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70、在告别

《见面礼》 雪禅子 2376 2012-02-03 15:44:58

  夏季夜晚凉风习习,吹醒了酒醉的人群。远远的响起嘤嘤的哭泣声,哪个感性的女生到了动情处。

校车载着一边是欢笑一边是离愁的童鞋们回到了学校。

老师们也开着车逃离了一年一度的喧闹,回了家。每年,他们也被这些热血男儿感动个一塌糊涂,从这点来,作为老师他们是幸福的。

车开到了学校,蒋宇送雪禅回到宿舍,自己把车停在了广场,一个人默默的向寝室走去。

他知道今夜一过,会有很多人离开这里,对于某些人而言这或许是永远的告别。在离开之前,他想跟这些松松垮垮待了四年的爷们单独的聚聚,抚慰一下众人不平静的心。

刚走到楼口,他远远的听到楼里面喧闹的声音,晚上的告别会刚刚开始。一顿散伙饭,一个晚会,喝酒醉倒,这样的发泄是不足的。往年,有很多学生无论是工作的还是继续深造的童鞋都会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不是把脸盆往窗外扔,就是捣碎很多暖瓶,以示自己毕业了,即将告别大学时代。

上了顶楼,远见毕业班寝室的门都大敞四开,屋内的灯光照的整个楼层通亮,各国各种舞曲风起。气氛一时失控。他跟众人打着招呼,不时屋里都出来几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拉着他喝酒。他一杯杯的喝到寝室。到了寝室的门口,熟悉的歌声响起,如果再回到从前……

大家看到摇晃的蒋宇在门口,都莫名的兴奋起来,小六从桌在上跳出来给了他一个熊抱,兄弟们抱作一团。可是少了一个人。蒋宇被这氛围感动着,没有多想,后来蒋宇才知道四耳家里出了事,车一到学校,就连夜赶回家了。一直到取毕业证也没见到老四。不知道老四他心里做何感想?但希望他一切顺意。

蒋宇在后面把门关上,嚎唠一嗓子“喝起来”。十双泪目,五个光光的脊背,几打啤酒,你一豪言我一壮语,到天明。

他就是为了这酒回来的,就是为了用这苦辣的东西把这离别的伤痛给洗掉而回来的。

喝着酒,感受着心头的火热,他眼睛又一次湿润。这是毕业时刻感情宣泄的最酣畅淋漓的一次,无所顾虑的把身体和心解放掉,用酒精和言语。喝到尽情处他带头哼起来了寝歌,大家一起合唱,唱着唱着都哭出声来。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睡在我寂寞的往昔……”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做的嫁衣……”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老狼经典的歌曲一响,呜咽声群起。

他们任由眼泪的倾斜,一边喝酒一边说着粗话。忘记了时间在流淌,整栋楼都在沸腾,在喧闹着度过这难忘的一夜。

对门的、隔壁的、一个班级的、一个专业的、一个学院的、一个学校的哭红双目的童鞋串着门,喝酒拥抱,抱头痛哭。这样的夜注定只属于毕业时刻的童鞋们。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是樊老师打给蒋宇的。

“别让同学们太亢奋了,保证安全。”这么晚了老老师还没休息,嘱咐大家注意安全。他放下电话,闷了一大口酒。

这来往的人群,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手里不能缺的就是酒。借着酒劲话说着当年,诉说着哀怨,满是离愁。

在峥嵘岁月,这样的季节不多见,有多少人在多年后还记忆犹新,他们缅怀青葱岁月留下的激情。

所有的天地万物,在此刻化为乌有。

活动持续,突然,天亮了。众人依旧敞开心扉,徜徉在动情的天地里。

“大家休息一下吧,九点还得论文答辩呢。”不知道哪位还算清醒的兄弟提点众人道。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这才醒悟,原来都还没有毕业。

蒋宇一觉醒来,揉了揉眼睛,天已大亮。习惯的看了看表,八点钟了。从床上坐起来,才觉得不对劲。这不知道睡在了谁的床上,一看还他妈的不是自己寝室,真的喝大了。

他起身静悄悄的出了屋,望了望寝室兄弟喝的四仰八叉的,脸上桃花朵朵开。匆匆下楼开着车回到了出租的房屋,他简单洗漱换了衣服。这时,雪禅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酒醒没啊?出来一起吃饭,我在食堂等你。”

“您怎么这么的贴心啊,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什么时候想干嘛你都知道。”

“你才是蛔虫呢,赶快的来见我,不许迟到。”

合上电话,蒋宇精心的整理了一番,就开车出去了。车停在了广场,他向餐厅走去。每走一步都有人回头注目,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到了食堂,雪禅一眼就望到了蒋宇,挥着手。坐下后,蒋宇嘴一咧,笑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难道大家都知道我要毕业了?都给我行注目礼,浑身不自在啊。”

“你就臭美吧。”雪禅给他拿了镜子。

“自己好好照照,你看你穿的,美女啊。”

原来是今天穿的太鲜艳了点,比较抢眼。

这身特别的行头,是为了今天答辩特意穿戴的,他想在毕业时刻的最后瞬间留下帅气的身影给童鞋们,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一顿饭二人吃的有说有笑,非常欢喜。蒋宇和雪禅拿着论文的稿件来到了教室,立刻引起了众人围观。他们在一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也就坦然的面对这些目光。蒋宇挑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他可不想让别人再行注目礼。雪禅微微一笑也坐在了旁边,这下不被别人关注都不行。

毕业答辩不像想象中的样子。抽了几个人,说了说论文的情况,剩下的人只是在听。一个上午答辩不费劲的结束,蒋宇感到了匆忙。雪禅就在一旁静静的,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着他。他在纸上写到:你看这教育,我能不去改变么?

雪禅撅撅嘴:我支持你就好了,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在。

蒋宇感动的稀里哗啦,差点就吻过去了。幸好理智战胜了邪恶。随后嘿嘿一笑,掩饰过去。

到了中午,蒋宇本来想大家最后告个别,因为有的人就要去工作,有的童鞋选择了回乡,有的童鞋选折了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都市。各自为战,都为了生活,为了百十年内更好的生存。

当看到稀疏的人群,他才知道,很多人答辩后就离开了。蒋宇心里不免有点失落。自己的寝室的人也走的只剩下自己。不知道领毕业证的时候人都能不能回来。还好有雪禅在身边,这些许是些安慰。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蒋宇开始了正常的社会生活。回到公司开始上班,雪禅也从寝室搬出,当然搬到了蒋宇给她留得房间。还剩一个房间,雪禅想租出去,蒋宇说以后买些运动器材放在这,得锻炼的,保持健康身体。雪禅也欣然同意了,这间房也就保留下来。

他们过起了二人世界的生活。只要一有时间,蒋宇就和雪禅回到学校,送送离校的人。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