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95、金碧辉煌

《见面礼》 雪禅子 5637 2012-02-03 15:44:58

  从华一出来,蒋宇背着手遥望远方,神色凝重了半天。他回头对走在后面的雪禅和宗亮说:“看到右后方的那个新楼盘了么?”

两个人瞪大了显得恐惧的眼睛,感觉到了神经被各种事情胀的满满的。

“那不是您的吧?”宗亮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在这些震惊的事件面前,他确实渺小到一粒尘埃。

蒋宇左右看了看,说:“想什么呢?那么大的楼盘。”随后,他轻轻一笑,接着说:“你们太抬举我了,这讽刺人也不带你们这样的啊!我问的是那的楼盘怎么样?”

宗亮这才舒了口气,放心的说:“这楼盘不错,简直太ok了。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这的环境也不错。可能有些人没有这个眼光,离市区倒是相对远了点,嫌不方便吧。不过我认为一两年这地方绝对有的发展,而且华一选在这里,宇哥不是没有考虑吧?”说完,他用肩膀撞了撞蒋宇,意在说:宇哥,使这样吧。

雪禅仿若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优雅的说道:“楼盘建的还蛮有特色的,你们看,远远的,它多像一座庞大的宫殿啊。诶,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吧。反正时间多的很呢。”

宇哥神秘的一笑说:“那就听雪大小姐一回,走吧,去宫殿瞅瞅。”说完也不管别人,他自顾自的上了车。

还在愣神的二人赶紧的跟上,生怕转眼蒋宇就像空气蒸发了。看着蒋宇对路如此熟悉,雪禅心里掂量着,说不好他又在那编排了什么,这小子什么都能干的出来。宗亮是图个新鲜,在这城市思念,从来没有这么闲逛在外。他跟着前面两台车,欣赏着外环的风景。这里真的让人喜欢:景色自然,没有市区的喧闹感,空气也清新,怡情于人!心情大好的宗亮,明知道自己的歌喉在幽冥的夜晚能吓人半死,竟然不自觉的哼起来。手舞足蹈的,车开的都羁留拐弯的。

这时,一前一后的三辆车直接开进了天府社区,停在其中一栋楼前。蒋宇下车望了望楼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好了,大家把车停好,今天的目的地到了。”

雪禅端着一脸果然被我猜中了表情,不出所料,在此地有他捣的鬼。

“不是你真的买房子了?那以前的房子怎么办?”雪禅焦急的问。

宗亮从后面走来,冷不丁的问:“谁买房子了?啊!不是宇哥您吧?这也太愕然了。不愧半条命的高手,我的神经让你弄得真就剩下一半的命在动了。这要跟你待下去,我……”说着,他后撤几步,意在远离蒋宇。

望了望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的宗亮,蒋宇没说话,拿出钥匙,开了单元的大门。宗亮的小嘴瞬间变成了o型,都快核桃大小了,瘪了瘪嘴。

“还真买了?”他木木的接受了。

事实摆在眼前,看来蒋宇这臭小子是买一套说不定几套房子,雪禅在一旁倒是不乐意了。

“买房子这么大事怎么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啊?”

蒋宇不想现在解释,神秘感消失了,就失去了原本的刺激。他依旧故作沉默,率先上了楼。两人在后面紧紧跟上,万一门锁了,生怕被关在外面。

到了四楼,蒋宇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位别愣着了,里面请吧。”

宗亮一个箭步就串到了屋里。他虽然胆小,可也不想错过任何刺激的节目,阵前当仁不让。蒋宇则附在雪禅耳朵轻声的说:“亲亲爱爱的老婆大人,还真生气了。说实话,这房子不是我们的,是送给宗亮的。没跟你商量,你不会介意吧?”雪禅听到这个解释心里还是蛮舒服的,想蒋宇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宗亮帮了他多少雪禅还是有数的,紧绷的脸终于缓和了。

“你考虑的周到,听你的。”说完,她飞快的在蒋宇的脸上小啄了一下。

一看屋里的装饰,宗亮腿肚子直打哆嗦,再不敢往屋里挪动,回过头对着刚进屋的蒋宇战战兢兢的说:“宇哥,这真大,装的……这简直就是皇宫。你看,这沙发,还有这窗饰,恐怕我这辈子是难以承受的起了,房子不能承受金钱之重啊!”说完,他自嘲的摇头晃脑起来。

