他们鼓捣什么,也就没插嘴。

几个人正说这话,从里面出来个人。有一个人探出头往门口看了看,笑容满脸。

“蒋宇,真的是你,我以为我看错了呢。”来人离老远就大声的说。

他乡遇故人。没想到山穷水尽了,还能碰到熟人。

“呦,妖哥,你怎么在这?”他一回身,见来人惊讶的很。

“几个哥们吃完饭没地方去了,正好这的老板是我的一个铁子,就到这来了。你没回老家?”

“上些日子去了向隅,今天才回来。”

“听说那地方特穷。没想到你小子还去那了。后面的是你女朋友啊,还挺漂亮的。不介绍一下?”妖哥调侃道。

“不是,我一个朋友。”他解释的很扭捏。这个男人有点墨迹了。不过事实上她是别人的女人,说是自己的女人,太虚假了。

“跟我还不说实话,呵呵,不说就不说吧。唉,我说蒋宇就住这吧,还去哪啊,我们哥俩也聊聊。”

这时候老板说话了。

“妖,你认识他啊?”

“你不知道,我们可是老熟人了,要不是他我就没命了。也算我救命恩人。不是,蒋宇你这名字还不够响亮啊,我哥都不知道你。”

“原来是蒋宇啊,知道,在这个学校的哪有不知道他的,很厉害的年轻人。连妖哥都是你朋友,那就是自己人。随便住。”

老板识趣的很。在外面混的脑瓜子不灵光,早就死多少次了。

“既然老板都发话了,就住这吧,你感觉不方便,我就给你腾一个房间出来,要不你去我房间得了,我们聊聊,给我说说向隅的事。”

蒋宇回头看了看雪禅,意在征求她的意见。

“无所谓,你感觉好就在这。”雪禅累的说话跟嘴瓢了一样。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既然雪禅同意了,自己也就无所谓了,妖哥盛意难却。

“我给你带路。”妖哥走在前面带路,把蒋宇带到了唯一的空房间,打开门,说:“蒋宇就这了,房间挺大的。那我先过去招呼那帮哥们了,安排好了来找我,我就在五号房,倒是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蒋宇点点头。

“好,那就麻烦妖哥了。”

妖哥走后,蒋宇把门关上,舒了口气。“真麻烦啊。”

雪禅却一脸僵硬的表情看着他。蒋宇被看的直发毛。

“雪禅,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哎呀,我不跟你一起睡。放心吧,我一会跟妖哥睡去。”

“我还怕你跟我睡似得。我问你,那个妖哥你怎么认识的,他一看就不像好人,是混子吧?”

原来她关心的不是这个,是妖哥的身份。这丫头警惕性还挺高的。

“你小点声,人家会听见的。我跟你讲,妖哥是很好的人,虽然是混的,但是他人很好,也很有学问。他的很多朋友都是正经的商人,而且高官的也有,你不能这么看人的。”蒋宇耐心的解释。证实自己的朋友不会有坏人。可雪禅会信么?

“哼,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把包放下,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他。蒋宇却不让了。

“唉,你这不是也把我包括里面了么?我不是好人?”

你丫的,凭良心说说,我对你好不好,还敢怀疑我是坏人。我是天地可鉴的老好人,就别人于危难之中。

可雪禅依旧不依不饶。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是被你骗来了,唉,都怪我心善良啊。”说完,她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冷冷的望着他。

“别胡说了。妖哥啊,他也是被逼的。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雪禅的兴致被勾起来,她饶有兴趣的放起了电光,等待着蒋宇娓娓道来。

“那天,我跟他相遇的地方就是咱们学校后面的平房区。当时咱班的那个小谷,暑假要在这做家教。你也知道他家没钱,所以想找个平房,这不我这个做班委的,你说能不操心呢。那天我就在平房区里,寻思着给他找个既便宜又舒服的地。你也知道,那地方胡同比较多,我忘记带指南针了。”

听到这,乐子来了。雪禅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你走个胡同还得带个指南针,你路痴啊?特别。你真是男人的异种。”

