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00、风风光光接父母

《见面礼》 雪禅子 5268 2012-02-03 15:44:58

  时间一晃而过,周末就在脚边。宗亮精神焕发的等着回家接自己的父母,在乡里乡亲之间让他们也风光一下。他提前就把消息告知了远在家乡的父母,听到消息那会儿,二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问了好几遍,确定儿子所说如实,电话没放下就高兴的哭出了声。宗亮在电话一头,好一阵的安慰,二老激动的情绪才平稳下来。

老两口是太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了,他们辛辛苦苦的一辈子,吃不好穿不好的就是想让宗亮有一个学习的条件,通过学习考上大学能改变命运,将来能过的好点。逼迫宗亮去考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何尝不知道儿子的想法,可就是放心不下他。

以后,宗亮要成家,要有孩子,这些都需要钱。现在的社会,出门在外一分钱也能憋到英雄汉,更何况他现在的生存状态,谁又能不担心呢?

有些时候,人就是有病乱投医的。老两口没了办法,人家说考了研好,毕了业就能找到好工作,能赚到更多的钱,也就不由分说强逼着宗亮去考研了。这在中国是多么朴素的曲解啊。可怜天下的父母。

宗亮没有让蒋宇借车以及更多的操办,他们这样回去就能震得某些人眼睛疼个好几年了。不能把他们的心给震碎,那邻里的关系就没的处下去了。

众人都说不让雪禅去,路程远,该累着了。雪禅非要坚持去,说搬家的时候帮宗亮忙活忙活,有些事大男人干不来。蒋宇执拗不过,只好依了雪禅。出发前,蒋宇再三嘱咐宗亮别因为心情激动了就开飞车,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慢点开,别让交警拦了就行。走的大路虽然车少,但也要注意安全。

宗亮在前面开道,蒋宇和雪禅在后面紧跟着,两辆风驰电掣的越野车,飞驰在宗亮还家的公路上。雪禅闲得荒,在车上左顾右盼,唠唠叨叨的,说:“你看宗亮乐的样,难道这就是衣锦还乡的感觉?”

蒋宇边开车,边空出一只手,抚了抚雪禅摇晃的头,说:“你啊,就胡思乱想。哪双儿女不希望自己能够有所作为,让父母脸上有光,在人群前让别人竖起大拇指呢!宗亮把父母接来了,也就放心了,以后就能安心做事业了。这有什么不好?”

雪禅伸出小手,点了点他渗出汗液的鼻头,说:“现在才发现,我是越来越不了解你了,什么事情你都能想在前面。”蒋宇没说话,只是眼睛眉飞色舞的翻转,好似再说,现在才知道吧,以后还有更多你想不到的呢。

一旁的雪禅幽幽道:“这样对宗亮也好,你可能改变了宗亮的人生,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怨你啊。”

蒋宇嘿嘿一笑,淡然的说:“谁知道呢,不过,如果人生是让人羡慕的,什么都有了,这家伙还能考上研,那不是人中之龙么,应该不会遗憾吧。”

雪禅撅着嘴说:“这可说不定,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时间还是跟宗亮多说说。考虑一下他的想法。”

蒋宇肯定的说:“知道了,老太婆,唠唠叨叨的。”

两个人在后面说说笑笑的,心情也堪比宗亮。

传言说,宗亮家离学校很远,可实际才不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这哪来的遥远之说,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真会害死人的。

宗亮车速快如闪电,其中回家心切也算是一个原因吧。他家确实住在村里,不过村子也不是传说的多么的贫穷掉了渣。从外围就能看得出来,村子还是比较富裕的。乡村公路修的笔直整齐,通过每户村民房门前,绕在村子的周围,显得四通八达。家家户户也都是宽敞明亮的平房,前面还有感觉似皇宫一样宏伟的大门,一般都喷了朱红色的油漆,上面镶了黄色的琉璃瓦,有的柱子上雕了游龙戏凤的纹饰。

看了看蒋宇,他沉着脸,阴晴不定。雪禅疑惑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本以为这里跟我家那一样比较穷,所以似乎大家攀比显得很有意义,这是人之常情。可你看这,像没钱的地方么?唉。怎么就这个样子呢?”蒋宇略带情绪的说。

雪禅释然道:“你不是常跟我说,人都是有贪欲的,如果你赚到了一千,你就想着一万,如果赚到了一万,你就会想着十万。无穷尽么。怎么自己就想不开了呢?”

