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76、苏池一行,奠华一

《见面礼》 雪禅子 5379 2012-02-03 15:44:58

  出了政府家属院,蒋宇开着车,往来时的方向走着。宗亮是一头雾水。

“宇哥,你这是要回去?”

“不是,你没看我拿了个地图么?我们去苏池。”他摊开地图,给宗亮看。

苏池是远近闻名的钢材生产基地,不少国外的客户都在这里交易。虽然苏池地处偏僻,但交通极其便利,物流业也相当发达。蒋宇此次去苏池就是要找一个人,是刚来学校时候认识的师哥。他在苏池开了一个钢材厂,其实这厂子不全是师哥自己的,师哥家里拿了不少钱。虽然厂子起来了,也生产了,但是销售状况不太好,积压大量的成品材。

蒋宇还没毕业,师哥就联系他,看能不能来苏池帮他一把。蒋宇解释师哥的提议玩到了,他签了别的公司,但忙是得帮的。有时间他先过去看看,心里有个数,好知道怎么操作。师哥听了蒋宇的回答,很是欣慰,当初没白交这个能力出众的师弟。师哥跟蒋宇的缘分不浅,来大学的第一天是师哥接的他,也是师哥给他铺的床,就是自己认识的大自己一届的那些人物中很大一部分也都是师哥给介绍的,师哥对蒋宇还是比较看好的。

到了苏池,蒋宇没有立刻去找师哥,他把车开到了距离钢材市场很近的宾馆。这样安排蒋宇是有考虑的,他想先考察一下这里的钢材市场,看看行情,即使只了解个凤毛麟角俄能做到心里有数。况且宗亮还在身边,他就更有信心。有了底气再去找师哥,筹码更大些,得到的也就越多。

宗亮也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

“宇哥,你不是要做钢材生意吧?我的老本行也就这个了。”

“不错,呵呵,你的另一个专长就是电子商务。”

“我明白了。”

两个人在宾馆定了房间,收拾了一番。装扮成港澳客商的模样,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会露馅。

“走吧,咱们微服私访一下,看看这里有多大潜力。”

“咱们不用贴个假胡子么?”

“假胡子?亏你想得出,这又不是侦探片,咱们这样都老气横秋了。走吧”

“好。”宗亮是想既然是装扮就要装的真的一样。可他也忽略了自己的年龄,虽不老气横秋,也绝对不是少年轻狂,至少稳重成熟。

他们走出宾馆,没有开车,步行着去了钢材市场。

十一的长假并没影响到钢材市场的繁荣。里面车来车往,人山人海。在国内市场低迷,出口关税节节攀高的情况下,钢材市场还能做到风生水起,看来世界各地的需求量平衡度还是不够。

两个人在钢材市场转悠到了关门。宗亮在一旁询问钢材的种类成分,价格,各种付费用,蒋宇则在一旁用针孔的小型摄像机拍着钢材的样本。说蒋宇老奸巨猾不为过,他从包里拿出着针孔摄像机的时候,宗亮吓了一跳,他以为他们要去干什么坏事。后来一想也就用来刺探情报这个用途。

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也干过这事,不过买不起针孔摄像机。就用录音笔放在讲台上,把老师的讲课内容录下来,回头在整理笔记,这招屡试不爽。

回到宾馆定了饭,两个人坐下来,分析着一个下午的资料。宗亮翻了翻整理的资料,摇摇头。

“这还不行,你若不是想买,别人不会给实底的。这样吧,我们先把这些整理一下,再上网查查兴业的统计数据,这方面就靠你了。我打电话问问我的一些朋友,这样更稳妥。”宗亮说道。

蒋宇就喜欢宗亮这样,一做起事来,思维非常严谨,而且创造性意见很实用。

“嗯,行,咱们不着急,明天上午咱们去东面的钢材市场再走一遍,你做老板,我做助理,咱们演一场好戏。”正说着服务员把饭送来了。两个人吃了饭就开始研究下午的材料。没想到宗亮这方面还真有不少知识,精通说不上,但是绝对能独挡一面。考了研多可惜,还不如自己干,但蒋宇只是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说出来。这个是宗亮自己的选择,他干涉不了。

