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83、又登山

《见面礼》 雪禅子 3579 2012-02-03 15:44:58

  站在山脚下,小妹一脸的兴奋,跑在最前面,登得最快。众人都在后面嘱咐她慢点。听到大家的话,她反倒登的越快。

宗亮落在最后,这家伙是工作的时间忙,没锻炼,身体都快垮了,登几级就累的呼哧带喘。

老两口在小妹的后面,登山让他们不亦乐乎。

在老两口的后面,雪禅和蒋宇一组,手拉着手。

“蒋宇你有什么感觉?”雪禅突然问到。

“啊?什么感觉?太兴奋了,呵呵,好久没这样了。”蒋宇被她问的一头雾水。

“我不是问你这个,你就没有感觉到,这个场景以前发生过?”雪禅提示到。

蒋宇摸了摸脑袋,又看了看雪禅。忽然想到了,大一学生会组织的那次登山,好像……他想到这故作茫然的说:“什么啊?什么场景啊?”

“你就是大木头人,大笨蛋。”说着,雪禅就要甩开蒋宇的手,这家伙也太木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记呢,气死人也。

蒋宇把手攥的更紧了,回头看着雪禅说:“是这样么?我怎么能忘记呢,那是我第一次牵你的手。那手啊,好柔的!”蒋宇这个老不正经的原形毕露。

“你,你,大色狼,当时我就知道你居心叵测。居然……”

“居然什么?”蒋宇笑的更厉害了。

…………

小妹刚开始还有模有样的一步一个脚印的踏着石基,后来就变成了连滚带爬,喘着粗气。这都源于她身上的大包包,小妹临行也不相信蒋宇的话,固执的带了很多装备,还有吃的,想到了山顶吃。蒋宇反复强调山上有饭店的,不用拿吃的,她就是不听。还是出有名,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登到半山腰,小妹就落后了,跟宗亮成了一个队伍,最后还是把包留给了蒋宇背着。

蒋宇和雪禅这对小两口走在了前面,老两口的速度依旧,跟着他们。小两口的体力让诸位登山的人汗颜。蒋宇登的快无可厚非,壮年的他当然孔武有力。雪禅一个小女子却这样剽悍,不得了的。

其实雪禅早先的身体羸弱的很。第一次登山的时候几乎是蒋宇给托上去的,跟蒋宇在一起后,两个人都一起锻炼身体,雪禅的体质是越来越好,登起山来就是小菜一碟。走一段路,就要回头等着掉队的人。

“宇,知道么?也就是登山那次的感激,让我善心大发,而你也就得寸进尺了。要不是你托着我,给我鼓励,我都不会有第一次到达山顶的感觉。没想到,今天我们还能像四年前那样,一起手拉着手而没有了做做,我成为了你的女朋友。你说这有点像做梦的感觉啊?”雪禅望着群山感叹道。

蒋宇也不免感慨的说:“是啊,这命运的事情谁知道呢。要不是我得寸进尺的争取,不知道有没有今天。当初,我以为今生也就这样了,你有了男朋友,我只有看着的份。没想到最后我们会在一起,哈哈,却是有点做梦,不过咬自己一口,确实不是梦。”

雪禅靠在他的肩上,静静的享受着山川的清逸之情,望着远方美景,渐被陶醉,心底油然升起阵阵的幸福,随之而洒脱。

这是好多平凡人的梦。能在有生之年里,牵着爱人的手一起登登山唱响当年。能够衣食无忧的,陪着她走到生命的终点,能够儿孙满堂共享天伦之乐。

很多时候你想不开这些。年轻的时候你轻狂无知,年老的时候你也未必明智,有一天真的过上了这样的生活,你却感觉到了平淡。想要同别人一样,追逐着金钱名利,过着犬马的日子,活在别人的眼里和梦里。又经历一重重磨难之后,或者在这高山之颠,面对着艰险,你的心境变得更贴近生活,贴近人性。你想到的东西都那么谦卑,没有了尘世的浮华。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在你上一秒不知道下一秒生命何去的时候,能想到的也无非凡人这些自我的陶醉。人生没有后悔药,有的只是选择错误后的残酷。现实也不是小说,小说里你可以任意去更改自己的角色,死了又生。现实中,你不是造物者,只是一个小小的棋子,任由创造现实规则的人去摆布。无论你现实多骄傲,尘缘了去,万事皆空。

蒋宇是懂得这些的。每每记起自己的生活,他一边喝着酒,一边流着泪,仿佛这些年就经过了别人的一辈子。他珍惜当下,更在高处仰望着未来;他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心却在高于世人的眼界;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却难于逃离现世;了解尘世,却醉于尘缘。

他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无论生活是简朴到何种程度,有一个庇护的地方,有榻无榻又何妨?苍穹换做被子,大地即为床,又怎样?头发不剪恣意风中,胡子未剃潇洒依然,又如何?在尘世却出于尘,有衣无衣又何妨?

他也知道尘世无仙境。尘世之外,有无仙境,千百年来,更待与何人说去?蒋宇还是把家收拾好,把自己的生活拾掇好。他深知世人的眼光和心里,不必要不可以去忤逆,尘缘已定,更不必要不可以去揭发了。何不把这些放在理想的梦里,渗到教育中,以化解尘世的哀之不幸之事?