蒋宇肯定的点点头说:“你啊,怎么就这么了解我的心呢。总是让我从问题中解脱。”

雪禅神秘的一笑说:“那当然了,咋不说咱们患难与共多少次了。”说完,她又是甜甜的一笑。

正说着话,前面出现了状况,好多人蜂拥而至,围住了宗亮的车子。宗亮似乎没有惧怕,从车里走出来,挨个的握着围观人的手。蒋宇好似明白了,感叹道:“唉,天底下都一样的臣民。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什么都一样?”雪禅不解的问,又看了看前方的情势,恍然大悟说,“是啊,都是凡人么!哪像你境界这么高。”

蒋宇把车停在宗亮车后,携着雪禅下来。

“宗亮什么状况?”

“宇哥,我父母他们大老远的来接我了,乡亲们知道了这个消息,也都过来了。”宗亮一脸兴奋的说。显然蒋宇安排的都很凑效,他太了解这集聚小农思想的人群了。今天,最开心的不是宗亮,可能是他们的父母。

蒋宇笑了笑说:“那你是走着过去还是把叔叔阿姨接上我们开车走呢?”

宗亮犹豫了一下说:“还是让他们上车吧,也风光一下。”随后,他又对着乡亲们大声的说:“谢谢乡亲们了,我宗亮何德何能让长辈们来接呢。”

说完,宗亮给父母开了车门。

看着父母战战兢兢的上了车,宗亮眼睛湿润了,颤颤的说:“爸,妈,这是咱们自己的车子,想怎么坐就怎么坐。以后我们还会开更漂亮的车子,里面更舒服。”

见此情景,蒋宇不免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这些年,为了培养自己,母亲也算是含辛茹苦,什么时候也能让她老人家这样风光一把。

车子划过地面的声音戛然而止,停在了宗亮家门口,一行人前后下了车。宗亮跟父母介绍着,吹嘘着他们在一起的光荣事迹。在一旁的蒋宇也没闲着,不断的点头致意。小嘴也抹了蜜糖,在宗亮父母面前,夸赞宗亮多么能干,学习多么厉害,是多么优秀的一位社会小青年。蒋宇的实在话惹得宗亮爸妈一阵激动。

众人进了屋,可跟着宗亮车回来的乡亲们还不死心,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守候在屋外,非要听里面的动静,以后好有独家的爆料。又似乎像接受皇命一样,兢兢业业的,生怕出了闪失,丢了性命。

宗亮父母和颜悦色的对众人讲述说:“接到宗亮电话,我们就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宗亮说他那啥都有,不让我们多带东西,说用不上。”

“这房子怎么处理?还挺好的呢。”蒋宇歪着头问向宗亮。

宗亮爸妈接过话说:“宗亮她二姨在外多年,没房子,结了婚,又离了,带着孩子,怪可怜的,我们一商量,就把房子给她吧。”

“这样最好了,没事的时候你们还能回来看看。干脆,家里的东西就别动了,都给二姨吧。”宗亮也附和着说。

宗亮爸妈赞赏的说:“没想到儿子真的长大了,我们还以为你不同意呢。”

“爸,妈,以前儿子不懂事,总惹你们生气,你们一定不要怪我啊,以后我会好好伺候你们的。”宗亮羞涩的脸红着说。

通过聊天,宗亮的爸妈终于知道儿子能有今天都是蒋宇的帮忙,不免对这貌语惊人的小伙子肃然起敬,像对救命恩人一样,弄的蒋宇左右不适,有点受不鸟了。他悄悄的问,“宗亮,你怎么跟父母说的我啊?怎么这么个情形呢?”

