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72、中秋岳父岳母来访

《见面礼》 雪禅子 5567 2012-02-03 15:44:58

  八月一过,九月份就挤到跟前。今年的中秋节来的有点早,就在九月的月初。蒋宇想起与雪禅在一起这么久,关系发展的很好,应该到她的家里看看,拜访拜访岳父岳母,看对他这个未来的女婿满意与否。

当蒋宇提及此事的时候,雪禅是一阵的激动。她更为蒋宇的周到而感动,没想到他如此细心的人。

中秋节刷的闪到了眼前。节前雪禅给老父母打了电话。

“中秋我回家,带男朋友回去。”

“家里没人,你哥哥姐姐妹妹都在外地回不来,你们俩也别过来了。我们老两口去你们那。”

听了老两口的决定,蒋宇眉头紧蹙。

“那哪成啊?哪有未来岳父岳母看望未来女婿的。这成何体统啊?”

他在一旁唠叨了半天。撂了电话的雪禅,可别提她有多高兴了,无论自己回去还是父母过来,中秋能在一起就是幸福。

“你管那么多干嘛?世俗。到这就不是咱家了?狭隘。”

说完,她哼着歌走了。留下蒋宇一个人立在客厅呆若木鸡,这丫头是吃了什么激素了?反映这么强烈。

得知父母要来的消息,她兴奋的一晚都没睡,来回的走动,收拾着屋子,害怕两位老人来了对蒋宇不满意。蒋宇倒是悠闲,下班回来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顶多做做饭帮帮手,洗了个澡就又去上网了。

辛苦忙碌的雪禅有点看不过去了。

“宇,我爸妈要来咱们小家了,你怎么不紧张呢?你现在还不是我们家准女婿呢,要有危机感好不好。”

蒋宇放在键盘上的手停下来,扭过头看向雪禅,淫荡的笑着。

“是啊,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要来检查未来的女婿了。”

雪禅抡起小拳头就砸下去,蒋宇直喊饶命。

“媳妇,您饶命。可怜可怜我这身子骨吧!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尽光开口,我义不容辞。”

他双手抱拳,仿佛前面真有猛虎野兽。

“你只要跟平时一样就很好了,我爸妈很好的,很宠我的。”

她整理了厨房,就去睡觉了。

中秋前夕将至,忙活完公司的事情,领了不少礼品,蒋宇就回到家里,刚进门就看到雪禅依旧忙碌的身影,很是怜惜。

“禅,明天爸妈才来呢。你今天收拾的这样干嘛?歇会吧。”

“那不得做好准备啊,要是爸妈看这里跟猪窝一样,还能让我嫁给你啊。不嫁给你,看你娶谁?”

“还是禅好。呵呵。那我准备点东西给咱们附近的同学朋友送去啊,一会上网发些祝福短信。”他谄笑道。过去给了雪禅一个拥抱一个香吻。

“嗯,可好久没看到那些同学了。别死皮赖脸的了,快去吧。”

她挣脱了蒋宇的手,把他推到门口。这家伙走了,屋里清静些,好快点把卫生打扫完。在这就知道捣乱,哼,坏家伙!

蒋宇出门买了些东西就送到附近的同学那里,众人欣喜非常,也就是蒋宇这位豪客,每个节日都四处串门,每次来都带礼物,这样的领导永远是好领导。

众人一致同意晚上出来聚聚,他也就一口应允。生活本来就是聚聚散散,这样的日子聚首是主流。回来他把溜达一圈的实情告诉了雪禅,她很乐意。

“好啊。好机会。好久没见这帮子畜生了。”

“唉,你一介女流,不淑女也就罢了。怎么能出口成脏呢?要整改。”

她捂住自己的小嘴,意识到口无遮拦,竟激动处放了屁话。失误失误。

晚上,几个分开数日的童鞋就像没离开学校一样,在学校前面的玲珑吃了顿大餐。大家吃的不亦乐乎,而且老板亲自下厨,老板娘又赠了几个硬菜。这还是看在蒋宇的面子上,要搁在别人身上,不是菜码不到位就是酒水口味不济,哪有这种优待?这年头,面子大于天。