宗亮一丝不苟的做着分析笔录,蒋宇把查出来的资料和自己的统计数据也一同给了宗亮。宗亮擦了擦额头的汗。

“差不多了,明天去走一趟收获会更多。”宗亮肯定的说。凭着一年多的经验来说,做个比透分析就可,可是也不能轻视,这毕竟是钢材行业,动辄千万,马虎不得。

“弄的差不多,我们就去找师哥。师哥,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整天在人前晃动的,大咱们一届的那个,大家都叫他师哥,你想起来没?”

宗亮不敢确定的说:“好像有点印象。”

“他家在苏池很有势力,一毕业他就自己开了个钢材厂,让我给帮忙。”

“这样最好,知根知底。要不宇哥,我就跟你干这个得了,我就不考研了,反正挣钱多了家里也就不说什么了。”

“唉,这个事咱不是说,回去之后再决定么。”

“好,我听宇哥的。”两个人一直忙活到凌晨一点,才算结束。他们满意的笑了笑,洗漱之后就睡了。期间雪禅来电话问问,蒋宇说后天差不多就能回去了,请雪禅放心。雪禅也没在再多问,就告诉蒋宇自己要小心,吃好喝好,就挂了电话。

擅长熬夜的主一直睡到第二天大亮了,才醒来。蒋宇看了看表,快十点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就看见宗亮在桌子上看着资料自言自语。这家伙起的比自己还早?情何以堪。

“起这么早呢?”蒋宇揉着朦胧的睡眼问。

“我刚起来一会,看你睡着呢,就没招呼你,刚订了饭,一会送来,吃完了我们就出去吧。”宗亮提议道。他真的为这事上心了。

“好,没想到你小子办事挺周到的。”

宗亮憨厚的笑了笑。

“宇哥,我看了这些数据,国内的价格有点低啊,雪禅不是在外贸公司么,也许会有些帮助的。”

“这事别让她知道了,她该担心了。我希望她自己过的好就行,不能让她参合进来。等我们了解完了,跟师哥谈谈会有收获的。”

“也好,不过,你对雪禅还真是好,四年前,你就对雪禅有意思,到今天,太不容易了。”

“还说我呢,你当初不是对大寒有意思啊,到最后也没说出来,过些日子她就出国了,你不后悔啊。”

他们闲来就互相抖漏老底,互揭伤疤。

宗亮笑了笑说:“有缘无份,我强求也没用。她那样的人能看上我么。宇哥,你是没问题,大家都看好你,你看走的时候大寒还不忘了跟你拥抱,哭的那么伤心。”

这话不假,大寒确实抱了蒋宇。而且,而且是留着眼泪的,鼻涕沾了他一脖子。飞走的时候,还在短信里,坦言蒋宇是一个优秀的人。

“她啊,重感情。我们关系是不错,但跟你不是一种情愫。”蒋宇和大寒的感情很纯真,他们在学生会共事,彼此很是了解,一点一滴积累到今天的感情。而宗亮和大寒不一样,他们一个班级,共同经历的比较多。宗亮对大寒觊觎久已。

宗亮沉默一会。然后,岔开话题。

“宇哥,你说我怎么跟家里交代考研的事情呢?”他一谈及考研,就苦大仇深。这人的命运差距咋这么大呢?蒋宇能够承担自己的选择,跟雪禅在一起。自己被逼迫考研,却还要跟大寒隔海相望,也没有归期。

“既然你都说了,我就实话实说。家里人呢,这样去逼你是不对,但是你答应了家里,就不能不考,也不能考不上。”蒋宇如实的说。他言之有理。父母命不可违。况且是自己爱的人,他们的初衷是为自己好的。我们可以曲线救国。

