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小两口回家过年

《见面礼》 雪禅子 2341 2012-02-03 15:44:58

  他们拖着行包一前一后出了旅店,二人拿的东西实在是多,一看就知道是回家过年的。

他上前拦了一辆车,把东西放好后,两个人上了车。

“去客车站。”

“师傅,去火车站。”

师傅被两个人逗笑了。

“你们小两口还真有意思啊!火车站和客车站不都在一起么。还分的这么清楚。”

二人相视而笑。没想到人要是着急什么囧事都能发生。

虽然是年底,可早上出来的车辆和行人还是少。出去旅店没到五分钟就到了车站的广场。他检查了一遍携带的东西,最后下的车。他怕落东西。听交通广播的时候,每天都听到数不清的人丢了东西,不是落了手机就是落了钱包,甚至还有落了价值几千万的珠宝的。他可不想上了火车才想起丢的东西,那心里才叫憋屈。

“蒋大少爷,我们下车吧。别赖在车上了,一会火车都开了,看你怎么追。”他付了钱,下了车,还谢了司机。

司机回头说:“现在的年轻人懂得回家的不多了,祝你们小两口一路顺风。”

他拖着皮箱,大包小包的拎着,就向客车站走去。

“蒋宇,你去哪?你买的是火车票啊,你傻啦,去客车站了还。”

“我是想先送你走么。”他解释说。

“你九点多的车,要检票了。去我家的车一个小时一趟,我什么时候走都行。”

“那好吧,咱们就此别过。”他心里是想要雪禅送的,但还是虚伪的故作轻松的说。脚却没有挪动半步的意思。

“别过什么啊,我送你,你拿这么多东西。”蒋宇假装执拗不过她,一起去了火车站。

刚一进站就听到广播在讲,“买到@@@次车的乘客,没检票的请到检票处检票,火车十分钟后发车。”

他看了看表,真的九点多了,差十分钟车就开了。自己还在这污七八糟的要送人家走,送了人家自己就没的家回了。

“去吧,别管我了。车要开了,路上小心,短信联系。”雪禅还是简短的说了告别的话。

他转身回头抱住了雪禅,呢喃了半天,想说什么就没说出口。

回过身他就走进了检票口,一路上头都没有回一次。

望着他的背影,雪禅眼泪扑闪扑闪的掉在了地上。

送走了蒋宇,她独自在候车室坐了一会,缓解了一下分别的伤感,就去了客运站。

刚进站雪禅碰到了车主,车主认出了她。

“你回家么?”

“车几点开?”

“马上就开了,先上车吧,我给你找个地方坐。”

她跟车主上了车。车主跟司机说:“不是还有两个人没上车么,让她坐那吧,都老熟人给照顾点。”车主走后车就开了,雪禅没想到自己晚点了,还有座位。

安顿好后,她安心的坐在座位上,想着回到家的美好。

车开了有一阵,雪禅想起了蒋宇,他现在在火车上干什么呢?刚拿起手机,要给他发个信息,就看到蒋宇的信息进来了。

打开信息。上面写道:“我上车了,靠窗的座位。人挺多的,我的东西都安排好了。你给买的围巾真暖和,在火车里都戴不了。你几点回家啊?”

她看了短信,用手摸了摸脖子还没摘下来的围巾。今天她走的时候很随手的就围了蒋宇的围巾,新买的那条却放在了一边。

这人世间的事,即便是佛语也难以用言语解释的清楚。人生活在一定的情境中,体味着生活的艰辛或者幸福。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需要人去努力,没有努力去做事情,得到的结果不会让人动心。

雪禅感慨自己和蒋宇的命运。刚刚离开彼此却有了思念,决心去忘记,选择关系的平淡,内心却越加的痛苦。

他也不明白,自己和雪禅的缘分。把两个人的命运紧紧的攥在一起,却又开了天大的玩笑。

雪禅回短信说:“朋友么,客气那么多。人多就注意安全。看你昨天没怎么休息好,你休息一会吧,我也睡会觉。到家了给我报个平安好了。”

收到雪禅的信息,他难以传揣摩出她的语气。但是这话似乎有点逃避跟的意思。

她到底怎么了呢?这几天他们一直很好啊。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了,回了信息道:“好,你也多小心。”

时间到了阴历二十六。他坐在北上的列车上。

外面是漫天的雪花,和他的心里一样洋洋洒洒,乱作一团。他想的是雪禅到底怎么了?

他想累了,困顿之中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醒来又无意识的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饿的醒来了。匆匆的吃点东西,也没看表,看着窗外天还黑着,又睡了去。再醒来的时候,天大亮了。蒋宇看了看表,已经七点了。再有一个小时就下车了。没想到自己昏沉了这么久。

他实在吃不下去什么,他意识到雪禅的变化,也有点明白这几天雪禅对自己的好的原因,可实在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

这时,蒋宇妈来了电话。

“车到哪里了?”

“还有一个小时车到站了。”

“我一会接你。”

“不用了。”

“我儿子回来了,我得接。”然后挂了电话。

蒋宇下了车,老远就看到母亲在车站口那张望着。母亲也看到了他,挥着手。

母亲接过儿子手中的袋子。

“这一路上还好吗?”

“好。呵呵,都是朋友照应的。”

“就你自己去的向隅么,听你打电话的时候,里面好像还有别的人。”

“是雪禅。我们是在向隅碰到的。”

“这么巧啊。雪禅回家了么?”

“送了我就回家了,对了我给雪禅发个信息,告诉她一声我安全到家了。”

“先上车吧,上了车,再发。”

上了车,蒋宇给雪禅发了信息,报了平安。

“那就好,我也到家了,放心吧。另外给阿姨带个好。我得帮我妈做饭去了,再联系。”她的回复如此平淡。

两次这样的信息,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雪禅是在躲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是他知道这是雪禅早就想好的。

母亲看着儿子从喜转忧,很纳闷。

“发完信息了?”母亲问。

“嗯,发完了,雪禅说给你拜个早年。对了,妈,雪禅还给您买了双袜子。在包里呢,到家给你。”

“雪禅姑娘还真是懂事,蒋宇啊,要对人家好。”

“当然,我们是朋友么。你看,妈,她还给我买了一条围巾。”说完,看着异样神色的母亲。

“妈,千万别误会,我们不是男女朋友。她有男朋友。”

母亲没说什么,看着辩解的儿子。

倒是前面的司机大哥惹不住缄默了。

“兄弟,不是哥插话啊。东北人咱怕过啥,不是她还没结婚呢么,她既然对你这么好,咱们就抢到手。”

母亲被司机的豪爽逗乐了。

“你看,儿子。到家了,家乡人都给你出主意了。”

他没说话。静静的坐在车后座上,想着自己的事。

手机屏幕再也没亮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