吃着,喝着,大家又想起了在学校的日子。谁谁去南方了,谁谁现在在哪里考研呢,谁在哪里做培训呢,谁在哪里创业呢,太多的人,太多种生活,谁也管不了那么多,都顾着自己的生存。

大家都认可蒋宇现在过的最好,有车有房的,还有一个知冷暖的女人在身边。雪禅倒是一脸的幸福象。而蒋宇心里不这么想,他不想打扰大家的好心情,有些招人嫉妒的话没有说出口罢了。

中秋团圆日一早,蒋宇就被雪禅从梦中弄醒,是被她温柔的小手掐醒的。他一脸的不甘心,但是今天老丈人丈母娘过来,没办法。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穿衣洗漱。吃了雪禅精心调制的早饭,又经过别致的装扮,才开着车和雪禅去车站接二老。

从雪禅家方向过来的客车很多,大多一个小时一趟。老人家选择早上过来,足见对女儿的疼爱。要是不对雪禅好,蒋宇可有的受了。其实雪禅父母还没有见过梁木子,但应该知道名字,而自己却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见了面该如何介绍自己呢?这让蒋宇犯了难。

一路上,这个大老爷们都没有怎么说话,只是用心的开着车。雪禅一时陶醉在即将跟父母相见的喜悦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过了四十多分钟,车驶进了车站广场。蒋宇把车停靠在站南面的路口,雪禅先下了车,锁了车,就一起向出站口走去。

雪禅激动的拿起电话打给父母,就是这几分钟,她也忍受不了了,父母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可能也真的是想看看蒋宇。蒋宇没雪禅想的那么复杂,在一旁掂量着自己的行头会不会让二老满意。见人的第一面,大多会看你的外表,长相是一个,老人们会端详你半天,评价你的五官。而衣着倒是能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

这一分钟,有时候是漫长的,就在你等待的时候;有时候又是短暂的,不能跟亲人爱人长久的相依。雪禅现在就有这样的感受,在等父母的两分钟内,一直打着电话,跺着脚。

蒋宇也撇了那吊儿郎当的样,不再悠闲,两眼放光的直直的盯住出站口。只要是一对老夫妇走过来,他都要问一下雪禅,是不是?这样子让人啼笑皆非。过了十来分钟,出站口映出两位老人的身影,男的穿着西服,脚下一双休闲皮鞋,手里拎了一个见方的手包;女的则一身休闲的运动装束,脚下也是休闲的运动鞋,倒是肩头跨了一个大包,手里还拎了一小包。两个人在一起,衣服本身很不搭调,但整体感觉还是比较般配。倒是男人太不是玩意了,没有绅士风度。女人拿了那么多东西,男的都不知道上去帮拿拿,要是自己的女人他早就过去殷勤了。

蒋宇一直嘀咕着:这样的人真是该死,不知道怜香惜玉。雪禅在一旁听到宇如是说,就狠狠的踩了他一脚。看着雪禅兴奋难抑的神色,他知道完了,这可能就是未来的岳父岳母,忙收住口舌,表现出该有的歉意。

还没等二老出站,雪禅飞奔而去冲向站口。蒋宇则是随之而动保护她的安全,生怕一闪失,在岳父岳母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老两口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喜色。奔去的雪禅一下子就抱住了走在前面的母亲,没想到拿了那么多东西居然走的比男人还要快,怪不得没人会怜香惜玉。见势,蒋宇忙过去叔叔阿姨的叫着,把未来岳母手中的大包小包接到自己手中,跑到未来岳父的身边谈笑风生。

雪禅在一旁看了看蒋宇萎缩的行动,笑意莹然,偷偷的捅了捅他。

“宇,见到爸妈你至于这样么?”

“至于,当然至于了,呵呵。”蒋宇腆着脸,蜜语甜言。

她刚扯过在旁拎了一堆东西还傻笑的蒋宇,岳母就对着蒋宇问道:“你是雪禅的男朋友蒋宇吧?”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岳母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冠称男朋友,老岳母还真时髦。雪禅这丫头对自己太好了,一定在父母面前没有少夸他,这次一定好好的表现。他在心里嘀咕着,表面上还是满脸堆笑。

