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06、整编会议急坏宗亮,晚上庆祝悲喜愁

《见面礼》 雪禅子 7621 2012-02-03 15:44:58

  中午,宗亮回到家里简单的吃了饭,就匆匆赶去了公司,他想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知众人,众乐乎。

脚刚跨过办公室的门槛,秘书小李从后面赶来通知他开会。什么会这么着急?这会一开起来,就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一个下午,宗亮如坐针毡。他根本没有机会找一个人说出自己激动了一个中午的事情,他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里的圆珠笔,看来只能放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说了,先开会。

急着开了一个下午的会议,主要是为了工贸储备人才的事情。工贸的业务量已经大到了现有业务员承受的极限,所以当务之急必须进行招新和人才整合,以备华一后续的业务发展。

会上,蒋宇听取了智囊团的意见,决定把现有的工贸格局打乱,重新编排,建立多个销售组,把新进来的员工培训后分配到各个组内,再进行销售的绩效考核。这样既可以短时间提高新进员工的业务能力,又可以激励员工提升业务量。

整个下午智囊团都在进行规划分组,不同的组划到不同的消费品领域,成为专业的销售组群和售后组群,谁销售谁负责后期的售后。这样的革新是以后华一责任制形成的雏形。蒋宇统管各组的全面工作,宗亮则负责销售业绩的跟踪指导和考核。雪禅负责后方的行政和售后方面的组织管理。周记在工贸没有任务,只在一旁出谋划策,作为头脑风暴的一员。他的业务都在管理咨询一块。

几个人谈论了一个下午,从一点到五点,连口水也没顾得上喝,终于把工贸的计划搞定。蒋宇才伸了伸懒腰,放心的舒了口气,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拍拍手叫大家散去,转身面向留下的几个铁子。

“今晚我做东,请大家吃饭,庆祝宗亮夺得研究生的新科状元,不能有任何借口,必须全员参加。”

其实,几个铁子也无非就是宗亮,周记,雪禅他们四个人,全员也就四个人,意外的加个江月也就五个人而已。

听了宇哥的话,宗亮是十分受用,虚伪的笑了笑.

“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啊。那咱们是不就该走了啊。”

周记看了宗亮急不可耐的那样,就像新媳妇上花轿,抿起嘴笑了笑。

“咱们去哪啊?”

雪禅看了看大家,无所谓的说:“你们定吧,我随便。”

众口难调,此时不决定等待何时,作为东家,蒋宇站起来替大家说:“咱们就去学校附近的玲珑吧,好久没去了。怪想那的菜的。”

宗亮又一次虚伪的笑了笑,一会功夫两次虚伪的笑容尽收众人眼底,这家伙准隐瞒了舍不得开口的事情。

“今晚可不可以多带一个人啊?”

蒋宇摸了摸下巴,似是在思考什么,神秘一笑。

“你说了算,带几个都行。”

雪禅也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盯着宗亮的眼睛说:“不对啊,宗亮,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雪禅话说一半,就被周记抢过去了,说:“是不报到的时候,挎上哪个美女了吧?”宗亮这才腼腆的笑了,说:“大家莫猜,莫猜啊,等一会接来了你们不就知道了么。那我去接啦,咱们玲珑见吧。”

说完,他乐颠颠的走了。雪禅对着众人说:“你看宗亮远去的背影,屁颠屁颠的跟蒋宇当初多像啊,看来宗亮是恋爱了。”

蒋宇斜了雪禅一眼,说:“我当时怎么屁颠屁颠了,我那是心里雀跃的。”两个人说笑着就把周记晒在了一边。雪禅向周记的方向努了努嘴,蒋宇回头一看,周记在发着呆,一直看着宗亮离去的方向,眼睛都直了,还不肯收回来。蒋宇用手在周记面前晃了晃,问:“怎么了?看宗亮走了,想起什么来了?还是那年喜欢上宗亮了?”周记干咳了两下,掩饰着失态的尴尬说:“没有,早知道这里这么好,我就早过来了,何必在那边受着苦呢。”蒋宇眯着眼,想把周记看穿的样说:“没说实话吧。跟我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看上谁了,我给你参谋参谋啊。”

周记还是尴尬的样子。

“没有啊,呵呵,都过去了。”

蒋宇过去拍了拍周记的肩旁,这个汉子面对感情也茫然。

他安慰道:“过去了又怎么样,现在她结婚了么?”

