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75、拜访娘家人

《见面礼》 雪禅子 8548 2012-02-03 15:44:58

  有一件事挺奇怪,蒋宇就很纳闷,每次出行天气不是和风煦日的就是晴空万里。这就是吉人自有天相吧。

睡了一夜的安稳觉,比起昨天颓废样,宗亮可不是精神一星半点,现在他完全是一个有朝气的人。宗亮本就长得就高大英俊,再配上米色休闲的运动套装和白色运动鞋,更显得年轻有活力。

因为回家,雪禅倍兴奋。早早起来做了餐点。催促里屋两个大老爷们起床吃饭。洗漱完毕,蒋宇把宗亮从房间里拉出来,兴冲冲的来到雪禅面前。

“看看这是谁?”

雪禅泛着皎洁的眼睛。这不就是宗亮么?

“这回找到大学的感觉了吧?”

宗亮笑着说:“我又重生了。”

雪禅从厨房端着汤盆边走天说:“重生的帅哥们都帮帮忙,还有两个菜端过来,咱们就开饭了。”

“宗亮你坐,我去端。”蒋宇起身就去了厨房。

雪禅看宗亮一身靓妆,就嫣然一笑。

“宗亮,今天出去散心,第一站就是我们家。你不是没去过么,去走走。”

这时,蒋宇从厨房出来,插话道:“你们男生不是都想看看雪禅家什么样的么?不总是猜雪禅的房间是什么样的么?这回你有福了。”

雪禅瞪了蒋宇一眼说:“一天没正经的。”宗亮憨厚的笑了,然后说:“嫂子,宇哥说的没错。那时候你可是男人谈论的焦点啊。”

“这个话题打住,蒋宇东西都收拾好了么?”她现在可不想听这些污言秽语。

“昨天你们在外面聊天的时候我就收拾好了。”

“好啊,原来你知道宗亮来了,装出那样的。”她上前就揪住了蒋宇的耳朵,疼得他呲牙咧嘴,也不敢造次。不过,嘴上不依不饶。

“我跟你说了我看过三十六计孙子兵法好几十遍了。”

他们小两口甜蜜也不顾及旁人,宗亮还在现场观摩呢。

“看着你们的生活真幸福。”宗亮由衷说道。

“别羡慕我们了,以后你也会有自己的小家的,到时候可别像我天天被老婆欺负。”雪禅端着碗,逼视着他。好似再说,你在说话,就秒杀掉你。

蒋宇意识到事情很严重,说:“雪禅同志啊,那个,要多吃菜。来,你看,这是木耳,这是肉,多吃点。”说着,他也不顾人家爱吃与否,统统的夹到雪禅的碗里。

看着蒋宇一个人表演,餐桌上的观众都乐不可支。

“边去,筷子上都是你的口水,夹给自己吃吧。”

一顿饭,三个人欢笑声不断。饭毕,宗亮去收拾了东西,蒋宇主动要求洗碗刷筷子,这让雪禅很满意。

“这才像回事么。在外边你管多少人我不管,在家里你被我管,听见没?”

他在人前是风光,在家里就是耕耘的老黄牛。蒋宇一边端着碗筷一边低着头说:“是,老婆,我知道。我要是不跟你一起,不让你管,我这辈子都活不起了。”听着他嘴里就不能吐点象牙,雪禅揪着蒋宇的大耳朵问:“你说什么呢?”

“我的意思是,我这辈子能跟你在一起就是幸福的,要不我都活不了,这意思,明白了么。你看,能把手拿下来了不?我还得洗碗呢,耽误了时间,你爸妈怪罪,可不能怪我啊。”蒋宇战战兢兢解释道。

“就你话多,碗我洗吧,给我。你去换衣服吧,好好打扮一下,别给我丢人,然后把东西都装上车。”

她的话就是圣旨,这样的安排,蒋宇感觉如蒙大赦。他把碗筷放到厨房,乐颠颠的吹着口哨去换衣服了。

一身商务装束蒋宇从里屋出来,提着黑色的旅行包。宗亮不解的看了好半天。

“宇哥,你这是,有公事?”