环山之间,一对高大伟岸的身躯,相扶久已,似已入自然内里,幻化做一草一木,坚守着自然的美丽,闪亮那些已被社会芜杂之事笼住的眼睛,祛除劳累尘世已疲乏的心境,在心里添一方净土,纳一寸良知。

他们久久矗立的神情,勾起了路人的回忆。众人不自觉的拿起手中的相机,咔嚓,咔嚓的留下了令人羡慕的身影。频频的闪光灯使得雪禅如梦初醒,拉着还在入神的蒋宇继续登山的路途了。

中午,一家人辛苦万般终于到达了山顶。

小妹头一次这样酣畅淋漓的登山山顶,不免有些激动。她站在台阶上对着远方的群山高呼着。岳父岳母找了一个开阔的地方坐下来休息,宗亮低着头哈着腰,不住的喘着粗气。只有蒋宇和雪禅神情若定的,携着手目视远方,感解缘分弄人。蒋宇找了个路人给一家人拍了照,留个念,怕一会就没了照相可选的景色了。

不料,一刻钟,山上的人越来越多。山顶开阔的地方都几乎占满了人,国人实在是多,触脚既是。蒋宇提议去里面的餐厅吃饭休息,大家都欣然的同意了,蒋宇解说道:“上次我们也是在这个地方吃的午饭,虽然比山下贵了一点,不过还可以了。”随即叫了服务员拿了菜单。

大家一齐坐下,拿出自备的水和饮料大大的喝了一口,挨个点了菜。

“想不到群上之上还有这么大的餐厅,害的我带了这么多吃的,累坏了。”小妹一脸的委屈。

“我都跟你说,你不听,还说你累坏了,东西都在我身上呢。”

小妹感觉自己做的很不合适,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你说他们是怎么把米和菜运到山上的呢?”又是这个小机灵鬼问的。

“你看啊,那不是有两条索道么,就是通过那上来的。好多人坐缆车上来,再步行下山的,虽然能够省很多力气,却享受不到这登山的乐趣了。”

“呵呵,蒋宇说话我爱听。这登山啊,就是要把你累的到了极致,你才能体味到荒岛余生的乐趣,从而诠释出人世的道理来。”岳父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婿了。博学,佛性。如果不是有尘世姻缘,或许会是一个得道高人。

岳母累的气喘吁吁的,说:“就你懂得多,还不歇会。我可累坏了,一会下山我要好好的泡泡。”

“阿姨,你看到那山脚下,雾气腾腾的地方没?”蒋宇手指着山下,问岳母。

“看见了。”岳母似乎明白了。

“那里就是温泉的所在地,里面修的很不错的,您一定会满意的。”

“呵呵,好啊,可得快点吃饭,吃了饭就下山,享受我的温泉去。”一提到温泉,岳母浑身都是劲。

岳父看着老伴显得无奈,想着这老婆子也就这点爱好了。

正说着话,饭菜就上来了。

“先吃饭吧。”一家之主老岳父随即下旨。

大伙争先恐后的就动起了筷子,生怕落后了,一瞬间盘子里的菜就变作别人碗里之物。小妹抢得最凶,人小吃的少,却抢得多,碗里只见菜不见饭。雪禅也不甘示弱,一边吃着碗里的一边看着盘子里的。蒋宇不能失去绅士的度量,吃的很雅致,这是相比于这桌子上的其他人来说的。他还给雪禅夹着菜。

一顿饭,风卷残云似得,菜都下了肚,饭也见了底,真有传承了中华简朴美德的典范。大家都有意犹未尽之感,没想到在这样的环境却激发了人内里的欲望。想在每日的生活中,人苦于工作,不断的奔波,哪有时间想这想那,也不会有欲望表达的时间,吃的饭来也索然无味,身体也就日渐衰弱了。

吃了饭,几个人休息了一下,就四处逛逛。岳母对温泉渴求强烈,催着众人下山,提议坐缆车。岳母的提议被岳父一口回绝了。最后,蒋宇征求了众人下山一起泡泡温泉,解决掉登山疲乏之意。雪禅妈第一个赞成,众人也就同意,顺着原来的山道返回。

下山的速度要比上山快很多,想那是一种回归到本源的心情。就像远在他乡,在梦里的牵挂下回家一样。离家而去的时候,始终都是不舍,当你多时以后往家中赶去,你急切的心情,会让你不自觉的加快脚步。

岳母在前面领路,岳父紧在后面追随在,千叮咛万嘱咐小心慢点。

小两口在后面也顾不上老两口,照顾着宗亮和小妹。雪禅托着小妹,蒋宇扶着宗亮,四个人摇摇欲坠的往山下走。

“你们都应该锻炼身体了,这样是不行的。你们刚多大的身体就这么弱,你看看叔叔阿姨,比我们身体都好呢。”蒋宇告诫这身体较弱的二位。

“嗯,宗亮哥哥以后我们真得锻炼了,你看你个大男人还不如我呢。”小妹还是这毛病,专找软柿子捏。

宗亮一个大苦瓜瓢的嘴列的老大,喘着粗气

“是得锻炼了。这体质,要是考了研我不得瘫痪啊。”

“那就多锻炼了,你没看家里蒋宇都买了好多器材么?我们都定好了健身的计划,你看我现在。”雪禅一卷手腕,肌肉迸出。

四个人虽是连拉带扯的下了山,不过速度还是比同时下山的路人要快很多,毕竟都年轻,可也没赶上岳父岳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