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47、雪禅赏睡衣,闹剧连连

《见面礼》 雪禅子 4401 2012-02-03 15:44:58

  回到旅店,老板还没回来,看来妖哥他们玩的很疯狂。

都市的夜晚,难免落得酒色之乡。

旅店的服务员开了门,认出是蒋宇就让了进去。

“先生,您需要什么?”

“不用了,谢谢你。”

“现在有热水么?能洗澡么?”这一天到晚的折腾,她这个小姑娘可是爱干净的主,不洗澡跟不洗脸一样难受。

“您住的哪号房?”

“一号”

“可以洗澡。”

雪禅说了声谢谢就进去了。

蒋宇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服务员,“妖哥他们晚上说回来不?”

“不知道,这个老板没说。”

“要是晚上他们不回来,你告诉我一声,给我留个房间。”

“您还有朋友要来?”

“我自己住。”

服务员很差异。小两口闹分居?闹到旅店来了?

“你们不是住一个房间么?”

“晚上有房给我留一间就行了。”说完他不做任何解释的也回了屋。

“你在后面跟服务员说什么呢?”她都回屋半天了,也不见他人影,这又捣鼓个什么名堂?

“晚上咱们住一起不方便,如果妖哥不回来,给我留间房。”

“那不行,晚上我要是害怕怎么办,你就在我旁边睡吧,我也吃不了你。”

“那不好吧。”没等他把话说完,雪禅就笑起来。

他见状大呼上当。

“你就逗我吧。你开心就好。”他又看了看雪禅戏谑的说:“那我晚上真就跟你睡了啊,你穿多点,要不我受不了。”

“滚,老不正经的,你在这乖乖的看电视,我去洗澡。”

“您别说话好么?这不是纯纯的挑#逗么?你乖乖的看电视,我去洗澡。”他学着雪禅的样,细声细语的说道。姿势显得缭绕,可想雪禅当时说这话的动作多么诱人。

“你自己思想有问题,还怪我呢。不跟你瞎掰了。烧水去了。你收拾收拾东西。唉,你饿不啊?”

“你饿我就饿。”

“什么屁话。那我不饿,你要是饿了就饿吧。”说完她就去了浴室。

这次,闲着无事的他没打开电视,而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和母亲聊了一会。他已经有半年多时间没回家了。哪个母亲能不想自己的孩子呢,特别到了年底。他想起每年的这个时候自己早早地在家里张罗年货,陪着年迈的母亲。而此刻却远在千里之外,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

雪禅烧了水,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呆坐在沙发上的蒋宇。男人一脸忧郁的也挺感性。

“怎么了?”

听到她的声音,蒋宇携了携眼角。

“没事。”

“是不想家了?刚才听你给家里打电话了。明天不就回家了么?大男人的,哭什么。我一个女孩子的,还没怎么样呢。”

他也不说话,跟这小妮子说话从来没占过便宜。随手打开了电视,调了几个台子,最后落在了音乐频道,老歌重唱。

“这才对么,听听音乐放松放松,今天听你讲你过去的事,我心里都是酸酸的,太沉重了,好几次我都有哭的冲动。”

“是么?那你现在哭个我看看。”

“你啊,好了就没正形,好好听你音乐吧。我洗澡去了。”

“我喜欢安静,但是你不是说洗澡喜欢听音乐的么?我就忍受一下好了。”

“这还差不多,好好听。”说着她拿了睡衣走进了浴室。

随后透过音乐声浴室里面传出哗哗的流水声。他似乎陶醉在音乐里,忘记了暂时的悲伤。

一曲老歌过后,蒋宇起身,收拾起行囊来。

捣鼓捣鼓就翻到了孩子们送的礼物,他心里一阵甜蜜。孩子们始终是那么天真,有给他送小玩偶的,送存钱罐的,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蒋宇又拿起另一个袋子,那是老村书送的特产,里面是核桃大枣,还有一个袋子里装的是小宝给买在路上吃的,都没怎么吃,还有那么多,都是些小食品。

他把皮箱翻了个底朝上,重新装了一遍。路上吃的东西拿出来放在一旁,剩下的都一股脑的放在了皮箱里。他带几部皇皇巨著,都给了山区的孩子们。每每想到这些,他都感觉内心里暖暖的。之前,没去向隅的时候,他是担心的。不知道该给他们什么合适,现在他知道了。他们需要的就是简单的帮助,简单到一句温馨的话,一个鼓励的眼神。