“嗯,算是吧。你也换身正式点的,我们俩出去办点事。其实也没事,就是会会老朋友。你把这一身休闲的装包里,我们办事回来和雪禅去玩玩。”

“好嘞,我听你的。”虽然嘴上说,换掉自己心爱的装束,宗亮还有些不情愿。两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的从屋里走出来,雪禅就知道他们已经商量好了,也就没在问。收拾完,三个人锁了门,就下楼了。

到了楼下,蒋宇把东西装上了后备箱,三个人安排妥当就上了车。

“看这是什么?”坐在驾驶位的蒋宇突然问道。

“用的着这样么?还拿张地图,我给你指路就行了。”雪禅不屑的说。

蒋宇老脸通红,辩解道:“你不常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么,我这是不时之需。如果你记忆啊,我是说如果,不许动手啊,我说如果,你记忆力不好用,我们被指进了深山老林的,这玩意就派上用场了。”

雪禅回头对着宗亮说:“你看啊,这家伙在学校人前表现的一本正经的,跟我在一起就没过正形。怎么承担起这个家,怎么承担起教育事业呢。”

宗亮淡淡一笑,说:“嫂子,宇哥就是这个性格,豪爽、乐天,他讲的话让我们男生都能哈哈大笑的。”

“蒋宇厉害了啊,连男生你都忽悠。”雪禅小嘴一厥,谁敢说不。

蒋宇干咳了两声,说:“咱们出发了啊,想想东西带齐了么?没带齐赶紧说。”

“开车吧,我们家磨磨唧唧的大男人。”

“坐好了啊,走了。”

三个人各怀心事的上路了。雪禅是回家心切,想着见到父母时的情况。蒋宇则是想自己将要做的事情能不能成功,这对于蒋宇后来的生活起到了重大的影响。宗亮则是在赞叹蒋宇的生活,有车有房有爱自己的女朋友,工作快乐,工资待遇好,这是所有平凡的人都想拥有的。然后,蒋宇还在干着什么赚钱的事情。真的是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仍啊。

一路上,蒋宇放着歌,碰到谁会唱的就献歌一曲。其实,根本没有用上地图,路非常好找,而且车里有导航仪,什么都一清二楚的。

“算白花了一块钱,你说这破烂地图。”蒋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以让众人听到。不知道他是在哀自己不幸,还是怒自己不争。雪禅就捂着嘴笑,笑这个大傻瓜自作聪明。

车在路上走了两个小时,七七八八的拐了几个弯,上了道又下了道,终于到达了雪禅说的那个政府家属院。

“吓,雪禅小姐,没想到你们家这么显赫啊。”还没到院里呢,宗亮一脸崇拜的说。

雪禅笑了说:“什么显赫,我爸在县里就是一个小职员,单位分的楼。”

“不能这么说啊,老岳父很厉害的。比如对教育对经济的见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有着超凡的思维。”还没见过岳父人呢,蒋宇就隔空拍上了马屁。

“还没见到人呢,这嘴就甜的,唉……”她摇摇头,表示鄙视蒋宇的行为。

“我这是实话实说。”

雪禅眼都不瞧这个马屁精,面无表情的说:“开车进去吧。”

“你没看有保安么?”原来是有一只拦路虎,这的保安是威武哈,都是标配。

雪禅打开车窗,指了指横杆。

“开门啊。”

里面的保安闻声从岗亭里探出头来,这样一看不要紧,保安浑身一颤,跑出来敬了个标准礼。

“哦,三小姐,您好。开门。”

车前的栏杆慢慢上起,保安就一直候在三小姐身边。

车过岗亭有一阵,宗亮的头从后桌伸出来,吧嗒吧嗒嘴,整出一句。

“呵呵,看吧,雪禅还谦虚呢,都三小姐了。”

“因为我排行老三,所以大家都这么叫的。我们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家里可简陋了呢。”

她是谦虚加上开玩笑。市里组织部的头,一个大红人再怎么也算是大户人家以上级别,屋子不可能简陋,三小姐也算是恰当的尊称。

蒋宇是没管二人的调侃,从以前的听说,到见到老岳父的人,他心里早就有数。这样一个老革命,身正影直,又一腔报国热血,当然在当代有一席之地。只是没想到老岳父屈就了,一定是为人耿直得罪了别人,这样的事情,在天朝比比皆是,说不清道不明。所以,蒋宇只是开车,不做任何评论。

说话间,车就进了政府家属院的腹地。里面的空间可就吓坏了初来乍到的蒋宇和宗亮,两个人唏嘘着。这是什么住宅区啊?豪华,一般的别墅区可没这身价,还这么淡定。可从外面来看,这就是普通的住宅区,谁会想到里面的奢华。广厦千万间原来说的就是这里,看来,政府在福利方面的执行力度还是发挥的淋漓尽致。也算是一件幸事吧?