宗亮爽朗的笑了笑说:“宇哥,我都跟父母实话实说的。”

蒋宇扮作生气的说:“你啊!你看弄得多生分啊,好像我是外人。”回过头又对宗亮爸妈说,“叔叔阿姨,你们别跟我客气,我跟宗亮都是好朋友,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付出了很多,这些都是他应该得的。”

宗亮爸妈还是很客气的说:“无论怎样,要是没有你,就没有宗亮的今天,你就是宗亮的恩人,宗亮啊,以后多像蒋宇学习,跟人家好好干。”

宗亮点头答应着,痴笑着。

中午,本来宗亮的父母准备了乔迁之喜的宴席,却被一群不速之客给搅合了。过来看热闹的人,看着他家门口两台崭新的越野车,都唏嘘不已。宗亮回家接父母的消息就这样不胫而走。村里大大小小的领导,百年不遇的来到了宗亮家里,真的是虚虚寒假温暖,弄得宗亮父母倒很拘束。管家门的举动让蒋宇鄙夷了好一阵。宗亮知道这是自己混好了,他们才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来。如果这放在以前,这是他不能想象的,就是村里值班的人也不会主动跟宗亮家交往的。他此刻多少明白了蒋宇曾经说过的话,人的眼光是会变的,随着你的地位而变。

虽然气不过,但宗亮还是很和善的接待了几位村里的管家。村长说知道宗亮一家要搬走了,乡亲们特意准备了酒席,给一家人送行。眼尖的管家瞥见蒋宇和雪禅穿着不俗,谈吐非凡,也不顾热屁股贴到冷脸的危险,主动跟他们搭话。蒋宇一直冷脸沉默,倒是雪禅应了几句缓解尴尬。

宗亮父母也是老实人,村里管家的面子是要给的,就应了他们,跟着去了村里。其他人也只好随从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就是一个小小的村长,掌管了一亩三分地,就以为世界都是自己了,挟持着乡亲们的思想,甚至是强奸。

一顿饭吃的冷冷清清,宗亮父母本就不善言谈,别人说什么他们都是嗯嗯的应着,就宗亮一个人应付着众人。蒋宇也没闲着在旁边帮腔,把宗亮的形象夸大。傻傻的管家门和呆呆的乡亲们,不明所以的叫好。

雪禅在旁边用手捅了捅蒋宇示意已经很晚了,再不走到家就天黑了。蒋宇给宗亮递了个颜色,他马上明白了,站起身说:“各位乡亲们老,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启程了,谢谢你们。”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搀扶父母走出了村里的大院,宗亮算是对这个地方伤透了心。

回家收拾了东西,几个人在乡亲们部分羡慕,部分仇视的目光中呼啸着离开了。蒋宇是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景,他明白其中的原因,却也会心痛一段时间,这就是方倩姐姐说的那种结果。人们慢慢的接受着外来的文明,却也把原来的美好破坏殆尽了,剩下的都是糟粕,是外来的和内里的糟粕的交错,真沉淀下了,千百年都难以理顺根系。就像中国封建的等级制度,扎根在人的内心,多少的文化渲染都无所改变,教育是唯一条可行的路。如果教育不起作用了,这部历史的机器瞬间会失灵,崩塌。

心情沉重的蒋宇感受着宗亮一家团圆的欢愉,头上的乌云也淡了不少。

雪禅是成熟了,角色转换的很快。以前,她总是跟蒋宇做对,以此为乐。而今在蒋宇的身旁,雪禅只是作为贤内助,去扶持他。她安慰着蒋宇,说着宽心的话。身边有这样一位知冷暖,识大体的女人,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蒋宇笑了笑说:“你知道我的脾气,现在好多了,多亏我这个贤能的老婆。”