趁着空当,他出去看了看。妖哥他们还没回来,也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回来了。他又回到屋里看起电视。张镐哲的一首如果再回到从前响起来,记着刚听这首歌的时候还在高二,听到这首歌他就喜欢上了,而且还特意的学了学。每次去ktv唱歌就当做主打歌来唱,倒也虎了不少人。

现在时过境迁,但他觉得自己明白这首歌的意义了。不自觉的跟着电视哼唧,哼的动情就大声的唱了起来。早已洗好澡的雪禅站在门口看着蒋宇的一举一动,没想到他竟旁若无人的唱起歌来,还是那么深情的样子。

等他高歌一曲过了,她才走过去。

“呦,蒋大歌唱家,歌喉嘹亮啊。弄的我都心猿意马了。唉,别多想。给你烧了洗澡水,去洗个澡,在山区的两个月都是木桶的,洗着不舒服。”

他看的雪禅出神,没意识到自己失态。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我脸上长花了啊。还是你这个脏娃子,四体不勤没了干净的睡衣啊?没事,我借给你。要是缺内衣呢我可就没办法了。”说完她呵呵的笑了。

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掩饰说:“我是想你怎么这么好呢,体贴入微。你说,要是……”

“得,打住,别跟我玩糖衣炮弹的攻击,我不吃这套。赶紧地,去洗澡。”

他灰溜溜的走了,很快又折了回来,低着头,很难为情的,小声的说:“真的,能不能借睡衣啊?”

嗡,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就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倒霉的孩子还真……我是给还是不给呢?

“那就便宜你了,不过不准跟别人说起这事,听见没。我还是不借你了,感觉上怪怪的。”她打开提包,后又拉上了拉链,在寻思着。

他也不是省油的灯,使出了男人惯用的杀手锏。

“那我只好光着身子了。”

“好好,我豁出去了,就送给你了。给你找身男人能穿的。”

臭无赖,竟然能这么不要脸的说出这话,服了。好女不知道眼前亏,从了你了。她翻倒着自己的家珍。

“不要透明的啊。”他嘱咐到。

“美的你,透明的都很贵的,我才不给你嚯嚯呢。喏,就这个棉的吧,很舒服的,我都洗干净了。”

“谢谢您,您就是活菩萨,救人于水火。”

“谢就免了,不过这还能看出来是女士的,你看着花纹。凑合着吧,就一晚上。”

他抓起睡衣,乐颠颠的去洗澡了。心想,这,谁有这待遇啊?就算是梁木子也不可能啊,这要是别人知道不得羡慕死我。

他进去洗澡了,雪禅开始收拾东西。把买给他的围巾,袜子都搁到一个袋子里,看了看他收拾好的一堆东西,就把袋子放在了皮箱上。自己的皮包也重新理了一边,从向隅带出来的自己吃不了的都塞到他的袋子里。

收拾完,才想到自己又没有穿内衣。前车之鉴,不得不防。这回是睡衣不是睡裙,而且不透光的,应该没事。她还是喜欢什么都不穿的感觉。

没过多久,他从浴室出来,穿着雪禅的睡衣。

“这不挺合适的么。”

“嗯,还行,就是别扭点。味道太浓了,控制不了情绪。”

“哎,那就趁早脱下来。我可不想诱导未成年人犯罪。”

他很认真的说:“穿着挺舒服的。唉,你都收拾好了,这是你的?”

他指了指雪禅放在自己皮箱上的袋子。

雪禅斜着眼瞧着他,玩味的说:“那个是给你买的袜子,咱们情侣的那个。”说到情侣两字特意加了重音,“你的围巾,还有给阿姨的一双袜子,都装一个袋里了,好拿。”

“情侣的啊,我怎么穿的出呢?你说我们俩这不是找抽呢么,我单身倒是无所谓了,你这有夫之妇也干这事。”

“我看你就是找抽,别说那狗屁话,不穿拉到。你家穿袜子别人还脱掉你鞋扒着看啊?再说一样的袜子有的是。你这人太龌龊了。”说完还瞪了瞪他。

他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

“谢谢你啊,雪禅同志。我也替我妈谢谢你。你说大过年的都没给你买礼物,你还给我买袜子,买围巾,给我娘买袜子,这叫我如何是好?”

“得了,得了,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你怎地?还要以身相许啊?”