“看你们俩人的表情。这是市里给建的,又不是我们一家的,大惊小怪。”

是该大惊小怪一下,从村里的农房标准来看,这样的府邸就坐落在天堂也说不定,在梦中一见都是奢望,哪敢在现实中相遇。那还不闪瞎物质草民的眼睛,好在蒋宇二人也不是人间一般人等。表情动作了一番,也就作罢。任由主人指挥。

“就停在那天的那栋跃层楼那。”雪禅手指着前方的跃层楼说。

宗亮听说有跃层楼,屁股脱离作为,朝前方看去,一万个为什么的发问。

“雪禅姐,你们家不是就是那个跃层楼吧?”

“嗯,因为我们家里人多,市里领导特别关照了一下,家里又拿了点钱,那楼就归家里了。”

“哇塞,我这辈子就梦想着到这么漂亮的楼里看看。雪禅姐,你真幸福。”

雪禅没接话,注视前方。

“到了,下车吧。”司机嘱咐道。

三个人刚下车,岳父岳母的身影就出现在楼底。看来他们早就在楼上等着众人的到来,这个三小姐在父母心里的地位很重。也说不好,是欢迎这个未来的女婿蒋宇,也说不定。

老远的,岳母就车开嗓门喊:“小禅回来了,我女儿回来了。”三小姐一看到二老就扑了过去,又哭了。蒋宇和宗亮在后面提着东西。岳父就奔着蒋宇他们走过来了。

蒋宇上前打着招呼,“叔,你还好么?”

“好啊,就盼着你们回来呢。”说完,岳父看了看他旁边的宗亮。

“叔,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跟雪禅的同学,宗亮。发生的事情比较曲折,我们就一起来了。”

宗亮上前点了个头,老岳父的手停在了空中。宗亮就是想空出一只手,这满手的东西也不给机会。

“叔,你好,我叫宗亮。”说完,宗亮很恭敬的鞠了一躬。

“别站外面了,我们进屋吧。”老岳父热情的招呼众人。

路过的邻居看到三小姐回府,客气的说:“雪禅他妈,女儿回来了?”

这样的话叫蒋宇来说,就是废话。但中国人打招呼的方式和英国人见面谈论天气避免尴尬一样的无厘头。

岳母热情的答应着。

邻居说:“看雪禅刚毕业都开回车来了。”话语上多少有些羡慕。

岳母骄傲的说:“那是小禅男朋友的车。”又指着蒋宇说:“这不就是这个帅小伙子,刚毕业啊,公司就给配了车。”

邻居都说岳母有福气。哪个父母听了这话不飘飘然,这种因着孩子优秀而来的福气,是最致命的甜蜜的毒药。岳母吃的很开心。

几个人说说笑笑,由岳父领着就进了屋。

刚进屋,众人就看到一位美少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美少女知道雪禅姐姐回来了,很雀跃,想去楼下接她,可有舍不得电视。

本打算姐姐一进屋就从沙发起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到有两个不速之客在,她拘谨了些。话也没多说,冲姐姐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又乖乖的回到沙发看电视。

“小妹看姐姐回来也不说话,看什么呢?这样入迷。”

“是一个报导,一个两岁的小朋友因为老师不负责任死了。”见姐姐问起,小妹伤感的说。

这时,蒋宇才注意到小妹正在看的是法制节目。正说着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当了幼儿园老师,却没有什么经验,把一个两岁多的小孩落在了校车上而造成了小孩的死亡。

众人还立在原地,岳母说:“大家都坐下说话吧。这节目啊天天有让人伤心的故事,这不昨天开始联播的,这孩子也可怜,两岁多就没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多痛苦啊。这大学生也怪可怜,你说刚毕业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培训过,就算培训过了也不见得能做事做的很周全。两个人啊,怪谁呢?”

