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见面礼》

111、聚会,居然是他

《见面礼》 雪禅子 5587 2012-02-03 15:44:58

  回到家的蒋宇放松了许多,一边做着饭一边跟母亲闲聊着。他总想让母亲尝尝自己的手艺,所以就买了很多厨房用具和调味料,在家做着吃。他也想带母亲出去吃饭,可母亲就是不肯,她是太在乎钱了。

这一年,蒋宇回来了几次,没事的时候,想母亲的时候就飞回来看看。以前没钱的时候,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机票的钱又算得了什么,比起回家两字,花多少钱都值得。

母亲看着长大的儿子心里甚是欣慰。母亲说:“有时间去看看你的老师们,培养了你,到今天你也算是事业有成了,该去报答他们了。”

“妈,我知道了。”他是知道的,这些年自己拥有的学识和能力,都是这些为着自己着想的老师赋予的。如今自己有了事业,小小的家也在慢慢的筹建中,他就想起了那些年里对自己培育的老师,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也是蒋宇这些年经历中理解最深的一句话。

有时候,人不能说话太死,这也许是不成文的真理。果真,大年初一蒋宇就接到了周记的电话。

“你猜聚会谁弄的?”周记大嗓门的说。显然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震动了他的哪根神经。

蒋宇笑了笑说:“不是程忠吧?”

周记在电话那头就笑的说不出一句整话了。没想到飞机上的玩笑话却变成了事实。

“别笑了,什么日子啊?”蒋宇强作镇定。

“还是初五,千秋亭。你说去不去啊。”

蒋宇平静了一下心情说:“去,那怎么不去呢。咱们也不是为他一个人去的,还有那么多同学呢。”

“咱们可以自己组织一个么。”

“还是让程忠乐一乐吧,要不真的精神了谁负责,谁组织都一样。”

“那好吧,我张罗一下。要不我怕大家知道程忠弄的都不去了。”

“也好,你弄完了给我打电话,咱们一起去。”

“得了。”周记就挂了电话。

有时候,人真的是很有意思的,像程忠一类人,明知道会被取笑,却还是自以为是的去自取其辱。蒋宇是真心可怜他了。

在家,蒋宇确实过的悠闲,白天出去走走串串门。晚上上上网,跟母亲聊聊天。蒋宇对自己做的事都是守口如瓶,要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很理解母亲在人前的行为,不管什么时候孩子都是父母炫耀的资本,也该让母亲炫耀了炫耀了。所以很多人都问蒋他做的事业有多大,蒋宇都说不大,就开了一家公司,算是回答吧。除了这些时间,他要不和雪禅话聊,就是做些推理的游戏。有时候宗亮打来电话说说公司的事,这日子也就这么过的。

初四,周记来电说事情搞定了,可能今年到会的人最多。蒋宇说了声好,就推脱别浪费电话费了要挂掉电话,见面再聊。周记一口一个小气的数落他,蒋宇毫不留情面的就挂了电话。

初五一大早,蒋宇就告别了老妈,打车去了市里。没想到周记和陆曦早早的就在千秋亭外接待各位同仁了,他玩味的看着陆曦,陆曦也看到了蒋宇很邪恶的瞧着自己。她似是逆来顺受,转而大声的对周记说:“你看他啊,这个大色狼,一直看我,不怀好意。”

“谁啊?找死,敢色我的妞。”周记环顾四周,也看到身边就蒋宇一个人。他眼神凛冽的样立在不远处,于是周记大笑起来,说:“原来大色狼来了。来,陆曦,我们热烈欢迎。”

“你们搞什么搞呢?我以为陆曦不来了呢。这么一大早的,瞧你们俩,殷勤的,我以为你们要结婚呢。哎,今天不是程忠张罗的么。那龟儿子去哪儿了?”蒋宇说话口无遮拦。气势恢宏。

周记打着手势,示意蒋宇安抚好心情,说:“哎,蒋大老板我们说话可不能带脏字啊,程忠跟他那帮子狐朋狗友去里面了,我这正人君子得接待些正常人啊。要不看到那个龟儿子,谁还敢进去。”