周记用手拖着脸仿佛在回忆。他幽幽道:“应该没有。因为你有女朋友了么。”蒋宇这才听清周记说的意思,雪禅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了看蒋宇。

这不能误会了,蒋宇解释说:“周记说的那个人,我给你提过的。你忘了你问我半个月亮的事。”

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周记所思念的人就是陆曦。

蒋宇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周记跟自己失去了几年的联系,原来他一直不敢面对蒋宇和陆曦之间的事。

他刚想说说什么。

“别说了,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有多么傻,这些年了,我一直都不敢说,我不知道陆曦作何选择,当我从家到青岛去看她的时候,她那么高兴,我们谈的话题就是你,可是我为什么认为她是为了你而不接受我的呢,我太傻了。”说着周记的眼睛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滚到了桌子上。

“周记,你不该那么认为的,这几年我们是一直有联系,可我们之间就是好朋友的关系,我们一直没敢谈感情的事,但是她一直提到的人就是你,而且当年你们就比较般配,还一起做过那么多让别人都很羡慕的事情,现在陆曦还是单身一个人在青岛独自奋斗呢,你应该把握住自己的机会不能让自己后悔啊。”

雪禅也在一旁安慰着周记,这时她才知道蒋宇对待友情的方式,自己一直还以为蒋宇和陆曦有一段经历,蒋宇确实因为感激而拿陆曦当作了亲人,陆曦心里一直存在的人是周记。

周记摸了摸眼睛,用沙哑的嗓音说:“直到宗亮刚才的一番话,我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懦弱,对于自己的爱却不敢见光。蒋宇,我想休几天假,我要去青岛。”蒋宇和雪禅都怔怔的看着周记,眼前的这个男人做事的方式真的不被人理解。

“去吧,你不去,我都想让你去,把事情说开吧,最好带回来,她一个人在那,太孤单了,这些年了,她也需要一个人的爱护。”周记重重的点了点头。蒋宇看周记的情绪缓解了一下。

“咱们出发吧,要不宗亮该等的着急了,这家伙不知道今晚上给我们神经什么样的刺激呢。”

这边的宗亮乐颠颠的去接了小美女,从上车宗亮就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江月,江月弄得面红耳赤,小声的问:“今天穿这样不好看啊?”

宗亮憨笑着说:“没,好看,好看,太好看了,看入迷了。当初就是这身衣服让我陶醉的。”说完他还自嘲的笑了笑。

小美女更不知道说什么了,不断的搓着手。

“今天几个人啊?”

“算上我们就五个人,蒋宇,蒋宇的女朋友雪禅,蒋宇的兄弟周记,你和我,就这几个人。”

江月哦了一声,不再言语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着前方出神。

蒋宇几个人各上了一辆车往学府路赶去。他提前就给玲珑打了电话,当听说蒋宇订餐的时候,老板亲自接了电话,热情的招呼着。自从知道蒋宇鸟枪换炮了,他们对这个年轻人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蒋宇的神话传说就在这里发源了,不断的传给附近的学生,社会的人士。

他们都选择在玲珑争先恐后的一睹蒋宇的容颜。每次蒋宇来玲珑都是低调的来低调的走,这也成为了蒋宇专门聚会的地,除了宗亮的家,玲珑是首选。

还是蒋宇他们车跑得比较快,宗亮在爱情的陶醉下开车的技术也锈掉了,不敢快开。

两台越野一台甲壳虫从学府路一过,闪亮了路人的眼睛。黑色的奔驰三百五,经典的颜色,庞大的身躯显示出尊贵的气质。白色的本田越野,晶莹剔透,彰显出贵族的风韵,粉色的甲壳虫让女生们尖叫起来。

随着众人差异的眼光,蒋宇率先把车停在了玲珑的前面。车一停下,里面的服务生就小跑出来,看到蒋宇一阵的寒暄,说着欢迎之类的话。

蒋宇忘了一眼,宗亮的车没到,就知道这小子被感情拖延了开车的技术。人到这种意境就不顾其他的事情了,况且宗亮还是初恋,二十五岁了才是初恋,而自己呢。蒋宇边想就边往玲珑里面走,老板也迎了出来,带他们去了包间,还是以前经常在的包间,感觉熟悉。

老板寒暄了一阵。

“现在点菜么?”老板这话是冲着蒋宇说的,他知道在一行人中间蒋宇最大。

“今天宗亮是主角,这家伙考上研究生了,等他来了再点。”

老板一听宗亮考了研究生,眼睛顿闪一道光芒,更兴奋坏了,这回玲珑又有了宣传的资本。

“宗亮这小伙子厉害啊,这样,今晚你们的酒水免费了,我再赠你们两道菜,如何?”