其实,这房子买的是毛坯房,才一千多一平米,就是这里的交通不便,距离市区远,所以价格低了些。经过了蒋宇精心的设计和装饰就吓到了宗亮,如今装饰一新的房子谁还敢猜房子的价钱?就知道宗亮这家伙爱大惊小怪,蒋宇才没实话实说,惊惊他的小心脏。

蒋宇嗅了嗅鼻子说:“那就好好看看吧,楼上的卧室比这还要精致呢。”感觉一阵眩晕的宗亮吃惊的问:“啥?还有楼上,跃层的?老大,我算服了,真的服了,这得多少钱啊?”说完,他不顾众人,颠颠的上了楼,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注意,这美好就破碎掉了。

雪禅窝在宇哥的怀里,坐在沙发上说着话。

“这都是你给装的?”她抬头看着蒋宇,问道。

他抿抿嘴笑了笑说:“那当然了,要不谁还有这种品味啊。你看这都是古典风情,庄重气派。哎,说真的,我是怕你生气,咱们还租房子住呢。”

她嗔怪的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的脑门。

“你啊。我,你还不知道么,傻了吧唧的。能生什么气啊,你考虑的多,周到全面,再说了这都是宗亮该得的,不是么?”

就知道她会理解自己,蒋宇把这个为何如此大体的女人搂的更紧了。

“老婆你最好了,总是这么善解人意。这让我如何是好啊?让我如何是好?”随后,他竟然学着京剧的腔子唱上了。但话里对雪禅的感情不可置否。

陶醉在甜蜜中的蒋宇小嘴多次被袭,尝到甜津的雪禅幽幽道:“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就是你了。只要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听这话它怎么就这么的别扭呢?蒋宇辩解道:“就我这样,哪长得像能干出伤天害理事的人了,连只蚂蚁我都不敢碰呢。”他夸长得表情使得雪禅俏皮一笑。

“那就好。你看,咱们的那个房子租了三年,三年一过……”

他知道雪禅说什么,三年已过我们该何去何从啊?没等她把高雅说完,蒋宇接过话茬。

“三年一过,我们的房子就差不多能建好了。搬新家,比这还漂亮。”

她以为蒋宇说梦话呢,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安慰。意在说别做梦了。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

“啥?自己建的房子,还要三年时间,那是多么浩大的工程啊?真的假的?不带骗人。”

雪禅半信半疑的表情落在他眼里,他知道一般的人是不会相信的,如果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那一定就知道他心里所想了。蒋宇重重的点点头,表示确认了她的话,这是真的。

“嗯,当然要自己建了,这才有味道。我相中了东城郊区的一块地,那地价比这里还便宜呢,先买下来。我不说了么,就当作地产投资了。我想建一个类似庄园的东西,至少要过一两年吧。”

话从他嘴里出来,雪禅还是回味了半天。

“我们俩住,不用那么奢侈的。”这是实话。两个人一个府邸,够奢侈,太浪费。上帝都会给你一泼狗屎压死你。那些生活在苦难中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上不起学,谁忍心把钱砸在这里,打了水漂呢?

“那哪行呢,这辈子,我最不能委屈的就是你。我能给你什么就给你什么。从认识到现在,都让你跟我受苦了。”蒋宇随口说。他也是在表达自己的一种情感,他这辈子唯一爱过和在乎的人就是雪禅,而不是真的不顾那些让他日夜翻滚的事情。嘴上不说不等于心里不想,他记着自己的使命,可前提是自己必须有足够力挽狂澜的实力,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毕业之际,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工作,而又义无反顾的建立华一。都是为了解救,解救苦难。

“受苦我愿意啊,别人想有这机会都没有呢。唉,这房子花了多少钱啊?”雪禅笑嘻嘻的问。她可知道这小子,绝对买该买的东西,绝对买的东西物美价廉。

“没多少钱。你知道,我付得现金,这的一个销售我熟,里里外外给我减了大几万块,算上了装潢,我看看啊,差不多三十万。”