“你别打岔啊,听我说。对,我说到没带指南针,所以就迷路了。我就在里面瞎走呗。走着走着,就看到一家门前躺了个人,我就走过去了,到了跟前,才发现,这个人这个人满脸都是血。”

雪禅抢过说道:“当时你肯定吓坏了。你以为这是写小说呢?你接着编。”

蒋宇对她讥讽的话视若罔闻。没有经历就没有发言权。

“你以为我是你呢,胆小。死人我都给守过陵。我当时想,这佛祖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走过去,刚想扶起他。妖哥,对,当时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反正就是妖哥吧,说:‘钥匙在他兜里,这是朋友的房子,快开门,一会他们追来了。’我这心里开始忐忑了,这家伙一定不是好人,正想帮不帮呢。妖哥又说:‘我是好人,快开门,以后我慢慢跟你说。’我这回想都没想,就开了门,把妖哥扶近了屋,又把门反锁上。我当时也怕有什么人追来,我就惨了。”

说到这,蒋宇手捂着嘴,做出惊恐状。

“到了屋妖哥给我一个号码,说给这个人打电话,我就打了,告诉她妖哥出事了。在朋友家里,快点过来。打了电话,妖哥说:‘你走吧,别连累你了。’我说:‘你这样得有个人看着你,等那人来了我再走,你躺会,我给你倒杯水。’”

说到“水”他感觉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的,从包里拿出饮料,喝了一大口。雪禅瞪了他一眼,说到关键地就停下了,讨厌。

“没一会就听到门口停车的声音,打电话叫的那个人就来了,是个女的。后来才知道是妖哥的一个女朋友。”雪禅一脸的惊讶,这字眼“妖哥的一个女朋友”好像他有很多女朋友似得。

“不要惊诧妖哥有很多女朋友。”雪禅又轻蔑的翻了白眼。意在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来了之后,我就要走。妖哥要给我钱,我没要。你说谁还没有这个危难的时候。举手之劳么。后来妖哥问我叫什么,我告诉他我叫蒋宇。就这样,他好了以后到学校找过我,我们就熟悉了。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文学,他对教育和商业都有很多见解。”

口说无凭,这听起来就像瞎说。雪禅当然只是听听看有什么破绽。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的故事。原来他是一个小有成就的商人,但是坏就坏在他有一个混的哥们。他那哥们混的也算厉害,底下有点兄弟,没想到的是因为一点小事惹到了更厉害的角色。当然你看过电影里的情节了吧,有个人就要让他哥们消失掉,妖哥听说后,就找那个人说理,不但没有保住哥们的命,自己差点丢了性命。对亏他哥们底下的几个兄弟拼死保护,妖哥才逃出来。”

这气氛把雪禅给说动了,女人啊,还是天生慈爱。几句话顿生怜悯。

“妖哥,真讲义气,居然为了别人自己差点丢了性命。”

“还不止呢,妖哥的哥们死后,哥们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妖哥又安置了他们。最后哥们手下的兄弟知道了这事,感觉妖哥是个大哥的料,就都跟了他。整体上说妖哥不是混的人,妖哥虽然有钱,但是爱跟这些人打交道,过的很是简朴的。”

“哇,没想到,妖哥是这么个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以为他是坏人呢。”

雪禅两手支在床上,不无赞叹。

“这回放心了吧。你在这睡吧。我去妖哥那看看,我们也好久没见到了。”

“你去吧,用不用我给你留门啊?”

“你自己敢不?”

“敢也不敢,不敢也敢。去吧。我睡觉了。”看着蒋宇还在那站着,雪禅催促道:“快点走,我要脱衣服了。”

他呵呵一笑,还是老伎俩,就不能弄点新鲜的逐客令。“那我走了。你休息吧。”

走到五号房,他敲了敲。

“进来吧。”

没想到,妖哥和衣而坐,还没睡。

“别愣着了,我在等你呢。过来坐下吧,这还有吃的,有酒,咱哥俩好好尽尽兴。”

“好。”

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觥筹交错喝了起来。

别看妖哥混的,但是酒量真不行,没喝多少就醉了,倒了在沙发上。蒋宇想说的话都没说出来,把妖哥放在床上他就走出来了。

今夜何处安歇?睡大街,不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