“这怎么好意思呢?”

老板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都是老朋友了,说这些就外道了,你看今天宗亮考上研了,本身喜事,我就送点酒菜算什么,一会我得亲自敬宗亮一杯。”老板正跟几个人聊着,宗亮领着小美女就从外面就来了。

蒋宇和雪禅看到宗亮身边的人,先是一惊,随后面露喜色,站起了身。周记也不明所以,看着蒋宇二人脸上的变化,也跟着站起了身,看着宗亮。宗亮跟老板寒暄了一下,就拉着小美女入了座。

江月还是不适应这种场合,头一次面对这些人,头一次作为别人的女朋友出席朋友的聚会,真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像高中时候的蒋宇,不知道这不知道那,后来周记把这些都交给了这个山里出来的他,现在才会游刃有余的应对这些。

蒋宇看着宗亮和小美女这两位贵客都很拘谨。

“宗亮,神秘嘉宾来了还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宗亮握了握江月的手,又回头看了看她。江月给了宗亮一个肯定的眼神,宗亮才鼓起勇气。

“各位,给大家介绍一下,旁边这位小美女就是我的女朋友,江月。”

小美女羞红了脸,站起来,低着头,眼睛看着桌子。

“大家好,我是江月。认识你们很高兴。”

周记望了望这位姑娘的表情,听了她断断续续的话,都想笑出来了,被蒋宇眼睛一横。周记想到了当初的蒋宇,也就憋住了笑。

蒋宇在这个时候体现了大家风范,作为他们的上司也好,朋友也好,他的一举一动才能带动众人。

“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这样拘谨,你瞧你,宗亮,你也是紧张,弄得我们都紧张了。”

雪禅看着宗亮二人尴尬的样子,就坐过去陪着江月,两个人倒是一见如故的样子,话聊着。

“老板点菜吧,我们一会再聊,我想大家都饿了。”周记附和着蒋宇的话,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老板倒是实在的很。

“今天是宗亮大喜的日子,我就亲自下厨,把本店的招牌菜奉献给大家了。”宗亮感激的看着老板,真给面。

“老板,您这样,我可是折煞小弟们了。”蒋宇说话还是很客气。但他心里知道老板这么做也是有利可图的。要不也不会对几个小孩子这么殷勤。

“没事,大家都朋友一场,这几年还不是哥几个给我们店撑着,要不也就没有玲珑的今天,做几道菜给大家算什么。”说完老板就走了,大家对着老板的背影,感激万分。

老板一走,大家才感觉舒服了点,毕竟老板是外人。在蒋宇眼里,桌上的五个人才是真的能托付彼此的朋友,老板和妖哥一样也许就是生命中的过客。想到妖哥,蒋宇就想有时间过去看看他,都好久没联系了。

雪禅和江月在一旁聊着天,剩下三个大老爷们凑在一起,看着窗外走过的美女,猜测人家三围和内裤的颜色,简直就是三个色狼,幸好雪禅和江月在一旁聊得热络,要不都该遭殃了。

二位美女私聊的差不多了。女人就是奇怪的动物,短短的几分钟两个人就以姐妹互称了,雪禅自然是姐姐,江月就是妹妹了。

雪禅扯着嗓门说:“几位男士别聊了,互相介绍一下呗,怎么能把两位倾国倾城的美女放在一边呢?你们有没有责任心啊?”听到雪禅说这话,蒋宇正襟危坐,不作声了。宗亮也一样学着他的样子,只有周记在旁边想笑,却被蒋宇一个翻白眼。

雪禅一副管家婆的模样,跟江月说:“你看到了没,以后啊,就这样管着他们,你看他们这不是很规矩么?”

江月捂着嘴笑了,头一次在朋友面前这样,也许之前自己把蒋宇他们想的太远了,没想到几个人说话还是办事都这样孩子性,心里也就放松开来。

经过雪禅的一段热身的谈话,江月的本质露了出来。看着众人也不陌生了,挨个的介绍自己。到蒋宇的时候,还不住的夸着蒋宇。

“宇哥,认识你太高兴了,你知道么,我们寝室的人都想要见你呢,都拿你做榜样,说你不光帅气,还有能力,可是在学校传开了,上次你到学校招聘,我们好多同学都疯了一样的报名。很多同学都把你排在学校风云人物的榜首了。”江月说了一连串的话,都是夸赞蒋宇的,蒋宇这才知道自己在同学们中间是怎么个形象,却还羞怯的笑了笑。