人之常情,看到自己的同类受到迫@#害,而且是一个两岁的小孩,谁的心里都痛如刀绞,这是大人们的失职,不光是这个当事人,所有参与社会运动的所有大人们都有责任,是他们造就了这个社会,却没有赋予它正常的道德和秩序。

岳父看女婿呆立在一边出神,估计触动哪根筋了。

“别提这事了,这报导没完没了的。蒋宇啊,到家了就别客气了,你看你阿姨唠唠叨叨的,不该管的事也管,别见外啊,坐吧。”

老伴的话点醒了岳母,她这才从报导转到女儿身上,拉着女儿的手坐在客厅唠起了家常。

“蒋宇把东西放下吧。”雪禅怕累坏了他,回头对父母说:“爸妈,这是给你们拿的东西,是蒋宇妈从家那邮来的东北特产,特意让我们给你们拿来的。”

岳父岳母一听说是未来亲家母从大老远邮来的,都眉开眼笑。

“这蒋宇妈真是太客气了,这么远还给我们带东西过来啊。蒋宇啊,跟你妈说谢谢啊,有时间我们过去看看你妈,这些年抚养你也太不容易了。”说完,岳母爱恋的看着他。

“二老,你们客气了。家母打电话也时常问起二老,来之前还让我给二老带好。”

岳父见蒋宇这样懂事都不住的点头,未来的亲家母又这样热情好客,不免有些飘飘然,想总算自己的女儿找了一个好人家。

“老婆子啊,快中午了,去做饭吧,挣几个拿手好菜。赶了这么远的路,都饿坏了。”岳父催着老伴说。

“你看我这记性,就顾着说话了,雪禅跟妈去厨房吧,让蒋宇和同学跟你爸聊着。”

岳父盯着宗亮,这孩子潜质不错,就是腼腆。

“宗亮啊,到家里了别拘束,你看你跟蒋宇和雪禅都是朋友,就把这当自己家就行。”

“他啊,一直都这样的性格,比较腼腆,呵呵。叔,你越说他会不好意思的。”蒋宇说完,谈话的二人相视而笑。宗亮尴尬的不知所措。

“这样的孩子好啊,老实,你看我那个二小子就是这性格,他要是在家啊,你们一定能聊得来。”

一直关注电视的小妹,听到老爸说自己的二哥,在一旁插话道:“爸,二哥才不老实呢,二哥可比我还淘呢,不过二哥懂得东西可多了。”

“你看,这小的不让了吧,呵呵,他们哥四个里,这小的最佩服的就是老二,老二啊,什么都优秀,就是腼腆。年底要出国了,你阿姨啊,天天叨咕着,舍不得。”

蒋宇就在一旁听着老岳父说着家里发生的事,显然他早就把蒋宇当作自己人了。

小妹看着电视无趣,回头看了看在一旁穿着潇洒正襟危坐的宗亮。

“这位大哥哥,你玩计算机游戏厉害么?”小妹也挑软柿子捏,看宗亮腼腆,就欺负人。

“还成吧,你想玩什么?”宗亮淡淡的说。

“我就会玩单机的cs,你打的好么?”

“还可以吧,你想玩么?”宗亮依旧绅士的谦虚。

“来跟我来,我们联机玩一局怎么样。”

宗亮望了望蒋宇和雪禅爸这边,岳父说:“她小妹你好好招待大哥哥啊,去玩吧。”

“小妹,你不要手下留情,宗亮是个计算机天才,什么都会。”蒋宇也赞成宗亮这根木头去玩玩,放松放松。

“我知道了,三姐夫。”小妹吐了吐舌头。

正从厨房往客厅来的雪禅听到了小妹的称呼脸刷的就红了,岳母对着小妹也只是摇摇头,看来小妹在家里也是一个小主,一般时候不敢惹,且胡搅蛮缠的主。蒋宇在一边显得尴尬,但心里颇为得意。最难伺候的小主都承认自己的饿地位了,那娶雪禅就指日可待了。

“蒋宇啊,我知道你们刚毕业,但是看你们的感情这么好,不知道你们俩有没有结婚的想法啊?”这小妹的头开的好啊,岳父马上跟来做文章了。蒋宇害怕没法说这事呢,看来老人家比自己还着急呢。

“叔,我正在考虑这个事情。我们俩刚毕业,先稳定稳定,现在也差不多了,但是靠工作的那点薪水是远远不够的。”蒋宇实话实说。

“你们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我们说,钱的事都好说的。”岳父给蒋宇一颗定心丸。

“叔,这些我都知道,我想通过我的双手,给雪禅一个幸福的家,我想我们努努力,应该不远的。”他没有直接回绝老岳父的好意,但自己又不是没有主意,他还是喜欢自己创造的东西。