“您好,岳父岳母大人,我是蒋宇。”随后又开始傻笑。

雪禅听了这恬不知耻的傻子的话一脸羞红,看向他的都是责怪之色。岳母看在心里,哪能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蒋宇忙说:“叔叔阿姨,我们回家吧,车在那边呢。”为了避免尴尬,蒋宇率先开道,雪禅跟随着父母,四个人向停车处走去。所有的场景中,蒋宇都选择一马当先,不是他爱抢风头,是很多人不知道接下来的程序怎么操作,所以他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和种子,总是能把别人的尴尬扛在自己的肩上。

这回去的一路上,蒋宇一边开车一边介绍这里的情况,逗得老人家哈哈大笑,这对蒋宇的第一印象就打了高分。

岳母问:“蒋宇啊,你这车是自己的?”

“不是,公司给配的。”蒋宇实话实说。

雪禅插话说:“妈,小宇可厉害了,还没毕业呢,公司就给他配车了。”

蒋宇听自己的媳妇给自己说话,心里别提多甜蜜了,一脸的幸福感,不停的傻笑。岳父这时终于开口讲话了。

“年轻人啊,就应该多闯闯,但是不能因为一点成绩而骄傲啊。”蒋宇知道老男人思想都很难琢磨,还是小心为妙。

“叔叔您放心,我会努力的,为了我跟雪禅的幸福我会加倍的努力。”蒋宇信誓旦旦说道。

雪禅又插嘴说:“爸,你不知道小宇一个月的工资是好多刚毕业大学生一年的工资啊。”

她是为自己的相好着急,平日里很能调侃吹嘘的蒋宇今天倒是满口实话了。其实,岳母岳父还是喜欢诚实能干的小伙子的。

“年轻有为啊,小禅,那你多少啊?”岳父饶有兴趣的问自己的女儿。

“爸,我这不是刚开始么,以后一定会刚上小宇的,嘿嘿,爸你不知道现在的工作可难找了呢,找到的工作往往工资很低。”雪禅辩解道。

岳父又说:“那小宇怎么那么高呢,你们应该多向小宇学习,多替父母省心啊。”

这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多少夸赞的话,不言语也不是个事。

“叔叔,您这么说,我愧不敢当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走,都有自己的事业,我只是比别人走的快一点。叔叔,我们年轻人应该多向前辈们学习才是,虚心点,一定会规避很多风险的。”老岳父听了蒋宇的话很是受用,没想到一个年轻人刚毕业就有这样的言论和眼界,很是赞许的目光落在蒋宇身上。

这一路上,在说笑间就到了尽头。车停在蒋宇住处的楼下,蒋宇租的楼在学校附近的楼区里也是不错的,都是新楼。外面装饰的漂亮,街道也很干净,有种都市新区的感觉。而且蒋宇遇到了一个好房东,房东把自己用的东西都留给了蒋宇。

当岳父岳母进门之后,看到屋里装饰摆设,也不免惊讶。

“小宇啊,这是你买的房子么?”老岳母心很细。

雪禅回头说:“妈,他刚毕业哪有钱买房子啊,小宇付了三年的房租已经很不错了。”岳母意识到刚才有些失态,忙说:“很好,很好,年轻人做到这样已经很厉害了,把女儿交给你,我们也放心啊。”听到这,不光各位看官,就是蒋宇本人也知道岳母话里的意思。他脸上挂了牡丹朵朵开,没想到自己没怎么准备,就已经让老人家很满意了。那要是以准备,今晚估计就要进洞房了。

蒋宇放下手里的东西,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几天不锻炼,身体又反弹了。

岳母翻腾了半天,从手中的大包小包往出拿东西,边拿边介绍,这是给你带的啥,这是给你带的啥。看这一家团圆的样子,蒋宇想起了自己远在家乡的老母亲,心中酸酸的感觉。

“你们聊着,我去做饭。”他想躲开一会,独自伤个心。

雪禅随后跟了出来,撂了一大堆他父母喜欢吃的菜。

“从这里挑几个随便做点就行。”

岳父见年轻人在后面嘀嘀咕咕的,看看什么情况。

“小宇啊,你别进厨房了,我们早上吃饭来的,现在没到中午呢,况且男人要少往厨房去,做饭的事情让他们女人弄吧,我们坐下聊聊天。”