陆曦见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骂人不带脏字的,说:“你们俩怎么都不文明了,还一个个经理呢?还干大事业呢?真不知道,唉,这人啊……”蒋宇知道就她嘴里没法吐出象牙,趁机赶紧打断了陆曦的话,让她别的难受吧。

“咱们也进去吧,站这跟门童似得。”

三个人一进包间,程忠那龟儿子就出来了,连连三鞠躬,还振振有词。

“谢谢三位大侠帮忙,要不我还想亲自去接接大家呢。”程忠又看了看蒋宇说:“小宇你也来了,来,里面做。”他倒是挺客气,可蒋宇听着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什么叫谢谢帮忙,自己又怎么成小宇了?程忠不是真让周记说中了吧,自己神经了。蒋宇也没计较,边往里走边跟同学打着招呼。

程忠这龟儿子看了看落落大方的陆曦,谄媚一笑,比迎接姑奶奶还隆重。

“哎呦,陆曦你也来啦,坐我这吧,我们好久不见了,聊聊。”

陆曦没理会神经病人的一套,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跟着周记往里走,坐在了蒋宇和周记的中间。蒋宇在座位上也没闲着,左右盘查,没想到以前都不想来参加的人都一一列席了,看来他们都自认为混得不错。

这里,还属蒋宇人缘好,一入座就有不少人过来跟他打着招呼。蒋宇倒是很乐意跟大家聊聊,真的是好久不见,有些人都六七年不见了,话题自然很多,他一一的跟大家回应着。这时候,程忠在人群中站起来说:“今天大家都给面子,我程忠组织了这次聚会,就是想让大家聚聚,说说话。我呢,在外面也混的不是太好,现在也就是个部门的主管,工资虽不高,一个月就万十多块钱。即使这样,我也要请大家吃个饭,所以大家也赏个薄面,不用跟我争了,今天我买单。”听了程忠的话,大家都不明所以,你看我我看你的。

陆曦乐颠颠的样,倒是把周记给搞糊涂了,问:“陆曦你怎么了?被刺激的不正常了?”她摸摸脸又看了看全身,说:“没啊,我这不是挺正常的么。我是想今天不用自己花钱。呵呵,可以随便点菜。高兴的。高兴的,请见谅。”

这边二人嘀嘀咕咕,蒋宇问:“周记先生,你这是怎么安排的啊?大家不都是冲你来的么?这怎么,这龟儿子的在那说什么呢。”他在网上跟程忠聊得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人,没想到见到了本人,竟然是这个样子。蒋宇并没有后悔来这里,因为他不是冲这龟儿子来的,很多跟蒋宇关系都不错的同学也在这。可能他以后再跟程忠联系还是在网上吧。

压力巨大的周记终于还是站了起来,说:“今天的聚会是我们班级的聚会。从第一次聚会开始,我们就定了所有聚会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AA的,今天也不例外。”转而他对程忠说,“程忠,我们都明白你的心意,但是大家赚点钱都不容易,这就免了吧。”

不要奇怪,为什么周记和蒋宇总是会成为聚会的主角,那是因为班委们都很和善的,但是他们的亲和力不是太好,影响力也不尽人意。而周记的做事风格和为人在班级同学中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也可说他的话比班委好用。蒋宇也是班级人共同的神,他的文字、他的成绩和他成长后所表现出的优秀都让人折服,特别是他的坚强和善良影响了一群人。

周记的话音一落,全班的同学都附和着,底下乱成了一团。大家是明白程忠的用意的,无非就是想在众人面前显摆么。程忠立在那,不知所措的样,看来他这主管做的不怎么样,这点气氛就弄的迷糊了。陆曦在底下把玩着手机,完全把程忠当成了空气,说话当作了放屁。周记在一边跟同学聊着天,他是想晒晒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蒋宇也在跟旁边甚至隔壁的,隔壁的隔壁聊的火热朝天。程忠在那都快哭的样了,说什么大家都不听,各聊各的,想发作却也没那胆量。最后,还是蒋宇仁慈,解了围。看着大家乱起哄的样,也算作对程忠的惩罚了,如果他真有精神病,今天不得犯病啊。于是蒋宇先周记站了起来,众人一看神训话,底下刹那变得鸦雀无声,都看向蒋宇。