“这辈子,无论你做多大的事业,只要你做得开心就好。我不求别的,能在你身边就好。”雪禅淡淡的说。蒋宇听着就感动,空出手握了握雪禅温滑的小手。久久也不松开。

车好不容易进了市区,又向外环急驰而去。宗亮爸妈一路上都很兴奋,脸色红润,他们似乎是头一次来省城,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断变化的事物。宗亮跟父母聊着,说了说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介绍着这里的特色。他们先到了华一公司,领父母参观了他工作的地方,宗亮爸妈意见装饰,一阵唏嘘,说气派。

然后,驱车直接赶往了天府社区。二老颤抖的声音问道:“我们是去前面那片宫殿么?”

“嗯,我们就去那里,不过那不是宫殿,就是普通的住宅区。”宗亮笑着说。他领着父母来到那两百多平米的跃层楼。刚进门,老两口就呆立在门口,走不动步了。

蒋宇心明镜的说:“二老,进去吧,宗亮一直说,让你们来这里住,就盼着有一天让你们安心的度过晚年。”

老两口反倒老泪纵横了,捂着嘴的说:“儿啊,苦了你了。”

雪禅把激动不已的二老搀扶到沙发上坐下,蒋宇去厨房拿来了水果给二老压惊,宗亮在一旁安慰着父母。

“孩他妈,别哭了,你看,你不敢想的,儿子都给你了,还求什么啊,你看现在儿子多好。”宗亮他爸安慰着老伴说。

宗亮也说:“爸妈我带你们参观一下。”

“我想看看厨房。”宗亮妈略带着哭腔说。宗亮的父母是喜悦难以,他们真的面对一件脑海里不存的事物时,有的就是哭或者笑。

雪禅起身说:“我陪您去吧。在里面呢。”她陪着亮姨去了厨房。

蒋宇和宗亮则陪着亮叔到各屋转转。

“你们没什么事情就过来,这么大房子我们老两口住不惯。”宗亮爸跟蒋宇说。

“宇哥,什么时候把阿姨也接过来,正好我爸妈也没有邻居,他们在一起不是能聊聊天啊,多好。”宗亮也附和着说。蒋宇又何尝不想啊,可是母亲又是那么倔强,只有等到自己结婚了她才能有所动作吧。可想法一撂下,就是两年。在蒋宇结婚的时候母亲才答应来这里。这都是后话了。

蒋宇婉言道:“宗亮有很多的朋友,以后来家里好有地方住,外面宾馆哪有家里舒服啊。”

“还是宇哥想得周到,我怎么没想到呢。等以后咱们同学谁回来看咱们了就住家里。”宗亮感激的说。

宗亮妈从厨房参观回来,很是满意,不住说:“厨房真大,好些东西我都不会用。”

“阿姨,没事的,这些都很好学的。宗亮做饭很厉害的,以后啊让他给二老做饭。”雪禅甜甜的说。

宗亮妈喜上眉梢,又略带一丝愁容的说:“宗亮啊,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儿媳妇啊,你看蒋宇他们多幸福啊。也有人陪我解解闷啊。”

一提到这事,宗亮就闪到一边,脸憋的通红。平日里,他跟女生交往的也挺多的,可单独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时,却总不知所措,面红耳赤的。

“妈,我这不还上学那么!况且也没有合适的啊。”宗亮腼腆着说。

蒋宇神秘一笑说:“谁说没有合适的啦。”随后,他就把宗亮和小美女的前前后后不堪入目一幕都跟二老说了。二老是边听边乐,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在他们视线外是这么可爱,他们是该好好了解这个儿子了。

宗亮想辩解,可话到嘴边就收了回去。这方面确实要向蒋宇学习,虽然蒋宇也腼腆,但蒋宇对自己的爱执着去追求。宗亮也想执着一下,可条件不慎成熟,没办法。

聊了会,宗亮妈就和雪禅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中午本来应该好好的吃顿饭,还让村里的管家给搅合了,今晚补上。”宗亮妈惋惜的说。

蒋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