岳母不乐意了。

“就你,总是教孩子这样,你还不让小宇对雪禅好啊,会做饭有什么不好,雪禅多幸福啊。”岳父只是微微一叹息,不再言语了。

蒋宇尴尬的呆立在那,还是雪禅妈解了围。

“小宇啊,听你叔的,别忙活了,做下来跟我们聊聊天。”

于是,蒋宇听到圣旨下达后,乖乖的坐在了雪禅爸的身边,开始聊起了男人的琐事。后来,聊着聊着就到了教育问题,没想到岳父对时事如此的精通,说的头头是道,而且很有个人观点。蒋宇就把这几年对教育的研究和见解做了说明,岳父先是一脸的严肃,随后意味深长说:“小宇啊,想法很好,但是很艰难的,你要做好心里准备,做父母的,我们希望孩子平淡就可以了,但是雪禅遇到了你,我相信无论做什么你都会给雪禅幸福的。你是一个好孩子啊,可惜生错了时代。以后有什么难言之隐就跟叔叔说,叔叔能帮的一定帮你。”

老人家简短温和的话语,一个多么慈爱的老人,瞬间蒋宇就喜欢上了这个未来的老岳父。岳父如是说,也是对的。老人家的担心是必然的,因为雪禅是未来的妻子,雪禅是老人家的宝贝女儿,从哪个方面来说,老人家都放心不下。

以前他没有跟别人提起这种想法,而且知道他的想法的人,都因为难以承受而选择了离开。雪禅是个例外,她了解自己,却选择了自己,这是蒋宇最感动的地方。雪禅还有这么善解人意的父母,这让蒋宇内心中存在的一簇勇敢的火,又熊熊的燃烧起来。

中午,蒋宇主动请缨做了几道拿手菜,老两口赞不绝口。尝着未来女婿做的饭菜,那是老人的幸福。雪禅一劲的夸小宇能干,是个全能人。剩下的时间里她就看着小宇傻傻的笑。这顿团圆饭吃的很温馨,蒋宇和岳父还喝了很多酒。饭后,他们继续探讨着国内国外的政治经济形势。雪禅则领着母亲去布置房间。

在岳父岳母到来之前,蒋宇小两口就把第三个房间空了出来,健身的器材也分别放在朝阳的两间卧室,房间又进行了简单的打扫,给二老留宿之用。蒋宇和岳父聊的正酣,岳母突然问:“小宇啊,你们俩是一人一个房间么?我看那健身的仪器都摆的住不开人了。”

怕他难为情回答,雪禅就抢着说:“妈,你说什么呢,当然是一人一个房间了,仪器占地不大,再说睡的是床上,有地方的。”

蒋宇附和着她说:“阿姨,您放心好了,我们是一人一个房间,要不我也不会租这么大的房子,我不会欺负雪禅的。”

随后,他虚伪的笑了笑。这极其恶心的笑容没有逃过雪禅的眼睛,她羞赧的低下了头。

晚上的时候,老两口问起了蒋宇家里的事情,他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其实也没什么,都是真实的情况。老两口一阵的感慨蒋宇和母亲的坚强,说什么时候恰当,和他母亲见见面。

由于中秋假期短暂。老两口怕打扰他们的工作,第二天就整装赶回去了。雪禅在车站送别,哭的一塌糊涂。蒋宇的肩膀可就糟了罪,湿了一片。这也是一个男人的幸福。

送走了二老,蒋宇抱着雪禅在车站呆立了很久,直到她平复了心情。他贴着雪禅耳朵问:“你没把那个以前的,那个带给你父母看么?”

雪禅一愣,而后摇摇头。

“那我,你怎么直接就带我见了?”

她终于听明白蒋宇的意思了,挥着拳头,雨点般的砸在这个小混球的身上。

“我身体都给你了,还不能见我父母啊,况且我们之间经历的事我父母都知道,你不知道镇长他们打电话到家里找的我,说了我跟你在向隅的事,要不你以为刚刚见面我父母就这么认可你么?”

蒋宇摸着下巴,嘀咕着:“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我的魅力大呢。”

雪禅揪着他的袖子,不放松,非要跟他算账的样。

“你要对我付一辈子的责任,要不我父母绝对饶不了你,饶不了你的。呵呵。”

两个人惊世骇俗的谈话和动作惹来了车站广场很多人的围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