“听了你的话心里很受用,舒坦。但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么好,如果没有宗亮,没有周记,这些兄弟支持,没有雪禅这个贤内助在我身边的照顾,我想你看不到今天的我,也就没人想见我了吧。”

雪禅在一旁也说:“月妹妹,你可别这么夸他,他要是骄傲的翘起辫子了,华一明天就得倒闭了。”周记也在旁边附和着。弄得蒋宇面红耳赤的。蒋宇转移话题。

“江月你不知道,宗亮才厉害呢,要是我在你后面上自习别说待三个月了,就是一天我就得走人,要不做错事那是必然的。”蒋宇边说边看雪禅有晴转阴的脸色,跟雪禅解释说:“我说的是如果啊,我这不是给宗亮做衬托么。”雪禅白了蒋宇一样,蒋宇看没事了,接着说:“可你看宗亮多么坚持,现在什么都有了,这种坚持我们这些人身上就没有啊。”这回周记来劲了,说:“你别用我们这个字样说事,你说自己不够坚持就行了,我跟宗亮的为人大家都是知道的。”

蒋宇看自己吃了一脸的炮灰,自觉没趣,赶紧转移话题。

“你们不知道我跟他去苏池的时候……”蒋宇随后把他和宗亮一年来的点点滴滴都说给了江月姑娘,他想宗亮在感情面前是腼腆的,自己就把他的事说出来,可能会增加江月对他的了解,这样也算是一个大哥应该做的。蒋宇讲到两个人扮演老板和助理的搞笑地方,江月几人就在旁边捧腹大笑。宗亮则脸通红的听着。煞是可爱。

正说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服务生上来了餐点,一共八个菜,样样经典,想老板可费了心思。酒也上来了,几个人边吃边喝。宗亮和江月也爆料了他们的故事,这让一边的周记更是感慨万千。

蒋宇眼睛贼溜溜的看着周记,说:“你们俩的故事对某些人刺激了啊,某个人明天要飞往青岛了。我们期待一个好的结果啊。”蒋宇他们随后把目光转向了还是闷头喝酒的周记。

江月安慰着周记说:“有志者事竟成,想要的就去争取,不能让自己后悔。如果老天没有安排这次我和宗亮的缘分,我们就错过了,这都是因为我们不主动去争取。”

蒋宇想了想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好像都是自己说的,眼睛斜了斜宗亮。

宗亮嘿嘿谄媚一笑说:“宇哥,这是我跟她说的。偷用了你的话。”

一顿饭,几个铁子吃的是哭声笑声声声入耳啊。周记的心中那点情结终于在众人的盘剥中释然了,他也开始相信了命运。要不是遇到了蒋宇,自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要不是遇到蒋宇这群人,他也不会明白爱情的真谛,也不会做出自己一生都难以抉择的事情,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他感谢蒋宇的同时,也在慨叹命运的造化。

有时候,蒋宇也不明白,在公司里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占多数,可每次想到的就是宗亮和周记。周记是自己的高中同学,而宗亮是自己的大学同学,他们却亲过自己的拜把子兄弟。当蒋宇有难了,陪在他身边的却是宗亮和周记这样的人,而自己的兄弟都远在中国的异域他方。他也在生活的逆流中渐变的释然,周记和宗亮他们都把彼此看做了生命的一部分,看成了人生中的必然事件。而公司的人或者远在他乡的兄弟都惧怕蒋宇,惧怕他失足,而失去优势,落在他们的身上;也都崇拜蒋宇,因为他创造了今天的一切,是他们不曾企及的。这些矛盾的原因导致了一些人和蒋宇心灵距离的疏远。江月今晚的举动,使得蒋宇想到了当年的自己,那个羞涩内敛的小男孩,于是,亲切感油然而生。她不光是宗亮未来的贤内助,也是自己今生的一个好朋友,甚至可能为自己的华一拓开明亮的大道。

酒过三巡的三个男人两个女人,说话越来越激动。宗亮双手合十,表现的很虔诚,说:“宇哥,我有一个要求你能答应么?”