“以身相许不敢当,这辈子,只要是你的雪禅的事,我蒋宇上刀山下火海都去做。”

“唉,这大晚上的,你这说的有点吓人啊。我这人可不像你,你朋友多那么复杂,事也多,我是多么单纯的小姑娘啊,没什么事地。顶多就是寂寞了有人陪我聊天,有些不能让人知道的话跟你说说。”

“你这话可不对啊,什么叫不让人知道的话,然后你跟我说?”

这不明目张胆的谩骂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比如咱们去向隅就不能让人知道,你明白了吧?你这颗脑袋怎么跟煤球一样。”

“知道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那要是我逛街呢,你就当跟班的。不准说累,我到哪里你就到哪里。你能做到这些就全当是送给我的礼物了。”

“你给我的是有形的,我也应该报之以李,送些有形的礼物,就好了。”

“不用,不用。”她连连摆手,“这样就挺好了。你忘记了你送给我个围脖呢。这事就这么定了,不得有异议。”

他还要说什么,雪禅一指电视,转移注意力。

“唉,我最喜欢的歌,挥着翅膀的女孩。”然后,她跟着哼唱起来,无视了他的存在。

他是敢怒不敢言。把收拾好的东西放在地上,就上了床,盖上被子假寐起来。雪禅高歌一曲,回头看了看假寐中的蒋宇。跳上床,用脚踢了踢他。

“别装睡,就我这么曼妙的歌声你能睡着?赶快起来,去问问服务员晚上妖哥回来不了,要不我们孤男寡女的还真独处一室啊。”

蒋宇起身,把被子扔在一边,顿时高达威猛的身材毕露无遗。雪禅眼透精光,不住的打量着,他被看的脸火辣辣的。

“看够没?男人没见过啊?”

“见过,没见过这样的,还穿着女人的衣服。”说完,她呵呵就笑了起来。他算拿这个姑奶奶没辙了,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开门出去了。

走到旅店等记处。“妖哥他们没来电话说回不回来?”

“我还真不知道,老板也没来电话,我不好做主。”

他悻悻的回到房间。雪禅看蒋宇进来,跟霜打的茄子似得。

“没回来?”

“是不知道回不回来。当初还不如找别地方呢,还自由点。”

“这都要怪你啊,听了你朋友妖哥的话。”这个缺德的玩意,大晚上的还出去厮混,你说你们,害的我这么大的腕大晚上的留宿在女人的床上,这情何以堪?

“你累不?”他温柔的说。

“累,我想睡觉,要不你先站着,等我睡醒了,你在睡,否则你就睡沙发。”

“那我还是睡沙发吧。”他拿着被子往沙发上一放,才发现沙发那么小,身体往上一躺,头和脚就都放不下去。

他也太搞笑了。自己就是随便说说,他就跑去沙发睡觉?

“你是真笨啊,还是真笨啊?我都知道,就算是我,也睡不下啊,你还真自己去睡了,我是逗你的。来上床吧。”

“这如何使得?你说……”

“你来不来吧,不来我就睡了,懒得管你。”

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的。反正也没人知道,睡就睡了。

他乖乖抱着被子靠近床边。

“你去拿杯子倒点水回来。”

“干嘛?”蒋宇问。

“倒回来就知道了。”

他放下被子,倒了杯水回来,拿在手里,给了雪禅。

她把盛了水的杯子放在床中间。

“睡觉吧,你一半我一半。不许让水洒了,要不拿你是问。”这小妮子馊主意真多,这样的女子娶回家,谁敢要?

“不用这样吧,你也知道我。”

“这事说不准啊,某人不说穿了我的衣服控制不了情绪么?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睡吧。”

他小心翼翼的上了床,生怕一动水就洒出来了。

“你就感谢老板吧,弄了这么大的床,要不你就睡地下了。”

见他上了床,离水杯很远,睡下了。雪禅把电视关掉,关了灯就睡在了另一边。

这一夜两人无话。蒋宇虽然说雪禅的衣服味道很浓,他心里是惬意的,睡的很甜美。雪禅也累的不行,昨晚就没睡好,今天舒舒服服的洗了澡,睡的也很香。一觉睡到天亮。

这样的境遇,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但是像蒋宇和雪禅如此处理的,在当代的社会里也许天下独一份。他们内心里都是纯洁的,即使袒露肉体,肌肤相亲,他们还是坚守着一种道德,活的坦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