“啥?这么大跃层楼,不到三十万?”她愕然了,他们家的跃层楼还补贴了十几万呢。这总面积两百平的才三十万,说出来确实不可信。

“你小点声。便宜吧,其实这房地产里面的利润可多可少,万十多块钱一平内部人拿的话也就三四千,像这里坯房一般两千一平。到了自己人手里就一千多一点。这不是给宗亮一个惊喜么。这距离公司比较近,他也说了,用不了一两年,增值空间至少要在五十万左右。”

“你可是对宗亮比我好了。”

宗亮参观回来,接过雪禅的话说:“啊?说我啥呢,宇哥对我好啊,那当然了,但是也没有对雪禅姐好的。”

雪禅从沙发坐起来,就要把房子的事和盘托出。

蒋宇怕雪禅说多了,这神秘干消失,事件本身就过于平淡。于是故意打岔。

“参观一圈,感觉怎么样?”

宗亮一脸兴奋的说:“简直就是天堂,你说这楼下,着楼上,没的说。等以后我有钱了,就在你旁边买个小的,咱们做邻居。没事我就过来住住,尝尝这奢侈的滋味。”

听到这雪禅会意一笑,还是蒋宇爱搞恶作剧,让人神经张弛有度。

“宗亮,你过来坐,我怕你听到一个消息你站不住了该。”蒋宇瞅着雪禅笑意憋得通红的连,挤弄眼睛。意在说,做的好。

宇哥的话不能不说,后果很严重的。宗亮乖乖的坐在蒋宇的对面,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对面的二位,耳朵竖起老高,就等着宇哥惊天的秘密炸的他魂不附体。蒋宇慢慢从茶几下面抽出来一本房照。

“打开来看看。”蒋宇期待的看着他。

宗亮结果房照,轻轻的翻过。当看到第二页所有人名字的时候,他呆住了,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问:“宇哥,你掐我一下,使点劲。”

“那还用掐你啊,你都咬半天嘴唇了,不疼啊?”

宗亮突然不做声了,静静的盯着房照。面对着这样的一座宫殿般的房子,他从来也不敢奢望。开了一台本田的车子已经让他感觉知足了,想换台车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今天在这里一个新年的礼物却这么珍贵,珍贵到放在手里,它烫的心火热。他确实有点接受不鸟了,七尺高的大男人抹着眼泪。他左看看蒋宇,右看看雪禅,结结巴巴的说:“这,我实在不能接受。之前宇哥送给我一台车,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才好。现在,又……”

“宗亮,你什么都别说了。这房子你一定得收下,也是我和雪禅的一点心意,就是今天给你的礼物。”

宗亮刚想说什么。蒋宇抢先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个房子你要得起。这几个月,华一就是我们俩个人在运作,能有现在的局面,这一半的功劳是你的,给你这些都是应该的。”

“宇哥,在我最难得时候,是你点醒了我,我现在感觉活的有意义了。我做的那些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事都办了,如果你还认我们是好兄弟,就收下它。等过些日子,考了研就把你家里人接过来住,风风光光的,再也不会有人瞧不起你了。”

宗亮抽涕起来,像个小孩子,久久的呆坐在沙发上。

时间仿佛凝固了,过了会,宗亮用手抹了抹脸,抬起头,对着蒋宇说:“宇哥,今生我宗亮跟着宇哥干了,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

“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还是好兄弟。不过你后半句话说的够吓人的。”

雪禅笑嘻嘻的说:“唉,听着你们俩说话都怪恐怖的,还到下辈子了。得了啊,你们两个男人再哭哭啼啼的,我这也受不了了,大过节的就高兴些么。宗亮,你说的节目呢?刚才听你打电话挺欢的。”

“天没黑呢。”随即,宗亮笑容灿烂的说,“我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缺,所以就弄了点小节目,别笑我啊。”

“那哪能呢,早就听说宗亮哄人特别厉害,迷倒万千少女的高手。”雪禅极其夸大其词。

“得得,你们两个还拼上了。我跟你们说个正事啊。”

两人一听蒋宇宣布正事了,都严肃起来,翘首期盼。

蒋宇清了清嗓子说:“这个,啊,这个,啊。今天的目的地呢就是这里,这正事呢,就是我饿了,谁去做饭啊?”刚说完,就见两个靠枕从不同方向飞来,蒋宇赶紧抱头逃窜。惹来众人哄笑。