“我也有一个要求你能答应么?”周记也跟着说。

两个女人看着两个男人跟一个男人这样说话,醉着说:“瞧,你们两个大老爷们的,有什么说什么,磨磨唧唧的呢,蒋宇还能吃了你们啊。”

“周记,你别说话。我先说。”宗亮借着酒劲威胁道。

“不行,我先说。”周记也毫不谦让的说。

“别争了,我们掷硬币吧。”蒋宇手一摆,两个大男人争来争去,烦不烦啊?宗亮和周记异口同声的说:“好。”这样公平,怎么的都是命运的安排。

蒋宇拿出一枚崭新的一元硬币,规定了如果有字的面宗亮先发言,如果是有国徽的面周记先说。然后,他就把硬币抛向了空中。只听当啷一声,硬币落在了桌子上,滚出很远,立在了碗边,这场景太离奇了。

女人们看了诡异的场景笑的前仰后合,抱作一团。三个男人倒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蒋宇用嘴吹了吹硬币,硬币坚*挺的很,丝毫不动稳如磐石。于是,他就把硬币收了,僵下去没有意义。

“看来老天爷都不让你们说了。”蒋宇幸灾乐祸的说。

宗亮都不敢相信的,老头这不是把人大猴耍么?这硬币能立起来?这机率是多大,却偌大的雨点落在了他身上,“啊?这怎么可能么!”

周记也同样感觉到了不可料想的刺激,就说:“这怎么可能,还立起来了?那好吧,看在今天江月在的份上,就你先说吧。”

“宇哥,我就一个要求,让小月也来华一吧。她学的是管理,一定会对华一有帮助的。”既然周记大哥发话了,宗亮也当仁不让。

众人一齐把头都转向了蒋宇。他则摸了摸下巴,故作深沉,玩味的看着宗亮,而后又看了看江月,说:“我是很愿意啊,不知道小月同意与否啊?”

在一旁听着宗亮和蒋宇的对话,满心期待的江月露出了笑容,非常干脆的说:“我愿意。”第一时间做出来的反应,是她的本能。

她希望自己能和宗亮在一。既然宗亮选择了和蒋宇在一起做事业,自己也没理由拦着,而且蒋宇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他现在所取得的成绩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正是蒋宇,宗亮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路,生活的快乐。她当然愿意了,愿意进入华一,从而天天和宗亮眉来眼去。

周记在一旁焦急了,说:“唉,宗亮,你是不偷我心思呢?我想说的是,如果陆曦能回来,是不也让她来华一。”

女人们不懂二人话里的意思,蒋宇撇了撇嘴,哈哈的笑起来,打趣道:“我当是什么事呢?原来你们俩都这想法啊。那当然好了,越多的人进来,华一的实力就越强,而且都是自己人,还说的那么客气,真是的。以后华一的管理还靠你们,股份还得给你们分出去,不能老一辈子给华一打工的。”

众人听了蒋宇的话都鼓舞不已,他们相信这个有时不苟言笑,有时有显得玩世不恭的男人,信任这个男人的为人。跟着他干,他们就不会有后顾之忧。现在华一团队所有的金钱和机会都是在蒋宇的领导下,从无到有而来的。他们不得不去相信,跟着蒋宇未来会比现在更美好。如果得到了公司的股份,他们将一夜成为百万富翁。如今的亮总更是相信这一点。他的跃层楼现在市值激增八十多万,车子也将近百万,如此算来自己也是百万富翁了,可没有蒋宇这鬼东西就没有自己的所有。

晚上吃了融洽的聚首饭,众人奔赴蒋宇的住处,又喝了些东西,唱了会歌,等酒劲没了才做鸟兽散。宗亮和江月翌日有大课,就提前告辞了,周记又和蒋宇聊了会,说了说去青岛的事情。蒋宇又拿了小礼物让周记给带到青岛,送给陆曦。他也提着东西就告别了蒋宇,回到自己的住处。

周记也有了自己的住处,是一个月前蒋宇给操办的,位于天府社区的旁边。蒋宇也想买一个大点的,周记说什么也不让,说父母那边有人照顾,不用搬来,现在就自己住,大了浪费。蒋宇执拗不过他,将就买了一套一百平的,内里装的还不错。这次又是蒋宇通过熟人,买的刚开发的房子,这就是老东西的眼光,不得不让周记佩服,二十万的房子一个月后就涨到了三十几万。周记对房子还是很满意的,时不时的还能去宗亮家走走。

送走了周记,蒋宇和雪禅收拾了东西也上床睡了。这边的宗亮和江月两个人是最兴奋了,他们没有直接回家,把车停到了学校的操场,两个人在校园里徜徉了一会,说了会蜜饯般的话。不料,江月的家里来了电话问什么时候回去,碍于岳父岳母的淫威,宗亮只好不舍的送江月回家。

一路上,小美女的脸颊绯红。这个意外的事件可能会改变江月的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