他清了清嗓子说:“今年的聚会好像是我们毕业以来人比较全的一次,有些同学好像也都有五六年没见了。程忠说的对,我们得聚聚,聚聚的目的是让我们这些人已经存在的感情继续。五年前,我高中毕业没跟上大家的脚步掉了队,好些人都联系不上了。每当我静下来,回味这些年的生活时,高中让我很难忘,大家的面孔更难忘。我始终都有一个心愿,无论大家在外是好是坏,我们都要回来这里,定一个归期,定一个地点,给我们所有的同学一个承诺,我们的友谊会天长地久。是啊,我们都步入社会了,可能不同人的不同经历就造就了不同的人生,但这些又能怎样,它抹不掉你过去的影子,甩不掉高中岁月里或者艰辛或者幸福的时光。是,我们站在了不同的人群,有些人混的好,有钱。有的人没赶上机遇,混的差,穷酸。可我们聚会为了什么,看彼此的好和坏么?看了别人好就嫉妒么?看到别人坏就嘲笑么?都不是。你们说,我们这一生能碰到的人有多少,真的交心的朋友有多少,我们为何不抛弃那些世故的眼光,单纯的去看待我们的情谊,看待我们的未来。如果你生活不如意,你除了跟亲人诉苦,和爱人诉苦,和朋友诉苦,你还能如何?我们都是社会的奴隶,我知道在外的人都很艰苦,为了一分钱我们都能跑断腿。可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我们不是为了赚钱,我们是为了得到一种过去延续的温暖。坐在这里,我希望大家都是真的自我,不做作,好就是好,怀就是坏。无论好坏,那都是你的人生,又何必攀比起来痛苦呢。过去我很贫穷,什么都省着用,大家帮过我,今天我依旧保持着过去的习惯,我依旧清贫。可我觉得我的精神是富有的,有了你们,有了你们存在的高中生活,我不再孤单。在寂寞的夜里,我会想想高中的那些美好,当初纯洁无瑕的笑容,难道这些不美好么,比不了金钱和名利么?也许今天我的话多了,可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蒋宇脸涨得通红,胸口起起伏伏。

周记看着激动不已的蒋宇,知道他动了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蒋宇刚坐下,底下的掌声就哗然而来,陆曦偷瞄了一眼蒋宇说:“你激动嗝屁啊,你以为大家相信你那几句话啊。白费口舌了。”

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桌面,不作声了。周记又一次站起来,示意大家安静,说:“大家来了就好,不用考虑那么多。饭的吃,酒得喝,话的说,情的续。刚才蒋宇的话让我很有感慨。我们在这里就是同学,无论你披了什么外衣,你都是我们的同学,曾经我们同甘共苦,现在我们依旧要扶持友爱。不瞒各位,我周记,在几个月前还在一家小公司里打着工,拿着一个月一千多的工资,我能体味到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的心里。后来在聚会的时候碰到了蒋宇,你们都以为今天的蒋宇刚毕业,就像我们一样工作么?”说到这,蒋宇拉着周记的衣角示意不要说了。