“我知道你是一个自尊心强的孩子,也非常有能力,我和你阿姨,商量过了,如果年底结婚,我们给你们买房子。别苦了你们了啊。”

“叔,这万万使不得,你们二老岁数大了,花钱用钱的地方也多,我们俩没事的,年轻,多干点什么都有了。”雪禅听着爸爸和蒋宇的谈话,心里五味杂陈。转身回了厨房。

“其实,你和雪禅的事我们老两口都知道。这几年你照顾着雪禅,雪禅时常就回来说你如何的好,过年的时候啊雪禅哭了一天,你姨劝了也没好,知道你们肯定闹别扭了。我们也知道雪禅在学校有一个男朋友,不是你,但是她从来也不跟我们老两口谈起,我们也没问,我们也希望雪禅找到一个爱护她的人,最后能看到你们在一起,我们也欣慰了,在心里啊,老两口早就承认你是我们的女婿了,结婚早晚倒是无所谓,可你看,我们都老了,你阿姨早想抱个外孙子了。呵呵。希望叔的话没冒昧唐突就好。”老岳父的想法,代表了很多老人的新生,在花甲之年能够报上孙子,是他们最得以的事。

“叔,您说哪的话,我知道二老是对蒋宇好,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雪禅的。这次来,我还有一个目的,来之前也没跟您说,还请您别见怪。我跟宗亮晚上就得走,去找一个朋友。这个朋友现在开了一家钢材加工的厂子,我想做些钢材生意,您也知道我每月工资虽高,要买房子结婚也要两年时间。我想工作之余,自己走些钢材。刚好宗亮来了,他可以说是这方面的专家,我想探探路。”蒋宇看老岳父很固执,要是不把以后的打算和盘托出,今天是过不去了。于是,他说了自己的想法,和此行的目的。

老岳父思虑了一会。

“想法挺好,但是蒋宇我提醒你一点,不要做违法的事。”原来,老岳父是担心这个。倒是一个正直的国家干部,法律行在事前头。

“这个您老放心,我自己也学过法律,这钢材生意我知道怎么做。”蒋宇很诚恳的说。

“这我就放心了,还是那句话,你是个有为的青年,遇到什么困难都跟叔说,叔能解决的一定不含糊。”

“叔,那就先谢您了,我要是有困难第一个来找您。”

“这就对了。”他拍了拍蒋宇稚嫩的小肩膀,不知道它能承受多大的重量。

两个人正说着话,岳母就从厨房端菜出来了。

“都去,都洗手吧,吃饭喽,雪禅去叫小妹和你同学吃饭。”

雪禅上楼叫小妹和宗亮吃饭。蒋宇和岳父两个人洗了手出来,笑着,说着话。岳母在一旁嫉妒了,自打女婿进门,她都没唠叨一句完整的话,要不是做饭,一定聊得热火朝天的。

“你们爷俩聊啥呢,这么热乎?”岳母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妇人家少问,这是治国大事。”岳父摆起了一家之主的架子。

“蒋宇啊,别听你叔胡说,就不教孩子好东西。蒋宇可是好孩子,看你给教坏了地。”岳母给他打预防针。

“阿姨,叔正跟我说你们二老的事呢。说您对他有多么好呢,让我以叔为榜样也对雪禅好。”

“你看蒋宇多会说,哼,不像你这老家伙。”岳母暧昧的剜了老伴一眼。

“你说谁呢?孩子在啊,给你留点面子,否则……”岳父开始虚张声势。在家里的权威可不能被别人给夺了,那以后在孩子面前就没法混了,就是到架在波在上,也得硬着头皮顶住。

雪禅妈叉着腰问:“否则,怎样?嗯?说啊!”

岳父端坐在餐桌上,不说话了。几个孩子看着两对大龄的活宝满嘴冒着火车,都笑了。

“吃饭吧。家常便饭啊,都不能客气。”岳母是冲着远道而来的来为客说的。

“宗亮哥的游戏玩的实在令我钦佩的五体投地。宗亮哥还说给我编个游戏呢。”小妹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游戏世界。这个软柿子把自己给捏了,看来游戏中被虐的次数不少。

“小妹啊,宗亮哥可是计算机高手,替我们学校参加了好多全国性的大赛都获了不少奖呢,你得多学习,编游戏他更不在话下了,不过你宗亮哥比较忙的,你自己多学习,以后就能像宗亮哥一样了。”雪禅苦口婆心的说。她最怕小妹玩游戏却忘了学习。