“你的意思是,我必须考研,还得考上了?”宗亮问。他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可蒋宇的话里面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那当然了,要不然你对得起谁啊?不要害怕,我不是说了么,考研没有你想的那么难的。”

“我最害怕的就是英语了。”宗亮提到英语,眉头紧蹙。

“雪禅在,你怕啥啊,我的英语就是跟她耳濡目染的,现在也很牛洪的,跟老外经常交流。”

“那我就试试?”蒋宇的话使得宗亮信心大增,也跃跃欲试。

其实,一个人做决定,不是缺少根据,是缺少信心。宗亮这个潜力非凡的青年,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活动范围,没有蒋宇那样思想有多远就得走多远,所以很规矩的做个父母心中的自己。而今,背水一战,他只有破釜沉舟。往前一步亦或退后一步都是生死一线间。没有壮志豪情也得有点杀人泄愤的冲动。

“既然你想做,你就不能试试,一定要有信心考上,等我们回去了,你就安下心来,好好学习,就住我那,我跟雪禅一天也不吵不闹的,也不能打扰你,而且还能帮助你呢。”

“宇哥,我还是想跟你做钢材生意。”宗亮有点得寸进尺。

“做这个不急于一时,你考完研了也可以做的。况且没了你做这个也没意思啊。”

“那宇哥,我们可说好了啊,回去我就考研,不过考完研了就让我跟你做钢材生意。”

“那当然了,有钱兄弟一起赚么,要不我让你跟我来干嘛。”其实,从打他一进门起,蒋宇就为他们想好了以后的事情。只是现在还不是说出来的时机。随着日子的临近,宗亮就会越来越感觉到一种异样。

“宇哥,你真好。”宗亮由衷的说。

“宗亮你什么时候学女人了,肉麻,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宗亮嘿嘿的笑着。其实,他是幸运的,遇到了蒋宇。当然,最后他不但考上了研究生,也被蒋宇收纳到了自己的团队,一直担着华一销售公司的总经理,开拓着华一帝国的疆土。这当然是后话。

吃了饭,二人对衣着进行了精心的修饰。开着车去了东钢材市场。

蒋宇在前头开车,扮作司机。宗亮则坐在后座上,手里夹着包,扮作老板。从昨天收集的资料里,他们对钢材行情有个大概的了解,对此行他们还是有信心的。蒋宇把车停下,从前面下了车,到后面给宗亮开了车门。宗亮从里面出来,整理了一下衣装,蒋宇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在那里演得惟妙惟肖,外人一般很难看出来,以为是南方的哪个比较能装的老板来采购大宗钢材呢。宗亮在前,昂首阔步,迈着四方小步,左右查看。蒋宇跟在后面,拎着包。

一路上碰到了好多人,大家都忙碌着,没空搭理他们。后天就国庆了,大家还没放假,在这样的地方工作真是不容易啊。如果自己的员工也能做到这样,还无怨无悔,给多少钱都行啊。

宗亮心里有数悠闲地走着,不顾旁人的不理不睬。蒋宇在一旁也不着急,在供大于求的行情下,急的是卖钢材的人。他们四处看着钢材的成品,多少也有些人注意到这两个颇有些技术含量的人。

有人就上前问:“二位老板,可是采购钢材的?”

蒋宇就介绍说:“你好,这是我们华一工贸的宗老板,负责此次采购,不知道到哪里能找到这里的负责人。”

询问的人一听是工贸公司的老总来采购,一定是大单生意,就殷勤的在前面带路。

这个华一工贸他自己说出来还挺顺口。那时,他自己都不知道公司的名字叫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开一家公司,他只是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名字,不过宗亮说名字挺好听。

谁料,就是这么一个名字成为了蒋宇一生的支柱,他每成立的每一个公司都带有华一二字。华一,中华第一,他希望自己的企业在中国永远是第一的位置。

随着那人拐了几个弯,众人就到了一幢四层楼前。

“这就是我们公司办公的地方,上了二楼,楼梯右面就是销售部。”领路的人介绍说。又朝着前台问:“张经理在么?这有个大客户。”

前台说:“我打个电话问问啊,你们在这稍等片刻。”前台小姐打了电话,说了几句,回头对蒋宇他们说:“经理有请,几位里面请。”说完,带着蒋宇一行人向里间走去。

到了门前,前台小姐敲了敲门,说:“张总,客人到。”

一个沉闷的声音在里面说:“请他们进来吧。”蒋宇在一旁嘟囔着,真他妈的讲派头,里三层外三层的。也不知道旁边的人听清没?

