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36、真言相对,情埋心底

《见面礼》 雪禅子 2384 2012-02-03 15:44:58

  夜晚将至,老村书带着村民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蒋宇他们路上小心之类的。

送走乡亲们,蒋宇三人收拾了餐具,田老师和雪禅重做了菜,三个人坐在一起吃起了属于老师的小年夜饭。他们聊到很晚,重做了菜也没怎么动筷子,酒倒是喝了不少。田老师和雪禅都喝醉了,只有蒋宇还清醒着。

想想今天,想想明天,蒋宇笑了笑。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达到了,他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蒋宇做事就是这样,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他不会逃避,更不会伤害自己,有些该来的事情会让整个布局变的更好,而不是更坏,一个好的结果不是人们想要的么。蒋宇扶着已醉的雪禅和田老师起来,送他们回屋。

雪禅抓住桌角不放,醉着酒说:“干嘛,想跑,我们接着喝,一醉方休。”随即又哭了起来,大喊着,“我们喝,喝,喝。”

蒋宇把雪禅搂到怀里,“雪禅,我知道你的感受,我也难受,但是我们来这的目的不是达到了么,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你得接受,再说,我们会时常回来的。雪禅,坚强点,听话,回屋睡觉,我们明天还赶路呢。我先把田老师送回去。你坐在这里别动,一会回来接你。”

田老师是真的醉了,这么大岁数,又经历了这些,酒不醉人人要自醉了。从食堂到田老师屋子的一路上,她一句话也没说,头也没抬,脚上也没有力道,软绵绵的身体靠在蒋宇身上。放到床上的时候,田老师就打起了轻憨。

回到食堂,就看到雪禅倒在桌上睡着了,蒋宇扶起雪禅,想把她送回屋去。雪禅又醒了,看着蒋宇说:“你忙你的,我就在这,你忙完了,陪我说话,听见没?”蒋宇连连点头。

于是把雪禅撂在一边,去收拾桌子。洗洗涮涮,一刻钟,回头一看雪禅又睡着了,打着轻憨。蒋宇自言自语的道:“还要说话呢,最好别再醒过来。”刚说完,雪禅抬头,哇的一声,吐了。还不住的说:“给我水,给我水。”蒋宇又忙着把雪禅的排泄物收拾干净,又喂了雪禅水,这才把雪禅送回屋里。

死死她的搂着蒋宇的脖子,想把她放在床上都不可能。他掰了几次也没掰开雪禅的两手。雪禅又说话了,“就这样,你别走,在这陪我。”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蒋宇是没法躲了,肩头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哭了好久,雪禅又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蒋宇,发现自己的身子还在蒋宇怀里,抡起手就要给蒋宇一大耳光,多亏蒋宇动作快,脑袋一斜躲到了雪禅的腋下,手抱着雪禅的腰怕雪禅跌倒。

雪禅急了,“你敢躲?你说你是不是趁人之危,蒋宇,我把你当朋友,你老干这事,你让我打一下。”说着扬手就要打。

她真的不能喝酒,醉了就胡搅蛮缠的。真拿他没办法。

“说好了,不准打脸。”蒋宇无奈,商量着。

“行。”她的小手就摸进了蒋宇的腰间,狠狠的抓了一把。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蒋宇疼的叫出了声。

“雪禅,你个毒蝎女人,你干嘛那么狠啊,会留疤痕的。”腰间的雪禅脸色一冷,蒋宇话就软了下来,“我知道你醉了,睡觉好么?”

雪禅哭的更厉害了说:“我没醉,我一点都没醉,蒋宇,我知道你喜欢我,我对你也有好感。你非常优秀,我想很多女生都会主动去追求你,可是你知道,我,我不知道如何去选择,我已经选择了梁木子,他不放弃我就不能放弃,蒋宇,你别这样对我了,要不我心里会更不好受的,你别逼迫我了,好么?我们就做一辈子朋友,好朋友,我们不离不弃的。”说完,她搂过蒋宇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肩上,情绪异常激动,身体起伏不定。

他呆坐在那,实在无话可说。对于感情,他就是个呆子,懵懂。但是他认准的也不会变。

雪禅抹了抹眼泪,捧着蒋宇的脸说:“你说我有什么好的,等回去了,有好的女孩就去找吧。我们是没有结果的,我们就做个朋友,无论你什么时候需要我,我都在你身边。好不好?你说好不好?”

她摇晃着他。他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还能说什么,只有不断的点头。他不能让雪禅为难,也不能让自己尴尬。

从这一刻开始,他感觉自己真的在感情上走投无路了。以前还可以自由的对她,现在的通牒仿佛把所有的希望都泯灭了。他对雪禅的感情将会埋藏的更深,用更多的行为去掩饰那显而易见的爱意,从而痛苦的拾起以事业为重的信念。

她哭累了,趴在蒋宇肩头睡去。他轻轻的放下雪禅,给她盖好被子,眼泪巴碴的走出了屋。

一个人的夜是漫长的,他无法入睡了。刚才她的话那么刺耳,刺痛着他脆弱的心。他自嘲的笑了笑。

人的感情是复杂的。理智的人在感情面前是冷酷的,就像蒋宇,他会很理性的看待自己和雪禅的关系,他会用朋友的身份守候在她的身边,如果有一天老天给了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而感性的人在感情方面表现的是脆弱和无奈,因为不知道如何去选择,选择了一段感情会一直走下去,直到另一方断裂掉感情这座桥,才伤心欲绝的掉头,找自己的船。雪禅就属于感性的人,她会因为别人的不离而自己选择不弃,只要一点点的好存在,她就会选择天长地久。她会在真爱面前显得无奈。

他深深理解这些,为了她也为了自己,他只好替雪禅做出选择。是啊,自己该找个女朋友了。

夜更深了,他回屋整理了一下札记,收拾了一下行装,就睡下了。

而一边的她,酒醒后,想起了自己对蒋宇说的话,懊悔不已。她知道不该用话去刺激他,他对自己的爱是那么炙热,那么深沉,怎么又那么的忍心去伤害他。可长痛不如短痛。

既然覆水难收,她只好认了。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主动去远离他,让他适应没有自己的日子。这样蒋宇会把心思放在学业和事业上,也不至于耽误了他。

可是她的这些想法是多么幼稚,爱一个人又怎么能逃避呢?越是远离,伤害的也越深。蒋宇需要的只是她能够好好的,过着自己幸福的生活,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难道不是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能够快乐的过好每一天么?即使雪禅抛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蒋宇做起事来也会信心百倍。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雪禅的幼稚,她主动远离的蒋宇的做法,让两个人都痛苦起来。于是雪禅又选择了原来的路,和他亲近起来,当然这都是年后的事情了。

现在,雪禅想到这几天要对他好,无论他有什么要求都答应。雪禅感觉自己有点像在料理后事。拿定主意,她再次睡去,睡的很甜。直到第二天早晨蒋宇来敲门,催着起床吃饭,她才醒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