“嗯,我一定像宗亮哥学习的,跟他一样厉害。”

宗亮在旁边被夸的脸通红。

“我其实没什么的,比我厉害的很多,小妹很有这方面的天赋的,编的代码都很特别。小妹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跟我说,咱们一起探讨。”

小妹乐颠颠的说:“好的,宗亮哥。”

这么夸以为外来人员,成何体统,蒋宇在一旁不乐意了。

“小妹啊,你眼里就有宗亮哥了是吧?我计算机也一样的厉害,不信你问你姐,问宗亮。”

“蒋宇可厉害了,真的,考试的时候不会了,不知道是谁提醒的哈。”蒋宇还以为雪禅会替自己说话,没想到挖苦自己一顿。

“这个么,谁都有蒙住的时候。那谁谁不是主动提醒的啊。”

众人又被蒋宇这对活宝给逗乐了。

还是宗亮有良心,帮着蒋宇辩解。

“宇哥在计算机方面确实厉害,这不是恭维。在电子商务这一块就走在了我们前面,很多东西我都是从他那学来的,虽然游戏他不怎么玩,但编一个小游戏那可是小菜一碟的。”

雪禅不信的口吻问:“是么?宗亮可不许说谎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他啊,还有好多秘籍呢,真人不露相。”

终于有人替自己说话了,蒋宇一边往嘴里塞着菜一边含糊的说:“嗯,是地。你看我没吹嘘吧,有证人地,呵呵,过奖了,都过奖了。”

“看来我还得好好的挖掘挖掘啊。”雪禅说着给蒋宇家了一筷子菜。

“看来我命中注定是一个优秀的编程家了。”大家听了小妹的话都不明所以,

“孩子你怎么说胡话呢。”岳母责怪小妹说。

“那怎么是胡话呢?我有这么厉害的三姐夫。”

众人这才明白了小妹的意思。岳父笑着说:“真是人小鬼大。蒋宇啊,以后多教教她。”

蒋宇应了一声,一边的雪禅听到小妹喊蒋宇三姐夫,羞得脸通红。小妹不饶的说:“三姐脸红了啊。”

“小妹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说着,雪禅夹了一片肥肉放在了小妹碗里,威胁道:“吃了,不许扔掉,叫你瞎乱说。”

“三姐,我求你了,以后再不乱说了。”

众人都看着这对姐妹花,笑的前仰后合。岳父岳母在孩子面前也就孩子样,没有了大人的矜持,跟孩子们聊着天。还能整几句网络用语,惹来孩子们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宗亮被一家人欢笑的气氛感动着,他想不到别人家都是这样的快乐,不免想起自己的遭遇,心里一阵阵的失落感。

蒋宇明白宗亮现在的感受,从一进屋到此刻吃饭,宗亮都显得很拘谨。他过去的时间里更多的在一种压抑的环境中,工作的压力,父母的逼迫,他从来没有机会感受到一个家的欢乐。而今天这样热情洋溢的家庭气氛,给宗亮的冲击不小。

“宗亮别愣神了,饭也吃了,咱们该上路了。晚上赶到那,休息休息,明天咱们好办正事。”

“宇哥咱们去哪里?”

“到了就知道。咱们要见的这个人也许你认识,明天你是主角,你的老本行。”

“好,那咱们就走吧。”一说是自己的老本行,宗亮心里有了底。至少自己不用像根木头处在一边了。

一家人聊着天,蒋宇起身来到岳父岳母跟前。

“叔叔,阿姨,晚辈和宗亮还有事,得先走一步。”

晚上的事蒋宇只告诉了岳父,就是雪禅本人都不知道详情。岳母是一脸迷惑。刚来怎么就走了呢?

“蒋宇,到底怎么回事?刚来了就要走?”

“孩子说有事要办就一定有事要办,又没说不回来了。”岳父就怕自己的老伴,她爱刨根问底。

“妈,蒋宇办完事就回来了。”雪禅是了解蒋宇的,他说有正事,事情就一定很重要。

“阿姨你放心吧,最迟大后天就回来了,正好宗亮这位行家在,我们办的事情还能顺利些。我们会速去速回的。”

岳母看雪禅和雪禅爸都好想知道此事,就没再多问,嘱咐蒋宇小心,送蒋宇出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