进了屋里,领路的人跟张总打了招呼就出去了,剩下蒋宇和宗亮。蒋宇上前说:“张总,你好,这位是我们华一工贸公司的总经理宗先生。”张总跟宗亮两人打了招呼,就进入了正题。

多亏了昨天收集的信息和分析的数据,要不这个张总还真是难缠。什么话他都说一半,掖着藏着的,还不住的试探宗亮。

多亏了老道的蒋宇在一旁帮腔,才不至于露了馅。他的成熟度和稳重程度,张总还是相信的。说的再多,蒋宇和宗亮的目的很明确,绝对不会买张总的钢材。宗亮看也差不多了,在桌下踢了踢蒋宇,接到信号的蒋宇对着张总说:“张总,你看时间也不早了,宗先生还有约,我们再联系吧。”张总有意挽留,但看蒋宇去意已决,只好作罢,给了宗亮联系的名片,把蒋宇二人送出办公区。临走张总还说:“你们要采购钢材一定联系我啊。”宗亮客套的说:“张总请回吧,放心,我们销售部会跟你联系的。”说完就和蒋宇绝尘而去。

坐在车上往回走的蒋宇和宗亮笑的肚子都疼了。宗亮倒在了后座上。

“你说,那张总说老成吧,倒是挺有心计的。说天真吧,还真是天真。不过蒋宇,你的样子真的很成熟,要是我也分不清你是老板还是助理的,挺唬人。”

“还说我那,看你那样,一本正经的,给张总说的哑口无言了。”。

二人无耻的夸着对方,自娱自乐。

“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基本上跟昨天分析和预测的一致。”宗亮是权威,他的话蒋宇还是很相信的。

“好,那我们下午吃了饭就好好的玩玩,出去购购物,买买东西,晚上约了师哥,明天去师哥那参观参观。”蒋宇提议。

“好,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呵呵,这次跟宇哥出来算是开了眼界。”

“哪里,哪里,没事乐乐么,要不生活多没乐趣啊。”蒋宇打着官腔。

回到宾馆,二人换上了休闲衣裤。蒋宇还是经典的李宁灰色运动装,脚下白色的赛琪鞋子。宗亮则是米色的阿迪运动衣库,脚下一双白色的耐克的鞋子。

看了宗亮的装束,蒋宇没好气的说:“你这什么啊,知道支持国货不?崇洋媚外的。”

“你是不让雪禅给带的,怎么就这样了呢,穿什么衣服不是穿啊,同学都说你俩爱国情感强,今天我算是看到了,还不是一般的强。”宗亮嘴上不服软。

“好了,我就随便一说,你穿这个还挺好看,关键是你长得白净啊。”

“这是你无法比拟的地方,我的优势。”宗亮得意的看着自己的面颊。

唉,再别的方面是超越不了蒋宇了,就比比白吧。也算一个优势。

“别臭美了,走了。”

戴着茶色的镜子,插着兜的两人,把领子也立了起来。一到街上就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

宗亮扯了扯衣领,说:“咱们俩这装束是不有点扯啊?一看我们就不像好人,警察要是查身份证我可没有啊。”

“放心吧,可能这里的人没这么穿过,苏池毕竟不是发达的城市,就是钢材基地而已,不过这里可是有着一种特色。”

“什么特色?”

蒋宇坏笑着说:“红色小灯区,屡禁不止。”

“啊,这个啊,我以为是吃的呢。”

“吃的也有啊,咱们找找,给雪禅他们带回去点,也不白来一次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