“停,我听到了什么。你们听。”蒋宇虚晃一招。

谁成想,众人居然上了当,又一次沉寂下来。

“你听到什么了?”宗亮瞧瞧雪禅。

“没听见啊,不是蒋宇使诈吧?”雪禅说。

蒋宇早就做出逃跑的姿势,说:“我听到你们两个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了。”说完,他大笑着就往厨房跑去。诱敌深入。

被戏弄的二人在后面穷追不舍,非要惩罚摸了老虎屁股的人。可追到厨房他们就慢了下来。厨房已经不能用做饭精致与否来衡量它的功能了,而是要用品味艺术来说话。蒋宇从门口衣架上拿下围裙,说:“来,都别愣着了,我们开始做大餐吧。”

听到蒋宇号令,俩人才从自己的意识中恢复过来,一起帮着做饭去了。却也忘了这厮恶作剧的事。

一个下午,众人都在参观房子,恨不得不每个雕刻的花纹都拆下来,研究一番。雪禅悄悄的问:“蒋宇,我们可不可以在这住一晚啊?就一晚,感受一下。”

“你们家的不也是跃层楼么?不比这漂亮多了。那你问问宗亮吧。”

宗亮在一旁说:“这地方是大家的,什么时候来都行。今晚估计我们是回不去了,送给你们的礼物马上就到,而且会持续到很晚的。今夜就都在这行宫安歇吧。”

“听亮哥安排。”三个人说说笑笑,门铃就响了。宗亮作为主人抢先去开了门。一个厨师模样的人,提着两个盒子,端正的站在门口。

“打扰了,这里是宗亮先生么?”

“我就是。”宗亮应了一声。

厨师笑意盎然接着说道:“宗亮先生,这是你定的烛光晚餐。后面还有烟花,孔明灯。你看……”

宗亮看到厨师手里的东西,眼睛刷的亮了。把几个人让进了屋,里里外外安排好后,付了款送众人出了门。电子商务时代的到来,确实方便了众人的生活,打个电话在网上下个单,货到付款。时间精准,行动果断。这才是电子商务应有的素质。

“喏,这些就是送给你们的礼物,把灯熄了吧。开启我们的摩登浪漫时刻”熄了灯,屋里就暗了下来。宗亮把窗帘拉好,点了几根游龙戏凤的蜡烛。

“我们去餐厅吧。”宗亮端着烛台走在了前面。

“你搞什么?”蒋宇懵了。眼前一片黑,还要去厨房,万一碰到午夜凶铃吸血鬼,还不得做人家的盘中餐。

到了厨房,蒋宇才知道宗亮这个家伙在搞鸟飞机,三个人吃烛光晚餐?

雪禅兴奋的拍着巴掌说:“太棒了,我还没吃过另个男人一个女人点着这么大蜡烛的烛光晚餐呢,一定很难忘的。我先坐下,二位翠花上菜。”

蒋宇轻轻的敲了一下雪禅的头,不帮忙就算了,还在旁边等人家伺候。

“三个人的你没吃过,二十个人一起吃的你见过吧?你忘了在向隅的时候,我们不经常这样么?”二位佳人在后面争执不休,非要一个让一个服软,却都是茅坑的石头。宗亮像一个家丁苦奴任劳任怨的在餐厅布置,等着主人吵完了过来检阅打赏。

“哇,还蛮漂亮的,很有新意。宗亮你不是要红酒了吧?”一看到这么用心的布置,布置的这样精美。蒋宇赞叹道。这是很多青年男女在一个特殊的节日里最想做的,女人爱搞气氛,总要一种情愫在里面,而难忘。

宗亮扬了扬手里的酒瓶,倍得意。

“太棒了,这是最好的礼物,好兄弟就是想的周到。”蒋宇倒是比先前多了几分恣意。礼物可以是金钱,可以是实物,但一种形式最让人难忘。

众人入了座,吃着怪异的烛光晚餐。笑声群起,莺歌燕语。

平淡的生活,一日三餐。生活的乐趣就在期中。城市虽没有唯美的月光,可也缺少发现。其实,美丽就在吃饭聚会杯盏相传的言语之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