周记很固执,看着人群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我必须说,要不心里不舒服。”周记对着众人接着说:“你们谁知道蒋宇在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蒋宇把我带去了他那里,我才看到,他过的是什么生活。蒋宇没毕业公司就给配了近百万的奔驰,一个月的工资两万,半年就任了公司销售部的主管。工作的同时他自己开始创业,他现在拥有两家公司,年底的销售额就两亿多。他不光有自己成功的事业,还有着自己貌美的女朋友。这些你们知道么?可是蒋宇呢,他从来不炫耀,从来不折腾。他就希望能安静的坐在这里跟大家叙叙旧。这次回来,蒋宇想的还是大家,他想找到有意愿的同学一起做事业,不瞒大家,我和陆曦就在他的公司打工。我们心甘情愿。这几个月,蒋宇给了我一台车子,给了我一栋百十平米的楼,让我担任公司的总经理。我一年的奖金蒋宇给了我五十万。这些东西,我曾经想都不敢想,今天真的实现了我却没有悸动。无论在公司还是在外面,蒋宇都对我们说,做人一定要低调,要谦卑,因为我们都生活在社会的下层,做的再好也只是下层的王者而已,被上面的人看着,摆布着,被人家嘲笑着,我们还不自知。今天这些话,我是不想说的,但是看到你们这样,作为同学我心痛,蒋宇不想让我讲是怕伤了大家,可我不说,在以后的日子中谁又会去说呢?我们都是同学,是相处了三年,一直延续了十年之久的同学,什么都比拟不了的。”

众人听了蒋宇和周记的发自内心的话,女同学们先哭了,抽涕着。后也有代表出来表态发言,男同学们坚强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眼圈都红了。程忠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蔫蔫的坐在座位上,没想到一顿饭成了这样。同学们内心里是有着一种情感存在的,蒋宇和周记的话成了催化剂,让大家都将感情激发出来,要不这是一辈子的心结。

“我都实话实说了,没事吧?”周记坐下来看着蒋宇问。

他知道周记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要不也不会是自己的好兄弟。蒋宇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说:“还是你厉害,演讲水平厉害,大家都哭了。我看这效果不错。不过,咱们的情况以后还是不要再重复了,能去咱们那的懂物流的好好谈谈,其他的人只能以后再说了。”

周记点了点头说:“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能处理好。”

两个男人激愤的言辞,不由得让陆曦紧锁双眉,嘀咕起来,“你们两个害人精是不是不让我们这些饿着的人吃饭了,看一个个都哭的,整个俩祸害。大家都知道错了,这就行了,我想以后他们还会感激你的,而我只有恨了。该死的,都把肚子饿坏了。”她又朝着门口喊道,“服务员,点菜。”

喊声一起立马让沉痛中的人群情绪缓解不少,嘴咧开,笑了。这才想起来,今天来这是来聚会的,就是再哭,也得吃点饭啊,吃了饭有力气了才能哭好。

通过刚才幻化难料的一幕,大家谈话也不像起初那么虚张声势了。显然,蒋宇成了此时此地的焦点,有点想法的都跟他聊上几句,想着跟蒋宇的公司有点业务往来,以后也好办事。除了商业的机密,蒋宇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一顿饭加上小小的意外,才吃的热火朝天。拍了照,留了念。大家吃了四个多小时,老板上来催了两遍,才依依不舍的散去。从饭店出来,没尽兴的童鞋还拉着大家去ktv,非要嚎上一曲,再别的优势方面展示一下自己,找找心理平衡,或者借此渲泄掉自己的怀才不遇之心理。伪君子们还是没转过弯来,不想一路上在蒋宇光环映射下,心里受着委屈,就推脱有事走了。

看着蒋宇两人略显无辜的表情,陆曦嘿嘿一笑说:“怎么样,我说什么了。你们俩啊,冲动。看以后聚会,还谁敢来,你们俩太狠了,都给人家吓到了。“

周记倒是无所谓的说:“该来还是回来的,革命的好同志会不约而来,值得团结。如果因为刚才的话,他们有了想法不来了,也好,可以借此机会除去次品,保留有生力量了。”

蒋宇接着话茬说:“周记说的对,也说的不对,人是很难猜测的。一切随缘就好。”这次聚会,蒋宇觉得他做了应该做的,已经形成了固有观念的人,又怎么会突然之间听到这些话语而对自己有所惊醒,从而有所改变呢?这种激烈的话语兴许会加速他们变态的行为,或许下次聚会就不见了身影。

有时候,女人在这方面看的比男人透,比如陆曦。她早早的就看透了这群社会的人类。离开了聚会,三个人又逛了逛街,一起吃了晚饭,乐了乐,才散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